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虫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虫妖 我有三千剑 7208 2020.01.20 10:20

  “……一个奇点从混沌中诞生,带着激扬的光与热,带着滚滚沸腾的物质洪流,从虚无中喷薄而出,洒向无限膨胀的空间深处。

  一百五十亿年过去了,沸腾的宇宙开始熄灭,炫目的天火被黑暗吞噬。在宇宙的深处,却依然有繁星闪耀……

  此刻,我们航行在遥远的银河系深处,肉眼依稀能看到猎户臂莹莹的光芒。如果透过中子太空镜,再配合太阳系星图坐标,就能找出那颗哺育无数生命的蓝色星球……”

  夏菲菲穿着一身可爱的粉红运动衫,齐齐的刘海儿搭在额前,神情专注的站在11号观景台上,耳边回荡着深沉又略带悲凉的解说词。

  “想家了?”一个瘦高的男人站在她身后。淡蓝色的夹克,挺拔的鼻梁,苍白的脸,眼眶乌青,有些睡眠不足的样子。

  “才没呢,只是想看看它。你看地球真美啊,比冰激凌星还要漂亮!”她没有回头,手指飞快的点击着漂浮着的质子太空镜。面前立刻浮现出那颗遥远的蔚蓝色星球。

  男人望着地球的投影,用憧憬的语气说:“听说两极星上也有蔚蓝的大海、深褐的大地,各种奇异的生物。还有一种叫赤晶的物质,比金子更灿***水晶更透明,比钻石更坚硬……”

  “可妈妈说,赤晶树生长在黄石大陆腹地。那周围游荡着恐怖的怪物,四百度以上的高温,万一防护服破损,几秒钟人就会化成焦炭。”

  夏菲菲扭头看了男人一眼,发现他身上的夹克像是给囚徒穿。忍不住又低头偷瞄。在身后那双运动鞋的侧面,赫然印着一支燃烧的利剑——火炼谷监狱的标志。

  “呃,我叫周秦,周朝的周,秦国的秦,去两极星服刑的犯人。不是杀人放火的那种。你说的冰激凌星在什么星系,是新开发的星球吗?”周秦注意点女孩的小动作,不在意的笑了笑。伸手捋了捋凌乱的头发,打算等会儿回屋里洗个澡。

  “哦,我能问……你犯了什么罪吗?是颠覆政府,还是恐怖宗教组织?”夏菲菲的心“怦怦”乱跳,有点害怕,又有种说不出的刺激。

  “也没什么。只是卖了一颗远古生物化石蛋。是在死海沉积岩里发现的,不小心摔破后,里面的胚胎竟然是流质的。我在虚拟卖场发了通告,有人出高价把它买走了……”

  “卖了一颗自己发现的化石蛋,就被抓起来,还送到外星服刑?啧啧,你以为我年纪小,就容易欺骗吗?”夏菲菲撅起嘴,白皙的脸上浮起怒气的晕红。

  周秦揉了揉鼻子,不自在的趴低身体。“问题是,有人把化石蛋胚胎做了基因修补,还从人造子宫孵化了出来,危害了公众安全!”

  “几亿年前的化石还能孵化出动物!那是什么呀?啊!难道,不会是……”。

  周秦慌忙把食指竖在嘴边,作了个噤声的手势,做贼心虚的左右张望。还好,周围没什么人。

  “猜到了?就是五年前的怪兽食人案!唉,我多倒霉呀,一个化石蛋的胚胎孵出了比暴龙还要可怕的两栖怪兽,智慧居然比黑猩猩还高!它们可是活在1.5亿年前呀!”

  “唉,真是倒霉蛋。你也别多想了,我带你去看看冰激凌星吧!”夏菲菲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胳膊,拉着倒霉蛋走出了观景台,朝不远处的大厅走去。

  “冰激凌星?喂,那边不是两极星的模拟观测厅吗?”周秦一头雾水,跟着走了过去。

  空旷的大厅里稀稀落落的坐了十来个人,都半仰着头,欣赏着三维双星系统——Par1802双星系。

  在位于英仙臂与猎户臂的黑暗深处,一颗金色的恒星与一颗巨型的红色恒星围绕着共同的重心轴缓慢而永恒的旋动着。在它们之间,一颗孤零零的双色行星绕着金色的主恒星规则转动。

  那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两极星。两极星的体积是地球的2.3倍,星球上有丰富的合金资源,原始而庞杂的生命体系,是目前所知的最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

  它的大气层中含有76%的氦气,18%的氧气,少量的二氧化碳和水蒸气。只需有适宜的气温,地球人甚至能脱下防护服,在这颗星球上自由的呼吸!

