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遗落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一入江湖深似海

遗落王 九十九级风 2617 2021.09.14 09:32

  江湖,本来就是个充满血腥,弱肉强食的世界。你若不踩死你的敌人,迟早有一天,敌人会要了你的命。

  江湖阅历越是老道的人,就越懂得这个道理。

  所以殷巨又对马洛北说道:“你没有斩下那两人的手臂,就如同是你给了这只雪豹,再次扑食你的机会。”

  马洛北忽然觉得全身发冷。

  他明白,殷巨这番话并非虚言恫吓。那两个剑手的狠毒,现在想起来他还心有余悸。

  只是,自己从未想到过,要对他们赶尽杀绝。

  那两名剑手既然还有手,就拿得起剑,拿得起剑,他们就还有杀人的本钱。

  他眼中又浮现出那两名剑手临走时,对着他迸射出的怨毒到能杀死人的目光。

  偏偏殷巨这个时候又说道:“今天你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亲手割掉他们的耳朵,他们不但不会感恩,而且,一定已经对你恨之入骨,想要击杀你而后快。”

  “我还真没想过,我这样放过他们,他们以后会找我的麻烦。”马洛北愣了一愣才说道。

  “麻烦?”殷巨将这两个字重复一遍,脸色有些凝重的道:“等他们找到你,你的麻烦还真不小。我相信,他们绝不会只是要了你耳朵那么简单。”

  “你现在很危险!”殷五一脸严肃:“史坚跟屠鹰会,这个时候一定在想办法打听你的消息。他们对付不了巨鹰帮,但要暗地里报复你,想必还是不会太难。”

  “不错,我听说屠鹰会的人一向心狠手辣,风林镇内,他们已不知制造了多少灭门惨案!”石头在一旁愤恨不已的插话道。

  马洛北浑身一震,他忽然想到了他老头子马福。

  屠鹰会的人,若真如石头说的那么狠辣,那马福不是危险得很。

  “殷帮主,我得走了。”马洛北急吼吼的站起身来。

  “哦,你要到哪里去?”殷巨问道。

  “回家。”

  “你想清楚了,现在,唯有在我巨鹰帮,你才是最安全的。”

  “殷帮主,一人做事一人当。马洛北不可能永远活在您巨鹰帮的庇护之下,您说是不是?”马洛北长吸口气道。

  这是他的肺腑之言。殷巨并不欠他的,他也不想欠殷巨太多。

  他若一直生活在巨鹰帮的庇护之下,那他岂不就变成了不敢现世的胆小鼠辈。

  “你说得很不错。”殷巨承认,马洛北确实是个很有血性的汉子。

  “但我有个建议,洛北你想不想听听?”殷巨正色道。

  “殷帮主请讲。”

  “洛北,你若成了我巨鹰帮一份子,你还会不会觉得,你是活在我巨鹰帮的庇护下?”殷巨凝视着马洛北。

  “殷帮主的意思是,要我加入巨鹰帮?”马洛北感觉有些突然。

  “不错,我绝不否认,你跟石头,都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我巨鹰帮,也很需要你们这种重义气,甘为兄弟插刀的好汉子!”殷巨很坦白。

  殷五跟殷十一又在感叹。在他们的记忆里,这还是殷巨,第一次用这种方式,这种语言,来邀请两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入帮。

  马洛北一阵沉默,他实在不知道,自己是该欣然接受,还是该婉言推辞?

  他不否认,殷巨是在为他着想。至少,他现在在巨鹰帮,还没有人敢来动他。

  就算是屠鹰会,若有敢来侵犯巨鹰帮的能力,也不会仅仅只派出两名剑手,暗地里来试探殷巨了。

  但江湖是什么?他不懂。巨鹰帮究竟又如何?他还只是接触了一点皮毛,停留于表面。

  说起来,他与他父亲马福,只不过是老实巴交的山野乡民,他父亲马福,一身忠厚,又会不会赞同他加入帮会?

  他心中念头,蜿蜒混乱交织,脸上也是一片茫然。

  只听得殷巨又说道:“洛北,你现在是不是没办法做决断?”

