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前尘旧梦

度归年 安可述 1920 2020.05.30 22:06

  仿佛有一块屏障将那荒泽与外头隔开,那荒泽里头,无日无月,是一片混沌,狂风不止,呼啸的风卷席着混浊的沙土漫天弥漫。

  玖监令一身黑袍,他伫立在外,看着荒泽里的天昏地暗,长久以来,他一直有着超越其他阴监的更深的执念,冥冥之中,他感觉得到前世的深切羁绊,他总想不惜一切的找到答案,否则即便年年岁岁身处迷茫痛苦不堪,对于旧人也没有丝毫回报,又算什么偿还。

  他毫不犹豫的踏进那片混沌,顿时身上是火烧般的疼痛,刺耳的嗡鸣声响起,支离破碎的记忆如刀刃一般。

  玖监令坠入记忆的深处,他恍然看见那巍峨的宫殿,灯火笙歌的喧嚣外是深沉得难以浸染的夜色寂寥,王高高在上,冰冷锋利的眉目,他俯视着臣子们的匍匐朝拜,玖监令与他对视,看着那张与自己一般无二的脸,那来自于自己的冷漠使他不寒而栗。

  “陛下!陛下,锦宫娘娘薨了!”小内仕匆匆忙忙的从外头跑进来,跪倒在地上,禀报着。

  王依旧俯视着众人,冰冷的面庞没有丝毫异色,只有玖监令他感受到了心中的轰然崩塌,溃泻千里,是积攒许久的悔恨,一拥而出。他晕眩起来,四方天地摇晃,轰鸣作响。

  他看见那华丽宫绸中,斜倚的女子,青丝凌乱散在艳丽绸缎中,毫无血色的面庞静静的,仿若睡着了一般,他一步步走近,看着那了无声息的女子,直到王冲进来,从他的身体穿过,他才恍然清醒,记忆如潮水般涌起。

  他想起初春三月,草长莺飞,绿水湖畔女子长衣白袍,策马扬鞭,是情之所起。

  夏雨磅礴,电闪雷鸣,宫门梯下女子一方竹伞,是一往情深。

  秋风萧瑟,万物凋零,鸿雁难返,波云诡谲,他阴谋算计是兰因絮果,离心不和。

  冬雪皑皑,千山孤寂,狼烟烽火,女子遗世独立,策马出征是缘尽世间,再无回路。

  一年四季,岁岁年年,缘分起落,不过尔尔。

  他是弄权者,是杀戮者,更是负心人,万般罪业,万般缘由,终究洗脱不了他对于至亲至爱之人的冷漠杀伐。

  玖监令看着女子,那独属于霍瀛的倔强,清明的眼睛是对于世事的通透无奈,又是同样的抱憾而终,他不禁心如刀绞,嚎啕哭泣,良久,他茕茕孑立,离开了这阴霾苦痛的地方。

  彼时,人间已入夜,夜空繁星点点,烛火盈盈,他站在霍成璧窗外,看着她,正梳着长发,那毫无血色的脸庞又浮现在玖监令脑海,他愈发果决,他决不会让霍瀛再步前尘,什么十年之期,什么天命难违,他已经亏欠了她,便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弥补,别无他法。

  霍成璧觉出背后凉风习习,她起身,被默不作声站在身后窗子的玖监令吓得一个激灵,道:“监令大人,这是做什么,难不成又来索命?”

  他开口,尽力压抑着声音,使它如往日一般冰冷,道:“非也,我只是来看看你,是否还有灵邪侵扰。”

  霍成璧对他不同以往的语气有些诧异,亮亮的眸子看着他,试探道:“大人今夜有些不同,可是出了什么事?”

  玖监令忽然慌乱了眼神,他转过头去,只留了背影对着霍成璧道:“是你多心了,会出什么事。”

  霍成璧半信半疑的笑了笑,长发及腰,青丝随着窗外吹进的习习凉风轻轻摆动,玖监令看着那三千青丝,心中愈发如刀割般。

  “监令大人可还有事?”霍成璧梳着长发,问道。

  “如若十年之期不复存在,且大仇得报,你会做什么?”玖监令看着霍成璧,多年的温情尽倾泻在她身上,问着。

  霍成璧顿了顿梳着长发的手,素白的柔荑又将玉梳自青丝中抽离,自上而下梳起,秀气的眉头轻皱,而后她坦然的看着玖监令道:“如若大仇得报,霍瀛于这世间,便再无半分存在的意义,我是已死之人,存于世间,已是无可饶恕的罪孽,所作所为皆是为家族深仇,执念既了,便可归去。”

  夜深寂寥,更漏声声慢,点点灯盏明灭,偌大的皇宫此刻归于平静,疲累了一日的婢子们打着瞌睡,彼此拥簇着上了榻。

  朝花楼

  夏姨看着铺了一桌的银钱宝器,以及坐在对面一身布衣的瑾瑜,风韵十足的脸庞上尽是温柔笑意,她对瑾瑜道:“我夏云间一生无儿无女,我是看你长大的,当你是我的孩子,如今你也算有了好归处,这许多年为朝花楼揽客,我是看在眼里的,如今要走,这些个东西我只留一些做个样子,剩下的你且拿走傍身,这身契你拿去毁了吧,从今以后脱了贱籍便好好过寻常人的日子。”

  瑾瑜听言,已是眼眶泛红,他起身跪在夏姨面前,道:“瑾瑜是记得您的恩情的,实在无以为报,惟愿以后年月得以侍奉天年。”

  朝花楼后头的小巷子,正等着一马车,瑾瑜悄悄地出了门,上了马车,他最后看了一眼璀璨喧嚣的楼阁,想起往日在楼中的光鲜日子,他不禁笑了,现如今这条路显然是不见前路的,连瑾瑜自己都不知可走到何日。

  马蹄轻踏,渐渐远去,许宅后门,瑾瑜只装作寻常的小厮入门,匆匆的去了许昭的院子,许昭早已在院中徘徊等待,此刻正立于树下,他看着纵然一身粗布衣衫,也依旧风华万千的瑾瑜,一双美目流转,于月色下动人心弦。

  “来了。”许昭这两字里是一颗悬着终于放下的安心,与得偿所愿的舒心,他笑了,素来平静的他,此刻欣喜尽在发自内心的笑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