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巫蛊重提

度归年 安可述 1904 2020.04.28 10:46

  盛夏也不好驳妈妈的脸面,只去了宴上陪,坐上了宴席,胡惟显已是喝得酣畅,看了盛夏来,便将她揽了过来,又吃了几盏,晃晃悠悠的往包厢外头去,嚷着自己要看盛夏跳舞,妈妈自给安排了房间,两个人正往后头的房间走,刚巧碰上一个小侍女端着一盘新奇的果脯往那头送,胡惟显醉眼朦胧的看着,有些想吃,便从丫头手里夺了盘子过来,小丫头一副瑟缩样子,偷眼看着,有些为难,盛夏回头看她,有些眼生,想是楼里新来的,便道:“在这里杵着做什么,前头客人若要,你再去端便是了。”

  小丫头颔首,怯生生道:“是”,便回头走了。

  进了房间胡惟显觉得有些燥热难耐,又是极渴,便吃了盏酒,随即便把盛夏按在床上,胡乱的扒着衣服。

  未过一盏茶的时间,盛夏连滚带爬,身上只胡乱裹着个中衣,语无伦次,尖叫着“来人啊!来人,胡二郎,胡二郎他烧着了!”

  曼回楼的小厮正提着水过来,见那胡惟显大腿处正着着火,似是从皮肉里烧着的,一桶水正泼在上头,不但没有灭火,反而烧得更大了,胡惟显正痛苦不堪的打着滚,嚎叫着,那火越烧越大,渐渐蓝色的火焰包裹了胡惟显臃肿肥胖的身体,升腾着黄色的油烟四处弥漫,所有人心惊胆战的在一旁看着,看着胡惟显渐渐失去生命,在熊熊的烈火里融化销蚀,只剩黑色的残渣,一滩腐烂不堪的黄水,和肥硕的头颅散落在床上。

  死得是胡相的儿子,又是这样离奇诡异的死法,京兆府的仵作在房里头围着那所剩无几,令人作呕的残尸,任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曼回楼被连夜查封,一干与胡惟显接触的人皆被收押审问。

  府尹几乎快疯了,一干仵作也是摸不到头绪。

  “府尹大人,我等细细地看过了,实在诡异的狠啊,那死者是烧着了无疑,偏是帐幔,被褥都完好无损,只是沾染上了些许污迹,没有一点燃烧的迹象。”其中一个仵作道

  “是呀是呀,我等查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离奇的,实在毫无头绪。”另一个附和道

  一旁,一个大胡子仵作突然道:“这倒像极了西南滇地的巫蛊密药,死状离奇,毒性猛烈。”

  听着巫蛊二字,府尹不由得冒了冷汗,自巫蛊之祸起,巫蛊便成了满朝莫大的禁忌,如今冒出了这样牵连巫蛊的诡异案件,如何不教人,人心惶惶。

  胡相本正在府中坐着,便听闻有曼回楼的小厮找,寻思着这下九流的也敢上相府的门,正想叫人大棒子打走,却听小厮慌慌张张跑进来禀告:“二公子烧死在曼回楼了。”惊得差点一头栽倒,幸有胡惟长扶着。

  去了曼回楼,胡相看着那一床的污糟糟的不成人样的尸骨,浑身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大口大口喘着气。

  赵则初听闻了曼回楼里的情形,似是早已胸有成竹,并不惊愕,只是一笑道:“可好,死在曼回楼里,免得污了我们朝花楼的地界。”

  “那曼回楼现下已被封了,同胡二郎一起吃酒的朋友,宴上的人大都被押了,尤是那盛夏娘子最重听说还动了刑。”淳于化在一旁翻着一摞卷宗,说着

  “现下惟有盛夏,最好拿捏,又最有嫌疑,咱们府尹大人,自是想屈打成招,早早息事宁人。”赵则初吃着茶,悠悠道。

  相府

  右相夫人张氏由女使搀着,只瞧了那棺里的尸骨一眼,便瘫坐在地上,痛哭起来。这胡惟显再怎么混蛋,也是那张氏身上掉下来的骨肉,此刻张氏这个做母亲的早已疼得锥心刺骨,不能自已。

  胡相只在一旁坐着,心力交瘁的样子,面无表情的倚在椅子上坐着,听着张氏哭嚎,想到素来张氏对胡惟显的娇惯,每每犯了错,便是不准打不准骂的,一腔怒火发在张氏身上,张嘴骂道:“全赖你素日娇惯,纵他成了这样的登徒浪子,落了这么个死法,死在了青楼里!明日传遍了上京城,闹得满城风雨,胡家的脸面都得跟着他陪葬!早知他是这么个丢人现眼的,不如我早早儿结果了他!”

  张氏听他如此骂,更是悲从中来,声嘶力竭,肝肠寸断的继续哭嚎,指着胡长安,涕泗横流,一脸的悲愤凄凉,诉道:“官人如今还说这样的话,这可是你的亲儿子啊,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倒还有心思顾脸面。说着我娇惯了他,既是这样,我倒不如一头戗死,随了他去,向官人向胡家谢罪。”

  “母亲,父亲也是气极了,方才在曼回楼收二弟的尸骨,被一帮不相干的瞧了好大的笑话,心里也是有气,母亲体谅一些,且去屋里歇着。”胡惟长劝着张氏,让胡惟华扶着张氏去歇息。

  这胡惟显死得不光彩,胡家便也没有大操大办,只匆匆发了丧。

  高阁之上,宋归瞧着胡家零落的送殡队伍,对身后男子,冷冷道:“自巫蛊之祸起,人人各自心知肚明,又各自缄口不言,他们越是心虚恐惧,越是不想提及,我便要他们不得不想起,不得不重提风雨。”

  身后男子走上前,正是滇西小阎罗,在京中待了数月,面皮白净了许多,一身湖蓝云纹锦袍,束着发冠,颇有几分儒雅俊郎在身上,他沉沉道:“巫蛊重提,难免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不论是盛武皇帝,还是胡相,都是狠绝毒辣的人,你我只得奋力一搏,却不知有几分胜算。”

  “我时日无多,再等不得。”宋归眼中是无尽的迫切渴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