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落水事宜

度归年 安可述 1729 2020.05.03 23:57

  他有些踌躇,自己进去还是不进去,终究还是背过身走掉了。

  夜渐深,长街灯火寥落起来,许昭形单影只的走着,背后朝花楼的灯火通明映衬着他的背影愈发落寞无依。

  年关将近,宫中各司忙碌,胡贵妃六宫首位,自然也不得空。

  赵彬在书房习完字,便在马场与诸多皇子一同练习骑射,赵彦自也在。

  这诸多的皇子在一起,赵彦与赵彬是年纪最小的。

  马场的内仕俯首帖耳对着赵彬道:“成王小殿下,那白色的小马驹是打塞北引进的宝马,又经御马司的顾掌司训过,可是这马场最好的马,殿下去试试如何?”

  赵彬仰着小脑袋瞧着那马匹,起了兴致,便兴冲冲的走过去,身后的一众内仕连忙紧跟上。

  却被一旁的赵彦争了先,赵彦虽小,却是拽着马鞍,爬了上去。

  赵彬仰着头,商量道:“彦弟弟还是下来吧,与兄长试试这马如何。”

  赵彦一如既往的闷,骑在马上俯视着赵彬,总有些挑衅的意味在里头。

  赵彦小腿使劲,夹了马腹,那马儿便一骑绝尘,后蹄子撂起了尘土,飞了赵彬一脸。

  赵彬一直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如若说方才的客气是涵养,此刻的火气便是被拔了尖后的本能了。

  “赵彦,你这般无理于本王,信不信本王回去告诉嬢嬢,看她如何处置你!”赵彬虽小,火气却极大,又仗着胡贵妃,在这诸多的皇子眼前叫嚷着。

  赵彦全当没听见,策马顺着马场兜了一圈,便又将马骑回马厩,赵彬被一众内仕围着开导着,依旧是气鼓鼓的,见赵彦回来,他立马跑上去,使了全身的力气推了赵彦一跟头。

  赵彦摔在地上,眼神依旧没有丝毫畏惧,冷冷的盯着赵彬道:“这马弟弟已然骑了,也骑够了,兄长自便,弟弟先告辞回宫了。”

  言罢便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领这个小内仕便走。

  赵彬越发的恼怒,依旧不依不饶跟在赵彦身后。赵彦并不理会他,那眼神对赵彬蔑视至极。

  赵彬气道:“你竟这般,你可知寄人篱下,要看人眼色,如此无理,怪不得父皇与嬢嬢俱不疼你。”

  赵彦依旧不言不语,只看了赵彬一眼,嘲讽般轻轻一笑。

  “我定回去告诉嬢嬢,让嬢嬢好好罚你,不给你吃穿,不给你炭火!”赵彬怒吼道,柔柔得小奶音都嘶哑起来,威胁着赵彦。

  赵彦根本没得怕,依旧沉默,连看都不带看赵彬一眼。

  一路吵嚷,正行至灵池边,终于在赵彦沉默的无视下,赵彬彻彻底底的爆发了,照着赵彦的背后狠狠一推。

  赵彦一个踉跄,狠狠摔进池子里,砸破了本就薄脆的冰面,坠入了湖里。

  一众内仕慌了,毕竟是皇子,有几个会凫水的太监脱了外袍跳进池子。

  冰凉刺骨的池水四面八方的涌来,充斥着赵彦小小的身体,他并不扑腾,任由着漂浮下沉,清澈的眼睛盯着泛着婆娑光亮的池面。

  直到,他快要昏迷之时,半阖的眼眸,最后的目光,看见那无人能比拟的美丽面孔,看见那轻灵的宫绸在水中摆动,她宛如一条灵动的鱼,游向自己,直到将自己拽进温暖香甜的怀抱。

  “陛下,方才后庭来报,说是十二皇子与成王吵闹落水,被霓妃娘娘救下,现下正昏迷不醒。”张内仕对皇帝耳语道。

  盛武皇帝正批阅奏章,听闻此事,有些讶异,便扔下手里批了一半得奏章,去了后庭。

  朝阳宫偏殿

  殿里是从来没有过的暖和,众多人围在一旁,御医擦着额上的汗。

  赵彦已被脱了湿衣,浑身俱是淤青伤痕,小霓妃在一旁守着,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黛眉紧锁。

  御医施针的功夫,盛武皇帝自外头而来,先是看见浑身湿淋淋的小霓妃,有些疼惜起来,小霓妃正欲行礼,便被盛武皇帝脱了大氅捂在单薄的身子上,又按着坐了回去。

  “怎么,朕设这后宫诸多内官,是摆设不成,竟要霓妃下水救人?”盛武皇帝面色冷峻,冷冷道

  小霓妃见状,柔声细语开脱道:“陛下息怒,此事怪不得他们,也是臣妾见几位下水的内仕没有音讯,方才一时心急。”

  皇帝十分怜惜的看着小霓妃,伸手拢了拢几丝贴在美人雪白脸颊的头发,方才看了榻上奄奄一息的赵彦,却被那一身的淤青伤痕惊到了,便道:“贵妃何在?子女出了这样性命攸关的事,竟不见贵妃踪影?”

  “现下正值年关,贵妃娘娘要管理六宫琐碎,事忙也是有的,臣妾已派人去叫了贵妃娘娘。”小霓妃握着盛武皇帝的手,安抚道。

  彼时胡贵妃确实忙的焦头烂额,看不完的乱账,理不完的事宜,先前去通报的内仕被耽搁在外头,直到皇帝身边的张内仕亲自去了,胡贵妃方才知道了这档子事,匆匆忙忙的赶去了。

  胡贵妃进了偏殿,便察觉出了压抑的气氛,也只能硬着头皮道:“陛下恕罪,是臣妾疏忽了。”

   盛武皇帝面色愈发冷峻,对贵妃不理不睬,任她跪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