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虫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虫妖 我有三千剑 10790 2020.01.20 15:28

  暴烈的阳光炙烤着大地。山谷外的麒麟果然不见了踪影。一群劫后余生的逃亡者加快了脚步,跟着洛盈向基地方向跑去。

  他们逃出了地狱,穿过深褐的原野,翻过焦黑的山岩,带着人性的尊严和信仰追逐着生命中最后的一点希望。

  翻过最后一座山丘,他们看到了荒芜的废墟,一片焦土中伫立的残垣断壁。到处都是焚烧过的痕迹,合金横梁扭曲的纠缠成一堆,像是经历了一场毁灭性的大爆炸。

  看着眼前的一切,所有人都崩溃了。人们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洛盈拉着菲菲,静静的伫立在废墟边缘,眺望着被残破阴影吞噬的希望之地。

  他们在废墟里搜索了一圈,一无所获。短暂的悲伤后,大家没有再停留。他们退回了赤道圈,在一处悬空的山崖下停了下来。没人想再返回监狱,虽然那里有净化的空气、舒适的房间,却也有一群残忍强壮、拿他们当食物的恶魔。

  天空又下起了瓢泼大雨。闪电在黑云中闪动。周秦坐在悬崖下,看着身边飞溅的雨点化作雾气,仿佛置身于云雾深处的仙境。他木然的取出最后一支营养剂,吃了下去。

  他们好像一群孤魂野鬼,徘徊在光明与黑暗的交汇处。饥饿如影随形,折磨着每一个人。食物,哪里才有食物?人们开始相互打量,眼瞳里闪着某种疯狂的欲望光芒。

  菲菲疲惫的躺在妈妈的怀里。她很饿,真的太饿了。但洛盈已经尽量把食物分给了女儿,身体也更加虚弱。四周不断投来的目光让夏菲菲心慌意乱,仿佛在被一群饥饿的野狼盯着。

  周秦的脑袋昏沉沉的,每走一步大地都在晃动。他深吸了口气,挺起了胸,走到洛盈身前挡住了不怀好意的目光。低头瞥见那细滑的脖颈,慌忙把眼光移到别处。饥饿正像一头疯狂的野兽,在吞噬着他最后的意志和人性。

  兰斯夫人自杀了。她趁着人们睡觉的时候,独自走进了炽烈的阳光下,打开了自己的防护服。

  人们找到她的时候,只剩一件废弃的防护衣和里面白色的粉末。几个人把包裹着的骨灰带了回来。他们褪去防护罩,你争我抢的把骨灰吞进了肚子。毕竟这些东西可以充饥,也能被身体消化。

  周秦远远的看着,始终没有跑过去争抢。夏菲菲坐在他身旁,惊恐的看着那群争抢的同类,又不停抬头看着周秦。在那双清澈目光的注视下,周秦如芒在背,苦苦压抑着心底那只蠢蠢欲动的怪兽。

  睡觉成了对付饥饿的唯一办法,却根本无法安睡。

  周秦在昏沉沉中被雷声惊醒。四周弥漫起大雾。饥饿让他的听觉更加敏锐。他听到身旁有细微的响动。扭头看到两只鬼祟的黑影站在洛盈身边。有一个举起了尖利的钢矛。

  “小心!”他跳了起来,抱住了其中的一个。

  昏睡的人们被惊醒。没有人过来帮忙。大家静静的站在大雾中,等待着最后的结局。

  洛盈睁开了眼睛。这十几个小时,她一直处于极度混乱的状态,靠着喝净化水维持生命。废墟的沉重打击让她心如死灰。如果不是为了女儿,或许早就放弃了这个让人绝望的世界。

  在模糊的雾气中,她看到一个更加模糊的黑影扑向了女儿。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她翻身扑了过去,抱住了那人的腿。

  对方翻身把她压倒,掐着她的喉咙,举起了手里的钢矛……

  洛盈被掐住了喉咙,她努力阻挡着对方的手臂,嘶哑的大喊:“菲菲,快跑,快跑啊……”

