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遗落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人心难测

遗落王 九十九级风 2446 2021.09.16 17:02

  马洛北已经硬生生挨了屠风七八剑,浑身上下,皮肉翻卷,早已鲜血淋漓。

  就算屠风不一剑刺死他,用不了多久,他也会鲜血流尽而亡。

  石头这个时候,也中了好几剑,加上腰畔的旧伤,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

  偏偏马福这个时候,却没受到一点伤害。

  这就是风云雨雷电的阴险毒辣之处,留着马福的性命,围点打援。

  马福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马洛北跟石头,几乎全身都被鲜血染红。

  他们都是他的好儿子,都不要命的在护着他。尽管石头好像是才刚刚从天上掉下来。

  “洛北,石头,你们不要管我,快点冲出去,我已经不行了……。”马福已经很虚脱,气息也很不足了。

  他一直保护着马洛北的成长,现在反过来,马洛北在拼命护着他这个垂死之人。

  马洛北根本顾不上说话,但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算拼至最后一刻,也绝不能抛弃自己的老爹。”

  他疯狂舞动手中的木钎,丝毫不顾及自身的安危,对着风云雨雷电,横敲竖击。

  此时马洛北浑身染血,一根木钎被他舞得风声呼呼,形如狂风骤雨。

  一夫拼命,万夫莫敌。

  “冲出去?”屠风身形飘动,避开马洛北扫来的木钎,冷冷嘲笑着说道:“都已经强弩之末了,还妄想逃得性命?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休想在我风云雨雷电手中,救得了你们。”

  马洛北怒喝一声,又是一木钎砸出,却已经感到有些手软了。

  他是人,并不是神。只要是人,都会有力气衰竭的时候。

  他又习惯性的勾起嘴角。但这次的笑,却相当苦涩。就如同在万里雪岭中,他对付那只雪豹时,几乎丧命在雪豹口中的时候。

  “风云雨雷电,很了不起么?”屋外忽然传来一声雷霆般的怒喝。

  马洛北的精神一振:殷巨。

  屠雷屠电的脸色,也在听到这句话后,忽然变得死灰。

  这个人的可怕,他们可是亲身体会过的。他们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殷巨的声音。

  殷巨声到人到,话音落下,他魁梧的身躯,已经如怒矢般从门口射进屋内。

  他的身形并未停歇,眨眼间已到了风云雨雷电身边,十指张开,伸臂就朝离他最近的屠雷屠电抓去。

  屠雷屠电俱若惊弓之鸟,早已心胆皆寒,迫不得已之下,齐齐出剑刺向殷巨的双掌。

  电光石火间,殷巨双手曲指一弹,铮铮两声弹在两人的剑身上,将长剑荡开。

  他下抓之势不缓,两人的长剑一被他弹开,他的双手就抓住了屠雷屠电握剑的手腕。

  屠雷屠电只觉手腕如同被铁钳钳住,半边身子立即酸麻。

  殷巨将他们提起,双臂一振,将两人当做武器掷向屠云屠雨。

  屠云屠雨根本没想到,屠雷屠电只一个照面,弹指之间就被殷巨制住,还当做暗器朝他们撞来。

  这两道人形暗器,力有千斤,若被他们撞上,少不了要筋断骨折。

  屠云屠雨被惊出一身冷汗,慌忙双双往斜刺里就地滚开,狼狈之极。

  屠雷屠电两人的身体,越过屠云屠雨,砰砰两声撞在墙壁之上。

  两人被撞得七荤八素,一时之间,竟然爬不起来。

  殷巨哪里还会理他两人,只是冷冷的看着屠风。

  屠风那嵌在骨头缝里的眼珠,正在骨碌碌急速转动。

  殷巨一出现,给他的感觉就只有四个字:非常可怕。

  再加上殷巨一出手就制住屠雷屠电两人,更证实了他的感觉。

  屠风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他想走,但殷巨已经如同毒蛇,虎豹一般盯上了他。

  这个人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荒野山村?

