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遗落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石壁后的冷剑

遗落王 九十九级风 2678 2021.09.15 22:29

  石头手中的凳子,已被他砸在墙上,砸得稀烂,手中只剩下两条尺来长的凳脚。

  屠电很聪明,并不跟势弱疯虎般的石头硬碰,只是东一剑,西一剑跟石头游斗。

  他知道石头的腰畔受了剑伤,石头再勇猛,也坚持不了多久。

  石头这个时候,确实已经很不妙。

  他腰畔的剑伤早就裂开,鲜血又在不停沁出。

  他咬牙坚持着,但他只要一动,腰畔就钻心的疼。

  就连石头自己都感觉到,他已经快力不从心,手中握住的凳脚,也有些不听使唤了。

  这时候,屠电又一剑刺向了他的左胸。

  石头将手中的凳脚,当做短棍,砸向屠电的长剑。

  屠电阴阴一笑,长剑忽然一偏,石头的的凳脚砸空,露出破绽。

  屠电乘势一脚踢出,正中石头受了伤的腰畔上。

  石头腰畔剧痛,鲜血淋漓中身不由己,噔噔噔不住后退,眼看着就要一屁股跌坐在地。

  一只有力的大手伸了过来,揽住了石头的腰,正是马福。

  石头喘着粗气站定,仇恨的目光,钉在屠电身上。

  恶斗了一番的七人,终于分开。

  屠雷等四人,站成一排,堵住了门口。

  马洛北他们,则面对屠雷等四人,背墙而立。

  屠雷此时揉着被马福踢了一脚的肩膀,对最后进来的两人道:“点子扎手,还好我叫了你们来。”

  那从背后偷袭马洛北的剑手冷笑道:“有杀人这种又刺/激,又开心的事,怎少得了我屠云。”

  “你叫我屠雨来,却打发我在外面吹风,非要说自己的事自己了断,只叫我们掠阵,防止他们逃走,这下丢脸了吧!”那自称屠雨的人,却一点也不客气,拉着脸道。

  屠雷脸色一红,有些尴尬的道:“今天就仰仗两位兄台了。”

  屠云盯着马洛北三人道:“自家兄弟,就不要口舌了。不过看起来,这点子倒真是扎手,要费我们不少气力。”

  他偷袭马洛北未能得手,虽然也算是自己轻看了对手,但马洛北对危险的感知,反应的速度,雄浑的力量,还是让他心生谨慎。

  “不错,要杀他们,我们必须全力合击。”屠雨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接口说道。

  马福能空手接他一剑,在他看来,也并不简单。

  屠雨有理由相信,若是马福手中有趁手的兵器,他不见得是马福的对手。

  马福此时神情凝重,若单单只面对屠雷屠电,凭他们三人,当可稳操胜券。但敌人此时又来了生力军,就不是那么好周旋的了。

  这屠云屠雨,相比起屠雷屠电来,显然还要厉害些。

  他带着马洛北,一躲十八年,没想到在今天,会被屠鹰会的宵小,堵在自己的家中,取他们的命。

  他马福可以死,但马洛北,他必须要拼尽全力保护。

  屠鹰会四人,长剑齐齐一举,又向他们逼了上来。

  马福一伸手,将倚在墙角边的那根木钎握在手中。

  这种木钎,粗若儿臂,长约五尺,两头略尖,在雪岭村随处可见。是雪岭村人,平常拿来挑柴所用。

  马福斜斜向前踏了半步,微微下蹲,双手握住的木钎平胸举起,指着屠云四人。凌厉的目光中,一股迫人的气势,汹涌朝屠云等人涌出。

  仿佛他此时拿着的,再不是一根普通的木钎,而是一根铁棍,一柄长枪。

  马福的目光凝注着屠云四人,头也不回的沉声说道:“洛北,你背后的墙壁,一撞就裂。我挡住他们,你跟石头快走。有多远,走多远。”

  马洛北倔犟的答道:“我不会走,要死一起死。”

  他没有时间去分析马福的忽然变化,但他知道他绝不会让他老爹一个人战斗。

  “对,要活一起活。”石头咬牙,又扬起他手中的凳脚。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屠云冷笑一声,脚下步伐展动,手中长剑向马福刺来。

