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遗落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索命上门

遗落王 九十九级风 2454 2021.09.15 10:44

  “洛北!”马福的脸色变得严肃,语气也沉重起来。。

  “爹,您说,我听着呢!”马洛北终于还是放下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注视着他的老爹。

  “以我看,屠鹰会真不会放过你。而我们根本没有能力跟屠鹰会正面相斗。我想,我们还是该避其锋芒!”马福叹口气,斟酌着说道。

  “老爹您是说,我们要灰溜溜的逃离这里?”马洛北眯起了眼,审视着他老爹。

  “切,你小子说话怎么那么难听呢?”马福白了马洛北一眼,差点又是一个爆栗落在马洛北头上。

  “我们是离开,离开雪岭村,离开观雪镇这是非之地,走得越远越好。咱们这是惹不起人家,总该躲得起嘛。而且……。”马福教训马洛北道。

  “我不想走!”一股铮铮铁骨之气忽然在马洛北身上散发,他打断马福的话道:“我不想做一条不能直面困难,遇事就抱头屁滚尿流,落荒而逃的丧家犬。”

  “你这是初生之犊不怕虎,根本就不知道屠鹰会有多厉害?”马福急了,瞪着马洛北。

  “正因为屠鹰会太过霸道,太厉害,太坏,我才没打算走。”马洛北这时候,变得出奇的冷静。

  “那你想怎么样,跟人家拼命啊,你根本就没那本钱。”马福恨不得给马洛北两巴掌。

  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走了一趟观雪镇,感觉人都变了样。

  “老爹您放心,我还没那么傻!”马洛北站起身,安慰一句马福。

  “那你到底想怎么做?”马福无可奈何的皱眉。

  “我想了很久,决定加入巨鹰帮。”马洛北认认真真,一字一字说道。

  “不行。”马福惊得立即跳了起来,大声反对。

  加入巨鹰帮,何异于把自己往刀头上送。马洛北舍得自己,马福可不敢开这个天大的玩笑。

  “爹,您不是说,我没有跟屠鹰会拼命的本钱吗,巨鹰帮就有。而且,巨鹰帮跟屠鹰会本来就是死敌。”马洛北平静的说道。他似乎早料到马福的反应,一点也不着急。

  “那是人家两帮人拼命的事,你瞎掺和什么,非要把自己搭上去吗?”马福有些恨铁不成钢。

  “拼命?巨鹰帮的人都是好汉,他们拼命都是为了观雪镇!”马洛北神色间,露出一脸的崇拜。

  他似乎又看到殷巨那铁骨铮铮,挺立如山的身躯,耳边又响起殷巨那气冲霄汉的豪言壮语。

  他不等马福说话,又继续说道:“屠鹰会作恶多端,跟观雪镇史家沆瀣一气,欲陷观雪镇于水深火热。若是他们侵入观雪镇,镇上的太平,繁荣景象,必被打破。到时候,无家可归,四处逃亡的,又怎会仅仅是我们?”

  不知不觉间,马洛北的身子挺得更直。

  石头送在嘴边的酒碗忽然凝住,一向冷硬的眼神,有淡淡的异彩一闪而逝。

  “抵抗屠鹰会,自然有巨鹰帮。而且,他们两帮的争斗,都是因为利益。你个毛头小子,就算入了巨鹰帮,又能起多大作用,无非就是去送命?”马福苦口婆心,给马洛北分析道。

  “巨鹰帮为了自己的利益,抵抗屠鹰会。这并不假。但他们保护观雪镇的太平,乡里的安宁繁荣,也是事实。他们并没有这个义务,但他们却肩负起了这个责任。所以我认为,保护观雪镇,并不是哪一个人的事,而是所有观雪镇人的责任。也包括我马洛北!”马洛北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马福忽然在马洛北的身上,看到了那个人的影子。

  当年的那个纵横王,心系万民,一向以天下民安为己任,只可惜……。

  马福一阵黯然神伤:像马洛北这样的孩子,本就该跟那个人一样,驰骋天下,威震八方,庇佑万民。但是,他马福却只有一种责任:无论何时,都只能保马洛北平安!

