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惊澜

度归年 安可述 2185 2020.04.16 21:39

  赵则初神色阴沉了下来,听了胡旭郴话,即刻冷声道:“淳于化,府尹大人的话可都一一记下了?记得可清楚明白?”

  言罢,房上传来一声稳重声音,回道:“回殿下,记清了。”男子眉目冷峻,一身玄色衣衫,手中握着记着胡旭郴所言的状纸,从屋上轻飘飘的落下,如雪片般轻巧。

  胡旭郴一时怔楞,嘴中的酒水含着,不吐不咽,须臾,撇了酒杯,咽了酒,张牙舞爪地喊道:“皇孙难不成变卦了?皇孙可是收了我胡旭郴的钱的!怎可如此,有辱斯文啊!”

  赵则初本想直直一拳打他个七荤八素,但一盯上胡旭郴肥头大耳,好似猪头般的可憎面目,素有洁癖的他,实在下不了手,只冷冷骂道:“你这般猪狗不如的人面牲畜,凭着你那二两银钱,破宝贝,也想能拿捏的了我?你以为谁都是同你一样的腌臜货色,拿了钱财,便爹娘不认,祖宗不拜!”

  “来人,押了他,还有这州府一干官员,搜了这冀州府衙。”赵则初骂完,便吩咐了军士,坐着椅上吃酒消气。

  收拾完胡旭郴一干事,也将近二更天了,赵则初多日奔波,乏得狠,便找了个屋子歇下。

  上京相府

  “皇孙已动手拿人了,押了冀州府一干。父亲下一步可要做些什么?”胡惟长眉头深锁,禀告着

  “赵则初那个庶子,算是显了原形,我胡长安经营多年难不成会被他一朝扳倒?腊八那日我便向陛下负荆请罪,陈情一番了,痛哭流涕,如今更是为国忧心,心怀愧疚,病得都起不来床了,陛下都已恕了我的罪,竖子奈何?”胡长安面目阴狠,咬牙切齿道。

  赵则初吩咐两千军士在冀州修正一日,再上京。与贺仲景一行布了粥,放了米,施了药,晚来,正从平县往回赶,路上寒风刺骨,赵则初一行不过五六人,正策马而奔,忽被一道拔出地面的绊马索别个正着,赵则初心想不好,是遇了刺客。跌在地上顾不得疼,忙利落爬起,拔剑对敌。

  赵则初武功不低,奈何刺客角度刁钻,招式狠厉新奇,刀刀取人性命。十几个回合下来,勉强自保,占不上便宜。

  赵则初一行且战且退,好在淳于化能抵挡一阵,其余三个都负了伤,五人跑进了道边的树林里,左躲右闪,那些刺客竟随身带着弩箭,紧追不舍,一路射杀,没多久,便只剩了赵则初淳于化这两个跑的快得。

  赵则初身后一痛,左肩几近麻木,跌在地上,淳于化连忙去扶,眼看二人性命难保,要丧命箭下之时,那几个刺客竟同时与几个白衣侠士缠斗起来,射来的弩箭也都被一名银色面具遮面的白衣男子以长剑打向别处。

  那男子身形飘逸,剑法精妙,转身扶起赵则初,将他的胳膊搭在肩上,凌空而起,同淳于化一起离开了密林。

  客栈

  赵则初脸色惨白,扯着嘴角强笑着,声音虚浮,强忍着痛,问道:“多谢侠士相救了,不知侠士怎么称呼?也好日后我前去相谢。”

  “在下宋归,与殿下曾有一面之缘。只不过路过此地,顺便救了殿下,不过举手之劳。”成玉细细看着插在赵则初背后的驽箭,深深地嵌在肉里道:“若是疼了,叫出来也无妨,别强忍着。”

  宋归手上利落,使足了力气,干脆地将箭拔出,赵则初疼得眉头紧锁,手紧紧地握着床沿,宋归从袖中掏了一个小白瓷瓶,倒出了自己青色药丸,喂了赵则初吃下去,说道:“这是我行走江湖备下的灵药,可解百毒,你且吃下,我再为你运功逼毒。”

  赵则初吃了药丸,被扶着坐起,只觉身体被灌入了一股清凉醇厚的内力,喉头一紧,吐出了一口毒血,身上便没了力气,向后倒下晕了过去,正倚在宋归身上。

  成玉拿着帕子,擦干了赵则初嘴边的血迹,褪了赵则初的上衣,仔细的给伤口敷上金疮药,包扎好,心思之细腻,动作之耐心。

  宋归将赵则初收拾停当后,便出了房间,此前的白衣侍卫都已料理好刺客,等在外头。

  “箭上的毒是冥欢,产自滇地虫谷中一种蜈蚣身上,我身上的药解不了这种毒,你们且去南滇,找我师父。”成玉言语间有些无奈与忧心,吩咐着白衣卫。

  昭德殿

  “陛下,冀州来报,皇孙遭了刺杀,失踪了。”张内侍向皇帝禀告

  “真是胆大包天!传旨下去,令与皇孙同行一干人等务必全力找寻皇孙下落。”皇帝大怒,心中极为担忧赵则初的安危,连忙下了旨。

  “朕还想再派队人马前去,却不知该让谁带领。初儿身份特殊,随意派人前去,我总归是不放心的。”皇帝一时不知如何决断,便问起了张内侍。

  张内侍为人机敏,深知皇帝心意,生得是七窍玲珑心,略略思索一番,便道:“陛下,奴婢听说许将军家的二郎许昭与皇孙私交甚好,定会尽力而为,现任亲军卫,陛下何不派他去?”

  皇帝一听,觉得这主意实在不错,笑骂道:“你这老东西!”张内侍只在一旁点头应和着笑。

  许昭领了命便快马加鞭的赶去冀州,也是时候巧,前脚去了便遇上淳于化来府衙说是:“赵则初只受了伤,在一处治伤。”

  许昭去时,赵则初已能勉强下地了,见了他依旧嬉皮笑脸的,虽然气色不济,好在精神饱满。

  宋归推门而入,赵则初连忙拉着许昭说:“这位便是救我于危难的成玉公子。”

  “在下许昭,多谢成玉公子了,我曾听过成玉公子的名头,上京最为炙手可热的酒楼大白阁的东家便是成玉公子吧!”

  宋归作揖回礼道:“公子过于客气了,成某一介商贾,愧不敢当。今日前来特是来请殿下移步去我在冀州南山处的庄子作客养伤,那庄子景色极好,有一大片梅园,现在正是盛放的时候,还有一湾极好的热泉眼,泡之可去毒养伤都有极好的功效。许兄既来了,也一起去吧!”

  赵则初动了心,却又觉得自己事来办差,半路去了有些不妥。

  成玉便接着劝道:“殿下身上还有余毒,身上的刀箭伤口还没愈合,可不宜奔波,倒不如养好了伤再说。”

  三人便去了南山的温梅庄,拢共不过住了二十几日,却是这一生都难忘却的时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