  在两极星表面被一条浅浅的赤道线分隔两极,朝向主星的一面是深褐色,犹如烤焦的蛋卷,叫黄石大陆;背离主星、永恒朝向副星的一面却是深沉的蓝色,叫做蓝鲸大陆。

  大约五十年前,人类的舰队第一次发现了这颗奇妙的星球。他们在赤道附近建立了基地,又在一百公里外的山谷里建了一座监狱。据说,遣送去那里的犯人都是十恶不赦的亡命之徒……

  “你看呀。没骗你吧,它像不像一个半球蛋卷冰激凌!”菲菲扬起小手,兴奋地指着那颗夹在金色和红色恒星之间的两极星。

  “那倒是……嘿嘿,还真有点像!”周秦的嘴角抽动了几下,终于笑了。

  “冰激凌星靠主星很近,被强大的潮汐力锁定,深褐的一面朝向太阳,蓝色的一面却永远照不到太阳。这样才会诞生出硅基与氨基生命奇妙共存的生存环境!”

  “可是那颗红色太阳那么大,每次公转总会有几十天照在蓝色那边,那里的氨基生命受得了吗?不是说氨基生命最怕热吗?”周秦虚心的请教。他的专业是古生物学,一辈子和大地打交道,宇宙探索方面的知识可忽略为零。

  “嘻,你真笨呀!那颗是红巨星,比主星远了两亿公里,表面的温度又低,光线受大气阻隔,到了地表已经没什么热量了,顶多就像一个红月亮!”

  “原来是这样!”周秦认真的点头。看来星际知识也是挺有意思的,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枯燥乏味。

  “菲菲,不在观测点等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一个年轻的女舰官走了过来,在菲菲的小耳朵上用力拧了一下。

  夏菲菲吐了吐小舌头,朝周秦眨了眨眼,似乎想让他帮忙说几句好话。

  周秦没理她,愣愣的盯着面前的女舰官。

  淡青的光源从穹顶洒落,映着女人白皙的脖颈,丰挺的胸部,纤细的小蛮腰,银色的防护服勾勒出完美动人的曲线,显得身姿动人又英姿飒飒。

  “你好,我叫洛盈,青花舰观测组的组长。我女儿很缠人吧?”

  “啊……不,我叫周秦。菲菲好聪明,教了我不少天文知识。真的很厉害!”他心虚的收回目光,表情尴尬的和洛盈握手。对方皮肤细腻,手感极好。周秦的心跳顿时加快了几分。

  模拟星图忽然消失。一个美少女的虚拟影像浮现在观测大厅。“各位乘客,青花号将在一小时后进入空间折叠领域。为了保证您的安全,请回到各自房间,在休眠舱内进入深度休眠状态……”

  “哦,又要进行跃迁飞行了,这个月都三次了。真讨厌!”

  “别担心,马上就要进入Par1802星系了,两极星可是个旅游的好地方!”游客们三三两两的走了出去。

  “待会见了,倒霉蛋!”菲菲拉起妈妈的手,朝他挤了挤眼。

  周秦毫不示弱的呲了呲牙,目送她们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口。

  电梯在十一层打开,菲菲跟着妈妈走出电梯,扬着小脑袋问:“妈妈,倒霉蛋的囚服怎么是浅蓝的?为什么他能自由活动,不用关在禁闭仓?”

  经常星际旅行的人都知道,火炼谷的囚服很有特色,终身监禁是黑色,三十年刑期是深红色,十年内刑期是紫色,只有极少熬到刑期将满、遣回地球服刑的幸运儿才有资格穿上浅蓝色囚服。

  “嗯,我看过他的资料,刑期只有三年。因案件影响巨大,涉及臭名昭著的非亚联盟恐怖组织,他怕犯罪集团报复,主动要求来火炼谷监狱服刑的。司法部特批了他的请求。”

  “哈,果然是极品倒霉蛋呀!”

