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五章 妯娌嫌隙

度归年 安可述 2729 2020.04.28 11:37

  府衙

  盛夏已被打的体无完肤,哭嚎着,她知道这罪自己是万不能认的。

  府尹冷冷看着她道:“你这毒妇,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本官自会让你认罪伏法,带人证来,当面对质!”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与盛夏争执的小阿娇,上来便哭哭啼啼的跪下道:“我道姐姐那日如何心急,竟不顾姐妹间的脸面,也要上那席面,愿以为姐姐只是想与我一争高下,却不想竟包藏这样的祸心!”

  盛夏嘶哑着嗓子道:“你这贱人,如何这般血口喷人!怎不知是你害得胡二公子,与他下的药,栽赃于我。”

  “姐姐好狠毒的心,我与胡二公子何仇何怨,要拼尽身家性命,下这样的毒手?倒是姐姐,与胡二公子结怨日久了吧!”小阿娇面色狠厉起来,盯着盛夏道。

  “你,你胡说什么?”盛夏慌乱起来。

  “当年,盛夏姐姐你的妹妹可是亲手害在胡二郎手中,现下还在乡下将养着,要靠姐姐的银钱度日呢!”小阿娇道,这话听似在说盛夏与胡二郎的宿怨,却让盛夏忽而想起病弱的妹妹,离不开供养,想起这诸般种种可疑之处,她突然明白起来,自己逃不掉了。

  她瘫软了起来,倚在刑架上,竟笑了起来,而后对府尹道:“大人且容罪女与阿娇娘子私下说几句话。”

  这多日的拷问下,盛夏也未认半点罪,如今这声罪女倒让府尹放了心,他自吩咐了众人下去,只留了盛夏与小阿娇在室中。

  沉默良久,盛夏深吸一口气,道:“这样大的局,妹妹做不出来,妹妹你也是在提他人办事吧,该是皇孙赵则初?”

  小阿娇闻言,心下是讶异的,但依旧不置可否,只说:“你我都是任人鱼肉摆布的,阿娇只能说,待姐姐去后,我自会替你继续供养姊妹。”

  “我于世间苟活这许多年,不过是为了这最后一点念想。自知卑贱,无力替妹报仇雪耻,反倒要日日迎合,如今好了,冤虽冤了,自问真有一日能手刃仇人,便也不枉此生吧,终也能尽情尽兴做一回人。”盛夏沙哑着嗓子,倒有些无所谓了,她轻轻仰着头,又说道:“只希望妹妹说话算话,信守承诺,否则姐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小阿娇心中竟有些酸涩起来,活在这世上的人,大都明白又糊涂,谁又不是一样的人,一样的身不由己。

  盛武皇帝揉着额头,他再清楚不过这胡二郎之案中的蹊跷,那巫蛊的邪药,总让他心生忌惮,他看着跪在下头的胡长安,道:“朕知道你失子之痛悲切,可事关巫蛊,终究不能再放在明面上。”

  “臣知道,只犬子之死实在过于蹊跷,若不清查幕后主使,不知还会有怎样的灾乱。”胡长安叩首道。

  “朕有分寸,你且退下罢,好生将养几日,别垮了身子。”盛武皇帝只打发了胡长安道。

  霍成璧也学好了规矩,胡长安想赶着年前将她送进宫里,先陪在胡贵妃身边。

  只挑了个好日子,胡相便让张氏带着霍成璧进宫谢恩。

  一早上霍成璧便被叫起,一顿沐浴梳洗,穿了软银轻罗百合裙,配以如意云纹衫,梳了个简单的单螺髻,选了累丝珠钗,又戴了白玉的耳饰,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十足温文听话的样子。

  霍成璧披上织锦皮毛斗篷便前去给张氏问安,张氏正和胡惟华在一处说着母女两的体己话,见霍成璧来了,张氏只是不冷不淡道:“璧姑娘,这么早就来了,且先坐下吧,待会儿用了早膳,再启程去宫中。”

  张氏看着霍成璧一身打扮穿戴既不张扬亦不露怯,通身的气韵不凡,肌理细腻,骨肉匀称,倒是十足的华容婀娜,自己本不管她便是拿捏她十几年贫苦,以为是没见过世面的孩子,自会乱穿乱戴一通,倒不曾想到会这般有分寸,该是贵妃喜欢的模样了。

