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古代娇软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古代娇软美人 倚桥 1815 2020.09.01 21:00

  冯掌柜一直都在关注着主家的动向,知道了主家老爷去了趟赵家村想将村里的地卖掉,冯掌柜就动了心思。

  冯掌柜是花父雇的掌柜,虽然也老实本分但家中子女也长大成人要成婚生子了,冯掌柜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三个儿子里只有最小的儿子还在读书,其余的孩子年纪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既要准备厚厚的嫁妆让他姑娘以后在夫家挺直腰杆,又要准备两份一样的聘礼,家庭银钱很紧张。

  花父给的月钱虽然很客观,可是冯掌柜家花销也大,冯掌柜是花家小馆的掌柜管着账目知道十天左右的盈利就可以支付一个掌柜和五个小二还有三个大厨的月钱,一月的盈利除去成本和下人月钱能有二三十两。

  冯掌柜想着就想自己开一家小饭馆了,但店铺位置找的不顺利,周围好的位置早就被人占了,买店铺的事情就卡在这里了。

  冯掌柜这时听说了主家要卖地还要要举家搬到京都冯掌柜觉得机会来了,他有很大的把握能盘下这家店。

  冯掌柜在早上开店前去了花府,冯掌柜被下人引到前院的正厅里,这个时间花父还没有出门,听到冯掌柜来了还有点吃惊,赶忙到了正厅。

  冯掌柜看到主家老爷到了,忙起身行礼:“老爷吉祥。”

  花父:“老冯,别见外,坐下喝茶。”

  冯掌柜坐下手里拿着茶杯却没有喝,想说什么但一直没张嘴。

  花父看着冯掌柜有些支支吾吾的就开口道:“老冯,大家都认识这么多年了,有话就直说吧。”

  冯掌柜:“老爷既然这样那我就直说了。”举起手里的杯子喝了口茶稳了稳又说道:“我听闻老爷要举家搬迁到京都,所以想买下花家小馆。”

  花父听到冯掌柜这么说陷入了沉思,花父本来没想着卖花家小馆的毕竟这个花家小馆开了一二十年,养活了他家三代人,他的半辈子都是在花家小馆里度过的,他为了花家小馆花了很多的心血,这个店不仅是他家的经济来源对于花父来说这个店意义非凡,花父对这个店感情很深。

  花父思忖半天开口道:“老冯,你给我一天时间思考一下明天我再答复你。”

  冯掌柜听老爷没有直接拒绝而是要思考一下,顿时就觉得有了希望:“那我就先告退了,明天再来。”

  “行。”

  冯掌柜就起身走了,花父看时候也到了,就也起身也走了出去,“老冯,你要去店里吗,正好咱们一起吧,还要去开店。”

  两人到了店里,店门已经开了,店里的小二们都忙碌着,擦地的擦地、擦桌子的擦桌子,洗菜的洗菜、切菜的切菜,都各司其职。

  开始了忙碌的一天,来来往往,有新客有老客,日复一日的。

  月上柳梢头,花府饭厅里,花父喝了口老鸭汤然后将早上冯掌柜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后问:“父亲,母亲觉得如何?要不要卖?”

  花奶奶正在听花浔说着今天学堂又里面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闻言头都没抬就说:“卖就卖了吧。”

  花父:“可是那个铺子……”

  花奶奶打断花父的话:“到了京都很大的可能就不回来了,那要是不卖,你每年回来一趟收钱吗,而且天高皇帝远的冯掌柜要做点什么手脚你怎么查。”

  花父:“母亲,冯掌柜的人品靠得住,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

  花奶奶:“人心隔肚皮,他现在想着买铺子就说明他想自己开店,现在没有开只不过是码头附近的空铺子了,找到空铺子是迟早的事,等他找到了就要辞职了,到时候留下事你还要会来处理,雇个可以信任的掌柜可不是那么轻易的事,退一万步说你三两天就雇上人了,那乃个人的品行怎么样,你也不知道,这样一来就会有更多的麻烦,卖了得了。”

  花爷爷这时开口了:“就听你母亲的卖了。”

  花父见父母都觉得卖了好,就也同意卖了,但心里总不是滋味,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花母怀着孕本身嗜睡沾枕头就着了,等睡了一小觉醒过来后发现丈夫还没睡,花母有些心疼丈夫就轻轻拍了拍花父的肩膀说:“怎么了相公,这么晚了还不睡,是在为卖铺子的事烦心吗?”

  花父以为是自己吵醒了妻子,赶忙转过身说:“是不是我吵醒你了,没事我赶紧睡,不吵你了。”

  花母摇摇头:“没有你没有吵醒我,我刚睡醒,就是看你这么晚了还不睡有些担心,你是不是为了卖铺子的事在烦心。”

  花父“嗯,我从小就在那铺子里长大,父亲也是在那铺子里手把手的教我厨艺,那里的一砖一瓦我都熟悉,更重要的是我是在那里见到的你,一见钟情。所以我是真的不想卖。”花父说着还攥紧了妻子的手。

  花母靠在花父肩头:“我理解你,你重情义念旧,那铺子承载了你大半的光阴,也是我们爱情开始的地方,我也很喜欢那里。但婆婆说的也没错,那个铺子等我们上京之后我们确实没有办法顾及到,到时候你要管理京都的铺子,分身乏术,而且新的铺子要更加耗神,你会很累的,我也会心疼的。”

  花母说着眉头就微微隆起,显然是想到丈夫两地来回奔波然后变得瘦削,有些心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