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未央宫

度归年 安可述 1513 2020.06.21 11:51

  唐千俞回了屋子,前几天撞下的伤疤还在额角,他捧着书卷,沉心静气。

  隔壁的那人便就不一样了,此时正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此次会试唯一希望便在那墙底不过筷子粗细的洞里。

  即便圣上一句改制,多人操劳,也终抵不过百年积弊,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各种勾结即便不过胡相那一关,也照样能悄无声息的徇私舞弊。

  唐千俞想着,不由失笑,清朗的脸上此刻竟是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阴鸷决绝,一篇能使人榜上有名的文章于他自不费吹灰之力,十多年寒窗苦读,满腹文辞,终不能使他成为一个坦坦荡荡的博学才子,去纵情恣意,或驰骋官场,或放浪江湖,反倒成了一腔孤勇,算计人心的小人。

  又是为何?

  考场肃静,寻监来回走动,每个会试考生惟有一本题文的纸张,且每页格式字数均有要求,作弊是不易的,可也不是不能的。就像镇国公这样的高官勋爵,稍微动一动指头,总能操纵些什么,这纸张不是什么难事。

  唐千俞须写两篇文,字里行间又不得想像,免惹人生疑,于他不是难事,洋洋洒洒半晌,便是一篇文辞公整讲究,见解独到的妙文,他慢条斯理的,修长白皙的手指轻巧的将一页页文章卷起,顺着墙根底下那筷子粗细的洞,一张一张捅过去,透过那人抽纸的力气,他感觉到了那急不可耐的焦躁,以及放肆无礼。

  唐千俞并不担心这篇文如何,能否助那人金榜题名,他唯一算计绸缪的是以后的事,是此举能否得偿所愿。

  昭德殿

  “陛下寿宴将至,万国来贺,是不可马虎的,礼部应依以往惯例操办,然今岁乃陛下六十寿辰,须比往年隆重,故而微臣特来请旨,开未央宫以庆天寿,以迎朝贺。”礼部尚书跪在下首,请旨道。

  霍成璧在一旁磨着墨,她察觉到了盛武帝的一丝僵硬,虽只有一瞬,微不可查的慌张,想自姑姑自缢于未央宫正殿,那地方便再未开过,终年锁着,用符纸镇着,仿佛里头有多恶毒的厉鬼般,盛武帝是有多怕啊。

  盛武帝放下手中的笔,缓缓道:“六十寿辰,万国朝贺,该隆重些,天朝之宫殿数之不尽,不必单单指一未央宫,且废弃多年了,重修难免伤财,其余宫殿里头礼部只管挑着用罢了。”

  闻言,礼部尚书也不敢再说,只得退了下去。

  赵则初听了宫中回禀,不由头疼起来,对着一旁的许昭道:“陛下并不允重开未央宫,这一环是关键,未央不得开,便不得造势的理由。”

  “陛下心中的忌惮,无非是关于鬼神的忌惮,可鬼神之说再猖獗,陛下心中再恐惧,也不比人世间的半分颜面,天家圣上,若是被人知道了这样的把柄,怕是会不顾一切开了未央宫,迎客天下,攻破流言,到时一切不都水到渠成了?”许昭儒雅的面孔,依旧一派柔和笑意,不疾不徐的对赵则初道。

  赵则初听言,不禁点头赞道:“杀人诛心,莫过于此。可这流言若起于天朝坊间,难免会引陛下猜疑,犬戎近几年休养生息,听说又回了王平旧址。”

  两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将手中的茶盏举起,碰了个叮当响,仰头一饮而尽,随后大笑起来,外头春风微暖,顺着窗子钻入,拂人面庞,吹撩的人发丝微乱。

  霍成璧自知赵则初接下来的举动,可身在宫中不甚方便,她自有自己的事情做,可赵则初给成玉的信却始终不断,也可做无趣深宫里消磨时光的好东西,霍成璧闲暇时每每读了他于成玉的肺腑之言,不由便要笑赵则初的痴憨。

  细细算来,进宫已四月有余,如今她已在胡长安操控之外,却落入了盛武帝的手掌心,不过一切也还都在盘算之内,只是这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越发虚弱无力。

  玖监令也正为此事奔波,霍成璧的身子撑着两人魂魄,一但霍成璧的魂魄散尽归案,霍瀛一具游魂便会难立世间。他万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会试三天之期满,一众考生自里头出来,各个神采不济,眉目却是舒展了总算了结了一桩心事。

  考生文章由专人看护,送去了宫里批阅,那三房四郎家的纨绔,顺手将那袖中揉皱的纸扔在路边,坐着自己的马车扬长而去。

  唐千俞若有所思,望着马车掀起的尘土,站了片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