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虫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虫妖 我有三千剑 7742 2020.01.20 13:41

  以后的那段日子只能用残酷来形容。为了摆脱紧紧尾随的虺妖,更为了在黑暗降临前赶到基地,所有的人都在压榨身体的极限拼命赶路。睡眠时间被一再压缩,不间歇的行走十五个小时,也只有五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他们不是夸父,却跋涉在追逐太阳的冰原上。所有人的脚底都磨出了血泡,血泡又被磨烂。如果可以脱下护靴,一定能看到脚底被磨出的血痂和厚茧。

  周秦想起史书上关于帝国长征的记载:一群怀揣崇高理想的人们为了躲避强大敌人的追杀,跋涉过雪山、草原、沼泽、大河,他们徒步万里走过漫长荒芜与死亡相伴的道路。他们是一群殉道者,用生命献祭理想,成为了帝国丰碑上永远的英雄。

  周秦不知道自己这群人会不会成为两极星历史上的英雄。他不想成为英雄,更不想被雕刻在石像上让后人纪念。他是个小人物,只想安静的苟活一生,最好再赚点小钱,躺在地球某个热带岛屿的沙滩上舒服的享受余生。

  可惜愿望太遥远,磨难才刚刚开始。前方的陆地渐渐消失,经常会有延绵数十里的冰冻湖泊挡住去路。他们没有时间绕过大湖,只能涉险走过冰层。虽然固态氨的冰层很结实,走在上面还是让所有人都提心吊胆。

  他们很小心的走了十多天,意外却还是发生了。在通过一片冰封大湖、就要抵达岸边的时候,人群中的一处冰层忽然碎裂。包括两名护卫队员,有八个人同时跌进了蓝色的冰窟窿。

  人群在骚乱中四散奔逃。当救援的队员赶到,只剩下两个湿淋淋的背包撂在冰面上。落水的人全都消失了。

  巴伦呆立了一会儿,拖着冰面上的背包,头也不回的走向了岸边。

  周秦跟在最后面。无意中回头,发现几串细小的气泡不断的往上冒,能看到一团黑影在水下不断晃动。来不及多想,他跪在冰面上伸手朝“水”下的气泡抓去。

  他揪到了一撮头发。心中一喜,正要往上提,手腕忽然被一只手扣住,把他整个人拉进了冰窟窿里。深蓝色的湖水淹没了他,身体迅速的往下沉去。面罩在瞬间隔绝湖水,转换成自供氧模式。

  动荡的光影从水面透下来,他看见一个挣扎的人影抓着他的手腕,正在拼命的往上扒水。

  他挣脱不开,只能手脚乱踢的一起朝水面上游。液氨湖水的阻力很小,浮力也出奇的小,无论他怎么使劲划水都无法浮上水面。

  氧气已经不多。每吸一口气,肺叶处都有种被压迫的疼痛。他无法正常呼吸,也没有力气再划水,绝望的伸出手臂,沉向幽暗的湖底。

  在垂死的恍惚中,脑海里却闪过《山海经》中的文字:“昆仑之北有水,其力不能胜芥,故名弱水……”

  动荡的水面在头顶翻滚,同时有几只手臂伸下来,扯着头发,抓着肩膀,把他和下面的人一起拖出了水面。离开水面的一瞬,似乎瞥见有一团庞大的黑影在湖底游弋。

  队伍在湖边休整。周秦躺在坚硬的土地上喘着粗气。旁边躺着把他从冰窟拉下水、同生共死的家伙。

  “哈哈,原来是你啊!”那人恢复得很快,趴在他头顶瞧了半天,忽然咧嘴大笑,“不认识了?逃出来那天我还吓唬过你!我叫老蔡,以后就是你兄弟了!不过你小子力气太差,要加强锻炼才行!”说完,又在他胸口捶了两拳。

  周秦被两拳打得直翻白眼,又痛又气差点昏过去。早知是这家伙落水,他才不会拼命救人。真是猪队友,差点被坑死了!

