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遗落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要耳朵的小马哥

遗落王 九十九级风 2647 2021.09.13 11:24

  马洛北站在两名剑手的眼前,又勾起了他的嘴角。

  “我只要你们一人一只耳朵,如何?”

  一人掉一只耳朵,当然要比丢一只手,要强得多。

  像这两名在江湖上刀头舔血的剑手,若少了一只手,就已算是半个废人。

  倘若只是掉了一只耳朵,也只不过是在形象上,有些狼狈罢了。

  比起殷巨,马洛北显然“仁慈”得多了。

  但这两名剑手,又岂是轻易就范的人。毕竟,他们现在面对的,是手无寸铁,还是伤在他们手下的毛头小子马洛北。

  他们怕的是巨鹰帮,怕的是殷巨。至于马洛北,他们还不是很放在眼里。

  他们手中的长剑,同时兀地抬起,指向马洛北。

  “小子,有本事就来拿去。”刚刚刺了石头一剑的剑手,又狂妄起来,瞪着马洛北一声大喝。

  “哼!”殷巨在一旁,忽然冷冷哼了一声。

  殷巨这一声冷哼,杀意尽显。此刻听在那两名剑手的耳里,无异于一声惊天炸雷。

  他们背后的殷五又在冷森森的道:“你们若是不想丢掉一只手,或是自己的命,最好还是乖一点!”

  然后,他们就感觉到,一股杀气从后背透入,直至心胆。

  要手,要命,还是只掉一只耳朵?这是一道并不太难的选择题。

  蝼蚁尚且偷生。在他们的眼里,命当然重要得多。

  他们丝毫不怀疑,殷巨等人,随时都会把他们当成一只猫,或是一只狗,当场格杀。

  江湖刀头舔血的人,几乎都是同一类型,从来都视敌人的命如草芥。

  别人的命虽然轻微,但自己的命,还是要珍惜的。

  留得青山在,自然就会有柴烧。

  更何况,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丢一只耳朵,也还算是正常,比起掉一只手,不知道轻松了多少倍。

  两名剑手互望一眼,心道:罢了,今日认栽。青山不改,绿水自然长流。留得有用之身,今日之仇,他日定然加倍奉还。

  “嘡嘡”两声,两名剑手,将长剑扔在了地下。

  马洛北拾起一柄长剑。长剑入手,马洛北就不由胆气倍增,大有一剑在手,天下我有之概。忍不住在心中嚎了一声:“这还真是好东西啊!”

  那两名剑手,正恶毒的瞪视着他。若是眼光能杀人,我们的小马哥,早被两人的目光分尸了。

  “呵呵,到现在还敢恐吓你小马哥?”马洛北心中怒气又起,忽然大吼一声道:“今天算是便宜你们了。”

  寒光闪动,马洛北挥起手中长剑,兜头就朝一名剑手的左耳斩去。

  那剑手条件反射般想要躲开,不料却一眼正触到殷巨森寒到能杀人的目光。

  一惊一愣间,他只觉得耳中风响,脸颊上凉意迥然,马洛北手中的剑锋,就已经将他的耳朵,跟他的脑袋分了家。

  马洛北根本不懂用剑,他一剑就认准那剑手的耳朵,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至于这斩出的力度,他就无法做到收发由心,拿捏得稳了。长剑斩掉那剑手的耳朵,余势不歇,又“噗”的一声,剑刃至少斩进那剑手的左肩一分半。

  这还是马洛北,已经尽可能的收力了。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力气用大了点,随便收了点利息。”马洛北勾起嘴角,左手挠了挠头。

  殷巨三人,就算是江湖老到,也禁不住“噗呲”齐齐笑出声来。

  你砍了就砍了,还唱这一出,不是故意作贱人家嘛。

  那剑手惨叫一声,疼得浑身打颤,嘴角不住抽搐,看向马洛北的目光,更见怨毒。

  只是马洛北根本就不再理他,而是走向了另一名剑手。

  另一名剑手忽然双手在胸前一摇,对马洛北大声道:“等一等。”

  马洛北停住,有些吃惊的道:“等什么,你反悔了?是不想丢耳朵,愿意掉一只手,还是愿意丧命?”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这名剑手急得双手又是一阵乱摇:“我只是想问问你,你是不是没有用过剑?”

