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镇妖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小峰,你怕吗?

镇妖路 长街落叶 2338 2019.01.11 19:56

  忙碌了一天,秦峰终于有时间坐下来看书了。

  这是他最喜欢的时候,忘记俗世种种烦忧,让自己完全沉浸圣贤的智慧当中。

  秦峰走到典藏阁走到壬字号书架前,第五十三列,第三层,拿一本《史记》。稍稍用力,却拿不下来。

  秦峰这才注意到,在书架对面,有一双玉手也握住了这本书。

  透过书架的缝隙,秦峰看见了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身不由己的,秦峰轻轻放开了手。

  秦峰终于看见了书架后,那美丽的容颜。眉若远山,目似青黛,仿若落入凡尘的仙子,不沾半分尘世的气息。

  “同学,你也要借这本书吗?”

  温软的声音将秦峰从痴醉中唤醒。

  秦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看了一半,好奇剩下的另一半而已。”

  那女子有些惊喜地说:“那你可曾看到‘上开三面,下献九主。丹开雀录,火降乌流。三分既有,八百不谋。’这一句,出于哪一章?”

  秦峰稍微想了想,说:“记于十二本纪·周帝本纪。”

  女子依照目录翻看,果然找到了这一段。看了一会,她皱着眉头问道:“同学,你可知道这一句的意思吗?”

  秦峰说:“那要看姑娘你是为何而问了。太史公所著《史记》,微言大义,实难一言以尽。”

  女子说:“老师说我栖凤掌练岔了,让我来看这一句。”

  秦峰打量了一番女子,看得她都快不好意思了,秦峰才说:“你吐息都为半息九寸,想必正在冲击二阶遁甲吧?”

  女子惊讶地问:“这也能看得出来?”

  秦峰笑而不答,接着说:“太史公天赋卓卓,却醉心于解读他人所创的奇门遁甲,姑娘可知为何?。”

  女子大眼睛看着秦峰,十分可爱地摇头。

  秦峰也不再卖关子,伸手从书架的空格里拿过《史记》,说道:“‘上开三面,下献九主’的上一句是‘去就有序,变化有时。欲振穨纲,云谁克补。’讲的是儒家为何要在丹田之中开辟奇门。下面这句三开九主讲的则是为何要在十二正经当中炼造遁甲。”

  秦峰将书翻到这一章的结尾,那里留有历朝历代的天才们所留下的注解。秦峰将书递还给女子,继续说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人族以儒家武道立于世上,镇妖夷,平祸乱。可是天底下的聪明人太多,他们全都想走得比别人快。但却没有人一个愿意停下来,研究一下别人说了什么,将百家之言整理成儒家本真。”

  “所以太史公即便怀抱百年不遇的天纵之才,也愿意俯下身来,为人族武道铺平前进的路。从头开始,拆解上万种武学,为人族武道找到一条康庄大道。”

  “自太史公始,天下人才明白了这个道理。我想,你师父想要告诉你的,其实是最后一句‘三分既有,八百不谋’。夯实三分,再图八百。你的天赋很好,但是心性太急了。他希望你认真看完这本史记之后,能体会到太史公写著这本书的初衷。”

  女子听完,沉默良久。然后从书架后面走过来,向秦峰伸出手,微笑着说:“武学系二年级,曾琦君,还未请教?”

  秦峰伸出手,握住了这柔荑,说:“算学系二年级,秦峰,幸会。”

  曾琦君把史记往胸口一抱,说:“老师也真是的,我又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同学,多谢你了!”

  秦峰有意无意地打量着曾琦君胸口,那浑圆的饱满。

  “小峰!”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秦峰回头去看,是一个没见过面的陌生人。

  “你是?”秦峰问到。

  那人热情地拉着秦峰的手说:“小峰,是我啊。”

  秦峰这会儿听出来了,这是五岳堂的李叔。李叔何等稳重的人,竟然化妆成这样,又是为何?

  李叔拉着秦峰一路出了典藏阁,说:“小峰,有件急事,你要跟我出去几天,今晚就走,你马上回去带几件衣服。”

  “这么急吗?”秦峰问。

  “很急!”李叔答到。

  秦峰被李叔拉着一路小跑,到宿舍里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跟常翔说了一声要出门,就走了。

  一辆双人马车正在学院后门候着,看到李叔出来,车夫驱车到了门前。

  赶车的车夫是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带着个斗笠遮住了大半个脑袋。可是秦峰仔细一瞧,这不是每天夜里守夜的王大爷吗?

  “上车。”李叔催着。

  “哦哦!”秦峰赶紧进车厢坐下。

  “从南门走。”李叔说到。

  王大爷一挥马鞭,马儿就小跑着往南门去了。

  在马车上,秦峰问了几次,这是去哪儿。李叔都没答。

  等到了南城门,城门禁闭。这会儿已是深夜,城门老早就关了。

  李叔没有下车,只是递给王大爷一块腰牌。王大爷拿着腰牌离开了一会,又将腰牌递了回来。

  “轰隆隆”沉重城门缓缓打开,放马车出了城。

  到了这时候,李叔才终于开口了。他说:“小峰,你可还记得,上个月你跟我说过的那位客人?”

  秦峰回忆了一会,问:“是华胥县的那位客人?”

  李叔点了点头:“就是那位客人,你再说说看,他有什么不同。”

  秦峰举起右手,在自己的左手上比划着:“我记得那位客人练的衡山青霜剑法,我给他检查的时候,居然拿到了经脉最高权限。这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李叔从怀里掏出一册书卷,翻到其中一页,念道:“刘成,华胥县人,武德四年购衡山青霜剑法一份。”

  说着,李叔看向秦峰,问:“小峰,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秦峰摇了摇头。

  李叔说:“这是从衡山本宗喜阳峰抄撰的名册,这个刘成不仅在大明国五岳总堂有记录,就连本宗喜阳峰也有他的名字。但是他买的的那个玉盘早在武德三年就报损出库了。也就是说,他买了一份不存在的青霜剑法,居然还有人帮他走完了整套流程。”

  秦峰疑惑道:“可是我有试探过他,他对我毫无防备。”

  李叔掀开马车的帘布,眺望着越来越远的靖江城说:“这才是最有趣的地方。我们这一次,就是去找答案的。这后面可能是一张遮天大网,我们把网捅破了,这天也就破了。小峰,你怕不怕?”

  秦峰有些犹豫。

  李叔笑着说:“白云峰的太上长老亲自允诺,事成之后,给我一个本宗名额。到时候,我会举荐你成为衡山本宗弟子。”

  秦峰惊呼道:“本宗弟子!”

  李叔点了点头,笑着看向秦峰。

  秦峰目光灼灼地答道:“我干了!”

  五岳宗共分泰山、华山、衡山、恒山、嵩山五宗,五宗同气连枝,是横跨汉、唐、宋、明、清五大国的顶尖宗门。能成为其弟子,身份尊贵非常。更重要的是,从此再不必为生计而奔波庸碌。

  那是,更广阔的舞台。

  马车,渐渐远离靖江府,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