  一缕柔和的红光透过浓密的蓝晶针叶照在脸上。东边巨大的红日又下沉了许多,已经接近地平线了。用不了多久,蓝鲸大陆就会沦为一片黑暗的地狱。

  “小子,刚才在水底看到别的东西没有?”老蔡趴在他身边,神秘兮兮的问。

  “你是说……蓝鲸?”周秦不习惯的向后挪了挪。

  “哈,你也看到了!据说人类第一次来这里,发现的就是蓝鲸。那家伙比冰山还要大,是两极星最大的动物。咱们看到的那只一定是头幼鲸!”

  又走了十多天,冰冻的陆地又多了起来。没有解冻的湖泊依然随处可见,延伸向茫茫无际的黑暗尽头。或者该叫它海洋了。

  可怕的虺妖始终尾随在后面,就这么不远不近的跟着,仿佛一群甩不掉的幽灵。不知道它们究竟想做什么?

  身后的世界完全被黑暗吞没。红日也完全落在了地平线上,仿佛一只巨大的红灯笼悬挂在他们正前方。在黑暗与光明交汇的边界,能看见一道耀眼的亮线。那是两极星的赤道线。

  巴伦告诉他们,只要在红日沉没前走进赤道圈,就能放心的脱下防护服,像在地球一样自由呼吸了。

  “食物不多了。”洛盈把一支营养剂发到他手里,小声嘱咐说,“省着点吃。最多两天我们就没有食物了。”

  周秦瞪大了眼睛。“可巴伦说,还要五天才能到基地?”

  洛盈清瘦了许多,一双大眼睛却依然闪亮。“再坚持一下,等到了基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两天后,果然没有食物了。巴伦扔掉了最后一个背包。周围的气温在渐渐升高,虺妖一天前就没了踪影。对于那些极寒环境的生物,即使温度仍在摄氏零度之下,也足以致命。

  巨大的红日已经彻底消失,前方的天空也越来越亮,超过了太阳的光辉。随着光明的到来,追逐在身后的黑暗终于停下了脚步。虽然还饿着肚子,大家的心情却都开朗起来。

  赤道圈是一片狭长的环形地带,完全适合人类生存的核心区只有六十公里的纵深,平均气温与地球相似。在这片区域内,甚至可以取下防护面罩呼吸空气。

  在这里看不到蓝天。天空终年翻滚着黑云。极寒与极热的两股气流在大气层撞击交锋,电闪雷鸣。几乎每隔几个小时,就会迎来一场倾泻的暴雨。雨水浇落大地,不一会儿随热气蒸发,再过几个小时又会降下鹅毛大雪,覆盖了水洼的白霜。

  这里的气温常年维持在摄氏-20度到50度之间,寒热气候变化频繁,一天之内甚至会经历数次的四季交替。即使有山谷高原,存在河流冰层,也很难在地表建立类似地球的原始生态圈。

  “天啊,这是水凝结的冰吗?”佐藤飞快的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捧起一层白色的薄冰。一个月的时间,他成功的减去了五十斤赘肉,大胖脸也成了长方脸,看上去反而年轻了许多。

  “是冰!但需要净化。冰层里含有超量重金属和腐蚀性物质,直接吃下去会没命的。”巴伦平静的说。

  “可是,我可以把它带回基地吗?”佐藤的眼中闪着光芒。

  巴伦冷笑。“基地里最不缺的就是水。当然,如果你能在以后两百多度的高温下把冰带回基地,我也不会干涉。”

  佐藤的表情凝固,艰难的吞下一口吐沫,依依不舍的把薄冰扔回了地上。

  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豆大的雨点落在头上时却变成了冰雹。大家抱着头,在空旷的大地上逃窜。一股热风刮过,肆虐的冰雹又化作了大雾,消失在空气中。

  惊魂未定的人们开始加速赶路。路过一座被侵蚀的山崖,议论着在下雨和冰雹时能在下面躲避。但没有人会真的停留,生存的欲望支持着疲惫的身躯,让他们顶着风雨一路前行,走向金色的、光芒万丈的黄石大陆。