  ……

  静谧的太空中,青白花纹的太空舰在一片漆黑中航行。青花号有两个足球场大小,十五层舰体设计,可供五百人三年饱和消耗的自给循环系统,捕捉宇宙暗物质并以湮灭能量进行空间折叠跃迁飞行的强磁暴动力……对于一次星际旅行已经足够了。

  周秦沿着长长的走廊回到房间,关上了房门。走到柱形的控制浮台区,在三维模拟键上轻轻点了一下。

  休眠舱从侧壁滑出。他脱掉衣服躺了进去。舱门合拢,深绿透亮的液体注了进来,清凉的感觉蔓延全身。液体缓缓盖过了鼻孔,随着呼吸吸入鼻腔、身体,却丝毫没有影响正常的呼吸。

  营养液在体内的扩散,乘客会在一分钟内进入深度休眠状态,保证飞船在空间折叠领域跃迁时,大脑和身体器官不会受到损伤。

  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周秦喜欢这种感觉,束缚的灵魂仿佛从肉体跳脱而出,浸润在无尽的碧海汪洋,融化于宇宙深处,再没有一丝的拘束。这一刻,他才感觉到真正的自由。

  再睁开眼就是两极星球了。无论是赤晶还是巴诺夫教授,只要能找到一个,他抛锚的人生就可以重新起航!他的嘴角挂着微笑,意识渐渐模糊……

  在距离Par1802星系两个天文单位的宇宙一隅,死寂的空间荡起一圈不易察觉的涟漪。一圈圈的涟漪层层汇聚,交叠出一个飞旋的巨环漩涡力场。在漩涡的中心,一个银色的亮点闪耀着明艳的光芒,破空而出。

  亿万年平衡的虚空被一瞬间搅乱。炫丽的光圈如火山爆发,撕裂了常态空间的束缚,裹着太空舰冲了出来。

  飞船从两颗恒星之间穿越过去,完美的划出一道弧线,飞向了弥漫着浓厚云层的两极星。

  风暴在云层深处肆虐。青花舰在撞入大气层的一刻开始减速,如同一只银色的梭罗,在翻滚的黑云与闪电间穿行。雷霆滚滚,激荡的酸雨呼啸扑来,如惊涛怒海,拍打着巨大的舰体,偶尔还有一圈圈奇异的电弧缠绕在舰体。

  巨蟒般的闪电在风暴中闪耀,扑向巨大的舰身,火柱飞腾。平稳的青花舰猛然晃动了几下,如被妖魔的巨手紧紧攥住的椰壳,在风暴中颠簸起伏,终于偏离了轨道,朝着蔚蓝色的大陆坠落……

  “喂,醒一醒,你还活着吗?”周秦从沉睡中被唤醒,看到有模糊的人影在眼前晃动。

  滚滚的雾气腾起,充满了房间,顷刻凝成冰晶附着在金属墙壁,闪着凛凛的蓝光。

  他用力眨了眨眼,立刻被人拽了起来,蓝色的液体从裸露的肌肤滑落。几乎是同时,一股极寒的冷冽袭遍全身,侵入他骨髓深处。

  “快穿防护服!会冻死的!”一件连体防护服递了过来。救援者手里拿着一只风筒,股股暖风喷在他身上,却感不到多少温暖。

  他手忙脚乱的把防护服套在身上。带好面罩的时候,脸部已经失去了知觉。

  片刻后,身体开始回暖。他哆嗦着走出房间。到处都是冰冻的痕迹,走廊两侧的房门都被打开,却看不到一个人。

  他跟着救援者往前走。从一间间的房门望去,有人赤身趴在地上,有的穿了一半的衣服倒在地上,还有张着嘴在呼救,却无法再发出声音,凝固成了一具具冰雕。

  他被末日的景象震惊。脚下“咔嚓”脆响,一只从门里伸出的胳膊被踩断了两截,赤红色的冰晶在脚下乱滚。他吓得紧贴着墙壁,追逐着前面的人影逃出长廊,沿着那道紧急旋梯一直爬上顶层大厅。

  大厅里挤满了人,所有还活着的人。人群前列站着二十多个手握武器的护卫队员,都背着鼓鼓的旅行包。

  “还有人吗?”

  “没了,他是最后一个了!”救援队员指着跟上来的周秦回答。

  “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周秦拽着那人的胳膊,嘴里的热气喷在透明的面罩上,却没有留下任何雾痕。

  他被推回了人群里。大家都低着头,默默的聚拢在一堆,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高高的穹顶发出恐怖的“咯咯”声响。“轰”的一声闷响,一根粗壮的合金横梁从顶层折断,砸在巨型的观测仪上,碎片崩射向四方。

  站在边缘两个人来不及躲避,被倾倒的柱子砸在下面,鲜血溅出的一瞬就凝成了鲜红的冰渣。人群惊叫着向舱门拥去。

  “停下,都停下!”手拿武器的队员散成四个小队,包围了逃命的人群。

  警卫长巴伦走到舱门口。他的手里提着一只乌黑的高压电击枪,防护罩内面色严峻。

  一个苗条的身影跟在巴伦身后,银色的防护服裹在曲线的身体上,闪动着金属的美感。一个矮小的家伙躲在银色身影的后面,紧张的向人群这边张望。

  是洛盈和菲菲,她们还活着!不知为什么,周秦的内心松弛了下来。

  洛盈向着混乱的人群高喊:“都不要乱跑!这里是蓝鲸大陆,距离基地还有五千公里。这里的气温在摄氏零下一百度,乱跑出去会没命的!大家不要怕,跟着巴伦队长,他会带你们安全回到基地!”

