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英雄救美

度归年 安可述 1519 2020.04.23 12:26

  清晨,阳光正好,赵则初躺在榻上,抱着昨夜穿回来叠得规整的衣物,少年的脸上尽是不自察觉的欢欣。

  外头一阵急匆匆的脚步,随后便是许昭推门而入,赵则初连忙将衣服放在床头的匣子收着,跳下了床。

   昨夜赵则初跌进了冷池子,多少受了些风寒,身子有些难受。

  与许昭整理了两个时辰的案牍文书,相约同去大白阁吃酒,正好叫上宋归,经冀州一番交道,三人情意甚笃。

  包厢雅致,暖气融融,清幽的香气缥缈,外头又是寒风呼啸,更衬的别有一番舒适情调。

  宋归依旧带着那半张面具,正吃着酒,忽闻赵则初一声喷嚏,抬眼瞧着他,明知故问道:“则初可是昨夜受了风寒?”

  赵则初摇头笑道:“大抵如此,到底是我不小心。”

  赵则初无意注视到宋归莞尔的嘴角,那抹弧度,像极了那狡猾的小娘子,他皱了皱眉头,随及打消了念头,摇摇头无奈笑道:“是我眼花了罢。”

  许昭看着赵则初极怪,加之想起今日自己偷瞄到赵则初慌忙间藏于锦盒中的女子衣衫,心下大抵有了些猜想,打趣道:“现下虽腊月寒冬时节,我却瞧着则初眉间隐隐有了几分桃花颜色。”

  宋归饮着酒,笑而不语,赵则初却白了许昭一眼,有几分羞恼道:“休要胡言!”

  三人又玩闹了些时候,看着时辰不早,又尽了兴,便散去了。

  天色将黑,赵则初正在朝花楼,老实的在房间里翻着书卷,许昭本同赵则初坐了些时候,看着天色不早,便告了辞。

  正出了门,顺着花廊走着,下了没两步楼梯,忽听得楼上喧闹,许昭向来不甚在意热闹,只继续下楼,将将下了一楼,一只碧玉酒杯自楼上坠下,许昭是习武之人,身手敏捷,侧身让过,伸手便接住了那碧玉剔透的酒杯。

  许昭仰头看向楼上,只那一眼,便刻在了他毕生的骨血里,他凭栏而坐,如描似削身材,侧头回望,轻眄之间,**万方,胜过世间诸多女子,该是真正的水沉为骨,玉为肌。

  许昭只是看着,脸上并没有什么神情,似是淡淡的,手里捏着碧玉杯子,立在栏下。

  凭栏轻坐的人儿,看着许昭,眼里笃定了许多,回首道:“各位爷要我嘴对嘴喂你们酒,倒也行,只是可不是说喂就喂,谁想都可以的。”

  此言引得一众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其中一个魁梧的道:“既是这样,瑾瑜小郎君有什么便说吧!”

  “我就同这玉杯一般跌下这楼,你们谁敢同我一起跌下去,我就喂谁这杯酒,怎样?”说着便轻盈的将腿绕到栏杆外,双手撑着栏杆,翘着腿,轻飘飘的坐着,一身玉涡色广袖宽袍如水波般在半空飘摇。

  他看着楼下仰头的许昭,笑得灿若星华,对着许昭喊道:“我若跳了,楼下那公子你可能接得住?”

  许昭脑中甚乱,鬼使神差般应下了,只将玉杯掖入腰间,身姿挺拔,振袖而开,将双臂展在身前,声音里是无尽的沉稳可靠,仰着头道:“当然,接得住。”

  楼上的人儿笑容更是星华璀璨,毫无顾忌地推着栏杆,张开双臂,宛如一只轻盈的蝶,在空中蹁跹翻飞,看着楼上一众惊愕的可恶之人,笑得更是纵情恣意。

  许昭接着那轻灵的身骨,揽在怀里,刹那间,该是这世上最华美的光景。

  许昭是极儒雅的,总一副不染烟火的冷清气,此刻脸上也显不出似赵则初般张狂尽兴的笑意,只目光颤动着,看着怀里一眼波澜的人儿。

  他倚在许昭身上,有些叫嚣的意味,冲着楼上喊道:“你们倒是都跳下来呀,凭本事让我喂你们酒啊!怎么倒都做了瞪眼的乌龟,只会缩头了?”

  楼上一白净的对着身边人说戏谑道:“那不是许将军家的二郎吗?怎么,也是个断袖,不知许老将军知道不知道?”

  许昭脸上闪过一丝僵硬,他是上京里的青年才俊,是许多人眼里极正派的,是不会做这种别人以为的这般的龌龊事。他对楼上人的种种挑衅并未置一词,许昭只知救人救到底,此刻退缩不管,只会让他处境更险。

  许昭只握住他的手,是那般的凉,沁着冷汗,发着抖,他知道他该是害怕的,他紧紧握着,领着他去了楼上的厢房里。

  赵则初到了夜里,又想起那简陋院落里的妙人,似是受了什么牵引一般,又跑去了那院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