  十个小时后,他们终于走进那片光明灿烂的世界。每走一步,温度都在急速攀升。当他们走出山峰的阴影,暴露在强烈的阳光之下,周围的气温陡然提升到了摄氏200度。

  护目镜自动调暗了亮度,一片深褐色的大地出现在眼前。远处有高矮两座山峰比邻而立,一只峰顶直插云霄。在那座山峰之下就是火炼谷监狱,距离基地只有几十公里的路程。

  兴奋的人们翻过了沙丘,在荒原边缘、进入山峰的入口发现了几只金色的异兽。它们长得像麋鹿,却更壮硕,头上长着透亮的独角,全身的鳞甲闪着晶莹通透的金色光芒。

  怪兽们在灼热的荒野中相互追逐,吞吐烟尘,扬起飞舞的尘沙被热风卷起,消失在遥远的天空。

  “是麒麟!”周秦激动的大喊。

  当人类第一次来到黄石大陆,看到了这美丽又危险地异星生物,便给了它们一个神圣的名字——麒麟。神话生物,万兽之王!

  这种生物性情凶暴,领地意识极强。更神奇的是,它们并不直接摄取食物,而是靠独角和晶状鳞甲吸收强光,转化为生命能量,类似地球植物的光合作用。

  不止是它们,黄石大陆的所有的生命体都是靠吸收光能补充能量。于是有科学家推测,这里的硅基生命或许由于温度太高,无法相互捕食摄取生命能量,进化出直接摄取热能转化生命能量的生存方式。

  身后的人群在欢呼。不是因为见到了麒麟,而是麒麟身后的乱石山谷赫然耸立着那座半弧型的火炼谷监狱。

  在见到那座监狱的一刻,所有人都兴奋的冲下沙丘,向那座深蓝色的堡垒冲了过去。

  嬉闹的麒麟被惊动。它们扒着脚下的沙土,脖子上的一圈细鳞炸起,耀眼夺目,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朝着入侵者发出愤怒的咆哮。

  “停下!我们绕过去,不要进入麒麟的领地!”

  没有人听到巴伦的警告。当希望出现在眼前,饥渴到绝望的人们都失去了最后的理智。在他们的眼中,只有那座高耸的建筑。

  随着刺耳的怪声,一个年轻人被一团金色的麒麟扑倒。锋利的爪子轻易撕破了柔韧的防护服。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天空。一股青烟从衣服里冒了出来。火焰燃起,又迅速熄灭。怪兽撕扯着破烂的防护服,碎骨混着白灰被大风吹散。

  护卫队员开始射击。强电流击中鳞甲,只留下一个个清晰的白斑。兴奋的人群终于意识到了危险,朝着监狱的方向发起最后的冲刺。

  周秦在拼命地跑,一个小小的身影紧跟在他身旁。

  身后又传来一声惨叫。菲菲吓得脚下一软,扑倒向地面,被周秦反身一把抱住。

  “救救我,请救救我啊!”佐藤的一只脚夹在了石缝里,整个人趴在地上绝望的伸手乱抓,向他们拼命嘶喊。

  尖利的怪声越来越近。周秦抱起菲菲扭头就跑。没跑出多远,身后传来佐藤绝望的叫喊。那喊声像被一把利刃拦腰斩断,在最高昂处戛然断绝,彻底没了动静。

  巨大的合金门紧闭。最先跑到终点的人们用力拍打着大门,用身体去撞,用脚去踢,眼看着麒麟在不远处肆意撕扯着落单的同伴,把他们变成一堆堆飞扬的骨灰。

  巴伦冲到大门前,紧张的敲击着密码锁。十几秒后,大门轰然打开。绝望的人们如潮水涌入。得救了,终于得救了!人们含着热泪冲进了大门,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当最后一个人跑进大门,厚重的合金门轰然合拢。二层隔离门打开,巴伦带着大家跌跌撞撞的走了进去。他熟悉这里的一切。两极星每隔十年会有一次母星飞船的补给,他在这个监狱里做了十年的守卫。

