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心虚

度归年 安可述 2189 2020.06.22 20:24

  赵则初想到这,仿佛知道了什么惊天的秘密,他快马加鞭奔去大白阁,去找隋朝和关平。

  隋朝日日都在理账,关平倒是游手好闲,前几日在街上遇到剿匪统领,好容易将人甩掉了,这许多天并不敢出门去。

  赵则初大步流星,一把推开门,隋朝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抬眼轻看了他一下,便继续打算盘,赵则初大马金刀坐到隋朝对面,将那封信拍到桌上,用食指关节急促的叩着桌子道:“你们打算要蒙我多久,都说成玉兄去了塞外,这封信是怎么回事,这可是打宫中送出来的,这字迹,成玉兄无疑啊!”

  隋朝听了,放下手中笔墨,隔壁的关平闻声过来了,挑着浓密的剑眉,双目圆睁充满疑惑,一手拿着咬了一大口的大白阁特色驴肉烧饼,嘴里还不忘香喷喷的吃着。

  隋朝淡定自若,并不打算认账,他拿过书信展开,面目平静,不见波澜,心中却是波涛汹涌:“宋归啊宋归,说瞒着他的是你,如今露馅的也是你,这证据都拿捏在手了,要我隋朝怎么圆回去。”

  赵则初百思不得其解,仿佛钻进了死胡同,接着他压低了嗓子,靠近隋朝小心翼翼问道:“成玉兄,他一男儿身,如何入宫的啊?”赵则初将紧紧皱着眉宇,两条锋利秀气的眉毛拧着,一双深邃的眼此刻充满了疑惑,紧紧盯着隋朝平静的面孔,接着吐出纠结了许久的那句话,道:“成玉兄,自宫了吗?他……他倒底要做什么,要付出这么多!”

  隋朝淡定自若,毫无波澜的脸仿若春风吹皱,投石入湖般,一瞬间碧波荡漾,一旁的关平听了这话不禁翻了个白眼,也不知是被烧饼噎得,还是被赵则初惊得,他习武之人过于简单的头脑条件反射以为赵则初头脑简单,孺子不可教,故而他在隋朝没来得及拦着的情况下,张口对赵则初道:“宋归怎么就不能是女的!”

  赵则初诧异了,他转过头,盯着关平,点了点头,隋朝怒视关平,将呵斥生生憋了回去,打着圆场道:“皇孙要相信我们东家神通广大,自有他的办法,这不一定非要自宫才能进宫。”

  赵则初这时已经明白了大半,他起身修长秀丽的手指来回指着隋朝与关平道:“尔等,诚欺我也!”言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又大步流星的下楼,关平此时又咬了一口烧饼,他探出窗外,看着赵则初远走的背影,却被街上一束目光盯得头皮发麻,他忙抽身回来对隋朝道:“剿匪统领,他看见我了。”

  隋朝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冷静道:“不能让他知道你长居大白阁,这样,他定会在楼下蹲守,确定了你的身份方敢动手,过一柱香,你便下楼,去城西,那处是民坊,人多嘈杂,也好甩掉他,让他大海捞针一番。”

  昭德殿

  盛武帝揉着额头,对一旁的张大监道:“今日镇国公之言,你以为如何?”

  “老奴以为,镇国公之言,不可全信,也不能不信,这唐千俞的底细,也是要好好查查的,陛下圣明决断,想必早已有了解决之法。”

  “唐千俞之人,却是文思敏捷,见解独到,这许多年,自彭省之后,朕再未见如此有才之人。这中间该有取舍,镇国公无疑早已是枚弃子,而唐千俞却是枚新棋,只是这颗棋,到底能不能为朕所用。”盛武帝缓缓道

  “陛下这许多年的苦心,老奴是知道的,先前彭大人,如今唐千俞,陛下是惜才爱才的圣明君主。”张大监笑容满面的,奉上一盏香茶。

  盛武帝侧头,难得的笑起来,对张大监道:“老泼皮!”

  其实他自己心中最清楚,什么惜才爱才,不过是看重彭省与唐千俞背后无宗族势力,在朝中只可做自己的孤臣,他尽可保他们在波云诡谲的朝堂中平步青云,他们也只能忠心耿耿于自己,又毫无威胁。毕竟天朝宗族根深蒂固,不是能一日拔出的。

  次日朝堂

  盛武帝威严坐在龙椅之上,下首大臣们噤若寒蝉,御史台谏道:“陛下,臣有事启奏,近几日京中谣言四起,无非是为陛下寿辰万国朝贺,不开未央宫之事。臣恳请陛下开宫,以平流言。”言罢,几个谏官也跟着跪出来。此起彼伏的附议。

  盛武帝额头得青筋都快崩起了,他忍着怒气道:“谣言起于何!”

  “这几年天朝与边塞互通有无,常有犬戎商人入京,不止犬戎,还有高句丽,楼兰,安南,东瀛等国的商客门,是在查无可查。”御史台谏低首道。

  盛武帝深知如若自己深究,便就是欲盖弥彰,他咬牙思虑一番,随后广袖一挥道:“流言狂妄,朕天朝皇帝,有何忌惮?传朕旨意,重修未央宫,以迎万国朝贺!”

  前朝气闷,盛武帝下了朝脸上阴云密布,去了小霓妃处排解,彼时赵彦方下书塾,正由小霓妃陪着,在园中放着纸鸢,盛武帝去了看着春和景明,娇妻幼子和乐悠然,顿时抑郁之气排解了大半,他眼瞧着赵彦在小霓妃的养育下开朗了起来,他走上前去,小霓妃见他来了,脚步轻快的领着赵彦迎上去,婀娜多姿的行了礼,嗓音柔软道:“陛下来了,快陪着彦儿放纸鸢解解乏,待这纸鸢飞得高了,一刀剪去,带走一岁疾苦,保着陛下与彦儿喜乐康健。”

  盛武帝不禁笑皱了脸,道:“霓儿总能在朕苦闷时,给朕排解,这纸鸢也得带走霓儿的疾苦,好让霓儿长长久久伴着朕。”

  胡贵妃倒是被冷落了许久,钟粹宫浓情蜜意,朝阳宫却是孤寂了许多,太子进宫给胡贵妃请安,正吃茶,胡贵妃难得见儿子,此刻顾不得陛下冷落的苦涩,满脸的笑容,命小厨房端了各种新奇精致的吃食来,她坐在一旁,娇美明艳的脸上笑意盈盈,言笑晏晏间,光华四溢。

  “母亲在宫中要保重自己,父皇虽是宠爱霓妃,可她终究比不得母亲,母亲有儿子,有依靠,而霓妃膝下惟那一幼子,又不是亲生,母亲只管保重好自己,自有儿子给母亲争气。”太子双目热切,劝慰道,他自知母亲在宫中的苦闷不易。

  胡贵妃不禁笑红了眼,道:“母亲知道,想你也长大了,母亲该给你好好寻一门亲事,母亲觉着户部尚书家的嫡女,知书达礼,出身高贵,倒是做妻子的好人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