  在反复的安抚后,骚乱的人群安静下来。周秦裹挟在人堆里推推搡搡,发现身边有好几人的手腕上还带着防爆锁拷。

  那是一种利用双向电磁场禁锢双手的特殊装置,类似上个世纪的手铐,只是现在并没有启动。

  人群渐渐向出口移动。周秦走到了落下的旋梯口。呼啸的大风从远方刮来。一个奇异的世界出现在眼前,碧蓝的湖泊,深紫色的大地,一望无尽的荒原。连绵的山峰高低起伏,横亘到黑暗的尽头。

  天空阴沉沉的,浓厚的云层压迫着大地。在东边的天际,有一轮血色的太阳遮蔽了半个天幕。那红色的太阳像黄昏的落日,又像初升的朝阳,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周秦跟在队伍后面,暗自点了点人数,只有一百二十多人。至少有三、四百人长眠在青花号的墓园中。

  巴伦走在队伍最前面,和几名骨干队员低声核对数据:目前防护服能量可以维持700小时,蓝鲸大陆还剩600小时将进入漫长的深冬期。而这里距离基地却还有4800公里。他们每天要走160公里,30天不间断行进,才有可能在黑暗降临前穿越荒原。可即使这样,真正的危险也还在后面……

  他跃上土坡,朝着蜗牛般移动的队伍大喊:“你们都听好了,两个小时内必须翻过前面的高山,落后的人没有食物!”

  “黄毛贱种,你当老子是机器人啊!”有人在队伍里咒骂。

  周秦扭过头,看到一个水桶腰的家伙,手腕上带着手铐。

  “看什么?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水桶腰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他。

  周秦被吓了一跳,赶紧低下脑袋,认真的望着脚尖。心里在默默祈祷:到了监狱那边,千万别跟这疯子关一起。

  队伍在沉默中行进。他们脚下是坚硬的紫色冻土,偶尔还有水洼,在红日下闪动着晶莹的蓝色。

  一只墨绿色、蜥蜴大小的六脚生物从水洼的薄冰里钻出来,脑袋两侧张开四只幽红的复眼,打量着路过的人群,转眼又甩着尾巴溜进了冰层。

  “这是液氨吧,果然比水还要清!这里的生物都喝这个吗?真是太让人佩服了!”一个胖胖的家伙自言自语。汉语腔调生硬,像是日本人。

  周秦瞧着荡开的水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这“水”的温度应该有摄氏零下七十度吧。能喝这样的液体生存,这些生命可真够变态的!

  他抬头看了看,小跑着绕过人群,挤到了负责警卫的洛盈身边,拍了一下菲菲的小脑袋。

  “谁呀?”夏菲菲怯怯的回头张望。看清了面罩里的那张笑脸,顿时双眼发亮的说,“呀,你没死呀,刚才我还和妈妈说起你呢!”

  “是吗,你们说我什么?”他受宠若惊的问。

  “刚才没看到你。我就说,你那么倒霉,一定冻死在船舱里面了。”

  “咳,这叫否极泰来,以后就该走运了。”

  他朝着洛盈笑了笑,望向远方。红色的太阳散发出柔和又妖异的血光,向着东边的地平线缓缓坠落。千万别在蓝鲸大陆赌咒发誓,因为这里的太阳就是从西边升起的。

  “千万别掉队!”洛盈的眼神透着不安,心事重重的看了他一眼。

  山峰似乎就在眼前,却总也走不到面前。渐渐的,队伍里的人们都有了疲态,又有人在低声抱怨。

  菲菲拉着妈妈的手,大口的喘着气。她的脚已经走麻了,小腿上像系了铅块。她现在想躺在地上,好想张出一双翅膀……想着想着,她的身体变得轻盈。

  周秦从后面走过来,从肋下悄悄托起了她的身体。

  洛盈感激的朝他点了点头。小姑娘低着头,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没有流下来。

  那座大山终于出现在人们脚下。所幸山势并不陡峭,山峰也不高耸。山麓上矗立着奇形怪状、蘑菇般的巨树。几只蓝色羽毛的小怪物立在蓝紫色的树冠顶部,狐狸一样的尖脑袋,两只前爪灵活的梳理着细长的翎羽。见了人类也不害怕,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看。