  跨过第三道灭菌门,一座巨大的封闭空间出现在眼前。高耸的环形建筑由错落的空中电梯连接在一起,气势恢弘又井然有序。

  深蓝色的半透明穹顶遮挡了强烈的光线,把光能存储下来,作为维持监狱防御和日常生活的主要能源。而作为预备能源的核动力系统几乎没有开启过。

  一切检测正常!巴伦打开头罩,深深地吸了口气。“可以脱下防护罩了,这里的温度和空气都很正常。”

  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人群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脱下穿了一个多月的防护服,褪出满是血茧和厚皮的双脚,相拥着喜极而泣。

  好多人的防护服里并没有衣服,他们光溜溜的躺在地上,没人在意。巴伦微笑着打开衣物仓库,让人把衣服分发了下去。

  周秦脱下了防护服,穿好衣服,静静的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有人在咒骂,有人在低声啜泣。而他只想睡一觉,好好的休息一下。在睡觉之前,他还要先填饱肚子。

  巴伦清点了人数,只剩下八十一人。护卫队损失惨重,加上自己也只有七人活到了最后。幸存者中有三十多个来火炼谷服刑的囚犯。他们身强力壮,熬过了那段艰苦的生存竞赛,活着走到了这里。

  咒骂和哭泣声渐渐平息。大厅里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逃进来这么久,为什么没看到一个人?监狱的守卫都去了哪里?

  巴伦带着最后几名队员走入高层的建筑,好一会儿才走了回来,神情里都透着古怪。

  “这里饮用水充足。每个房间都有自动饮水机。但是没有人,也没有,找到食物……”

  “没有食物,没找到食物……”最后的话就像一个魔咒,让所有幸存者目瞪口呆,如坠地狱。在让人窒息的寂静中,疲惫的人们一个个站了起来,跑进了四周的入口。

  巴伦像木桩一样站在那里,任凭人流从身边涌过。

  搜寻的结果让人沮丧又不安。没有食物,一粒米都没有找到;也没有人,巨大的监狱就像一座荒废的死城,一个人影都没有。为什么会这样?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圣人啊,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们!”二十岁的艾米西精疲力尽的坐在地上。搜肠刮肚的饥饿让他无比愤怒。他疯狂踢打着墙壁,脚上的血口崩裂,满地都是血污。他跪在地上,手指蘸着血渍摸进嘴里,用力的吮吸着,眼里闪着疯狂的幽光……

  火炼谷监狱有三层区域,地面之上是瞭望高塔和守卫办公区,地下一层是囚犯监牢,底层则是放置各种巨型的动力设备和实验仪器。

  饥饿的人们搜遍了整座监狱,在底层的蛋白转化炉外发现了几十件带血的衣服,有大人的,也有孩子的。

  在研究空间传送系统初期,很多瞬间分解为量子的试验动物在空间转换后不能还原物理形态,化成了一堆没有生命的蛋白质。于是有科学家灵光一闪,发明出蛋白转化炉,可以将任何植物和动物瞬间转化为储备食物。

  周秦站在人堆里,看着一堆堆带血的衣服,仿佛有条毒蛇爬上了后背,阴森的寒意瞬间蔓延全身。

  “不,这不是真的,他们一定还在基地里!……”洛盈的眼眸里闪着深深地恐惧,把女儿搂在怀里,不让她看那些衣物。

  “都联系过了,基地那边也没有回应。”巴伦疲惫的摆摆手说,“现在外面还守着那群怪物,出去也只是送死。”

