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古代娇软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古代娇软美人 倚桥 2311 2020.09.14 13:18

  “火锅?”众人都是满脸疑惑,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江南人没有听到过,但是花祖母知道。

  花祖母听到孙女说的若有所思的说:“浓浓所说的锅子我到知道一点。”

  众人转过视线都看向花祖母,花祖母喝了口鱼汤,慢条斯理的开口了:“早年的时候,京都盛行吃热锅子,热锅子就是一个锅的样子,中间是一个中空的筒子,里面放着碳火,外面的锅里面放着汤水,然后涮着吃,不管是肉还是菜或是面条都是可以涮的。”

  花父听着母亲光这么说但是没有什么想象力还是没有办法想出来。

  花絮看着父亲就开口了:“父亲,反正明天你也要出去,正好我和您一起去买个锅子回来,我做一次,吃一次您就知道了,这种东西,最重要的就是沾碟,只要沾碟好就不愁生意就算京都都是热锅子店咱们的也能是让人最想念的。”

  大家一听也是这个道理,就不在纠结了,就开开心心的继续吃饭了。

  晚上沐浴过后花絮拿了本《京都口味记》看了几页勾勾画画的然后合上书就上床睡觉了。

  花絮是有前世的记忆但今生是生在江南长在江南,怎么知道这么多呢,花絮摇摇手里的书,这就是证据,她从小的时候就喜欢看书,奇闻异事,风俗习惯,口味爱好……各种各样的书她都喜欢。

  所以今天她提出新的铺子改开热锅子店的时候才没有人问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因为家里人都知道她爱看书,她的一些新奇的点子都是看书上得来的。

  月上中空,将军府一片安静,顾寒如躺在床上,却没有睡着,他一闭眼眼前就是那个小姑娘,那姑娘看自己看呆的样子,羞红的脸颊像是红苹果,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似是撒娇又似是嗔怪。

  顾寒如抬起修长的手放到胸膛,胸口心跳的比平常的快,顾寒如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只是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子。

  带着满脑子的不解,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顾寒如睁开眼的时候,头顶不是以往的云锦绣福纹锦帐,而是一根粗大的房梁,他抬起手发现眼前的不是手而是毛绒绒的爪子,顾寒如就知道了自己的灵魂又出窍了,只是不知道这次附身到了什么动物身上。

  顾寒如动了动四肢,熟悉了一番然后一翻身就站了起来,抬头打量四周,看来这次是附在了一个受宠的动物身上了,因为他看见了刚刚起来的窝,干干净净的还很软和。

  面前的是一个桌子,然后再远是个大屏风,屏风左边就是南边是个榻,上面放着个小几,北面就是个梳妆台,看来这是个女子的闺房了。

  思及之此,顾寒如微微一愣,自小所学的就是君子端方,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对于女子的闺房他一个男子怎么顺便乱看呢。

  顾寒如就想赶紧出去,但是他许久没有用四肢走路了,不是很习惯,一着急就左脚拌右脚,右手拌左手,“啪”清脆的一声,摔倒在地。

  花絮正在梳妆台旁边的衣柜处换衣服,听到声音就出来,然后就看见白雪瘫在地上,白雪被她喂了这么多天喂胖了一圈,瘫在地上像是一团掉在地上的面团,看着就好笑,但花絮却没有笑,反而有些心痛。

  赶紧走到白雪身边,抱起白雪,将他抱到怀里,摸着白雪的头声音如清泉叮咚,又如空谷幽兰:“怎么了,白雪有没有摔疼呀?”

  然后就看到埋着头的小东西抬起头,眼睛湿漉漉的看着她,声音轻轻的“呜~”仿佛在说:好疼,好疼。花絮看着心疼坏了,忙哄道:“不疼啊,不疼,白雪不疼啊。”然后就一口亲在额头。

  顾寒如自己被自己给绊倒了,觉得有些丢人,他刚想起来的时候就有一双软软的手放到了他的身上然后一把把他抱了起来,他没有抬头就感觉那人将他抱了起来,声音熟悉身上的味道也熟悉。

  脑海中就浮现那个女子的样子,是了,那个女子就是之前救它一命的女子,只是第一次他没有看见她的样子就昏过去了,第二次就是昨天,两人相撞,还有那个拉着她手的那个男子!

  那个男子是谁,是她的相公吗?他想到这里心口就一痛,像是有针在扎似的,一抽一抽的疼,疼得他有些受不了,眼眶有些湿润了。

  顾寒如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上面,然后就看到那张如盛世繁花的明媚小脸放大在眼前,紧接着额头就是一热,当他意识到发生什么的时候,他瞬间气血上涌,脸霎时间就红透了,要不是他脸上都是毛,花絮肯定就看见了。

  不过现在花絮也是觉得怀里的白雪有些不对劲,然后举起白雪面对面的看着他,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确定没有什么问题,然后就不在想了。

  抱着白雪出去了,她今天要出去一趟,所以到了外间里就将白雪放到了地下,紫书早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包括白雪的。

  顾寒如失神的功夫花絮就将他放到了地上,回神的时候就看着眼前的饭盆,看着里面的饭菜,牛肉干是牛肉干,苹果是苹果。

  他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又抬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花絮,花絮也在看着他,他赶忙开口:爷要上桌!但开口就是“汪汪汪。”

  花絮看着白雪,平常的时候白雪看到他最爱的肉干肯定就扑上去立马开吃了,怎么今天这么矜持,“白雪,你怎么不吃呀,平时你不是最爱吃的吗?”

  “汪汪汪……”爷要上去。

  “你怎么过来了?”

  “汪汪汪……”爷要上去。

  花絮看着一直在叫的白雪,她仔细的想了一会儿,然后就看见白雪朝着她旁边的凳子使劲的往上爬,花絮:“奥……白雪是想上凳子吗?”

  顾寒如看着花絮总算是知道了他的想法,“呜。”

  “你是不想吃那个肉干吗?”花絮看着白雪,然后指着不远处的肉干,又指指饭桌上:“你要在饭桌上吃?”

  顾寒如:“呜。”

  花絮抱起白雪放到桌子上,然后给它拿了个新盘子,然后把他盘子里的牛肉干和苹果放到新的盘子里,看着白雪笑吟吟的说:“吃吧。”然后看着桌上的包子,咸菜,白米粥又看看白雪:“白雪,你不能吃这里的,这里的都是有盐的,你不能吃。”

  顾寒如身为世子爷,衣食住行什么都是最精细的,可谓是食不厌精烩不厌细,但再有什么洁癖,他灵魂出窍的这两年也都治好了。

  盘子里的东西可比他之前附身的时候吃的干净多了,他看着盘子里的东西凑近闻了闻,还是不错的舔一口尝尝,味道没滋没味的但口感还是不错的。

  花絮看着白雪开(mian)开(wu)心(biao)心(qing)的吃了起来,自己就也大快朵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