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鬼门关

度归年 安可述 1871 2020.05.20 22:50

  “朕若没记错,你是胡相与霍家二女儿的孩子,有霍家的血脉在身上,也算是半个霍家女,如今看来聪敏见识倒是有十足霍家女儿的样子,想来胡相这许多年的冷落慢待,并没有白费了你身上的血脉。”盛武皇帝看着一旁跪伏的霍成璧道,神色语气并看不出喜怒来。

  “微臣惶恐,实担待不起陛下口中的霍家女,只不过自幼好读诗书,有些见识罢了。”霍成璧小心回道

  “你怕朕杀你,故而如此做小伏低?”皇帝放下手中之笔,那有些干枯的手,有力的手指钳住霍成璧秀气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来,逼视霍成璧问道

  霍成璧也并不闪躲,一双清澈从容的眸子与盛武帝阴沉的眸子而对,道:“微臣并非如此,陛下圣威,恭敬顺从乃是为臣的本分,再者陛下明断果敢,若是相杀谁,任谁如何求饶告罪也不会有什么活路。”

  “那卿猜一猜,朕是想杀你还是不想杀你?”盛武帝一字一顿,在霍成璧耳边道,即便将近古稀之年,已然苍老的面庞,透露的凌厉气息,却常使人噤若寒蝉。

  “微臣斗胆,陛下自不会杀臣。微臣是何人,自陛下初见微臣时便已知晓,若为身份杀微臣,何至于等到今日。若为其它,微臣可真就不敢妄言了,毕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而君要臣死,臣也不得不死了。”霍成璧依旧坦然大方面对着盛武帝,不见丝毫闪躲,清冷的嗓音沉静平和。

  盛武帝忽地笑了,仿佛刚才阴鸷的神色从未出现在他的脸上,他收回了钳着霍成璧下巴的手,转而倚在椅背上,云淡风轻起来,道:“朕要杀人,确实不需理由。胡相送卿入宫的心意,朕是知道的,选卿入宫的心意,朕更是知道,这许多年,他是过于放肆了,朕的心思他也敢这般揣摩,更妄想操纵朕。”

  “昔日杨修自以为是,以鸡肋揣测曹操心意,却葬送了自己的性命,父亲此举却是不合时宜。臣子即便揣摩为君者的心意也该是为了社稷为了君上,合不该揣摩着君上心意,为自己谋权谋势。”霍成璧深知盛武帝这样的疑主,最忌知心而妄行之人。

  “你父亲若能同你一般通透,朕也能安心许多。卿该知道朕留卿在身边是为何,胡家与朕卿该有抉择。”盛武帝仿佛给了霍成璧一个选择,霍成璧却知道这是退无可退的绝路。

  “微臣既做了陛下的臣子,就此便舍弃胡家一切,更为陛下马首是瞻,是为纯臣,更为孤臣。”霍成璧掷地有声道,随即跪伏,以表心意,复仇之路艰难,盛武帝是此行路上,最大的阻碍,惟有使他松懈,才更好徐徐图之,借力打力。

  “陛下,琼华公主求见。”张大监从外头进来,通传道。

  盛武帝闻言,对霍成璧道:“卿且退下吧。”

  “微臣告退。”霍成璧心下松了口气,缓缓退了出去,回首便见那正值豆蔻年华的小公主,一袭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绾着如意高髻,笑意盈盈的走进来。

  “父皇,儿臣特地做了芙蓉糕来,父皇快尝尝。”琼华兴冲冲的跑过来,衣裳上挂着的环佩叮咚作响。

  霍成璧出了昭德殿,如释负重,头顶上日头正盛,天光明媚,她忽觉得身上浸满了冷汗,有些失力,她擦了擦额头的汗,不由失笑,以为自己是被吓得如此。

  夜色渐浓,霍成璧侍候完了笔墨,便独自回寝殿,回墨芳斋的路并不长,她一人提着灯笼走着,烛火晃的丛边草影婆娑,不知哪里那鸟啼的哀怨阴鸷,霍成璧并不怕,依旧面无表情的走着,忽地四周弥漫起了黑雾,越发浓烈。

  “何方鬼怪作祟,竟找了我霍瀛来。”这般诡异阴寒的境地,霍瀛并不怕,总是死过的人,做过几日孤魂野鬼,她冷冷的问道,手中的灯笼泛起了荧荧绿火。

  身后一个孤零零的高瘦身影飘荡着,干枯的手直直伸过来,只对霍瀛的后颈,霍瀛觉出身后的杀气,忙回身向后躲闪,那鬼魂不依不饶,黑雾倒似许多冤魂汇聚,来回激荡,发着瘆人的尖啸。

  霍瀛听着那许多冤魂的哭喊,浑身越发无力,冷汗直流,她忽觉出白日里的异样是为何,那干枯的手已狠狠的抓住霍瀛纤细的脖颈。

  霍瀛挣扎不得,深深地窒息西面八方的涌来,她仿若置身在混沌深海里,四方寂静,四方黑暗。

  过往的一幕幕涌现,血涌的长街,浸着鲜血的寒刃,父亲祖父的煞白了无生气的头颅,嘈杂的街市,人头攒动,非议纷纷,灰蒙蒙的天空,窸窣作响的雨滴,一切记忆里的残破碎片,只言片语,重重地压在胸口,她望见了那最后一眼肮脏的泥泞。

  霍瀛不禁喷出一口血来,自肺腑深处发出一声压抑地嘶吼,那样的无助,那样的绝望,像极了命悬一线,任人宰割的困兽。

  那只灰青的手愈发用力,忽地天空惊雷乍起,闪电劈开黑暗无底的天空,盛武帝正坐在殿中,听得一声响雷,惊得差点扔了手里的茶盏。

  如今不过二月,从未有过这样的异象。

  伴着刺耳轰鸣的雷声,电光忽闪,雷霆之怒,霍成璧渐渐失去了知觉,黑雾四下飘散,归于寂静。

  霍成璧恍然间置身于狂风呼啸的长路上,无日无月,不得黑白,前后了无尽头,黄沙漫天,正漫无目的地走着,却被一股劲风凌空揽起,不知拥向何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