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六章 先发制人

度归年 安可述 1782 2020.05.13 23:58

  由那多事矫作的谏官一说,其余的言官皆议论纷纷起来,大抵是些殿前失仪,如何有失体统,该当何罪的话。

  叶修此刻窘迫,只得跪地问罪道:“陛下,末将知罪,并非有意为之。”

  盛武皇帝闻言并未置一词,他忽想起多年前同霍弈的一桩事,那时也是寒冬腊月天气,霍弈赶了几十里快马,呛了风,与他同饮时憋不住,那一晚的酒,是伴着霍弈接连不断的屁声吃完的,那时他们都还年轻,意气风发,彼此全无猜忌,而今再忆当时事,竟有了些说不清的流连,恍然间想想,已有许久许久,再无人敢那般放肆了。

  底下的大臣惯会察言观色,他们瞧着盛武陛下对叶修所言全然无动于衷,便接着打压斥责起来,非要罚叶修不可,说白了这些刁钻尖酸的腐儒全然是过了太久的好日子,早已忘了为臣之本,只记得揪着些条条框框的礼法规矩,妄尊自大的搬弄口舌,说些有失体统的屁话。

  赵则初看不过眼,瞧着那班言官是素来拉帮结派,饶舌诛心的刻薄人,胡相自不愿趟这不相干的浑水,其余大臣也是怕了同他们做口舌辩驳,各个都缄默不言,到底在他们眼里这是无关紧要的事,一个体格健壮的将军,挨罚或不挨罚,不过隔了二十板子,什么大不了的事。

  赵则初听着谏官聒噪,心中顿时凛然起来,高声道:“各位谏官大人,听我一言如何,想年前冀州瘟疫,或是肃安匪寇,再或是更早些的靖南水患,不见各位大人如何尽心竭力,为陛下分忧,怎么如今一个屁,倒引得各位大人如此妙语连珠,为国分忧起来!陇西都护述职未完,各位大人可否待边疆军机要事奏报完结了,再行商议?”

  谏官们被噎住了,看了看皇帝。

  盛武皇帝回过神,听了赵则初的话,又看了看满朝的寂静,不由觉得好笑,便道:“肃安将首多日奔波,受寒着凉,人之常情罢了,无妨。”

  那谏官此刻如同吃了王八一般,被皇帝一说,彻底闭了嘴。

  下了朝各位将军便领了圣恩,留宫中用膳,叶修见着其它将军对在宫中用膳,并没有多少热情,各个表情平淡,暗自思附着许是各位将军见多了,毕竟年年皆来,再没有什么惊喜的。

  可他不一样,头一回初来乍到,满心欢喜,以为用膳之地会是多体面的所在,会有多少珍馐,回肃安也好有一番显摆。

  跟着那引路的黄门,叶修满心欢喜,待到了才发现不过是御膳房边儿上一婢子内仕吃饭的地方,那长案上还泛着锃亮的油光,顿时失望起来。

  霍成璧一早起来,又四下闲逛着,瞧着前头许多婢子围着的院子,好奇起来,便打发身边的小丫头去看看,那小丫头上前向里头望了一望,回来禀道:“奴婢打听了,院子里是些入京述职的将军在用膳。”

  霍成璧笑了笑,这宫中很少见得阳刚男子,更别提孔武有力的将军,正想着那丫头一边试探的,用水灵的眼睛望着霍成璧,又说道:“奴婢听说今年将军里头有个年轻俊秀的,是以往从没见过的,故而看得人多些,奴婢,奴婢也想看看。”

  霍成璧看着她眼巴巴的样子,不由失笑,当即领着她前去在门口看着,霍成璧望了一眼,一眼便看见了那少年将军,果然皮相出众。

  正看着身后的婢子端了饭菜来,霍成璧略略看了一番,都是些清汤寡水的,极少的荤腥,当即腹诽道:“好贪的御膳房,柿子专捡软的捏。”霍成璧回首便看见那少年将军盯着清汤寡水的菜碗,满脸的失望,满脸的诧异。

  黑脸将军看着比头一年还糟糕敷衍的饭食,不禁怒气上头,看那上菜的内仕也不甚恭敬,愈发恼火,怒斥道:“腌臜货色!”

  那内仕翻了一记白眼,不发一言,扭着腰杆便走,还未出门便被一丫鬟拦住。

  “公公慢走,我有一事要托你转告司膳。”霍成璧站在那对那公公道

  叶修听闻不禁侧目,所见是个窈窕女子,他分不得女儿家的衣裳物件,只觉得看见这姑娘,便看不见旁的女子了,只呆呆的望着。

  霍成璧拿了一银宝,让小丫头递到公公手里,又耳语了什么,那小公公便匆忙的跑了去。

  霍成璧走上前去福了福身道:“想是膳房忙碌,弄错了品例,我托人告诉了司膳,想必不多时便会送来新吃食。”言罢,看着叶修还那般痴痴的,便冲他道:“将军?”

  叶修方慌乱回过神,拿起饭碗便扒起饭来,险些呛着。

  那跑去传话的小公公踉跄的进门,对着司膳道:“公公,方才有个娘子给了小的一个银宝,说贵妃娘娘亲自出银钱给膳房贴补,说给用膳的将军做顿好的。”

  司膳听了不由的软了腿,自己本就是一时贪心,原以为将军们吃一顿就走了,无人追究,几年都是这样下来的,怎么就今年被逮了,一边吩咐了膳房做些好的送去。

  霍成璧知晓这样假借贵妃名义,只能唬住一时,便回了朝阳宫求见贵妃,总不能让恶人先告了状。

  胡贵妃正懒懒的倚在美人榻上,见霍成璧进来,吩咐了落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