  腹部一阵刺痛。她无法呼吸,几乎要晕厥过去。紧勒的手却忽然放松,翻身倒在了地上。在那人的后面,菲菲抱着块带血的石头,在呜呜的哭泣。

  “别哭。你做得对,是你救了妈妈!”洛盈撑起虚弱的身子,把女儿搂在怀里。

  周秦这边的战斗戛然中止。跟他殊死搏斗的家伙忽然一跃逃开,拖着地上重伤的同伴一步步走向迷雾深处。在远处注视的一群人也兴奋的跟了过去,只剩几个孤单的身影僵坐在原处,像被刚才的一幕吓傻了。

  迷雾深处传出了绝望的惨叫声。饥饿的人们在分食猎物……

  洛盈紧紧搂住女儿,用手捂着菲菲的耳朵。她不想去听,那恐怖的咀嚼声还是死命的钻进了耳朵,让她浑身战栗发抖。

  聚餐很快结束。血淋淋骨架被拖到了远处的阳光下,重新变成了一堆粉状的充饥物。

  周秦半蹲在地上,胃部在痛得抽搐。他咽了口吐沫,别过头看到菲菲惊恐的眼神,努力露出笑脸说:“你们别怕,有我在呢。他们吃饱就不会过来了。”

  心满意足的人们走回了附近。他们抹净了嘴上的血,有意无意的目光扫过洛盈和菲菲的身体,眼里闪着毫不掩饰的贪婪的光芒。

  周秦抓起一块石头站起来,瞪着充血的眼睛怒吼:“滚开,都滚开!谁敢过来,老子就打死他!”

  “哈哈哈,是你赶紧滚开!再不滚开,我就一枪打死你!”之前和周秦搏斗过的男人举着电击枪走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

  糟糕!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周秦的心跳加速。扭头看着神情憔悴的母女,胸中涌起一股绝望的悲凉。嘴唇抖了抖,还是咬着牙说:“你不能杀她们!洛盈对这里最熟悉,要杀掉她,所有人都会死掉!你们这群笨蛋,现在他有枪,他会杀了所有人。你们都是他的食物!”

  “你闭嘴!”年轻人脸部扭曲的扣动了扳机。

  周秦绝望地闭眼,却没预料中被电流击穿身体的痛楚和痉挛。

  “啪嗒,啪嗒……”男人惊恐的不停扣动扳机,手里的武器却像一只玩具,什么反应都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在疯狂的叫喊中,他被身后的一个同伴用石头砸倒在地,抢走了手里的枪。一端磨成锋利的合金棍插进了胸口,把他死死钉在地上。眼里泛着绿光的人们又扑了上去,分食着男人的身体。

  “救,救我……”男人绝望的伸出手,抓向那乌云密布的天空。

  周秦看着眼前血腥的一幕,恍惚间如身坠地狱。为什么一群善良的人转眼就变成了食人恶魔?难道黑暗和嗜血才是人性的底色?

  有人在拉着他向后退。他一步步向后挪,直到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孔变得模糊不清。他恢复了思考的能力,心有余悸的悄声问:“那支枪,是怎么回事?”

  洛盈收回了视线,眼眸里透着无限的悲哀与嘲笑。“那上面有我的指纹锁。其他人无法使用。不过他们一定也发现了。”

  饱食后的人们没有去睡觉。大家彼此警惕,却又不愿离开太远。像在进行一场死亡竞赛,每个人都是捕猎者,每个人又都是猎物。而远处的洛盈母女就是他们共同的狩猎对象。

  远远地,有两个人牵着手走来。那是一对年轻的男女,伫立在迷雾深处,朝着周秦的方向挥了挥手,义无反顾的走向远方的炙热世界。直到背影被耀眼的光芒吞没,他们都没再回头看一眼。

  又有三个人站起来,互相看了一眼,尾随着走进了黄石大陆。过了好久才悻悻的走回来,蜷缩进阴暗潮湿的山崖角落里。

  “周秦,我们走吧!”洛盈的脸色苍白。消瘦的脸上,一双大眼睛却闪着灼热的光芒。

  周秦的心沉到了谷底。不甘心的盯着那双明亮的眼睛。“现在吗,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洛盈低头看了女儿一眼,抬起头凝视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不是你想的那样。不到最后一步,我是不会放弃的。我和菲菲需要你的帮助!”

