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遗落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铁蹄惊观雪

遗落王 九十九级风 2741 2021.09.08 21:28

  当先一名骑士,做将军打扮,银甲白袍,背插一双三尺铁戟,马侧悬着长弓箭壶。

  此人二十三四年纪,阔面浓眉,一双大眼,顾盼间自带威严。

  马洛北的目光,也落在了这名年轻的将军身上。

  “真是人与人不同呀!我马洛北长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怎么就沦落到在这卖豹皮呢?”马洛北再看看自己,跟这骑士一比,心中一阵腹诽。

  巧的是,那将军打扮的骑士,也正好看向马洛北。

  “驭!”那骑士左手一提马缰,右手举起,手掌张开一竖。

  一阵马嘶长鸣,所有的马儿,都忽然停顿。

  “好整齐的军容!”观雪酒楼上的殷巨,暗暗侧目。

  那骑士有意无意,朝观雪酒楼上瞟了两眼,翻身下马。

  殷巨知道,那骑士定然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

  他几乎可以肯定,这骑士就是北原王帐下,北原王座下“忠孝仁义”四大家将,也是北原王四个义子中的凤存义。

  “厉害!”殷巨霍然低头,顺势端起桌上的酒碗。

  那骑士已昂首挺胸,向马洛北走去。

  围在马洛北身边几名看热闹的街坊,被他气势所逼,纷纷让开。

  马洛北脸上痞笑依然,心道:“这家伙莫非也看上我这雪豹皮了。若不是来抢我的,那我可就遇上财神爷了。”

  任何人都看得出,这骑士是出得起价钱的人。

  果然,那骑士走到马洛北身边,在雪豹皮上看了两眼,才朗声道:“雪豹皮。”

  “军爷好眼力!”马洛北拍起马屁。

  相问不亏,来者是客。顾客就是上帝嘛。

  “我不但知道它是雪豹皮,而且,看这豹皮的新鲜度,我可以肯定,这雪豹是你昨天才捕猎的。”那骑士不紧不慢的说道。

  “哎呀,军爷可真是行家啊!”马洛北这次,可是真心佩服这骑士了。

  “军爷你看,这豹皮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没有任何被伤了的地方,简直就是完美!”马洛北开始了他的推销,一边手抚豹皮,向那骑士展示,一边说道:“军爷既是识货的人,何不出个价来看看。”

  “这小子有意思,看来是把我当成买主了。”凤存义心道。

  凤存义是第一次遇上,在他的威严面前,能不亢不卑的百姓,而且只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

  他虽然是北原王的爱将,纵横北原,铁血肃杀,但却不是个眼高于顶,蛮横无理的人。

  军队的生活铁血而枯燥,他需要他的威严,士兵们都把他当成了神。哪里会有马洛北这样的人,跟他毫无顾忌的说话。

  就算跟他同属北原王帐下的几名家将,也会因争宠北原王,而争风吃醋,甚至勾心斗角。

  他只有军队,没有朋友。

  所以,他除了努力提升自己外,就只有孤独,寂寞。

  马洛北在他面前的痞笑,居然让他感到如兄弟般的格外亲切。

  他当然也感受得到,马洛北体内那汹涌的力量。

  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能有勇气和能力,捕杀一只雪豹,又岂是平凡的人。

  凤存义很喜欢这样的勇士。

  只不过,他还是只淡淡看了马洛北一眼,才开口道:“你这只雪豹,是在哪里捕杀的?”

  凤存义千里迢迢,于这冰天雪地,带兵从北原主城,赶到观雪镇,当然不是来买这张豹皮的。

  他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军爷知不知道雪岭?”马洛北随口答道:“这雪豹可只在雪岭出没。不过军爷你不用去啦,就算你去了,也不见得还有雪豹在等着你。看看,还是我这张豹皮实在点,付了银子,豹皮就是你的,省事得很。”

  “这天寒地冻的,军爷您就不必去吃那个苦了!”马洛北痞笑道。他还真把凤存义当成了一个好顾主,一口一个军爷。

  “好,你若真想要我出价,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凤存义嘴角微微一扬,脸上笑容一闪即逝。

  “军爷想问什么?”马洛北答道。他脸上虽然痞笑依然,却是满肚子的腹诽:“就你话多,不就买张皮嘛,哪有那么多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氏?”凤存义正色道。

  “我这雪豹是在雪岭打的,我当然是住在雪岭下的雪岭村。”马洛北答道。

  “你是猎户?”凤存义继续问。

  “不是。我只是上雪岭砍柴,顺便杀了这只雪豹。”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军爷,你要买豹皮,就出个中肯点价钱吧。你这不是在当我罪犯,审问我吗?”马洛北有些不耐烦了:“我的名字,跟你买这豹皮,可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他话音才落下,就有骑士在马上怒喝:“大胆山野村民,你可知道,在你面前站着的是谁?”

