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登门造访

度归年 安可述 1613 2020.04.21 21:31

  在温梅庄逗留了小半月,伤也是养好了,赵则初预备启程回京,向陛下奏报冀州疫情等一干事务,三人自同行归京。

  入了城门,已是掌灯时分,明日又是官员休沐,赵则初多日奔波,新伤初愈,回府便歇着了,案上是临去冀州前命人查的事宜奏报,工整的摞着,赵则初闲来无事,随意翻看了一本,正是关于胡相家宅渊源的,所述篇幅最多的便是有关胡相下堂妻霍氏的。

  霍氏嫁于胡相时,胡相还只是个小小的五品随谏,只因品貌俱佳,能言善辩,便得了霍家二姑娘的青眼,此后与霍家结亲,更是一路平步青云。

  赵则初一直以来未想明白的是,胡相与霍家该是同气连枝的,今日胡相虽高居相位,然在朝中亦是孤立无援,远不如霍家兴望时的扶持助力稳妥,为何要铤而走险,筹谋巫蛊以陷害太子霍家一干。

  赵则初正思索着,却被霍娘子遗女,名作成璧,自幼体弱多病,养于陋院,无人照看,几个字吸引住了,他恍然想起那日胡相寿宴上遇见的灵动姑娘,有没有几分可能便是霍氏遗女,赵则初无论也不会相信那个小娘子只会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婢女。

  赵则初万般思索下来,唯有亲自前去查探一番最为稳妥,月黑风高夜,正是顶风作案时。

  赵则初身手敏捷,三两下便翻上了高墙,正可谓公子人如玉,即便是做翻墙这样浪荡子的伎俩,也丝毫不见猥琐,全然是行云流水般的熨帖好看,估计这赵则初是被自己的玉树临风之姿昏得五迷三道,忘了细看落脚之处,本以为会轻飘飘稳当当地落在地面上,就好似那谪仙下凡一般。谁知偏偏脚下一个没着没落,踩破了冰皮,噗通一声跌在了冰冷池子里。

  谁知这破烂院子,邻墙会挖一个池子蓄水。赵则初有些怕水,池水又不浅,若是平常走进去,也会到腋下处,偏是猝不及防跌落了进去,腿下一软,身子一倒,在水里扑腾上了。

  挣扎之间,赵则初隐隐听到一声清冷女声,又没听清说得什么,正思索间,又喊了一声,这回他听清了是:“池水不深,没不过你,站直了便好!”

  赵则初闻言,定了心神,用脚探了探地底,可算在水中站直了,露出了脑袋。

  正是霍成璧站在池边,提着灯笼,还是寿宴时遇见赵则初的那身打扮,一双凤眸,瞧着湿淋淋的赵则初,昏黄明灭的灯火下,更映衬得赵则初肤白貌美,剑眉星目,鬓若刀裁,鼻梁挺拔,唇红诱人,心想:“是个实打实的美貌男子。”不禁夸赞道:“好一朵出水芙蓉!妙哉!”

  “你说什么?”赵则初瞪大了眼,不可置信。

  “公子本就生的极美,小女也是一时没忍住,夸了一句。公子还是赶紧从池子里出来,天寒水冷,莫要冻出个好歹来。”霍成璧一脸坦然,分辨道,并不觉有什么不妥。

  赵则初从池子里往外爬,水寒冻得他有些木,攀在池边爬不上来,僵在那儿,将手伸向霍成璧,仰着脸盯着她,要她拉上一把。

  霍成璧倒也不忸怩,拽上赵则初冻得冰凉的玉手,将他从水里拉了出来,一上来,赵则初便极不厚道地甩开姑娘的手,甩着一身的冷水,汹汹地走进霍成璧的屋子。

  霍成璧跟在后头,不急不恼,目光像在看着自家养的京巴儿闹脾气一般,十分好脾气的笑着,宠着。

  室内灯火幽暗,家居简洁,赵则初脱下湿淋淋的外袍,问道:“小娘子可有什么替换的衣物给我?我这一身又湿又冷,穿不得了。”

  霍成璧翻着衣柜,找了个自己平日里的衣裳给赵则初,虽是女式,倒也简便不繁琐,颜色素净,赵则初瘦削些,虽个子高,也还穿得进去。

  赵则初正想换,想着屋里还有小娘子,便看了霍成璧一眼,想来是怕她介意,毕竟是个未出阁的。霍成璧挑挑眉,出了去,嘟嘟囔囔了一句:“小公子这是害羞了。”

  赵则初模样生得好,穿得这一身衣服倒还多了些柔美之姿,也不错。霍成璧在一旁坐着,喝着热茶。

  “我猜你就不会只是个小女使,被本公子查出来了吧,这不用江湖,也能再会。”赵则初得意洋洋,一脸嘚瑟道

  霍成璧不禁笑了:“瞧瞧公子你笑得这个舒畅,这个得意,倒是忘了自己刚才跌入水中的窘态了?可还是我拉你上来的呢!”

  赵则初强颜欢笑起来,死扛着面皮子道:“本公子素来喜欢冬日游泳,见你这池水好,才故意进去一展身手的,你懂什么?”

  “原来如此,倒是小女无知,曲解了,向公子赔罪了。”霍成璧笑得眉眼弯弯,哄着赵则初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