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遗落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父子情深

遗落王 九十九级风 2668 2021.09.07 22:01

  马洛北根本无法细思,他的身体怎么会在瞬息之间,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他只知道,下一刻,必定是雪豹丧命之时。

  马落北双手合拢,握住斧柄,将斧头置于胸前。

  雪豹卷起狂风,雷霆般扑击而至。

  马洛北霍然往下一蹲,从腰部以上,如折断了般后仰,同时双手将斧头微微举起。

  雪豹腾起的身体,从马洛北头顶腾空而过,“嗤”的发出一声裂锦般的撕裂声。

  一股温热而艳红,又腥臭的鲜血,撒在马洛北的身上,脸上。

  雪豹的胸腔,到腹部,一直到尾部,被马洛北的斧子划开。

  雪豹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借马洛北的斧刃,将自己开膛破肚。

  它好像是自己杀了自己。

  这一切,又都在马洛北的算计之中。

  雪豹“嘭”的一声摔在地上,“嗷嗷”痛呼,竟然已挣扎不起。

  从它伏在雪地上的身体下,有红色鲜血沁出,霎时间染红周边的白雪。

  雪豹的身体一阵抽搐,终于寂然不动。

  马洛北转过身,看着雪豹的尸体,长出一口大气,只觉得双足发软,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

  从一次次在雪豹口中死里逃生,到现在他斩杀雪豹,马洛北可以说是殚精竭智,用尽平生之力。

  要说他不后怕,那绝对是假的。

  也只有真正经历了这种危险的人,才会后知后觉到事情的恐怖。

  不过马洛北也知道,他意外发了点小财。

  这两百多斤的雪豹肉,足够他相依为命的两父子,在年终这些日子里,天天打牙祭。

  当然,这肉得炖耙一点,村里有位孤寡的阿婆,可没剩几颗牙齿了。

  最贵重的,当然是雪豹这一身皮了。

  马洛北很幸运,借助雪豹自身的力量,只在雪豹的身上划了一道刀口。

  可以说,这张皮剥下来,简直完美无缺。

  他要是拿到镇上,绝对可以卖个好价钱。

  马洛北坐在雪豹的尸身上,稳定了一下情绪,开始收拾起地下的雪豹来。

  他想了想,将雪豹胸腹中的所有,用斧头一起剥离,只剩下皮肉和头颈,四肢。

  剥皮可不是件粗活,要想收获一张好豹皮,绝不是他手中的斧头就办得到。

  他那三百斤的桦木,再加上雪豹的皮肉,已足足达五百斤。

  马洛北用积雪擦干脸上的血迹,将雪豹的身子,绑在背上,然后才挑起桦木,奋力往回赶。

  他知道,自己久未回家,他父亲马福,一定担忧得很。

  雪花依旧飘飞。马洛北肩挑背磨,走出雪岭时,早已经累得精疲力尽,一屁股瘫坐在雪地上。

  准确的说,是仰瘫在雪豹的尸身上。

  饶是他忽然之间,不知为何涨了不少力气,但五百斤的重量,还是让他不堪重负。

  要是老头子在,还带着雪橇就好了。马洛北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怀念着他父亲马福和马福的雪橇。

  “洛北,洛北!”马洛北恍惚听到有人在叫他。

  还好像真是他老头子马福的声音。雪风呼啸中,若远若近。

  “不是吧,还真想什么来什么!”马洛北猛然来了精神,翻身就爬了起来。

  不防他背上的雪豹尸身,又带了他一个趔趄。

  “洛北,洛北。”那声音渐渐近了,雪地中通往村子的小道上,也出现一道身影。

  “哈,还真是老头子!”马洛北心中狂喜,大呼答道:“老头子,我在这里,快过来呀!”一边用力的朝着雪地中的人影挥手。

  马福终于发现了向他挥手的马洛北。

  马福四十来岁,脸上的络腮胡子,还有额头的川字纹,刻画着他的沧桑,就如同比他的实际年龄大了十岁。

  他粗壮,却并不很高,相比马洛北,几乎矮了半个头。

  但他双目迥然肃穆,精光闪烁。让人一看,就会觉得,这个人既忠厚耿直,又精明强干。

  隔着老远,他就又对着马洛北吼道:“小兔崽子,你窝在那里干什么,还叫我过来?你知不知道,我都找你好半天了?”

