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相知

度归年 安可述 1465 2020.04.24 15:14

  宋归仿佛知道他会来,又换回了女儿衣衫,抹去了宋归的一切影子,在这院里等他。

  赵则初翻着墙,坐在墙上头,瞧见自己心心念念的霍成璧正在檐下提着灯笼,巧笑嫣然的看着他。

  赵则初仿若谪仙一般,轻飘飘的从墙上跳下,衣衫飘逸,几步走到了霍成璧面前,道:“是不是知道我会来?特意在这儿等我呢。”

  霍成璧笑而不语,倒似有几分羞怯。

  “我领你出去吃酒如何,去京上最好的酒楼大白阁,如何?”赵则初几分雀跃,眼睛神采飞扬,盯着霍成璧道。

  “倒也好,只这高墙,我恐是翻不过去吧。”霍成璧提着灯,顾虑道。

  “无妨。”言罢,赵则初蹲在霍成璧前面,将她背在背上,笑意甚浓,轻声细语道:“不要怕,可准备好了?”

  霍成璧将臂弯紧紧拢了拢,不禁笑了起来,大抵是发自肺腑的开心,这几年独身一人,一张面具,遮住的是女儿娇弱,更是惊慌失措,纵是将门帅府的女儿,纵是历过生死,在这险恶人心孤立无援的境地下,也常常是有几分孤苦,有几分胆怯的。这样有所依托的时候,是鲜少有的,她紧紧的环着赵则初的脖颈,将脸贴在他的背上。

  赵则初脚下生风,利落的翻过院墙,稳稳的落下。

  天朝的夜晚,酒肆花楼灯火阑珊,烟火气息缭绕,宋归是常常进大白阁的,惟这一次,不大相同,她试着感受是霍成璧,那个赵则初心中孤弱,自始至终生活在一方院落,从未见过天地的姑娘的心境。

  包厢里烧着炭火盆,二人吃着热酒,渐渐霍成璧的脸上有些微红,许是酒气催的心中过往的酸楚翻涌,霍成璧险些哭了出来,多年人心算计使她极有分寸,压制住了汹涌的感情,以霍成璧的口吻诉说起来:“自幼,巫蛊之祸未起,阿娘还安好时,是我这一生最好的时候了。受着许多人疼爱,衣食无忧,那时天真烂漫,真的以为这世间所有的好,会是平白无故来的。而今,才知人心有多凉薄。”

  “你我是一样的人,一样的境遇,我们的一生本该无比顺遂,可偏偏生于蒙难之时,要日日守拙作戏,精于算计,方能谋求生机。”赵则初不觉有些怅然若失。

  “非也,正因生于蒙难之时,方能为顺遂所不能为之事。如若你我仰头看见的是深宫高门的四方天空,触手可及是锦衣玉食的雍容,环顾四方有众人拥护的顺遂,便会永远不知宫墙之外是无边浩宇,朱门之外有易子而食的灾荒,不见天日遮盖的枉死冤魂。”霍成璧目光深远,她终究不是一个病弱无力,不知山河疾苦的小女子,做不出那般样子。

  赵则初不禁侧目,他也许是在霍成璧一番话中,窥见了她的浩然,她的开阔,更惊奇于一个孤弱女子,竟有这样的胸怀志气,他有些钦佩道:“听你一言,当真觉出自己一直以来心胸的闭塞了。”

  朝花楼中,许昭坐在窗边的矮椅上,那瑾瑜拨弄着琴弦,声声回荡,似有似无,一双极媚又极清澈的眼,时不时瞄着许昭。

  “夜深了,应怀何不来榻上歇息歇息?”瑾瑜轻轻问着,声音里有些试探的意味。

  许昭听他叫了自己的字,有些错愕的抬起头,眼神里是藏不掉的慌乱,他稳着声音道:“过了子时,夜深了,我便走了,虽还有些时候,我坐着便好,无须上榻歇息。”

  “瑾瑜知道,是应怀公子心善,不忍看我受为难,故而以此举解围,我自知卑贱,故不敢心存妄想,只愿能以微末之行报答便好。”瑾瑜没有闪躲,目光坦然,看着窗边的许昭道。

  许昭听言,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心中有了些悔意,竟有些埋怨自己太小家子气了些,净想着了些什么,这般疏远隔阂!他站了起来,从窗边走到瑾瑜近处的椅子坐下,思索一番,极没章法,十分慌乱的解释着:“我并非觉你卑贱,只因生性冷淡,不擅言辞,故而,故而不知如何为之。”自觉话还未说明了,又不知如何说来,又站起身,踱了几步,道:“恐是瑾瑜曲解了我的意思,于许昭心中,从不以出身分贵贱,瑾瑜不要妄自菲薄,自轻自贱便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