  他们悄然离开了人群,却朝着黑暗笼罩的蓝鲸大陆逃去。洛盈一直在前面奔跑。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却始终不肯停下来。

  周秦抱着菲菲,气喘吁吁的跟着后面,惊讶的看着恢复了生命活力的动人身影,一直跑进了那片蓝色的丛林深处。

  “好了,这里够远了……”洛盈终于慢了下来。她靠着一棵大树慢慢坐下,从衣袋里取出一件微微闪亮的东西递给周秦。那是一件鱼形的银色合金,鱼眼上镶嵌了两颗透红的晶石,闪着微弱的光芒。是一只精美的吊坠。

  “这是我在夏风的房间里找到的,在一个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你带上它,和菲菲一直向西走。当赤晶的光芒最亮的时候,你们就会找到希望!”

  “夏风?这就是赤晶吗?”周秦抚摸着两颗红色的晶体,似乎能感觉到蓝鲸大陆的刺骨冰寒。

  “夏风是菲菲的父亲!他是个好人,你也是个好人。答应我,照顾菲菲,直到你生命的最后一刻……”

  “你不了解我,其实我不是什么好人。”周秦的心里有不祥的预感。目光落在洛盈的手上,发现她一直捂着肚子,指缝里透出一片殷红。

  “答应我,你答应我……”洛盈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他终于看清了,在洛盈的腹部有一个破洞,一个小小的破洞,伤口很深。剧烈的运动让伤口加剧恶化,血都流进了防护服里。

  “照顾好菲菲!把我的尸体藏好,做你们的食物。别让她看到……”她的声音越来越轻,缓缓闭上了迷蒙的泪眼。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菲菲从身后走了过来,发现母亲靠在树上,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远处传来了叫骂声。周秦从地上跳了起来,拖起洛盈的尸体塞进一堆蔓藤纠缠的深处,匆匆搬了几块石头压在上面,用树枝抹去周围的拖痕。

  叫喊声已经很近了。他硬着心肠拉起呜呜哭泣的小丫头朝着树林的另一边跑去。

  “在那边,看见他们了!”追踪的人们争先恐后的追了过去。

  他拉着菲菲慌不择路,在树丛里乱钻,直到逃出这片森林,眼前却出现了一座陡峭的悬崖。大风呼啸着刮过山崖。下面云雾弥漫,看不到尽头。

  数不清的粗壮藤条纠缠着伸向悬崖深处。他心中一动,让菲菲紧抱着脖子,抓着藤条往下攀爬。爬下了五六米,看到一块凸出的黑色岩石,刚好能让两脚踩在上面。

  他收起身体,紧贴着岩壁。用一只手抱着菲菲,另一只胳膊缠着两根藤条,躲藏在杂乱的藤叶深处。

  不知是恐惧还是失去母亲的悲痛,夏菲菲的身体一直在颤抖。

  “别怕,有我在!”他把小小的身体紧紧搂怀里。

  杂乱的脚步声在头顶停了下来。

  “出来吧,周秦。我们看见你了!”

  “周秦,把小东西交出来!洛盈死了吗?我的矛上有血,把那女人交出来,我只要她的手,剩下的留给你!”

  叫骂了一阵,嘈杂声渐渐远去。

  他还是没有动,紧紧贴在峭壁上,和菲菲依偎在一起。等了一会儿,有气急败坏的骂声传来:“他妈的,一定早就跑了,咱们还在这里傻等!”

  脚步声匆匆走远。他还是没敢动。又等了好久,手脚都开始酸麻了,才让夏菲菲抱紧自己,一点点往上爬。胳膊用不上劲,夹住藤条的腿也在发抖。身下是万丈悬崖,他咬着牙,蜗牛一样缓缓上移。在扒着峭壁爬上悬崖时,已经累得爬不起来了。

  看他倒在地上不动。菲菲抱着他的脑袋,呜呜哭泣。“周秦,你千万别死啊。你要死了,他们会吃掉咱们的!”

  他努力转过头,露出灿烂的笑容。“别怕。到时候我就抱着你跳下去,让他们谁也吃不着!”

  夏菲菲搂着他的脖子,脸上挂着眼泪,说:“那好吧。如果你先死了,我也抱着你跳下去,让他们谁也吃不到!”