  “这是蓝狐,蓝鲸大陆最常见的生物;杂食类,喜欢吃云蘑树的滕根,也捕食紫尾兽和其他小动物,千万别招惹它们。”洛盈低声嘱咐。

  “如果招惹了呢?”周秦把菲菲推上身前的小土坡,喘着气问。

  “如果感受到危险,它们的前羽会迅速膨胀变硬,像利箭一样射向敌人。我们的防护服或许会被刺破。”

  “真可怕!”周秦倒吸了口气。

  有几个精力旺盛的家伙捡起石头,要去砸树上的蓝狐,被手持武器的守卫们严厉制止。

  队伍在森林中穿行,浓密的针叶树冠遮住了稀薄的光线。行走在阴森的丛林,脚下的蔓藤如蛇蟒般纠缠在一起,似乎随时会复活过来,把这群可怜的闯入者拖进黑暗深处。

  远处的平原传来了沉闷的吼声。大家纷纷站在半山腰,向来路张望。

  在遥远的黑暗深处,依稀能看到青花号的光影轮廓。在它闪光的表面出现了数不清的深蓝色怪物。它们在飞船上蜿蜒爬行,相互纠缠成一团,又蠕动着蛇形的身躯散向裂开的破洞,在不断坍塌的飞船里爬进钻出。

  周秦打开护目镜的远视功能,看到一只巨蟒形状的怪物张开涡轮孔的大口,墨绿的长舌猛然弹出,缠住了一具人类尸体,卷进了黑洞的嘴里。

  “那是虺妖!看啊,它们在吃人,它们竟然能吃人!”好多人都看到这恐怖的一幕。他们失声惊叫,不是因为看到虺妖在吃人,而是因为这些怪物颠覆了宇宙生命学的基本常识!

  在浩瀚的宇宙中,不同星系诞生的生物,DNA都会存在结构性的差异,不可能被彼此吸收。也就是说,贸然食用外星生物,即使对身体无害,也不可能被分解为生命所需的蛋白质分子。这是星际旅行的常识,也是所有人在星际旅行前,上的第一课。

  可是他们却在这颗遥远的两极星上,在银河系的另一端,亲眼目睹了氨基生命的虺妖在捕食碳基生命的人类!

  周秦觉得浑身发冷。在太空站的宣传片中,虺妖被描述为喜欢群居、外形似巨蟒、常年隐身在冰川深处的胆小生物。可他现在看到的,却是一群从冰冻地底钻出来的吃人的恐怖虫妖!

  “不想死的就走快点!”巴伦阴沉着脸,继续带头朝山顶爬去。

  队伍在沉默中跋涉,没人再抱怨。行进的速度也明显在加快。

  天气阴沉沉的,爬上山顶时居然下起了雪。雪花是蓝色的,晶莹剔透,在风中飘舞飞扬,覆盖了紫色的大地,恍如置身梦幻的世界。

  没人有心情去欣赏美景。自从见虺妖吃人的恐怖一幕,活着回到基地就成了人们心中唯一的目标。只要能活着到达基地,他们就安全了!

  巴伦宣布露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累得说不出话。食物按人头配发下来。是一种软管形的营养剂,可以通过面罩上的封闭气孔,将营养膏直接送入口中。

  周秦挤牙膏一样把食物挤进嘴里。一团粘糊糊的东西,淡淡的咸味,有薄荷的芳香。算不上可口,也不难吃。干渴的喉咙清爽了许多。

  “原地休息,四个小队轮流警戒!没事的都去睡觉,六小时后准时出发!”巴伦利索的一挥手,钻进一堆蔓藤堆里,呼呼大睡。

  周秦靠着一棵大树坐下,肚子阵阵发疼,还好防护服有自动排便的空囊,没让他拉进裤子里。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扔掉密封排泄物,还蹲在地上想,若干年后他的排泄物细菌会不会在这个星球繁衍,诞生出一种新的生命物种?胡思乱想了一阵就沉沉睡去。睡得正香,又被人迷迷糊糊的推醒。

  “大懒蛋,快醒醒,队伍出发了!”菲菲蹲在地上,用力晃着他的脑袋。

  “六个小时到了?这么快!”他气呼呼的站了起来,拍掉屁股上的冻土渣。腰好酸,大腿又涨又疼。

  “还差半小时才到时间。不过虺妖好像追来了!”

  “啊,那群大虫妖追来了?”他立刻恢复了活力,脸色发白的跳了起来,拉着菲菲跑进了逃难的队伍。

  洛盈跟着护卫四队殿后,远远地朝他们招了招手。逃亡的一天又开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