  马洛北心底一阵温热。

  马福说的,绝对没有半点夸大之词。

  他两父子相依为命。从小到大,马福做任何事情,都将他带在身边,几乎寸步不离。

  用旁人的话来说:马福对马洛北,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掌心怕飞了。

  马洛北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在他七岁的一个夏天,马洛北在一个午后,乘着马福睡着了,独自偷跑到离家五里外的池塘洗澡。

  七岁的顽童,在水中嬉戏了一个下午,马福也找了他一个下午。

  马洛北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日色西沉,马福在池塘中找到还在戏水的他时,一步跃入水中,将马洛北紧紧抱住。

  马福并没有打他,骂他,而是自己泪流满面,哽咽着说道:“孩子,终于找到你了。”

  从那时候起,马洛北就变得懂事,不会让马福操心。

  多年前的旧事,涌上马洛北的心头,马洛北鼻子一阵发酸。

  可是今天,他又让他老爹担心了。

  “老头子,你放心好啦,你儿子长大啦!”马洛北嬉皮笑脸,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变得轻松,抬手将挺起的胸膛,拍得“砰砰”直响。

  “小兔崽子,你瞒着我,跑这里做什么来了?”马福一脸的严肃。

  “老头子,我们发财呢,哈哈!”马洛北转过身:“看看,我背上是什么东西?”

  “雪豹!”马福眼睛瞪得老大,很显然是吃了一惊。

  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一股寒气从头顶一直凉到了脚底。

  他在雪岭下生活了多年,怎么会不知道雪豹的厉害。

  是马洛北,杀了他背上的雪豹?

  这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这里除了马洛北,再无其他人在。

  当然,他担心的是马洛北,不知道经历了多大的凶险,才杀了这只雪豹。

  马洛北没有葬身豹口,是上天给他最大的恩赐。

  “老头子,有眼光啊!”马洛北故意夸张的竖起大拇指,在马福的眼前晃来晃去。

  马福知道,马洛北是在故意逗他开心。

  看着马洛北健壮的身体,帅气,又有点痞气的笑脸。

  一丝雾气,悄然遮住马福的双眼。

  一股复杂的情绪,也随之涌上马福的心头:“孩子,你终于长大了。好好好,天可怜见,相信不久以后,你定然会成长为顶天立地的好汉!”

  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能勇敢的杀死雪豹,又岂是池中之物。

  但他立即板起脸,皱着眉,一副要多严肃有多严肃的样子。

  “小兔崽子,这雪豹是你杀的?你有没有受伤啊?谁让你偷偷跑出来的?”马福瞪着眼珠子,一连串的责问。

  “放心吧,老爹,我一点事都没有!”马洛北舒展开自己的双臂,还把拳头捏得喀喀作响。

  “哼!”马福一点都不买他的帐。

  “怎么啦老爹,还生气呀?”马洛北换了个称呼。

  “不生气是假的。”马福白了马洛北一眼:“你偷偷跑来雪岭,要是出了什么事,叫我怎么办?”

  “老爹,我已经长大了。”马洛北正色道:“儿子不可能永远生活在您的庇护之下,您说是吧?”

  不错,这才是真正的汉子。好男儿志当高远,又怎能一贯生活于温室之中。

  这才是马福,愿意看到的马洛北。

  “你是怎么杀死这只雪豹的?”马福转移话题。

  “很简单啊!”马洛北又露出他那副嬉痞的笑脸:“它自己想死,硬要用自己的身体,来试试我那把锋利的斧头。”

  有些人就是这样,永远不会在担心自己,爱护自己的亲人面前,倾诉自己的艰辛和苦难。

  唯一的原因,就是害怕亲人担忧。自己再苦再累再痛苦,也会在亲人面前,表现得若无其事。

  “小兔崽子,就你嘴贫!”马福一个爆栗在马落白头上绽开,也不由笑出声来。

  “老爹,明天我就到镇上,卖了豹皮。给您买镇上最好的酒。”马洛北打蛇随棍上:“豹肉佐酒,那滋味一定不错。”

  “好!”马福想都不想,脱口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