  “走。”马福哪有时间跟两个小子争论,厉喝一声,手中的木钎,迎头扎向屠云。

  木钎“呜”的一声,如毒蛇吐信,又狠又急又快又狠又稳,扎向屠云的胸膛。

  马福手中的木钎,已经是一柄长枪。这一钎若是扎中屠云,屠云必死无疑。

  屠云一进则退,避开木钎的锋芒。他旁边的屠雨,一言不发的趁势向马福扑上。

  马福腰身一摆,以握在木钎中间的左手为轴,握在木钎后端的右手腕一转,本来扎向屠云的木钎前头兀地画了半圆,又扎向了屠雨的小腹。

  屠雨左右是人,避无可避,只得跟屠云一样,抽身后退。

  马福将木钎当成长枪,开合有度,眨眼之间,就逼退了屠云屠雨。

  这也得益于是在屋中拼斗,他的木钎既长,屠云屠雨又不能向一旁闪展之故。

  马福得理不饶人,敌退他进,木钎前端一晃,钎尖又戳向屠雨的胸膛。

  屠雨爆喝一声,长剑往钎头上一搭一压,借力凌空腾起,半空中一个翻滚,长剑寒光闪动,斜刺马福的咽喉。

  屠云这时候,竟然伏身贴地一滚,长剑斩向马福的双足。

  他两人一个心思,知道马福是个劲敌,只要合力除掉马福,那这里的事,就基本上摆平了。

  马福木钎落空,顺势在地下一点一撑,木钎收回,刚刚进击的一步,又退了回来,屠云贴地的一剑,擦着他的小腿削了个空。

  马福收回的木钎一摆,正好磕在屠雨凌空刺来的长剑上,将长剑荡开。屠雨也顺着这一荡之力,连人带剑,又凌空翻了回去。

  这几下交锋,可谓是险之又险,只是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三人又回到原位,各个神情凝重,注视着对手。

  马洛北此时手无寸铁,就凭着自己的一双拳头,又跟屠雷缠斗在一起。

  屠雷面对马洛北,居然生出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马洛北的力量,让他心生畏惧,马洛北对危险的感知和反应速度,更让他吃惊。

  有时候,他明明觉得自己一剑就可以刺穿马洛北的胸膛,但马洛北偏偏能不可思议的避开要害,疯虎般一拳砸向自己的脑袋或者脖子。

  马洛北那双带着恐怖力量的拳头,就算要不了他的命,也可以让他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

  马洛北这是在以命换命,以伤换伤。

  马洛北拼命,屠雷当然不会那么傻。他们以四打三,明明就胜券在握,他何必硬要把自己搭上。

  更何况,屠雷被马福击中的肩头,还在隐隐生疼。屠雷此时,还不能尽力施为。

  所以,他宁可暂时伤不了马洛北,也不愿意跟马洛北来个鱼死网破。

  石头的情形,显然就不是那么乐观了。

  石头腰畔的剑伤,是最要命的。何况刚刚还被屠电大力踢了一脚。

  屠电好像已经找到石头的弱点,还是不疾不徐的东一剑,西一剑,如猫戏老鼠般逗弄着近乎疯狂,又有些气血不稳的石头。

  马福沉声喝道:“石头,退后。”同时冲出,手中的木钎晃动,钎头插向屠电的小腹。

  屠电当然没想到,马福在屠云屠雨的合击之下,还有余暇来对付他。

  马福的钎头,何异于铁枪枪尖。屠电只得放弃石头,慌忙后退。

  马福一钎逼退屠雷,屠云屠雨却在这个时候,趁虚杀到了。

  屠云在前,躬身一剑刺向马福的小腹。

  马福踏前的一只脚退回,身躯跟着立起。木钎急收,在身前一竖,又一脚踢在木钎的下端。

  木钎下端被踢起,反打屠云的下颌骨。

  令马福意外的是,屠云不闪不避,双臂回收,在胸前架成十字,硬接他这一钎。

  “啪,”木钎击在屠云架起的手臂上。

  屠雨却在这个时候,从屠云的头顶上掠出,凌空飞脚,踹在了马福胸前的木钎上。

  这一下真是防不胜防,木钎被大力踹回,撞在马福的胸口上,将马福撞得一连退了几步,又退到了墙边,刚刚马洛北站的位置。

  他背后的石壁,也在这时轰然被撞开。

  石屑纷飞中,一柄冰冷的长剑探入,其疾如风,刺向马福的后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