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遗落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毒蛇出洞

遗落王 九十九级风 2511 2021.09.24 09:33

  石头沉默了一下,昂然道:“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那好,你先去休息一阵,我来看着。”马洛北不由分说,把石头拉到一边,自己站在窗前,将眼珠子凑在了窗纸洞前。

  “小马,这监视秦九叟,可是你安排给我的事。”石头有些不满马洛北抢了他的生意,连称呼都少了一个字。

  “石头,你腰畔上的伤还没癒全,又折腾了这么久,还是乖乖的去躺一会吧!”马洛北头也不回,压低声音,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没事,我还撑得住。”石头有些强硬的道。

  “哎,石头,你说我这好好的一个人,这点事都不顶在前面,还要好好躺着,眼睁睁看你一个伤兵在这里受折腾?以后要是传出江湖,还让你小马哥怎么混?”马洛北翻了翻白眼。

  “呃。”石头愣了一下,小马哥的理由,倒是相当充分。石头想了想,若是换了他自己,当然也绝不会好好躺着,让受了伤的兄弟顶在自己前面。

  “小马哥,你赢了。”石头知道无论如何,他是拗不过马洛北的,泄气的躺在了铺上。

  “这就对了。”马洛北勾起嘴角,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外面。

  不一会,石头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看起来,石头确实很累。刚刚全凭自己的意志力在坚持,现在精神一松懈,立即就进入了梦乡。

  最关键的问题,还是他腰畔上的剑伤,确实还没能癒全。

  “这傻小子,还想硬撑呢!要是真还让你守在这里监视秦九叟,你小马哥我怎能心安。”马洛北回过头,看了一眼石头,苦笑了一笑。

  石头已经完全进入熟睡状态。似乎有马洛北在,他睡得相当安心。

  马洛北调整了一下姿势,尽量让自己站得舒服一点,又将眼睛凑在了窗纸洞上。

  他目光所及的范围内,包括秦九叟所住的石室前,依然没有任何异动。

  “秦九叟你个王八蛋,都是你,害得你马爷,哦,不,是你小马哥,深更半夜受这种折腾。”马洛北心底对着秦九叟又是一阵诅骂。

  铺上的石头,忽然翻了个身,呓语道:“王兄,不能这样,你不可以这样!”