  “哦,怎么了?当官的,你叫什么名字?”马洛北血气上涌,却并不理会马上那呼喝的骑士,而是反问凤存义。

  “小子,义胆将军你可听说过?”马上那骑士又是一声带着杀气的怒吼。

  凤存义抬手,制止住马上骑士。

  “我就是北原王帐下,人称铁戟白袍、义胆将军的凤存义。”凤存义淡淡道。

  “这就对了!”马洛北不但毫无吃惊的样子,脸上惯有的痞笑,反而又忽然对着风存义绽开。

  “什么对了?”凤存义有些奇怪。

  “你说,我所住的雪岭村,是不是北原王的领地?”马洛北不答反问。

  “那是当然。北原郡每一寸土地,都归北原王管辖。”凤存义肃然道,字字铿锵。

  “那我也算北原人吧?”马洛北嘴角勾起,还眨了眨眼。

  “不是算,而是如假包换的北原人!”凤存义毫不犹豫的接口道。

  他这话刚刚落音,马洛北就伸出一只手,对着风存义道:“义胆将军,请!”

  “请什么?”凤存义莫明愣了一下。

  “将军既是我北原人的父母官,自当以保我北原人安宁为己任。我看将军不像来买我的豹皮,当然更不会强夺,是吧?”马洛北保持着他的痞笑,悠然道。

  “你说得不错。我凤存义一生顶天立地,从不做这种丢人的事。”凤存义沉声说道。

  “所以,将军既不买我的,也不抢我的,就不要耽误了我卖豹皮。将军请!”马洛北又伸手虚引。

  凤存义豁然醒悟,原来,自己上了这小子的当,把自己绕进去了。

  这小子果然有趣得很。

  “你说得很有道理。”凤存义点点头道:“那我问你,你这雪豹皮,究竟怎么卖?”

  “哈哈,来了。”马洛北心头窃喜,对着风存义伸出三根指头。

  “三两银子,好,我出五两。”这次,轮到凤存义的眼里,浮出淡淡笑意。

  “啥,三两。这可是我拿命换来的。三十两,不二价。”马洛北差点跳了起来。

  “在我的眼里,他就只值五两。”凤存义不动声色的道:“第一,货卖要家,我并不需要这豹皮。第二:这豹皮确实太舒服。太舒服的东西,只会令人贪图而不知上进。所以……。”

  他的话还没说完,马洛北急吼吼又第三次伸出手来:“将军你请,你快请。”

  凤存义忍住爆笑的冲动,淡淡道:“其实,你身上有样东西,值三十两。”

  他不等马洛北回话,继续道:“告诉我你的名字,三十两银子,就是你的。”

  马洛北脸上的痞笑猛然消失,第四次伸手虚引,一字字的道:“将军你请。我马洛北一样顶天立地,这个钱不赚!”

  人都是要讲原则的,不义之财不可取。更何况,马洛北觉得,这是对他的羞辱。

  钱,只有用自己的双手和智慧,打拼而来,才花得坦然。

  “哈哈哈……。”凤存义仰天大笑:“好好好,马洛北,果然是条汉子。这个钱你既然不赚,那我风存义就记住你了,后会有期。”

  他翻身上马,左右顾盼着厉声道:“我凤存义奉北原王之令,来此寻找火灵雪狐。望有之情者,上报重重有赏。若有人敢贪图,杀无赦!”

  他这句话,贯注内息吐出,如春雷滚滚,远远传开。

  “驾。”凤存义再不耽搁,打马前行。

  只听得蹄声得得,雪花四溅中,一众北原兵,霎时间走得干干净净。

举报

作者感言

九十九级风

九十九级风

感谢Michael he、陆十一1994、紫夜瞳momo、枕啊枕叶寂散仙的推荐。   遗落王将继续向前!

2021-09-08 21: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