  “你不要说了,洛北。如果你还认我这个爹,明天就和我一起,离开雪岭村。”马福一拂袖,断然说道。

  “爹,您……。”马洛北一时气结,最后跺跺脚,终于说道:“您胆子也太小了!”

  “胆小能驶万年船。这世界上,胆子越大的,往往也死得越早。”屋门外忽然有人阴森森的接口说道。

  马洛北三人蓦然一惊,齐齐将目光投向屋门。

  “咔嚓”。栓住屋门的门扣被震断,屋门被震开。

  屋外的寒风霎时灌入室内,一道人影也跟着跨了进来。

  “是你!”马洛北与石头,异口同声一声惊呼。

  进来的这个人,目光阴沉怨毒,包扎住的左耳位置,还沁出些血迹。

  这个人赫然就是在观雪镇上,刺了石头一剑的那名剑手。

  “嘿嘿,你们一定想不到,我屠雷会来得那么快?”那剑手森然冷笑。

  “你来干什么?”马洛北怒喝。石头也在这时,站了起来,一双拳头捏得咔嚓作响。

  “当然是来送你们下地狱的?”屠雷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咬牙切齿的道。

  他左耳的部位,虽然已经上了药,包扎得也很完好,但还在隐隐生疼。

  “就凭你?”马洛北很快镇静下来。

  “当然还有我,屠鹰会屠电。”另一名包扎着耳朵部位的剑手,也迫不及待的闯了进来。

  长剑已经被他握在手上,愤怒,怨毒的目光,钉子般钉在马洛北的身上。

  马洛北不但折磨着要了他一只耳朵,更是戏耍得他体无完肤。

  他恨透了马洛北。

  这一次,他们自报家门,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就是屠鹰会的人。

  “这世道,还当真是好人难做啊!”马洛北勾起嘴唇,露出他自认为很帅气的痞笑。

  “我马洛北今日在风雪镇上,没有斩下你们的狗爪子,对你们已经够仁慈,够宽大了。你俩居然不思报恩,反而还找上门来,想要我的命,真是狗咬吕洞宾啊!”马洛北丝毫不客气,对两人一阵讥讽。

  “死到临头,还要嘴硬!”屠雷脸色铁青,铮的一声长剑出鞘,剑尖“唰”的指向马洛北。

  “等一等!”马福忽然大声说道。

  他上前两步,将马洛北与石头拦在身后。

  一种被马福拥在怀中的温暖,在马洛北胸中升起。他又记起那个多年前夏日的傍晚,落日的余晖下,马福在池塘中抱住自己的情景。

  他的记忆中,但凡面对任何危险,马福都是第一个挡在自己面前的。

  老爹并不是胆小,而是护犊心切。

  屠雷与屠电,目光转向马福。

  屠雷冷冷道:“你要我们等什么?莫非你是要自己动手,让我们等着看戏。”

  “这位大爷说笑了。”马福强笑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但不管如何,总得有个理由。”

  “理由?”屠雷的目光看着马福,就像在看着一个傻子,嗤笑一声道:“你是什么人物,居然敢问我们杀人的理由?”

  “不敢不敢,鄙人马福,正是马洛北的父亲。”马福双手作揖,对屠雷道。

  “很好很好!”屠电在一旁阴恻恻说道。

  “什么很好?”马福急忙问。

  “很好的意思就是,今天可以将你们一家,斩尽杀绝。至于理由,你就留着,到黄泉路上去问你的宝贝儿子吧!”

  屠电目中凶光一闪,长剑摆动,就要刺出。

  “两位大爷等一等,我还有话说。”马福双手一阵急切乱摇,慌忙喊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