  “傻丫头……”周秦伸开大手,把她抱在怀里。心里却更加迷茫,接下来该怎么办?没有食物,别说去找希望,恐怕一天都没法撑下去。难道真要拿洛盈当食物,让女儿吃掉母亲?

  再回到树林的时候,洛盈的尸体不见了。地面有一滩绿色的粘液。在树根附近明显有扒过的痕迹。他愣在了那里,心里又有种如释重负的解脱。

  “呜呜,妈妈呢,我妈妈怎么不见了?”菲菲坐在地上痛哭起来。

  “别哭。这里不安全,我们要走了!”周秦把瘦小的身体抱了起来。无论带走洛盈的是谁,都是他们的敌人。这个怪物或许还没有走远。

  他们不能回头,只能继续向着黑暗的蓝鲸大陆前进。周秦手里的赤晶始终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绕过一座紫黑的山脊,银鱼的红眼忽然闪了闪,似乎更明亮了。

  周秦揉了揉眼睛,错愕的盯着手里的银鱼,搞不清是错觉还是它真的更亮了?他强忍着兴奋,拉着菲菲加快了脚步。又走了一阵,听到山谷里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清晰。他拉起菲菲的手,蹑手蹑脚爬过山坡,趴在乱石堆后,却看到了让他震惊的一幕。

  在一片蔚蓝的大湖边,两个人类正和一只七、八米长的虺妖搏斗。那只虺妖的下腹被划开一条长长的裂口。两具人类的尸体散落在湖边,脸朝下趴着,看不清是男是女,但肯定不是洛盈。

  正和虺妖肉搏的是个没有穿戴防护服的古怪年轻人。他在虺妖身下灵活的飞纵跳跃。两只暗红的长刀上下翻飞,快得只能看到一片红光。

  血刀砍在虺妖牛皮糖般的厚皮上,爆出一道道奇异的波动。刀锋破开虺妖的身躯。一股股绿色黏液从破口里溅出,洒落在地上,泛起一层层白沫。

  年轻人的动作迅猛夸张,超出了人类肢体弯折的极限,如鬼魅绕着怪物飞奔,越跑越快。

  虺妖的身上被砍出十几道伤口,全身不住的颤抖,粗长的身躯猛然蜷在一起,厚皮疯狂向内收缩,转眼变成了一只八足、三尾的无头怪物。它的脑袋仍是个涡轮般的巨口,看不到其他五官。

  一只长尾闪电般卷来,缠住年轻人的一条腿,连人带刀砸在了地上。冻土撞击崩碎。年轻人的长刀被震落。其中一把脱手摔飞,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掉落在周秦藏身的乱石堆里。

  后面的那人见势不妙,转身要逃,被另一只长尾卷住了腰,甩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也昏了过去。

  解决完敌人,变形的虺妖也倒在了地上。胸口部位随着起伏迅速松弛瘫软,从涡轮巨口中不断喷出深绿的粘液和碎块。

  胜负已分。周秦慌忙把脑袋缩回来,拉起菲菲就想往回逃。

  “救救他们吧,他们会被吃掉的!”菲菲一只手扒着石头,哀求着不肯逃走。

  周秦低下头,那只血红的长刀就在脚下。以他们现在的体力,还能再逃几个小时,又能跑去哪里?那只大虫子好像不行了,或许这是一次机会?

  他握紧拳头,眼睛渐渐眯成一道缝,把镶嵌赤晶的银鱼塞进菲菲手里。“万一,我死了,你就拿着它一直朝蓝鲸大陆跑。如果这个东西真有用,在它光芒最耀眼的时候,你就会得救的!”

  “不!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我没力气了,也不想再逃了!”菲菲的眼里闪着泪花,眼神却是异常的坚毅。

  周秦愣了一下,在那双闪亮的眼眸里仿佛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低着头的捡起了长刀。“那好吧,不管生死,我们永远在一起!”

