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天地

度归年 安可述 1825 2020.04.09 14:30

  似明似暗,光亮自头顶的窗隙散开,映得灰尘翻飞,影影绰绰,凭空漂浮。

  每日醒来都是这样的光景,赵则初不过十岁的年纪,该是肆意奔跑,随意玩耍的时候,却被囚在了这般的牢笼里,不见天日。

  他就像一个,过早苍老的孩童,坐在一束光影里,守着一堆书卷,日日静默寡言。唯有在鬼吉来时,方才舒展了眉头说话。

  他知道自己是废太子遗孤,是罪臣之后,噬骨寒凉的夜里,常常面壁独坐,少年的心里是不见天日的恨,隐忍不发的苦。

  他知道父亲是忠直的,三十六载人生,满心满意是天下民生,无心争斗,无关营私,至死未曾动过半分不臣之心。

  鬼吉每日都来看他,给他送吃食,与他说话,总是一身不新不旧的青灰色衣裳,斑白的须发,总是不见其人先闻其笑。他是整座监狱的狱长,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官,照拂赵则初总是够的。

  赵则初吃着面汤,鬼吉在一旁看着孩子干瘦,一张不见血色的小脸,不由叹了声气,引得赵则初抬眼看他,鬼吉倒细细端详赵则初起来,看罢,捋着胡须道:“眉目间有帝王之相,虽是落了难,也只不过是一时困顿。”

  赵则初继续面不改色的喝面汤,吃罢,一双不见波澜的眼直视着鬼吉问道:“我一直好奇,你为什么对我如此好,按理说我这么个落魄的罪臣遗孤,不值得。”

  鬼吉摇摇头,抖动着斑白的山羊胡,道:“罪臣?何以见得太子是罪臣?我鬼吉一生活得虽不见多富贵,也没多大本事,唯独这心是亮堂堂的,太子不是罪臣,罪在世道无常,人心不古,如若有罪也罪在清白。”

  赵则初的眼里是溃泻的悲伤,一瞬间差点哭出来,他以为这世上再不会有人同他一样在意父亲的清白,即便心知肚明,也没有人愿意开口。他看着鬼吉一脸正气,难见的严肃之色,他跪起身,问道:“我父亲从前对你有过恩惠吗?”

  鬼吉笑了,道:“我不会因为他对我有恩惠而信他,我信他是因为我知道太子的为人,我相信这世上的道理,也从不曾泯灭真心。”

  赵则初脸上是苦涩的笑,他哭了,声音里都是哭腔,说道:“可笑啊,我阿爷对那么多人都有恩惠,是他慧眼识人,朝中一半臣子才有机会踏进仕途,是他尽心尽力庇佑,天下万民方能少苦一分,可是当他大难临头时,他曾尽力保护的不敢说一声“太子冤屈”,偏是一个他不曾有恩的,愿意照拂他的儿子。”

  鬼吉看着赵则初,过于早的忧伤哀叹,全无少年人的舒畅,劝慰道:“许多人是知道太子的,可是在自己一家老幼的性命面前,丹心终究是无力的。你须知道人于世间立命,是难的。巫蛊之祸替太子说一句,便是巫蛊同党,是要抄家灭族的。世上没有几人愿意为飘在半空的道理搏命。”

  赵则初仰头望着头上的一方光亮,道:“我会,我会为那道理搏命。大丈夫行事,问是非不问利害,问逆顺不问成败,问万世不问今生。总有一天,我会走出这牢笼,穷毕生之力,承父遗志,问道世间。”

  鬼吉看着少年在正午耀眼的光束下熠熠生辉,是欣慰的笑。

  昭德殿

  盛武皇帝这几日精神不济,总觉得头痛昏沉,瞧不出来什么病,便宣了钦天监来看。

  皇帝威坐在上,一手揉着额头,底下钦天监正使滔滔不绝,道:“臣夜观星象于东南处黑气升腾,似有不臣之人作祟。望陛下早日做决断。”

  “城东南处?朕记得城东南是诏狱。行了,朕知道了,你且退下吧!”盛武皇帝揉着头道。

  待钦天监出去,盛武皇帝对着身边的姜内侍笑道:“朕明白了,说这头痛来的玄呢!原来是这个意思,要用朕的手除了这废太子遗孤,胡相这老泼皮,连个孩子都惦记,着实过分了些。”

  “陛下,那孩子至今也到了加冠之年,太子出事时,也是记事的,胡相大人不放心也是有的。”姜内侍毕恭毕敬。

  “想想这孩子也该放出来了,否则这朝堂该成了胡相的天下了。”盛武老皇帝目光悠远,倚在龙椅之上,似是一切都逃不过他的股掌之间。

  赵则初眯着眼睛,看着湛蓝广阔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饶是一身粗布衣裳,也是难掩的清贵。

  姜内侍在诏狱门口等着,远远看见这位坐了多年牢狱的皇孙,迎了上去道:“陛下派老奴前来接您,您请上车。”

  赵则初微微颔首,便跟着姜内侍上了车架,一路穿过大半个上京城的街市熙攘,赵则初深知陛下明面上是大赦天下,实际便是要放自己出狱,而让陛下这样做的缘由,只有用自己来牵制胡相。自巫蛊之案后,胡相朝中独大,权倾朝野,越发的肆意起来,朝中更无人能与之匹敌,所谓水满则盈,月满则亏,如此便会让陛下心生忌惮。

  盛武皇帝看着清瘦的少年走来,叩首问安,他走下阶梯,一双虎狼般的眸子看着赵则初,问道:“知道朕为什么放你出来吗?”

  少年跪伏在地,声音毫无波澜,道:“臣知道,是胡相。”

  盛武皇帝笑了,沧桑而威严,他直视着赵则初平静而不见底的眼眸,一字一句:“那就不要让朕失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