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行事

度归年 安可述 1459 2020.04.24 15:46

  昭德殿外头,臣子们朝服衣冠等候着,三五成群谈论着什么,胡相自知今日朝堂不会有什么好吃的果子,心中却有成算,也不甚慌乱。赵则初与许昭并立而站,无甚言语。

  直至殿门开启,大臣们按着官位队列着进去,盛武皇帝一如平常,无比的威势。

  “臣有事启奏,冀州疫情一案,臣已查清,冀州府尹胡旭郴已被微臣押解回京,经臣查证,确有焚烧疫民之行,意图隐瞒冀州疫情,以逃脱朝廷查问追责,并于六年任期间,屡屡苛政重税,盘剥无度,上至朝廷赈灾款项,下至百姓粮食布匹,导致冀州州民无粮果腹,无衣蔽体,以致风寒肆虐,尸体遍地,进而引起瘟疫。”赵则初向皇帝禀告冀州疫情的前后原委。

  “好一个,冀州府尹,好一个父母官,你们都好好瞧瞧,这便是你们举荐的好人才做的好事!”皇帝冷冷怒斥。

  “传朕的旨,罪臣胡旭郴一干明日午时于西市问斩,家眷流放三千里,家奴充官。令右相闭门家中半年静思举荐失查之过,罚俸一年。”皇帝当即下了旨。

  处置了冀州府尹,又商议了诸多不打紧的事宜,早朝方散,赵则初出了昭德殿,外头正是艳阳高照,四方皆是明亮,心下却是刺骨的寒凉,他一步一步走下昭德殿的阶梯,仿佛与当年身陷囹圄,退无可退,一步一步迈上昭德殿阶梯的太子擦肩而过。

   大白阁

  赵则初一盏又一盏的吃着酒,渐渐吃醉了,信手推开窗宇,冽洌寒风迎面,赵则初一身广袖宽袍,随风翻飞,他看着高阁之下,近处万家烟火,远望天际山脉连绵,仰头又吃下一盏酒,指着窗外飘雪的万里江河,对着身边的宋归道:“看看,这天朝江山万里,百十州府,黎民泱泱,千灾百难,生民不安。可笑是庙堂之上,无人议民生,无人论灾荒,无人关社稷。一心求私欲,一意粉太平。直至今日,我方才有些明白,不是胡相,是这样的世风害我父亲枉死,是这个黑暗无度的世道推他下的深渊地狱,他那样忠直的人,就这样被那些心怀叵测的豺狼虎豹生吞活剥了,至死都不知道,他的陛下根本不需他陈情诉冤,他的同僚从不与他一心共事,是日日夜夜筹谋如何害他杀他!荒唐啊!荒唐!”赵则初低吼着,满眼凄凉,不禁仰天大笑起来,泪不觉落着。

  “则初是同太子一般的人,不同于这个黑暗无情世道,是这个世界最为光明的景色,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与黑暗对立,才配为这世上的不公鸣冤正屈。”宋归一字一句,都是全心全意的珍视,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会比她更相信赵则初,更珍视赵则初。

  “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逆顺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今生。一心为民,公正天下无错,错在世道艰险,人心无常,殿下即可放手一搏,自去问公道人心,搏一番正义凛然。”宋归声声铿锵,是无比的坚信。

  “好,总归这世上还有人与我同心,也是不怕不悔了。”赵则初脸上的泪还没干,此刻心里也有了着落。

  朝花楼

  “姑娘,胡家二郎递了贴来,说是要做宴请诗会,请姑娘赏脸前去。”行月在一旁焚着香炉。

  “胡家二郎向来烦人的狠,说不去又要上这朝花楼一顿闹,便去一趟吧,留人告诉夏姨,若是酉时掌灯还不回来,便去带人找我。”邀月是心细谨慎的,跟胡家二郎那般的泼皮打交道,更是要仔细。

  诗会上多是花楼的娘子,别的都是些自诩风流的骚客或纨绔。邀月不是喜争风头的人,只在一旁打发着时候,偏偏胡二郎围着邀月不放,又是喝酒又是作令的。

  天色渐渐也晚了,胡二郎喝的酩酊大醉,看着身边这些美人娘子,色心大发。邀月只想快走,也不请辞,直冲着外头就走,这宴设在后边的庭院,这宅子的廊又是极曲折的。

  这边胡二郎正按住一个娘子,便要行苟且之事,这上京里头,胡二郎的好色手段是闻名了的,常常是能要了姑娘们半条命的,鲜有青楼的娘子愿意陪他。

  那娘子显然是怕得狠,千万般的推脱着无果,心下一急,便出了下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