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寒梅煮酒

度归年 安可述 1968 2020.04.16 21:42

  这温梅庄果然一派好景色,又是冬日里,不同于阳春的温暖喜人,仲夏的热烈灼然,季秋的凋零哀婉,自有一份凛然风骨,长天灰蒙,阴云霭蔼,连绵山坡远处峰峦,皆覆以白雪皑皑,点缀斑斑青松磐石。最妙的是那一方梅园,盛而不烈,红而不艳,自有十分的离世不争,淡然悠远。

  赵则初最喜欢的是那檀香小筑,雕花精美,构造雅致,暖阁里已烧了炉火,铺了锦褥,然赵则初是坐不住的,拉着宋归与许昭非要去那梅园,成玉拉不住,只让赵则初披好大氅,又令人手去梅亭围了暖毡,只留了一面,在里头搭了桌案,备了热酒吃食,烧了火盆,放了三方小木椅垫着厚垫子。

  赵则初似是孩童般,一路笑着,脚步轻快,仿佛是受了伤才有得这许多愉快。

  “从前曹孟德与刘玄德青梅煮酒论英雄,今日我们三人寒梅煮酒又当论什么呢?”赵则初一屁股坐在软椅上,神色飞扬,正是十七八岁少年的生气,即便身上背着些苦难,也终究是不染世故的纯粹。

  宋归看着他,眼光璀璨流动,拂了衣摆,轻轻坐下,说道:“青梅煮酒暗藏试探杀机,今日寒梅煮酒乃是我们三人初时长谈之机,当是心意赤诚,论这十几载的寸段人生,所历浮沉,所怀抱负。”

  “成玉兄所言即是,来共饮此杯!”许昭举杯畅饮。

  “来来,浮一大白!”赵则初举杯便要豪饮起来,却被成玉一把夺去,道:“伤病未愈,不可饮酒,自为则初备了热茶,情意真切,我与许昭自是不会勉强,可以茶代酒。”

  入了夜,赵则初体内的余毒发作了些,人又虚弱不堪,纵是暖阁里烧足了碳火,赵则初也还是冷的发抖,昏昏沉沉的。

  解药不到,任是宋归也没办法,只得抱了赵则初去暖泉,又命人在水里加了去冷解毒的草药,叫了小厮服侍了赵则初沐浴,自己则在外头等候着,赵则初泡了暖泉,越发的昏昏欲睡,宋归实在放心不得,便进去瞧了瞧,真看见两个小厮,正全浸在水里扶着赵则初,配上则初的花容月貌,心下越发觉得怪异,想着要不换两个丫头,脑子里想着那画面,更是怪异。

  宋归心下升起些闷火,也不好发作,便撵了两个小厮出去。在一旁解了外衫,又拿去了脸上的面具,穿着中衣下了水,倚着池壁,借着水的浮力,揽着他的腰,泡着暖泉水。

  赵则初半梦半醒,觉得泡得正舒畅,倚在一个甚是柔软可靠的怀抱里,泉水热融融的,热气升腾,散发着药草香,许是药力加持,他迷蒙地睁开眼,氤氲的水汽间,以为自己正做着梦。

  赵则初眯着眼,痴痴的笑,任由自己在宋归的怀抱里随着水流温暖沉浮,他将头靠在霍成璧的肩上,声音慵懒问着:“我好累啊,好像这么多年来,只有现在,我才觉得那样轻松自在,随心所欲,就如同这水流一般,想流到哪里就流到哪里。”

  宋归一言不发的看着赵则初,直待赵则初的手极不老实的摸上他的脸,指尖沿着额头鼻梁嘴唇一路滑下来,又顺着侧脸摩挲上去,成玉只得将他的手一次又一次拿下。

  天朝皇宫

  胡贵妃坐在软椅上,摆弄着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指,原本娇媚动人的容貌竟在琉璃灯盏的光线下,显得有些松弛,也对都十几年的光阴了,曾经椒房盛宠的贵妃不过才双十年华,如今也都将近四十了,怎么可能还是当初的容貌。

  朝阳宫令人绿华持着灯刚从外头回来,放下了灯,问了安,禀告说:“陛下还是在微还宫的小霓妃处歇息。”

  胡贵妃依旧摆弄着手指,语气里颇有些无奈和不屑,道:“那样一个出身舞乐藉的卑贱之人,最善那些邀宠狐媚之术,皇帝一时被迷惑也是有的。本宫早晚都是要收拾他的,明日哥哥进宫,让本宫与哥哥好好商议一番再作定论吧!服侍本宫安歇吧,皇帝不来,本宫也是要好好睡觉的,免得生了病,还要被后宫里那些个狐媚子说嘴。”

  待绿华退了下去,空荡荡的寝殿只剩了贵妃一人,正是思绪万千,胡长矜深知自己的这位陛下最为爱慕美色,如今自己人也老了,早没有了争宠的本钱,该找哥哥在宫外寻一个好掌控的人,与小霓妃分宠才是。

  贵妃刚刚在众妃前来请安时吃了小霓妃的气,正在宫内发着脾气,胡长安下了早朝,在内侍牵引下进了朝阳宫,便听见自家妹妹在里头摔盆跌碗,便没让内侍跟着进去。

  内侍是极会看形势眼色的,转身便就告了辞,对着一旁的小女官使了眼色,便就出了朝阳宫。

  “哥哥,小霓妃那贱胚子,仗着几天的荣宠,竟踩到本宫的头上了!”胡贵妃气得一张俏脸都快破了相了。

  “贵妃该能忍些,如此这般吵闹一番,传了出去,阖宫上下都该知晓了。”胡相一旁劝慰着

  “今日哥哥来,妹妹正好托哥哥件事,烦请哥哥在宫外寻一个出身低微,好把控,容色本事能比得上小霓妃的。毕竟启儿是做了储君的,陛下子嗣嫔妾又多,我这个做母妃的也不能拖了启儿的后腿啊!”贵妃神色忧虑起来。

  温梅庄

  赵则初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觉得浑身松快舒畅。

  原是宋归派去南滇的人马带了解药回来,一早就化了水让赵则初服下了。

  赵则初解了毒,自是生龙活虎了起来,一直觉得自己昨晚不过是做了个梦,却不知宋归深受其害,被他在暖泉折腾了半宿,还要把他从暖泉扛回卧房,本就单薄的身子骨累得快散了,才勉强回房睡了个好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