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阳春宴

度归年 安可述 2136 2020.06.24 00:09

  天朗气清,春和景明却是马球会的好时节,城郊球场广阔,旷野茸茸绿草,各处帐舞蟠龙,帘飞彩凤,来往多是上京的达官贵人,姑娘公子,美景佳人。

  霍成璧随侍皇帝,一同出来的还有宫中的妃嫔皇子,各个肌理细腻骨肉匀,身着绣罗衣,足踏珍珠履。

  太子今日穿戴的犹胜往日雅致稳重,一身黛青机巧双鹤袍,腰系白玉带,贵妃生得美貌,太子眉眼间有许多贵妃的精致,又有盛武帝的刚毅,俨然一翩翩公子。

  赵则初则一身赤色盘龙梨花袍,玄色腰带,袖口束甲,一张凌厉不善的脸策马之时更是狂放,偏那张脸生得又是恰到好处,男子的阳刚气概,与女子的精致形容不多不少成了赵则初这样的一眼难忘。

  霍成璧远远便看见了那马上,好似一团奔腾火焰的赵则初,心中竟有些悸动起来,不由多看了两眼,人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倒是不假,且不论霍成璧,但说那些踮脚娇呼,以扇掩面的妙龄姑娘们就知道了。

  这宴上的诸多姑娘们,霍成璧各个打量了,虽是各个的绸缎绫罗,翠微盍叶,样貌倒是天差地别,美人是不缺的,样貌不如意倒也是不少的,反倒其中有个谈吐文雅,气度不凡的让人一眼难忘,不矜不娇,沉静安然,轻摇团扇坐在一旁,淡然瞧着场上诸人,悠然自得。那姑娘正与霍成璧的目光撞了个正着,也并不躲闪,倒是莞尔一笑,颔首致意。

  许昭自也是来了,一惯的儒雅温和,竹青云纹锦衣,白玉冠带,他本想带着瑾瑜同去,瑾瑜却推脱了起来,毕竟盛极一时的男伎,突然了无踪影,又突然同许将军家的二公子相伴,难免惹人非议。

  盛武帝看了看四处嬉笑打闹的姑娘公子,便转头对霍成璧道:“你若是在家中,也该在这里尽兴玩乐了,倒不似现在在朕这里拘着了,罢了,你且去换身衣裳,同素日要好的姐妹玩乐去。”

  霍成璧倒有些讶异,盛武皇帝见她不动,回首瞪了她一眼道:“还不快去,在这里杵着做什么!”

  言罢,霍成璧方听了吩咐,到了后头更衣,待出来了正从一小路走着,忽被一人在身后拿利器顶着后腰,霍成璧不禁挑眉,随即身形宛如鬼魅般绕到一侧,一手顺势扯着那人手腕,将他抵在一旁的树干上。

  那赤色衣袍被按在树上的便是赵则初,赵则初此刻明白了,什么破落院里无人照看的孤女,手无缚鸡之力,柔弱不能自理,全是骗人的,曾还哄着他背他翻墙,这样矫捷的身手,翻多高的墙怕都不是问题。

  霍成璧看了是他,觉出了上当,又怕是他无心为之,碰巧自己过于警惕,倒不好解释了。

  赵则初揉着肩头,回身靠在树干上,抱着胳膊,冷眼瞧着霍成璧,紧紧盯着她那双漂亮眼睛瞧着,这双眸子,愈看愈同宋归那深不见底的眸子一般,他欲言又止,终究觉得不可置信。

  两人正相对无言,各怀心事时,姑娘们换衣的围房传出了吵闹声,赵则初不便去,霍成璧正有了脱身的由头,便道:“我且去看看,皇孙自便。”

  那帐中原是胡惟华与张常羲吵了起来,确切的说该是胡惟华挑衅张常羲不果,气急败坏。

  “张常羲,我这身衣裙是十几个江南绣娘缝制出来的,你这一盏茶泼在上头,居心何在?”胡惟华不依不饶,咄咄逼人道。

  张常羲面上淡淡的,一双清澈从容的眸子轻扫那衣裙一眼,冷冷道:“这茶原不是我泼在上头的,是你自己匆忙撞上的,如何埋怨起我来。”

  胡惟华依旧挑衅道:“这便是咱们上京张大才女的礼数,如此狡辩!”

  张常羲并不怕她,反唇相讥道:“殊不知素来最不讲礼的胡惟华竟和我说起了礼数,我且问你,出言不逊咄咄逼人于你是怎样的礼数,你待我以此礼,要我以何礼待你?”

  胡惟华火爆脾气直肚肠,胸中无墨,于她处只有欺负何时吵过架,仗着家中势力,素日横行霸道,又处处是怕她让她的人,偏一遇到张常羲这样的厉害角色,顿时束手无策,怒火中烧,便动起了手。

  张常羲见她扑过来,灵巧的躲开了,顺便伸出脚绊了她一绊,使她顺势扑到了一旁的卓案上,掀翻了一桌的茶具,稀里哗啦。

  霍成璧闻声赶进来,正看见胡惟华不依不饶的揪张常羲的头发,将她按在案上,张常羲惟一张巧嘴不饶人,倒不似胡惟华能撒泼,落了下风。

  霍成璧忙上前,拽着胡惟华,将她从张常羲身上扯下来,一边劝道:“今日马球会,宫里的陛下娘娘都来了,多少皇子公主,达官显贵,妹妹万不可如此,传出去可是要下了爹爹的颜面的。”

  此刻胡惟华怒火中烧,见霍成璧来拉自己,一时气恼推开霍成璧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别以为入宫伴驾几日,便能和我姐妹相称,你和你那罪臣的母亲可还没入我们胡家的宗谱呢!”

  霍成璧并不恼,心想这胡惟华真是个没脑子的祖宗,倒是气头上,什么话都敢往外头倒,不禁莞尔道:“我今日算是见识了,这话你不妨出去多与别人说几次,自没人敢拦着你。”

  言罢,她回身扶起张常羲道:“家妹年幼无知,妹妹可不要与她计较,我且替她在这儿与你赔个不是,来,这发髻都散乱了,我且替你梳上。”

  张常羲柔声道:“我自不会与她一般计较,姐姐倒是聪慧识礼的,怪不得能得陛下青眼。”

  梳理好了发髻,二人倒是谈笑起来,胡惟华细细想了,确觉得自己有些不知分寸,压下了火气,同霍成璧张常羲一同出去。

  正走到前头马球场,方逢太子一行策马归来,高头大马之上,太子头系湛蓝镶玉抹额,衬得其人面如冠玉,清风霁月。

  他瞧得那三位妙龄姑娘,一位明艳衣衫,环佩叮咚,生得娇艳面孔,盛气凌人。

  其余两位一位清冷容色,拒人千里之外,藕色立式水纹八宝裙,头绾百合髻缀以垂珠却月钗。

  一位苏绣月华锦衫,梳着同心髻簪以镂空兰花珠钗,点缀乳白珍珠璎珞,一颦一笑宛如春风拂面,眉眼柔和,书香气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