  刀很轻,似乎只有刀柄的重量。重伤的虺妖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奄奄一息瘫倒在湖边。长鞭似的蓝色长舌伸了出来,卷着年轻人的脚一点点往嘴里扯。

  就是现在!他胸中激荡着一股悲壮的情怀,跳下乱石堆,提着长刀冲向了虺妖。

  怪物长长的身体瘫在冻土上,好像一只年久失修、破烂的污水管道。他怒吼了一声,举起长刀砍了下去……

  一条蓝色的虚影从眼前闪过。胸口传来巨震,像被一只千斤的重锤砸中。他“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血喷在防护罩上,遮住了视线。他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卷上了半空。两只手依然紧握着刀柄,拼命的向四周乱砍。

  眼前一片血红。他看不到,也听不到。人在半空里飞旋,意识也变得模糊,只是凭着惯性一刀又一刀的往下砍。“轰”的一声巨震,他被甩到了地上,身下的大地都裂开了……

  从昏迷中醒来,山麓在眼前上下晃悠。有人在背着他行走在漆黑的山路上。面罩里的血污已经被清理干净,能看到远方那一道耀眼的亮线。

  “教授,他醒了。”脚步停了下来。他被轻轻的放在了地上。他听到了菲菲在欢叫。一团人影扑进了怀里。

  “对不起!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菲菲抱着他,呜呜的大哭。

  “嘶……轻点,我没事啊!”前胸被挤压得一阵刺痛,心里却是热乎乎的温暖。

  “内脏有轻微位移,胸口的肋骨断了两根,不过已经接好了。”一只带着防护手套的手伸到眼前。“谢谢你,勇敢的年轻人。我叫斯蒂芬·巴特莱。”

  “巴特莱教授,前欧盟著名生物突变进化理论奠基人之一?”他愕然抬起头,努力坐直了身体。

  眼前是一个精神矍铄的欧裔老人,消瘦的脸庞,高挺的鼻梁,褐色的眼睛。除了衰老了许多,和他之前获得的影像几乎一模一样。

  “哦?年轻人,你认得我吗?”巴特莱教授疑惑的上下打量着他问,“你们刚从地球过来,怎么会认识我?”

  他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是一个绝密的任务。有人让我过来找到您,还要收集您研究的混合态记忆晶体全部资料。如果能将记忆晶体带回地球,会有极其丰厚的报酬。”

  教授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奇。“既然是绝密任务,为什么又告诉我?你准备放弃了吗?”

  周秦苦笑。“如果不是贪心,我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您救了我的命。我告诉您一个秘密。也算是两清了。”

  “呵呵,这么算不可对。在我救你之前,你先救了我和飞羽的命。是我们欠你的命才对。”

  巴特莱教授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菲菲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是好样的。现在你们已经安全了。跟我们走吧!”

  周秦在年轻人的搀扶下走了几步,胸口也不那么痛了。感激的看了年轻人一眼,才发对方并不是人类。

  夏菲菲在旁边兴奋的说:“你别怕。他叫飞羽,是新一代仿生机器人。脑神经反应速度是人类的5倍,强化皮肤能抵御两极星的高温和极寒。他可是超人呢!”

  飞羽眨了眨眼睛,微笑的伸出手,说:“周秦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这句话是用英语说出来的。周秦愣了愣,赶忙握住对方的手。飞羽的手掌很柔软,和真人没有什么分别。

  “飞羽,以后说中文吧!”巴特莱教授扭头笑了笑,看着周秦说,“你们是中国人吧?当然了,自从火星基地之后,你们的帝国就从星际争霸的游戏中胜出。我们已经没落一百多年了,是被上帝抛弃的国度。中央帝国却如日中天,光芒和威势无人能挡……”

  周秦不知道该说什么。很明显,这位教授是坚定的、欧洲文明的继承者。能这样迁就他说中文,应该是救命恩人的缘故。这是个固执又有绅士风度的欧洲人。

  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周秦猛然站住。那两具尸体呢?吃人肉太血腥了,但要是抬到黄石大陆,暴晒成粉末,也足够他们填饱肚子。至少不会饿死了!

