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堂前醉玉

度归年 安可述 2138 2020.04.13 14:29

  岁日将近,城中街市往来稠密,西市铺子门前的灯笼皆换成喜人的红色。

  冬日虽萧瑟,却在满城炊烟,年节将至的喜庆下,显得分外平和,寒冷也减了几分。

  今日,是右相胡长安的寿辰,此刻不过辰时三刻,相府门口便来了许多宾客。

  远看那双少年,翩翩而来,一个一身绛红祥云纹锦袍,放荡不羁,凛冽桀骜;一个品竹色弹花暗纹锦袍,雅正端方,温润如玉。

  那桀骜的是皇孙赵与初,那温润的便是伴读卫将军许家的二郎许昭。

  虽是寒冬时节,厅内却温暖异常,花团锦簇。前厅内俱是男客谈笑风生,女眷皆在后院厅内,饮茶闲话。

  这二位少年登门而入,霎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谈笑声也减了大半,赵与初与许昭只寻了个角落地方坐下,未过一盏茶的功夫,厅内人渐多了,越发吵闹起来。

  “你我在这里坐着,真是没什么意思,不如你我二人去别处闲逛一番,素闻右相的夫人爱种花草,这相府有处暖棚,尽是这时节难见到的奇花异草。”赵与初实在烦闷无趣,便向许昭提议道

  “我也正有此意,想一饱眼福。”赵与初摇着扇子道

  二人并不熟悉这相府的布局,在这庭院里穿梭了些时候,也并未寻到暖棚所在,正于那假山边上歇息着,忽听到女子谈笑声。

  “与初,我们是不是走到了女眷的后厅?”许昭有些许忐忑

  “真可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这花草寻不得,看看这些个美娇娘也不错,这右相的寿宴该是聚齐了上京高官大户家的女眷,你我也到了婚配的年纪,让为兄与你好生品评一番。此前听闻这户部尚书张德辉的大女儿是上京数一数二的才女,也不知是否才貌双全。”赵与初说罢拉起许昭前去

  “不可不可,这男女有别,你我若是被人瞧见了在这里偷窥女眷,该如何是好?再者这也并非君子所为啊!”许昭挣扎着,甩开赵与初抓着他袖子的手,向后退却。

  “非也非也,圣人有言,这人啊,少时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有妻子则慕妻子。人之常情啊!”赵与初劝道

  “公子好口才,怎闭口不提这大孝终慕父母,五十而慕者,予于大舜见之矣。如此断章取义,可是将圣人称颂大舜尊崇孝道直至终老的本意曲解成了自己偷窥女眷的道理了?”身后女声清冷干脆,将赵与初堵得哑口无言。

  赵与初面上不显尴尬,摇着扇子轻飘飘地转过身,便见这女子只着淡妆素衣,可却也掩不住通身的风骨气派。细细看来,生得长眉入鬓,凤眸微挑,鼻梁挺俏,极其标志。须臾,好似忘了方才被人家顶的哑口无言,也忘了自己是不光彩地爬墙角被逮个正着,转而喜笑颜开,恍若无事道:“在下,赵与初,不知小娘子是谁家的女儿,可否一闻芳名?”

  女子轻轻一笑,回道:“可是要称一声殿下了,奴婢只是相府的侍女,方才是奴婢造次了。”

  “不曾想到底是右相博学多才,满腹经纶,引领得家风极好,竟连侍女都如此饱读诗书?”赵与初反问道

  “公子谬赞,奴婢只不过是在家里姑娘读书时听闻了几句而已,实在说不上饱读诗书。奴婢还有活没干完,若被管事嬷嬷寻到了在此和公子扯闲话,可是要挨板子的,奴婢告辞了。”女子赶紧低眉顺眼解释道

  说罢,转身便走。

  “小娘子不说实话,以为本公子是傻子不成。罢了罢了,虽是萍水相逢,只等江湖再见吧!”赵与初冲着女子背影道

  “这小狐狸,眸中精芒四射,言行举止怕是比许多官家贵女都气派,怎么会是寻常婢女?”赵与初依旧望着女子的背影,说道。

  “赵兄莫要再望了,你我还是快快赶回去吧,前厅怕是要开宴了。”许昭提醒道

  赵与初与许昭走回去,正赶上这前厅开宴,二人坐下。

  右相胡长安虽年近六十,虚发有些斑白,也依旧神采奕奕,声如洪钟道:“今日胡某寿宴,多谢各位官场同僚来此捧场,今日宴席,在座高朋只管尽兴,美酒纯酿只管喝来,这一杯由我敬大家,先干为敬!”

  觥筹交错,满堂尽兴,为饮酒助兴,围绕而坐,玩起了六博。

  轮到赵与初执棋与胡二公子相对,胡二公子身材肥胖,好酒嗜玩,最擅六博,似是势在必得,又借着几分酒劲道:“不如改一改赌注如何,素闻皇孙擅琴,若是我赢了,便就要你为我父亲弹奏一曲助兴,若是你赢了,我便再喝一坛酒,如何?”

  “胡二公子,这怎么好,这不论我输或赢,甜头岂不是都被我占去了?”

  “此话怎讲?”

  “我赵与初的琴声,那可是能停云邀月,落雁惊鸿的天上之音,如此一曲岂不是要满堂皆瞩目于我了,我赵与初可求之不得!可谓是胜亦欣然败亦喜!”

  此话一出,引得一众醉意正酣的爷们儿哄堂大笑,皆说赵与初好不知羞臊,没皮没脸。

  胡二郎先投箸,投六箸行六棋,四方皆叫起了好,轮到赵与初,手气不济,堪堪只投了三箸。

  棋行至关键时候,胡二郎正投了个五白出来,所谓“成枭而牟,呼五白些”,在四方一片欢呼声里,直吃了赵与初剩下的三子。

  赵与初自是愿赌服输,长笑一声,豪饮一杯,便命人取来长琴,道:“临近春节,阳春三月转瞬而来,又是右相大人寿辰,在下便弹奏一曲阳春,预祝右相大人身体康健,如春日生机之盎然,欣欣向荣!”

  琴音初鸣,悠然回荡,似暖风化雨,水拥白沙,芝兰芳庭,芦芽落浦,一派春和景明之色,缥缈之间,高昂而起,越发轻快灵动,有如花坞春晓,百鸟乱鸣,鸿雁来宾,鹭鹜飞鸣,阳春妙景。

  赵与初指法灵动,飘逸翻飞,好似飞花摘叶,琴音更是妙哉,听得满堂寂静入神,各个凝神屏息,面色怡然。

  曲末声渐低,音音低鸣婉转,诉尽春光,悄然了结,余音绕梁。

  满堂方才缓缓回神,皆满面春光荣荣,不知是谁,醉意上头,又为琴音撩动,飘飘欲仙,大呼那堂上脂玉泛了微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