  “可是……”洛盈咬着唇,眼圈通红,身体在微微颤抖。

  “杀人了,杀人了……”受惊的人群“呼啦”散向两边。一个秃顶的中年人捂着肚子摔倒在地上,鲜血和肠子顺着指缝溢出,淌了一地。

  艾米西手握着滴血的铁棒冲了进来,另一只手攥着半截肠子,身上和嘴里满是鲜血,脸色狰狞的盯着地上的中年人,仿佛是地狱里爬出的恶鬼。

  “都滚开!谁敢挡我,我就杀了谁!”他气势汹汹的冲进转化室,却被一只粗壮的胳膊从身后勒住了喉咙,“咔嚓”一声,干脆的扭断脖子。

  “真是孬种!”光头撇了撇嘴,松开粗壮的手臂。赤着黝黑的上身,露出毛茸茸的胸毛和鼓胀的肌肉,好像一头凶悍的斗牛。

  “救命啊,我不想死,不想……”中年人在血污里蠕动了几下,脑袋一歪,昏死了过去。

  “刀疤,我劝你别闹事!”巴伦的话里透着浓浓杀机,右手紧握着枪柄。

  不怪他这样如临大敌。这刀疤不是一般罪犯,在非洲恐怖组织排名前三,生性凶残嗜杀,参与了数起国家级别的恐怖攻击。要不是地球取消死刑,他早就死几百次了。

  “别紧张。替你解决个疯子,食物也有了,你该感谢我啊!”

  既然动物和植物能够转换为蛋白质,人类的躯体当然也可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队长。巴伦却低下了头。

  刀疤得意的大笑,脸上的刀疤随着肌肉抖动。他指挥着身边几个囚犯,把两具躯体扔进了转化炉。

  “妈妈,那个大叔还活着啊!”菲菲惊恐的睁大了眼。

  “不要看,也不要听!”洛盈把女儿的小脑袋贴在自己身上,用手捂住了女儿的耳朵。眼泪却从眼角涌了出来,顺着脸颊滴落在女儿的发梢。

  转眼工夫,一箱箱包装好的营养剂从输出口送了出来,堆放在所有人的面前。

  每个人都咽着口水,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拿。大家都在等待,等着有第一个人走上去。如果所有人都去领取营养剂,那么心中的不适和罪恶感就能减轻许多。

  “既然队长不愿意分,咱们就自己拿吧!”刀疤带着几个囚犯走了出来,冷笑着抱起了几大箱的营养剂。

  “站住!”巴伦举起了乌黑的枪管,对洛盈说,“统计人数,把营养剂按人数发下去。一个都不许漏!”

  洛盈张了张嘴,悲哀的叹了口气,把菲菲暂时交给周秦,走过去统计人数。

  “嘿嘿,真是一群伪君子!”刀疤抱着双肩,凶悍十足的扫视一圈。碰到的目光纷纷低头躲闪,不敢与他对视。这让他更加开心,仰着头放肆大笑。刺耳的笑声在狭小的空间里久久回荡。

  生存的问题暂时解决,至少两天之内不会有人饿死。

  周秦随着沉默的人流回到自己屋里。他缩在角落,闭着眼吞掉了自己那的一份营养剂。尽量不去回忆食物的味道,却还是捂着嘴冲到水龙头旁,对着水柱拼命灌水。如果可能的话,他真的想忘掉今天发生的一切。

  监狱里的空气变得压抑。人们沉默的着搜索着每一处空间,相互不再抱怨交谈,迎面遇到也会匆匆闪避开。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恐怖的念头:或许用不了多久,自己也会成为这些同伴充饥的食物!

  巴伦彻底卸下了囚犯们的手铐。他和刀疤的关系也从敌对变得暧昧不明。有人看到两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也有人看到他们大声争执,那凶恶的神情仿佛随时都要杀死对方……

  在进入火炼谷监狱五十个小时之后,饥肠辘辘的人们被重新召集到了会议室。在会议厅高高的阶梯上,刀疤和巴伦并排站在了一起。

  刀疤望着脚下焦躁不安的人群,伸出双手向下虚压了压,提高声音说:“刚才,我们在底层密室发现了二十个带有急冻舱的房间。每个急冻舱可以维持二十年的冬眠期。我会选出二十个幸运儿,躺在里面等待援救。剩下的人和我们一起去基地求救!”

  人群骚动了起来。基地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传来,监狱外面又始终有可怕的麒麟徘徊不去。进了入急冻舱,是不是就意味着彻底的安全了?