  巴特莱教授像看穿了他的想法,摆摆手说:“别想了,飞羽把他们的尸体和虺妖都埋掉了。其实虺妖并不吃人,我曾经跟踪过它们。虺妖把冻僵的人类都收集在一个巨大的冰洞里,就像收集艺术品,摆放在它们洞穴的最深处。”

  “它们不吃人?可是我们亲眼看到……”

  “虺妖有大小两个胃囊,大的并不消化食物。它们把需要带走的东西吞进大胃囊,回到地下巢穴,再反刍出来。我怀疑,这些生物已经具备高级智慧了。”

  周秦再次瞪大了眼睛。“它们一直追踪我们,只是为了收集尸体?天啊,这些变态!”

  “那是从人类的角度看。虺妖不但有很高的智商,还能模拟任何生物的形态。但需要消耗大量的体能,以生命为代价。要不是生死攸关,它们是不会这样冒险的。”

  “我能砍死那只虺妖,是因为它消耗太多能量、快要死了吗?”周秦的心里一阵的后怕。

  “嗯,这只虺妖不该来赤道附近的。这里的低温对它们来说,实在是太炎热了。就算你不杀掉它,在重伤又变形之后,它也回不去了。”

  “教授,走不动了,我好饿呀!”走在后面的夏菲菲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算起来她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一口饭了。

  “这个给你!”飞羽变戏法一样,手上出现了四支绿色包装的营养剂。两只递给了菲菲,另两只给了周秦。

  “嗯,好像烧鸡味,真好吃!”菲菲迫不及待的扭开金属盖子,转眼就吸了个干净。

  巴特莱教授摇着头说:“慢点吃,那是火炼草二代,高浓缩制剂。你的年纪太小,小心吃多了不消化。”

  “火炼草是什么?”周秦咽下最后一口营养剂。刚才还饥肠辘辘的肠胃居然神奇的吃饱了。

  “是两极星培育的食用植物,二代是最新变种,基因结构稳定。唉,要不是巴希特那白痴,基地也不会成这样……”教授叹了口气。

  “巴希特是谁?这里发生了什么?基地为什么炸毁?其他人呢?”周秦连珠炮似的发问,这些疑问实在憋在他心里太久了。

  “是一场暴乱。”巴特莱教授皱起眉头,回忆说,“那是三年前的一天,我去蓝鲸大陆考察,回来的路上就听到了剧烈的爆炸声。赶到基地已经一片废墟。幸好地下培育仓库还在。我看了当时的监控,是囚犯们杀了守卫,又来炸毁了基地。”

  “囚犯?他们越狱了吗,难道是有人指使?”

  巴特莱教授点了点头。“主谋是巴希特,火炼谷监狱的主管,空间量子通信的专家。他杀死了狱长,绑架了副狱长夏风,放出所有的囚犯。他们干扰量子信息的通道,篡改飞船陆坐标,以为这样就可以永远称霸两极星。这个白痴阴谋家,他忘了在监狱种植的火炼草并不是成熟的产品,一旦内部基因突变,就会大片枯萎死掉。他却没能力进行基因改良。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饿死在转化炉旁边,只剩下少半个身体……”

  “那个叫夏风的,他死了吗?”周秦扭回头,夏菲菲正缠着飞羽变戏法,没听到他们的交谈。

  “不清楚,只看到他被巴希特软禁了。也许逃走了,谁知道呢?”

  周秦沉默了。菲菲似乎不知道父亲是谁。洛盈带女儿来到这里,是为了让父女相认吗?她和夏风又是怎么回事?

  自从洛盈死去,他还是第一次想到了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怅然。

  “你喜欢她的母亲?”教授望着嬉戏的小女孩,没头没脑的问道。

  “不知道!”周秦苦涩的说。

  他没有说谎。从与洛盈相识到生死分离,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们患难与共,他们不离不弃,可那就是喜欢吗?洛盈会喜欢他吗?斯人已逝,他不愿意再去多作猜测。

  “为什么要救这孩子?”巴特莱教授盯着他的眼睛。

  “我答应过她妈妈,只要我活着,她就不能死。我会用生命去保护她!”

  “呵呵,周,你是一个好人。”

  “不,我不是好人!我贪财好色、自私自利。当初我救你们,其实只是为了得到那两具尸体。”周秦越说越伤心,沮丧的低下头。

  “我知道。”巴特莱教授的表情变得严肃。

  “这是一个黑暗的世界。有人为了生存放弃善良,放弃信仰,放弃道德。或许这不算错,毕竟人类也是动物,动物的第一本能就是生存,不择手段的生存下去。你不是一个无私的人,却肯为一句诺言舍弃性命。这就是你们中国人说的,一诺千金吗?”