  “对呀!不过,刚刚已经砍掉了你同伴的一只耳朵。现在嘛,轮到你了。”马洛北又举起手中的长剑。

  “不不,你这样不行,你又会斩伤我肩膀的。”这名剑手慌忙退后一步。

  “对啊,这样是有些不妥。我说过,我只要你们耳朵的。”马洛北也皱了皱眉。

  “哈,有了。我有个方法,保证只会切下你的耳朵,不会斩到你的肩膀。”马洛北忽然有些兴奋的叫出声来。

  “什么办法?你能保证?”这名剑手有些狐疑的道。

  “来来来,你过来。”马洛北左手朝他勾了勾道。

  “不行,你还没告诉我怎样做。”这剑手一脸警惕,居然像买菜的大妈一样,讨价还价。

  “唉,你不过来,怎么知道我的方法不行。要不然,我又只有像刚刚那样,一个控制不住,就只好随便收点利息了。”马洛北无奈的耸耸肩。

  马洛北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啊!马洛北要是太随便了,一个控制不好,利息收得过大,那他一只胳膊不就废了。

  到时候耳朵也掉了,胳膊也没了,得不偿失啊!

  更可怕的是,马洛北若一剑斩偏,废的可是他的脑袋啊!这剑手想到这里,不由得不寒而栗。

  看起来,他还真得试试马洛北只切耳朵的新方法。

  他很无奈的走到马洛北身边,还是不放心的问道:“你真能保证?”

  “你放心,我小马哥说话做事,一向童叟无欺。”他一边说话,一边就扭住了这剑手的耳朵,将长剑架了上去。

  “这样如何?”马洛北并不动手,而是问这剑手道。

  这个办法可以呀,至少不会一剑砍偏,削掉他半个脑袋,力度当然也好控制一些。这剑手想了想道:“还行。”

  “怎么样,小马哥没骗你吧!”马洛北促狭的笑了笑道:“那我动手了啊!”

  这剑手却不说话了。闹了半天,原来是他自己把耳朵往马洛北的剑上送啊!

  他不说话,当然就不代表马洛北不会动手。

  马洛北握剑的手,轻轻的往前一送。

  锋利剑刃割入这剑手的耳根,鲜血立即溢了出来。

  是只不过,马洛北力度用得太轻,剑刃入肉并不深。

  这剑手痛得吸了口凉气,呲牙咧嘴的问道:“耳朵怎么没掉啊?”

  唉,他不但自己把耳朵送上门,居然还怕别人割不掉他的耳朵。

  殷巨,殷五,殷十一三人忍住笑,脸憋得通红。

  就连石头,都捂住受伤的腰畔,故意咳嗽了两声。

  “唉,你不要急。”马洛北好心的劝说道:“我得下手轻一点,控制好力度。不然又伤了你肩膀,我怎么好意思面对你的信任呢?”

  他握住剑的手,又往后轻轻一拉。

  “嘶”。这剑手又痛得吸了口凉气。马洛北这拉锯般的正反一送一收,也不过才将他的耳根,切开了一半。

  “好兄弟,干脆点,你这样我会被疼死的。”那剑手近乎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呵呵,你也知道疼,你的剑在刺入别人身体的时候,莫非别人就不疼了?马洛北心中念头闪过,有些厌恶的看了这剑手一眼。

  “那我能不能用力点?”马洛北又勾起嘴角。

  “行行行,兄弟,用点力!”

  “那好,你忍着点,我用力了啊!”

  “放心,我忍得住。”这剑手咬紧了牙关,准备迎接马洛北这关键的掉耳一切。

  可惜等了一阵,马洛北握剑的手,还是一动不动。

  这剑手几乎就要崩溃:“怎么了啊,兄弟,还不动手?”

  殷巨行走江湖几十年,这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样强烈要求,别人快点将他的耳朵割下。

  恐怕也只有马洛北,才做得出这种整蛊之事。

  只听得马洛北回答那剑手道:“你叫我用力,我忽然觉得好紧张。”

  “你不用紧张,只管用力就行了!”这剑手鼓励着马洛北。

  好像现在的马洛北,割的根本就不是他的耳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