  屠风并不认识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殷巨。江湖上真正认识殷巨的人,其实也很少。

  “我不是天王老子,但我却很想看看,屠鹰会五战将到底如何威风。”殷巨看着屠风,冷冷说到。

  殷巨比起屠风,足足高了一个头。再加上殷巨身材魁梧,居高临下逼视着屠风,屠风只觉得压力倍增,有一种要俯首称臣的感觉。

  “你既知道我们是屠鹰会的人,就不该管这闲事!”屠风硬着头皮道。

  “呵呵,你很好笑!”殷巨忍不住笑了两声:“我既已清楚知道你们的来路,还敢出手,你说我有没有把你们屠鹰会放在眼里?”

  屠风承认,自己那句话,确实说得愚蠢。以这个人的出手来看,已有傲视他屠鹰会的本钱。

  “你究竟是谁?”屠风虽然觉得,对方不一定会告诉自己他的来头,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我就是殷巨,你们屠鹰会一直想要屠掉的人。”让他意外的是,殷巨忽然笑了笑回答他道。

  “你就是殷巨?”屠风愕然。

  “如假包换的殷巨。现在,你就可以取下我的项上人头,带回你屠鹰会。”殷巨又笑了笑。

  你殷巨这不是说笑吗?我若真能取得下你的头,你又知道我在这里,还会眼巴巴赶来这里送货上门?你这分明是叫我送到你手上来找死嘛!

  “很好,很好!”屠风心中虽然这样想,但口中却说道:“果然择日不如撞日,殷帮主既然给我屠某人这个机会,屠某人焉敢错失。”

  他忽然厉声喝道:“屠云屠雨,我们最大的敌人,就孤身一人站在这里。今日合我五战将之力,斩杀殷巨。为我屠鹰会建功立业!”

  建功立业?你说得轻巧,想要斩杀殷巨,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屠云屠雨心中打鼓,他们当然也看出殷巨的厉害。

  两人正犹豫间,只听得屠风又是一声厉喝:“杀!畏缩不前,临阵逃脱者,死!”

  屠风死字出口,已身先掠出,“嗤”的一剑,朝殷巨刺去。

  他的身形飘忽,在接近殷巨前,已连续不停的变幻了几次方位。

  屠风既已发动,屠云屠雨哪里还敢畏缩?

  屠风的话,绝不是恐吓他们。屠鹰会处决临阵退缩者的狠辣手段,他们最清楚不过。

  “杀。”屠云屠雨两人,也齐齐喝道,咬紧牙关一起向殷巨冲杀过来。

  屠风说得没错,他们力拼殷巨,还有一线生机,若想要临阵脱逃,就真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这么一想,出手也是尽力施为。手中长剑,一左一右刺向殷巨的胸膛。

  屠云屠雨虽然发动在屠风之后,但两人攻至殷巨面前时,屠风的身形,还在左右闪动,似乎在找机会,对殷巨刺出他的追风一剑。

  等到屠云屠雨,朝殷巨刺出他们手中的长剑时,屠风的身形忽然一折,朝着被他先头撞开的墙洞,疾风般掠了过去。

  他这分明就是想逃。他做足了功夫,就是把屠云屠雨两人,又骗又诈,杀过去帮他挡住殷巨。

  这还真是人心难测。刚刚还气势不凡,豪语震天的屠风,一下子就当了逃兵。

  可怜屠云屠雨,不知不觉中就被他们的老大,彻底的给卖了。

  殷巨不屑的看了一眼向后飞退的屠风,出手如电,指若铁钩,直接就朝屠云屠雨刺向他的长剑抓去。

  两柄长剑剑尖离殷巨的胸口还剩半尺,就被殷巨牢牢抓在掌中,再也不能刺进分毫。

  殷巨的手,就如同是钢铁铸成。

  殷巨双手两边一分,往后一带,屠云屠雨身不由己,就朝殷巨撞了上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