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是非利害

度归年 安可述 1491 2020.04.26 12:54

  那园子本也不是正经的府邸,多年前便是供达官商客们来往聚会,私相授受用的,后来因为闹大了些事,便被官府查封了,荒芜了这许多年。

  一行人进了这院里,四下尽是杂草乱石,破败不堪的房屋,渐渐往园里走,东边有个小湖,一座荒亭;西北处是些假山做的景,赵则初蹲在地上仔细看了一番,地上一片荒草梗大都匍匐在地,化了一半的雪上还印着些凌乱的脚印,大都向着假山那头去了。

  一行人进了假山处,里头虽迂回曲折,密室的入口倒也不难找,只摩挲了几个来回,便寻到了机关,将地面上的隔板挪开,又将事先备好的迷烟投了进去。

  待烟雾散的差不多了,赵则初一行顺着洞口的楼梯下去,刚下了楼梯,便是一条蜿蜒的甬道,守甬道处的两个侍卫小厮都瘫软在地上。

  赵则初只命后边的补刀,将这三个都一刀杀了,都是些助纣为虐的,不必留了。

  往里走得渐深了些,隐约能听见些声音,越走得近了,声音越发清楚。

  “行月!胡惟显,你放过行月吧!我求求你,你放过她,她还那么小,你把我怎么样都行!”无疑是邀月凄惨的哀求,一声一声回荡在狭长仄闭的甬道里。

  赵则初再也忍不下去了,两眼气得血红,一脚踹了门进去,里面的情景简直不堪入目,空气里尽是糜乱血腥的气味,那胡二郎正将浑身不着寸缕的行月按在地上,像是着了魔一般,不管不顾,想那行月不过十二岁,还是个没成人的小丫头,哪经得起这般摧残。

  邀月浑身伤痕,衣服残破,只能瘫在一边,哀求着。

  赵则初已然不知此刻是怎样的感觉,只觉得头昏脑涨,怒血上头,抽了刀冲上去,照着胡惟显后心处便狠狠刺下去,一脚踢开那肥胖臃肿的身躯。

  赵则初扯了一方榻上的薄被,将地上体无完肤,不省人事的行月裹了起来。

  邀月行月两姐妹都是赵则初当年在人伢子手里救下来的,为得便就是以后不受这样的摧残,许是这世道不改,任谁躲到哪里,都是逃不掉的宿命。

  朝花楼

  宋归与许昭也都到了,只是出了这样的事,屋里的气氛沉沉,赵则初坐在小椅上,两手抱着头,一言不发,只一动不动的坐着。

  直待郎中来回禀,老郎中摇摇头,道:“姑娘的伤实是严重,老夫看了这许多年的伤病,也未见过这般情况,恕老夫束手无策,早早备下后事吧。”

  邀月守在妹妹床前,正为妹妹擦洗着身体,一边说这话,像是平常姊妹间随意说着体己话一般。

  “前几日在锦衣坊订的衣裳,想来也快做好了,等小行伤好了,就可以穿了,到时候差不多也是岁日了,从前一到岁日前,阿爹阿娘都给我们做新衣服,现在阿爹阿娘不在了,阿姐也能给你做新衣服,我的小行最喜欢穿新衣服了,对不对?”邀月轻轻地擦拭着妹妹的额角,渐渐哭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阿姐就只有小行一个亲人了,我们说好一辈子互相陪着对方的,小行不能说话不算话,不能丢下姐姐,以前阿姐总打趣,说你一到十五岁就要把你嫁出去。”邀月哭得越发伤心,她只一看见妹妹身上的伤痕,心就像刀割一样。

  赵则初推门进来,远远地,他看着平日里活蹦乱跳的行月此刻面无血色,毫无生气的躺着,他每走近一步,行月脸上的淤青伤痕就越发看得清楚,心中就越多恨一分,多气一分。

  “行月的仇,我会替他报。”赵则初紧锁眉头,他恨不得能即刻杀了胡长安,能杀了那些视人命如草芥,杀了那些手上沾染无数无辜鲜血的衣冠禽兽,能为那些无故枉死,惨遭陷害的亡灵讨回一个公道。

  遇上这样的事,许昭于此处心烦意乱,正在廊上透气,却见那抹清瘦的身影,自廊那头走来。

  瑾瑜脸上神色淡然,眼中却有几分犹豫惋惜,道:“楼里出了这样的事,又是邀月的妹妹,自是都知晓了。公子再不以出身分卑贱,世人也终都不是公子这般的清明人。”

  “此般世风之下,任谁都难以逃脱。即便如此,也万不能失了本心志向,螳臂当车也好,以卵击石也罢,总要奋力搏一搏的。”许昭温和的声音里,总有着让人心安的牢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