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科举改制

度归年 安可述 2004 2020.05.19 15:15

  天渐渐暖了,上京的梢头有了绿意,风也和绪了,行人往来多了起来,三月会试开考,远地赶考的学子大都入京安置了,唐千俞一袭青衣布衫,背后是沉甸甸的书箱,一旁的书童也是拎着许多的包裹,二人走在上京繁华热闹的街上,忽听身后车马喧嚣,名锣开路,忙避让了。

  唐千俞在俯首让路的人群里,他不禁抬头看了一番,那华盖马车,朱轮朱幡,忽想教导自己多年的夫子素来爱念的一句诗,“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然而众多十年寒窗苦读的学子中,又有几人得以成名天下知。

  “国子监祭酒彭省叩见陛下。”一身着青衣的长髯男子道,他便是太学的祭酒,不过而立之年,是太学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祭酒,便就是当年胡相保下的蒙面书生,其人赋诗作文惊才绝艳,为人品行端方风骨凛然。

  “爱卿平身。”盛武皇帝鲜少的温和,对彭省道。

  “臣今日求见陛下,是有一事与陛下相商,臣以为应将试卷之上姓名籍贯一一遮掩,并令专人誊抄,供考官阅卷,以防徇私舞弊。科举乃是为天朝,为陛下选官择贤,而非满足各人私欲。”彭省字字铿锵道

  “朕也知晓许多臣子的不安分,卿既如此说了,便按卿说的做,该好好清肃一番了。”盛武皇帝声音低沉,揉着额角道。

  霍成璧在一旁奋笔疾书,抄录着,耳朵却灵光,听着彭省的提议,不由在心里道:“这倒是个好官,这样的提议不知会踩了多少世家大族的尾巴。”

  果不其然第二天此议一经提出,朝堂上一片哗然,数几位坐吃山空的国公大人反应得由为激烈,恨不得撕了彭省。

  “陛下,臣以为应当肃清考纪,既是为朝廷选拔人才,便要以公平公正为先,方能使天下才子尽为陛下所用,以防有心之人徇私舞弊。”彭省倒不惧他们,声色坦荡洪亮。

  “彭大人是在诛心啊,这不是明里暗里的说着我们暗箱操纵?吾辈老臣为天朝殚精竭虑,已然垂垂老矣,如何落上了这般的罪名!”镇国公为首,先反驳了起来,倒是声情并茂,老泪纵横的。

  “镇国公此言何意,彭省不过是说以防舞弊,并非断定,防患于未然而已,彭省一心只为天朝选贤举能,为陛下笼络人才,全无指责镇国公之意,望陛下明鉴。”彭省声色凛然,坦坦荡荡道。

  “朕知卿意,镇国公你且起身来,朕倒觉得彭卿的提议不错,无论过往科举有无徇私舞弊之举,只从今年开始,考生姓名籍贯一律遮盖,且命专人抄录,朕即刻拟旨,召令全国。”盛武皇帝一开口,便是无可挽回的余地,众人也都闭了嘴。

  镇国公听言,见此事毫无挽回余地,便接着道:“陛下既已决断,臣也再无异议,只是科举改制之事非同小可,如若由彭祭酒一人负责,难免只手遮天,惹人非议。”

  “国公此言倒是思虑周全,朕也以为甚好,只好,国公可有合适的人选?”盛武皇帝闻言,问道

  “臣以为当由德高望重,思虑周全者任之。几位国公同臣已老迈,难堪重任,再者便是未有筹备科举之事的经验,放眼朝野,惟有胡丞相可堪此任。”镇国公倒是有理有据

  “丞相还因冀州瘟疫之事,闭门思过,半年之期还未到。”另一位国公接着道。

  “臣以为,科举乃国之大事,陛下可暂解了胡丞相的闭门思过。”赵则初出言道

  盛武皇帝闻言,便道:“既如此,朕便令丞相解了禁足,与彭省一同负责科举改制诸项事宜。”

  胡相听了宫里传召进宫面圣谢恩,在一旁候着,听着殿里的训斥声。

  “什么为了天朝殚精竭虑,呕心沥血,你倒有脸说,朕都没脸听!镇国公你这把老骨头,活着活着越发的不顾脸面了,你以为朕是傻子不成,你们如何暗箱操纵朕是一清二楚。给朕滚出去!”盛武皇帝声色俱厉,不乏讥讽,他特意留了镇国公下来骂一顿,全当出气。

  镇国公挨了骂,灰头土脸的出去,胡相见着不由的头疼起来,也只能硬着头皮,整了整衣冠,深吸一口气进了去。

  殿里安静,盛武皇帝正坐在上头,见胡相进来,便开口道:“卿来了,方才朕对镇国公的训斥,卿也听见了。朕召卿来,是有要任托卿,今年科举改制,由彭省提出,朕以为当由两人分责,镇国公推举丞相来做,朕也以为甚好,丞相需尽力而为,不要让朕失望呀。”

  霍成璧在一旁伺候笔墨,盛武皇帝开口问道:“你以为你父亲做不做得好这差事?”

  “微臣以为父亲向来做事谨慎,思虑周全,既得陛下信任,委以重任,自当尽力而为。”霍成璧毕恭毕敬回道

  “朕要听实话,这些说辞朕听腻了。”盛武皇帝面色平静道

  “微臣斗胆,父亲是由镇国公推举,陛下英明,想必早已猜透了国公的心思,陛下既已知晓国公的心思,心下自然明了微臣的父亲做不做得好差事,只是微臣愚钝,却不知陛下为何还要同意镇国公的提议。”霍成璧深知盛武皇帝心性,这样一个要么不做,要么做绝之人,事事了然于胸,一切只为操控。

  盛武皇帝听了,竟笑了,道:“你以为朕要做什么,大胆说来,不必遮遮掩掩了。”

  “微臣以为,科举之中徇私舞弊,暗箱操纵乃是长久以来的积弊,一旦牵连,满朝没有几人得以逃脱,故而陛下圣恩决断,科举改制便是一条斩断从前与今朝的利刃。”霍成璧道

  “不愧,不愧有霍家女的风范。”盛武皇帝不咸不淡一句,倒令霍成璧不得不跪地求饶起来。

  “微臣惶恐!”霍成璧闻言,立马跪伏在一旁

  “怎么朕说错了?”盛武皇帝淡淡问道,却是无尽的威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