  那胡惟华不甚友好,只斜睨了霍成璧一眼,自顾自吃着茶,张氏也不管,自是纵着她爱怎样怎样。

  霍成璧坐在软椅上,轻轻看了一眼胡惟华的高傲神色,心想这般倨傲无礼的性子,若是进了宫怕也不会对胡家有什么助力,只不惹了祸事才好。

  朝阳宫

  张氏领着霍成璧与胡惟华进了朝阳宫,一路由内侍小官引着进了胡贵妃所在的主殿。

  殿内香气缭绕,各处摆设亦是华美万方,贵妃正在里头倚着美人榻,见张氏来了,方才坐起了些。

  张氏按着规矩行了礼,贵妃声音慵懒道:“嫂嫂总这样多礼,你我也是姑嫂,私下里这些缛节大可免了去。”

  胡惟华微不可差的白了一眼,心里想到:“贵妃素来这般,只会卖嘴,假惺惺的模样,说不要母亲行礼,怎不见你搀母亲一下。”如果是在家里早不管不顾的怼了,还好记着自己是在宫里,贵妃的眼皮底下终归没敢放肆。

  贵妃打量着两位姑娘,那胡惟华一身的镂金丝扭牡丹花纹蜀锦衣,红翡翠滴珠耳环,摆着一副高门贵女的派头,怎么看都是分为扎眼张扬了些,倒是一身淡雅内敛的霍成璧,眉目低垂间是温婉流芳,笑起时让人看了恍若春风拂面,一张小脸十足的勾人,总想让人仔仔细细的瞧了去,贵妃少时,见过霍氏几面,那时心地纯良无害,只觉得这个嫂嫂是素来的温婉,对自己又是极好,自从她进了门,便时时往自己这儿送些精美华贵的衣裳首饰,看着霍成璧眉眼间像极了霍嫂嫂,只是莫名总觉得多了几分凌厉。

  贵妃素不喜欢刻意争艳的女子,况且在这宫中刻意争艳的哪个又不是不得善终,总归在这吞人的金笼里过于不知收敛,无疑是自掘坟墓,倒是像霍成璧这样万事藏于心而不显于面的好些。

  贵妃没怎么和这张氏嫂嫂相处过,又不喜她少言少语,冷淡清贵的样子,来来回回不过说些不疼不痒,没滋没味的客套话,偏她是个眼光高的,张氏也是个爱架子的,每每总说不下去几句话便冷了场。

  没得多久,张氏便领着女儿告了了辞,只留了霍成璧在贵妃这儿。

  张氏一走,胡贵妃也不必再端着,对霍成璧笑道:“好姑娘,过来与本宫好好看看。”

  霍成璧双目含笑,乖乖走过去,贵妃握着霍成璧的手,甚是亲昵道:“长得同你母亲真像,都是一样的美人儿。这些年在相府也没少受委屈吧?”

  霍成璧心下有些诧异,没想到贵妃会提自己的母亲,问这样的话,自己在相府的处境贵妃也是知道的,与其遮掩着不说实话,倒不如装些委屈,毕竟贵妃也是不喜张氏的,只说:“贵妃娘娘还记得成璧的母亲,成璧就很替故去的母亲感到荣幸了。至于这些年在相府的日子,有父亲照拂些,终究是衣食无忧的,只是要人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不易的。”

  “此话倒是很在理,想必陪了这么久,也是乏了吧,叫翠英姑姑领着你去看看自己的住处,也好歇息歇息。”贵妃点着头,笑容可掬道。

  待霍成璧出去了,贵妃起身拨弄着花枝,冲着一旁的绿华道:“这丫头,可比张氏那不知轻重的姑娘强得多,看着年纪虽小,说话倒是灵巧,发牢骚的话从她嘴里出来都是让人爱听的。”

  “娘娘说得是,奴婢在一旁听着,这姑娘确是个灵巧聪明的,只是会不会不好把控,这自古以来好马都是难骑的。”绿华在一旁甚是恭敬,一张精明的面容低眉顺目。

  “这倒也是,但人只要有了软肋,都是好拿捏的,这姑娘的软肋便是霍氏嫂嫂了,本宫只叫哥哥复了霍氏嫂嫂在宗祠的牌位,在族谱上添了名儿,又能为母正名,又成了胡家的嫡女,还不对本宫感恩戴德的,何愁不为本宫做事。就是看在那张氏的可憎面目上,也得和本宫同仇敌忾啊!”贵妃声色慵懒,一副十足把握的模样,好似那霍成璧只是此刻她手里的花枝一般,可以随意拿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