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狡兔死

度归年 安可述 1546 2020.06.23 12:48

  堂上剑拔弩张,幸皇帝坐在上首,否则那镇国公早挣脱了去生撕了唐千俞。

  “尔等庶子!”镇国公怒视唐千俞道:“焉知尔怀何种狼子野心!”他转头对皇帝道:“陛下,老臣是舞弊不假,却实在未派人追杀唐千俞,也从未强行撸他,此庶子红口白牙,血口翻张,实不可信啊!还望陛下明鉴!”

  盛武帝面色深沉,并不显喜怒,他看着唐千俞道:“你可还何话要说?”

  唐千俞痛哭流涕跪伏在地道:“小民无依无靠,一介农家平民,此生惟指望科举出头,实在无多余心力,如国公大人所言,仿佛是小民有意设计,图谋了什么。还望陛下明鉴,还小民一个公道啊!”

  盛武帝派去探查之人早已有了回音,唐千俞的身世确实是清白无疑,盛武帝心中盘算了,镇国公一族树大根深,结党营私之事总少不了镇国公一族,盛武帝早已心存芥蒂,须知镇国公一族的狂妄,全赖镇国公巫蛊之祸中所谓的功勋卓著,盛武帝起身理了理袖子道:“舞弊之事人赃并获,只这杀人灭口的罪证仍有疑窦,朕思来想去,总不能平白冤了谁。”

  言罢,盛武帝示意,一而立之年的男子从外头被领进来,那人活了这许多年未见过这许多头脸人物,他顿时浑身沁出了冷汗,彭省道:“陛下,这人是唐千俞落脚驿站的小厮。”转头他对小厮道:“莫怕,只将所知一切据实说来,自有陛下做主。”

  那小厮叩拜完,直起身子,随即道:“有日掌灯时分,唐先生一身伤痕从外头回来,额角也磕破了,小店客人并不多,因此小民记得清楚此前并未见唐小生出去,故而记忆深刻。”

   镇国公听了这话,不禁破口大骂,他断是被陷害了,也无可辩白。他涨红了眼,脖上的青筋凸起,几乎嘶吼着道:“尔等猖狂!”

  盛武帝冷眼瞧着他,一旁的张大监见镇国公如此怒态,便道:“陛下还在这里,国公大人怎生如此失态!”

  “镇国公罔顾圣意,蒙蔽圣听,置天朝国法不顾,明知故犯混乱科举,并灭口未遂二罪并罚,念镇国公老迈,也曾为天朝殚心竭虑,故赐全尸,保国公爵位,徐宗业革去勋爵,贬为庶人,永生不得再入科考。”盛武帝低垂着眼,有些心不在焉似的。

  镇国公听了不由瘫坐在地上,良久他满目痛恨环视这周遭的看客,似是疯魔了一般,道:“狡兔死,走狗烹,莫狂,莫狂,尔等同我一样,都在等着你们呢!”

  胡长安听了这话,顿觉如雷贯耳,狡兔,走狗,飞鸟,良弓,所谓世事轮回,他想起废后自缢之时的那句话,当真是一语成谶,终究快轮到自己身上了。

  胡长安一路面无表情,他随马车颠簸摇晃,胡惟长坐在一旁,良久胡长安沙哑着嗓子,道:“不能坐以待毙了。”言罢,他仰头看着有些灰垢的车棚,他伸出手指摸了一把那层薄灰,若有所思道:“我们就如同这棚上灰,先前的霍家,太子,如今的我们,都要被皇帝狠狠的擦去。只不过从前我做擦灰布,如今便是棚上灰了。”

  胡惟长听了,心中不由泛起酸涩,他看着父亲,久久无言。

  胡长安一路走进府中,脚步里有了许多决心,他箭步如飞,几乎是冲进书房,胡惟长紧紧跟在身后,踏入书房,他即刻回身一双干枯却有力的手掌紧紧箍在胡惟长的肩头道:“我曾以为只要对他俯首称臣,唯命是从,他即便不许我多大荣华,也可得善终,如今看来,是不可能的了,他疑心深重,我知道他那样的污点把柄,他迟早会杀了我,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力一搏!”

  胡长安松开手,转身狠狠锤在案上道:“我们有贵妃,有太子,有这许多年的经营,没什么好怕的!”

  “那父亲想如何做?”胡惟长被胡长安的怒气惊得还未回过神。

  “赵则初,皇帝放他出来,便就是来牵制我,可他对他还是不放心的,巫蛊是他这辈子都不会放下的忌惮,赵则初太子遗孤,巫蛊后人,疑心深重莫过于他。”胡长安早已有了成算。

  东宫

  太子赵璟对一旁的侍从道:“母妃说户部尚书家的嫡女是适合做妻子的,我倒觉得也不错,过几日春日马球会,倒可相见一番。”

  “张家嫡女素有才名,户部张大人品貌端正,张夫人也是仪态万方,想必张家嫡女也是知书达礼,才貌双全的。”一旁的侍从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