  “是。我现在一团乱麻,根本就还想不清楚。”马洛北坦言。

  殷巨很欣赏马洛北的直率,点点头道:“在你做出决断之前,有一点我必须要提醒你。”

  马洛北没有说话,他凝视着面前这个他心中的英雄,一脸肃然,等着殷巨下面的话。

  “江湖,本来就是个人吃人的世界,充满血腥,暴力,奸诈,欺骗!而不是所谓的热血飞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殷巨说到这里,忽然叹了口气,眼神也有些黯然和疲倦。

  他在江湖已久,是不是也觉得累了?

  马洛北没有想到,殷巨在邀他加入巨鹰帮时,居然会说出这番话。

  在他看来,殷巨分明就已经厌倦了江湖。

  只听得殷巨又在缓缓说道:“江湖中自然有朋友,兄弟。但永远存在和解不开的,就是仇恨跟利益。杀人,是为了利益,被杀,也是因为利益。你在江湖上的每一天,不是要杀人,就要做好被人杀的准备,包括你的家人!”

  “然而,你若在江湖上来过一天,那么,江湖上就永远会铭刻着你的名字,除非你死了。所以,我要提醒你的是:一入江湖深似海!”

  马洛北清楚的感受到,殷巨这个外表看着光鲜,在他眼中顶天立地的英雄,对江湖,有着莫名的痛恨。

  然而,正如殷巨自己所说:一入江湖深似海。纵然殷巨厌倦,痛恨江湖,但根本就无法抽身其中。

  看小一点,江湖中,有巨鹰帮和跟他过命的兄弟。他的江湖再大一点,就是整个观雪镇。

  为了巨鹰帮,为了观雪镇,殷巨就算是死,也得要死在江湖。

  但殷巨说漏了一点:他这样的江湖人,还担着责任。

  马洛北想到这里,对殷巨,又多了一层敬服。

  “落北,你要考虑清楚,你若入了巨鹰帮,就等于入了江湖门。”马洛北心念转动间,殷巨又在说道。

  马洛北实在不知道,他现在该说些什么?只是看着殷巨,怔怔出神。

  “好了,洛北,你该走了!”殷巨凝重的脸色一改,哈哈笑了两声道:“我知道,你父亲还在雪岭村等你回家。你可不要让你父亲太过担心!”

  “对,我真该走了。”马洛北勾起嘴角,习惯性的痞笑绽开,将有些沉闷的空气略微化解:“走之前,洛北还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我答应你。”殷巨想都不想,立即答应下来。

  好像就算马洛北要拆了他的观雪楼,他的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马洛北当然不会拆了观雪楼,他只是拿了两坛上好的观雪酒。

  这是他昨天对马福的承诺,也是他生平第一次,给他父亲马福买酒。

  酒当然也不是他买的,而是殷巨送的。

  一走出观雪楼的大门,马洛北就缩了缩脖子。

  外面冷风飒然,比起观雪楼内,寒冷了不少。

  石头腰畔虽然缠着绷带,但他还是老样子,敞开着他的半截衣褂,露出他坚实的胸膛。

  “其实,你应该留在观雪楼的。”马洛北踢起地上一块积雪。

  “你不愿意我跟你走?”石头停下,语气生硬,脸上又开始充血紫胀。

  “小心眼,我是看你受伤了,不宜过量活动,这里到雪岭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马洛北有些怕了石头,急忙解释道。

  “无妨。”石头从怀里,掏出一瓶金创药,在马洛北眼前晃了一下道。

  马洛北唉口气道:“我这个人运气不怎么好,今天已经拖累了你。”

  “你这个人真是啰嗦!”石头鄙夷的白了他一眼:“我们既然是兄弟,那你在哪里,我就该在哪里。”

  马洛北何尝不知道,石头一定要跟着他回雪岭村的道理。

  石头自然是怕屠鹰会,会真的找马洛北的麻烦。

  “石头,你是怎么知道屠鹰会的?”马洛北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我若说我从风林镇来,你会不会认为我在骗你?”石头道。

  “就算你在骗我,我也相信你!”马洛北高声答道:“我们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