  周秦被裹挟在人堆里向前涌。抬头瞥见刀疤阴沉沉的笑脸,心头猛地一寒,停下了脚步。

  “让开,你TM快让开!”他被人从后面的人挤了出去。屁股上还挨了几脚。

  结果很快揭晓。被选中的是清一色的乘客。菲菲也出现在名单里。看着最后一个名额,巴伦犹豫了很久,把洛盈的名字也加了进去。

  “把我的名额让给周秦吧。我们一起去基地,也许那边的联络设备坏了,只是一场虚惊。”洛盈低声央求。

  巴伦没有说话,脸色难看的沉默了好久,艰难的摇了摇头。名单公布出来,有人开心大叫,有人高声咒骂。囚犯们却出奇的安静,站在一旁冷眼看着闹哄哄的人群。

  “对不起……”洛盈走到周秦身边,眼泪却又流了出来。这几天她的情绪总是失控,精神状态很差,眼圈乌黑,应该是很久没有睡觉了。

  “别去急冻舱!”趁着周围没人注意,周秦压低声音说道。

  “为什么?”洛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疑惑。

  “转化炉……”周秦轻轻的说出了三个字。

  洛盈的脸色瞬间苍白。

  第二天,刀疤带着手下强行打开每个密室的急冻舱,把十五具失去意识还活着的身体拖了出来,投进了转化炉里。一支支包装好的营养剂从方形的出口送了出来,整齐的码放装箱。

  有五个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进入急冻舱。他们混在人群里,惊恐的看着这群忙碌的凶手,看着一堆堆由同伴生命转化的营养剂。差一点,他们就变成了蛋白质,成为这些营养剂的一部分。

  巴伦阴沉着脸站在大厅的阴影下。目光和洛盈碰在一起,眼皮抖动了几下,低下头默默走回了他的房间。

  食物被平均分配了下来,每个活着的人都有。至少在这一点上,巴伦做得很公平。

  没有人拒绝,也没有人咒骂。幸存者咀嚼着曾经的伙伴,把他们吞咽了进肚子。从这一刻起,文明的遮羞布被彻底撕碎,坦露出人类最原始的欲望——活下去,不择手段的活下去!

  悬桥的防护栏杆被人偷偷拆下,合金棒被磨尖成利矛,餐刀和叉子被藏在腰里。擦肩而过的人们用戒备的目光打量着对方。睡觉更是提心吊胆,用柜子抵住房门,把刀叉、铁棍放在床头,防备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

  在一间紧闭的房门内,有十多个面色憔悴的人围坐在一起,低声又激烈的讨论着。

  “咱们只有两条路,或者被他们吃掉,或者逃去基地!这群家伙已经疯了,他们会不停把人扔进转化炉,直到最后一个人。不管是巴伦还是刀疤,反正不会是我们。基地才是咱们最后的希望!”周秦站了起来,紧张的注视着大家的眼睛。

  所有人都在点头。目前的情势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再留在这里,只会被人扔进转化炉,做成一管管的营养剂,被那群穷凶极恶的家伙吃掉。

  “监狱外面的麒麟在三小时前已经消失。巴伦决定十个小时后出发去基地,所以他们需要再生产一批营养剂。我们必须现在就离开……”洛盈坐在床边,抚摸着怀里熟睡的女儿,眼神复杂的向大家解释。

  商议一起逃走的有十七人。洛盈拿来了一只电击枪、两台微型净水机,趁着守卫换班的空隙,悄悄打开了三道防护门,带着大家逃了出去。

  这里距离基地不到一天的路程。只要有充足的饮水,就不怕被饿死。路途上依然危机四伏,但总好过被人扔进转化炉里,制成一堆营养剂。

  高塔的监控室里,老蔡站在三维投影前,看着那群人的一举一动。他的眼中变幻着凶狠、犹豫、悲哀的情绪,悬在红色按钮上的手始终没有按下。

  “周秦,祝你们好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