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冀州疫情

度归年 安可述 1900 2020.04.13 14:36

  宴饮欢散时,下了微薄小雪,漫天飘摇散落,赵则初一身鲜衣,于漫天冰雪里潇洒而行,好不畅快,只在那高墙一角,素衣女子坐墙而观,远望赵则初修长身材,行于漫漫雪中,张狂桀骜。不禁弯起了嘴角,眼中多了几分趣味儿。

  相府内,胡长安正与胡家大郎喝茶闲话,道:“想想今日寿宴上那小子的狂娟模样,别说看那眉目行事,倒真有几分像当年的废太子,先不说他存没存为父报仇的心,光是为父看着他,都心情郁结。”

  “皇孙言行狂妄,行止浪荡,整日来往勾栏瓦舍。除了容貌像几分废太子之外,儿子实在看不出他有几分废太子的遗风。”胡大公子倒不以为然

  “这人之行事志向,易于伪装,一眼是看不破的,谁知他是不是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最妥善之策,便是赶尽杀绝,永除后患。”胡长安眼中尽是杀意

  “可如若贸然出手,怕会惹得陛下疑心,到时可就棘手了。”

  “陛下之所以留他一命,便是对不为父心存疑虑,论到底他只不过是个压制为父的棋子,难不成还能继承大统了?不足为惧!”胡长安饮尽杯中茶水,一张沟壑纵横的苍老面容在明灭烛火下,越发可怖。

  赵则初醉意阑珊,兴致正浓一路高歌,来到了朝花楼,自进门起,沾花捻柳,一气呵成,右臂勾上花娘的细腰,转而又攀上永娘的香肩,一路左拥右抱,上了上三楼,瞧见邀月一身鹅黄羽衣,青丝随意用玉簪绾在脑后,手持却扇轻摇,风轻云淡地倚在楼梯扶手处,更显得眉目如画,身姿绰约,气韵淡雅却勾人心魄。

  这邀月娘子是上京的魁首,名动京城,想从前也是达官家的贵女,父亲鲁国公为人忠正纯良,从不与奸佞同流,受了巫蛊祸事的牵连,含冤下狱,家眷也都流放发卖,这才有了朝花楼的邀月魁首娘子。

  赵则初收了臂膀,不再嬉笑,姑娘们也都识趣四下散开来。

  “你可是下了三层楼在这里等我?”赵则初喝了酒后,嗓音沙哑香醇。

  “行月说初郎来了,我便一路下来等着了,怎料初郎步伐如此缓慢,要我下了三层楼又在这栏边站了些时候,了才把初郎等来了。

  室内香气淡雅清心,琉璃灯火通透,赵则初不疾不徐的拨弄着琴弦,与邀月闲聊着。

  “听闻公子今日在右相府上出了好大的风头?”邀月在一旁素手轻柔,沏着上好的滇地白茶。

  “不曾想这消息竟传的如此之快?”赵则初挑眉笑道。

  邀月端了茶起身,道:“那是,上京拢共就这么大的地界儿,朝花楼又多是权贵来往,前脚儿出了相府,后脚儿这朝花楼就知道了,公子快尝尝这茶,楼里今日新进的,说是南滇极好的白茶,正好来解解酒。”

  “这茶白色叶底如银针坠壶,汤色碧绿明亮,品之顿觉口舌生香,清爽醇厚,果是上好白茶。想来南滇地势险峻,就连陛下,都是依靠着每年的滇地贡品才能一饱口福,难不成是那玉字商号的本事?”赵则初喝着这茶,觉得极好,便好奇问道

  “正是那日妾身所说的玉字商号。”

  “经那日一会,倒真觉得那玉字商号的东家宋归却是个俊杰!

  ”赵则初笑道

  冀州

  风雪之中,屋舍飘摇,孤灯长明,贺仲景研读医书,与近日所查症状相结合,冥思苦想。

  身边的陪侍烧热了炭火,将火盆推得向贺仲景近些,“公子,这病患实在多,我们人少物稀,再这样下去,怕是回上京的盘缠都没了。”

  “我已想好了,明日便去将疫情上报冀州府,让府衙派人援助。”

  “那公子不如早些歇息,明日怕是要早起赶路了。”

  “不急,等我将病状,药方整理完,明日拿药方去府衙更妥帖些。”灯火昏暗,照着贺仲景苍白消瘦的面孔,清冷俊逸,面色辛劳疲惫。

  冀州府

  知府胡旭郴正吃着午膳,桌上尽是珍馐,只那遍地锦装鳖,选用活甲鱼,羊网油,鸭蛋黄,蛋皮丝,冬笋,鸡蛋清,菜心等多种原辅料精制而成,为皇家御膳。

  “大人,有拜贴,是上京贺家大公子贺仲景的。”小厮将帖递上

  “上京贺家?若没记错是个悬壶世家,怎么会来拜会本官?先请进来吧,在前厅等候一二。”知府胡旭郴依旧不急不缓,挑减着吃了一口笋丝,扯了一只乳鸽翅膀,细嚼慢咽的啃食了,方才起身,踱步到前厅。

  “贺家公子不知是什么风把您这样的贵客吹来了,真是蓬荜生辉啊!”胡旭郴肥胖的面盘子红光四溢,纵是笑得眉毛眼睛挤在一起,也瞧不出一丝褶子,倒是数层的下巴清晰可见。

  “自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在下游历至冀州平县,发现那里疫情严重,又多处走访,发现四周县城村寨也多有此疫病,遂特来禀告大人,应尽快派郎中前去医治处理,将病患集中隔离,在下已初步研制出对疫症有抑制功效的药方,还望大人早做定断。”贺仲景字字铿锵

  “果真如此,那真是多亏了贺公子早早发现这疫病,本官这就派人马前去,另外拨送药材,上报朝廷。想来贺公子一路奔波,风尘仆仆,本官以命人备了厢房,饭菜,贺公子前去歇息一番吧。”胡旭郴应承着,吩咐了人来,领着贺仲景去歇息。

  谁知转而这胡旭郴便变了脸色,一脸的忧惧,对着身边的小厮吼道:“马上派人,派人去上京,不不,本官乔装亲自去上京,找叔父。给本官备快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