  他想辩白,却无话可说。在这个原始的星球,他看到了人类文明表皮下的黑暗与凶残,他目睹人类相食,甚至自己也是靠同伴的性命滋养活到现在。难道这才是生命进化的本质?他迷茫了。这样的自己又算是什么好人?

  “噢,差点忘记了。”巴特莱教授从背包里取出两只装着黄绿色透明粘液的试管,递给了他们。

  “给你们的。现在就喝下去!”

  “什么呀?好恶心!”夏菲菲拿在手里晃了晃,好像人的脑浆,又好像鼻涕,看着都让人反胃。

  “是从两极星的生物体中提取的DNA保护液,细胞直径在200纳米以上,能够在表皮受损时与氧气结合,自动繁殖生成一种高强度的阻隔氧化皮层,保护体内的器官暂时不受伤害。”

  周秦回味着教授的话,一脸震惊的盯着试管里的粘液。“有这么神奇?如果剂量足够,难道我们就不用再穿防护服了?”

  “嗯,那就是我研究的方向,寻找适合在两极星生存的新人类基因。你们喝下的剂量可以修复百分之一的体表创伤。超过了限度,防护膜会在半小时内自动破裂。”

  周秦打开面罩,毫不犹豫的把液体倒入口中。那是一股奇特味道,散发着淡淡的腥味,却不是太难喝。

  夏菲菲也皱着眉头喝了下去。捂着嘴一个劲的咳嗽。

  黑暗的荒原并不寂寞,树林和荒野出没着各种奇异的生物,只是都出奇的胆小,见到他们就远远的逃开。

  飞羽的探测系统出了问题,好几次都带错了路。他们在山谷里兜兜转转,转悠了三十多个小时,居然还是没走出去。

  飞羽无辜的眨着眼睛,说:“教授,我脑核里的混合态晶体受到震荡,波源探测器失灵了!”

  “哦,是被虺妖震伤的吧?没关系,我们不着急赶路,这一带的地貌我还熟悉。”巴特莱教授胸有成竹的指了一个方向,带着他们不紧不慢的赶路。

  “混合态晶体是什么东西?”这名字听着很耳熟,周秦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一种最新型的混合态赤晶体。具有超强的记忆修复特性,可模拟等量体积的任何物质,包括脑电波和量子云感应。它还能直接吸收光能,转化为能量系统,只要有光源的地方,就能永远运转下去。”

  “啊?那不就是我要找的东西!这东西竟然在飞羽的大脑里?”周秦忍不住叫起来。他来到两极星,经历九死一生要寻找的东西居然神奇的出现在了眼前!

  巴特莱教授仰头望着漆黑的天幕,叹了口气说:“时间过得真快啊。四十年前,我和他一起来到这里,在麒麟的独角里发现了这种神奇的物质。十年后,我留下来继续研究,他却回到了地球,再也没有消息。可惜我的赤晶体研究还有缺陷,只能永久保存初次拟态记忆,后期累加变量会在一定时间后清零。如果被你成功偷走了,我倒是很期待他的反应。”

  周秦听得迷迷糊糊,忍不住追问:“您说的那人就是让我偷东西的幕后主使吗?他到底是谁,窃取您的研究成果是想出名?”

  “你太小看他了。十年前,他已身居高位,家族里的生物工程企业盘根错节,操纵着东欧十几个小国的经济命脉。他要的不是财富,更不是虚名。”

  周秦的好奇心更重了。“既然他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机想窃取您的研究成果?”