  马洛北差点笑出来:还没发觉,这小子睡觉居然梦话连天。什么王兄不王兄的,我可是你小马哥,也并没有那啥断袖之癖,对你进行侵犯。

  站了一会,马洛北已感觉到腿肚有些酸麻,又扭了拗脚,换了一下姿势。

  一丝沉重感也向他袭来。

  毕竟,他也是人,不是神。是人,都有疲累的时候,何况马洛北,也已经折腾了快一夜了。

  “这还真不是个好差事。”马洛北打了个哈欠,用手揉了揉上下眼皮在打架,快要撑不住的眼睛,又用力在自己的大腿上扭了一把。

  疼痛使马洛北的精神,又提起来了一些。

  忽然,他的视线中,浮现了一道身影。

  这人影,就是从秦九叟的房间中,忽然冒出来的。

  果然是秦九叟,马洛北精神一振,立即屏气凝神,死死的盯着秦九叟。

  是毒蛇,终究还是忍不住要出洞的。哈哈,真是不枉我马洛北对你的期望啊。

  秦九叟左右看了看,又轻轻把自己的石室门拉上。

  然后,他背负着双手,就朝殷二这边的房间走了过来。

  他走路的样子道貌岸然,但脚下却没有发出一丝响动。

  显然,他是故意放轻了脚步,以免惊动到其他的人。

  马洛北看着秦九叟的面孔,在自己面前放大,恨不得一拳砸在他的鼻梁上。

  秦九叟走过殷二的房间,从马洛北的眼皮子底下消失。

  马洛北的念头转动了一下,立即就明白,秦九叟应该是朝哪个方向去了。

  马洛北不敢有丝毫迟疑,立即拉开门闪了出去。

  殷二的石室旁边,是一条山洞中的岔道,这是马洛北早就注意到了的。

  四周并没有秦九叟的身影,马洛北知道,秦九叟一定是进了殷二房间旁边的那条岔道。

  马洛北伏在石壁墙上,探出头去,正看到殷九叟在叉道中隐约的疾行背影,转了一个弯,拐进了另外一条岔道。

  马洛北不敢犹豫,立即狸猫般窜进岔道,跟了上去。

  前面的殷九叟,似乎并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他。

  殷九叟拐进的那条岔道,石壁并没有整理修葺,而是时有凹进凸出。岔道尽头,又出现一道木门。

  殷九叟推开木门,就钻了进去。

  显然,那又是一间石室。

  那石室里面会有什么?莫非里面还有人?马洛北看着秦九叟进去的背影,一阵思忖。

  借着石壁的凹凸,马洛北大着胆子,屏住声息,潜到了木门前。

  丝丝清甜的酒香,从石洞内散发出来,沁马洛北鼻孔。

  木门虚掩着,殷九叟似乎没有任何顾忌。

  想想也是,巨鹰帮其他人,几乎都折腾了半夜。为了明日的猎狐计划,又都在好好休息,有谁会在这个时候留意他的动向。

  这本身就是他应该把握住的好机会。

  他出门之前,也早就仔仔细细听清楚了周围的动静。

  即便有人碰巧遇上他,以他在巨鹰帮的身份,跟巨鹰帮人对他的信任,他随便扯个幌子,就可以轻易蒙混过去。

  所以,他根本就无需顾忌。

  马洛北不敢直接推门而入,而是小心翼翼的将眼睛凑近门缝。

  待他看清门后石室里的情形时,他立即就想到了殷九叟的毒辣阴谋:投毒。

  这间石洞屋,原来是个酒窖。

  石洞挖得比较宽大,进入洞口的两端石壁上,一边插着两只火把。在地上整整齐齐排列着的酒坛,就摆在离火把比较远的石洞里端。

  马洛北还看到,在地上那些整整齐齐的酒坛旁边,还有一个石台。

  石台上,也放着两个酒坛。

  借着火把光,马洛北穷极目力看到,那两个酒坛,看起来比地上的要精致一些,而且,酒坛上还贴着红纸,红纸上隐隐约约有几个字。

  马洛北实在看不清,那红纸上到底写的什么。

  但是,想必那两坛酒,必定是这酒窖中的珍品,头酒。

  殷九叟此时,就背对着马洛北,站在那石台前,看着那两坛酒。

  “我就不信,你殷九叟是酒瘾发作,来这里拿酒喝的!”马洛北心道。

  果然,殷九叟揭开了一坛酒的酒封,并将鼻子附拢酒坛口,深深的吸了一下。

  “好酒啊,好酒。只是可惜了!”殷九叟又赞又叹,还略微摇摇头。

  然后,他从胸前掏出一包东西,往酒坛中倒了一些进去。

  “这个狗东西,果然是将毒投在酒中,真是人面兽心!”马洛北拽紧了拳头,真想撞开门冲进去。

  但他转念一想,又忍了下去。

  只见秦九叟盖上酒封,抱着酒坛摇了几下,又把酒坛小心的放回原处。

  然后,他又打开第二个酒坛,如法炮制。

  事毕,秦九叟嘿嘿冷笑一声,转过半边身子,将手中包药的纸折叠整齐,又放入了怀中。

  “这家伙做事,该小心的地方,还是相当谨慎,不留一丝痕迹。”马洛北心道,立即闪身离开了木门。

  他知道,殷九叟马上就要出来了,他得赶快离开这里,以免被殷九叟发觉。

  马洛北以最快的速度,转过岔道,进到殷二的房间里,关上房门。

  石头此时,鼾声依旧。

  马洛北屏气凝神,依然将眼睛凑近窗纸洞。

  过了片刻,秦九叟才背着手,施施然从马洛北眼皮子底下走过。

  看他一副怡然的样子,似乎一点事情都没发生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