  “当然一个人拥有一切之后,他最需要的又是什么呢?”巴特莱教授眯起眼睛,望着地平线上璀璨的银边……

  三十个小时后,他们又进入了黄石大陆。周秦没有再看到那群游魂野鬼一样的同伴,曾经的同伴。

  飞羽开启了头顶的能源接收装置。强烈的光线照在光秃秃的合金头颅上,整个脑袋渐渐发亮,闪耀着彩虹般的光芒。

  “哇,好漂亮。飞羽太厉害了!”夏菲菲围着发光的飞羽蹦蹦跳跳,开心的不停转圈。

  穿过了山脊腹地,基地的废墟出现在眼前。教授说的没错,这里果然还有一条捷径。

  “等一下!”巴特莱教授猛然停住。一只麒麟从废墟深处走了出来,嘴里撕扯着一块银色的破布。

  麒麟很快发现了他们,脖上的细鳞骤然蓬起,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四蹄踏着黄沙飞奔过来。

  “飞羽!”教授镇定的挥了挥手。

  飞羽走了到他们前面,从背后抽出两柄长刀。水晶般的刀身闪耀着血红的光芒,在阳光下熠熠闪耀。

  麒麟冲到了几十米外。飞羽半蹲下身,猛地一跃,在地面留下两个深陷的脚印,整个人像弹簧一样飞了出去。阳光透过他的身体,在地面投下一道飞翔的阴影。滑行出七、八米远,他的脚尖在地上轻点,又再一次滑行飞去。

  飞羽在半空轻盈的转身、俯冲,两把长刀划出红宝石的亮线,砍向了麒麟的脑袋。

  麒麟被砍翻倒地,打了几个滚又窜了起来。一道深深地伤口从脖子延向背脊,渗着金色的粘液,一瞬间凝固。它发出“昂昂”的怪叫,脑袋一偏,躲过了闪电的一刀,扭头扑向飞羽。

  飞羽后仰翻滚,双脚却意外的带着身体迎向了麒麟,被扑翻在地,一口咬住了脑袋。幸好手里的双刀同时贯穿了麒麟的脖子。刀身发出奇异的震荡,一股股金色的液体喷出,无头的身躯倒在了沙地上。

  飞羽掰开咬在头上的獠牙,缩回了脑袋。在他头颅两侧有两点惨绿的孔洞,绿血已凝固结痂。长刀帅气的插回刀鞘。从腰里取出一支细长的针管,插入了麒麟的尖角里。一股青色的液体流进了针筒。飞羽熟练的收回针筒,面无表情的走了回来。

  巴特莱教授摸着他头上的伤疤,又拍了拍合金脑袋,点头说:“波源探测器损坏严重。不过没关系。只要别被闪电击中,损伤的组织都能自动复原。等回到基地给你修理一下。”

  周秦心里一动,试探的问:“教授,除了基地和火炼谷监狱,两极星上还有人类的其他基地吗?”

  巴特莱教授沉思说:“是有一些。五十年前,联合国还没有制定星际移民的规范。当时很多国家甚至跨国集体都想抢先建立殖民基地。他们投入大量资源,也建设了不少基地。只是后期补给出了问题,大都废弃了。至于具体地点,我知道的也不多。”

  周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知道的不多,就是知道一些了?

  他们进入了废墟,在一片融化的建筑旁停下。飞羽掀开变形的支架,露出了一个洞口。入口很窄,一次只能钻进一个人。

  “教授,支架有被搬动的痕迹。这里还有疑似人类的脚印。”飞羽指着洞口的边缘。在那里留下小半圆弧形状的印记,其余部分像被人故意抹去了。

  巴特莱教授皱了皱眉头。“能进行磁场波源扫描吗?”

  “不可以。目前波源探测器还没有修复完成。”

  望着漆黑的地穴,教授的心里忽然有些不安,从飞羽的后背抽出一把长刀,递给了周秦。

  “这把刀由晶振阵列组成,可以摧毁一切物质分子结构的稳定性。你和菲菲在洞口等着,如果一切正常,飞羽会来接你们。”

  周秦点了点头,拉着夏菲菲一起躲在洞口边。等了一会儿,洞里传出了惨叫声。一阵沉寂后,有淡淡的烟冒了出来。那种焦糊的气味,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周秦的心悬了起来。他带着菲菲走到两堵矮小的断墙间,拖来一张废钢板盖在上面,低声说:“你在这里等着,千万别出去。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夏菲菲用力的点了点头。“放心吧,我就在这里等你,一直等到你回来!”

  周秦把长刀放在她脚下,微笑着合拢了缝隙,转过头,面色凝重走进了洞口,走向漆黑的深处……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