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古代娇软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古代娇软美人 倚桥 2173 2020.09.10 18:33

  花母还没有醒,花絮就没有进屋,直接去了厨房。

  厨房里已经把汤都炖上了,“咣咣咣”的切菜声,“噼里啪啦”的烧柴火的声音,“哗啦哗啦”的洗菜声,交织成一首厨房交响乐。

  紫月把纸交给徐管事后也没有回去就在厨房帮着切菜了,紫书紫月跟着花絮这么多年了,自然也会不少厨上的事儿,切起菜来丝毫不逊色于李婶子这个前户部侍郎家的家仆。

  李婶子原本对于今天刚来就当上管事的徐婶很是不屑,但大小姐说的那番话她又不敢找茬,就丧丧的在那里洗菜还甩来甩去的,弄得到处都是水。

  然后就看到大小姐身边的紫月姑娘来了,紫月姑娘递给徐婶两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李婶子看到就觉得奇怪难不成那新来的还识字?她原来的主家里除了主子也就是身边的大丫鬟识字。没想到这个老婆子竟然也识字!

  李婶子这下也知道为什么人家能当上管事了,而下面的两个小丫鬟也看到这一幕暗自下决心自己也要识字。

  花絮不知道自己给徐管事的纸就这么轻轻松松化解了厨房里的矛盾,也提高了家里的下人的学习氛围,不管是因为单纯喜欢还是为了更上一层楼。

  花絮系上围裙开始动手了,厨房有两个大灶五个小灶,花絮要了一个小灶就开始了。

  先取一块五花肉切条然后放入葱姜蒜,黄酒,酱油,胡椒,盐,糖,秘制玫瑰酱,黄豆酱,腌制一柱香,这个时候让人把外面窑口烧上,等一柱香后就把腌制好的肉摆到镂空的铁架上刷上一层樱桃酱放到窑里让火烤一刻钟,再拿出来翻面再刷一层樱桃酱,反复三次直到熟透。

  樱桃酱也是花絮做的,这次母亲也给她带来了,还有好多她之前鼓捣的水果酱,毕竟南方的水果品种多也甜。

  然后就是白炒虾球,卤鸡翅,八宝冬瓜盅,还心血来潮的做了炸薯条,配上番茄酱是阿浔最爱吃的。还做了无糖的曲奇饼干等庄爷爷走的时候给他带上。

  就在花絮这边忙碌的时候庄老头他们上门了,由婆子领着进了清风院的会客厅。

  一路走来小庄大夫看着周围的景色总感觉很奇怪,到不是觉得难看而是一种无法言说却很熟悉的感觉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到了清风院看到墙上的画,丫鬟自豪的说:“这是我家小姐亲手画的。”

  “嗯,这还真像是丫头的想法画的还是不错的。”

  小庄大夫此刻看着墙上的画眼神中闪过一道幽暗的光,不过立马恢复神情,“花小姐真是才女。”只凭一副画他现在还不能确定,毕竟在墙上作画这种事不能是没人能想出来。但他觉得可能八九不离十,有了太祖这个前车之鉴,就算再出现几个也是有可能的。

  小庄大夫这么想着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雄厚的男音:“哈哈,小女拙作见笑了。”话是这么说,但脸上的笑是怎么也藏不住,一脸的骄傲。

  “庄大夫和小庄大夫进屋喝杯茶吧,我派人去叫浓浓了。”

  庄老头点点头,抬步就进去了,小庄大夫也跟着进去了。

  花祖父正坐在上面喝着茶呢,就看到进来的人,起身互相抱拳见礼,然后就让小厮上茶,“这是絮丫头自己做的菊花茶,喝着还好,但是清肝明目,润肺止咳,两位尝尝。”

  花祖父没有说孙女的乳名,毕竟还有个男子在那里,而是叫了絮丫头,他们那边的乡下都是丫头丫头的叫。

  庄老头拿起茶杯看着里面的茶,茶汤微微发黄,喝一口微苦,“嗯,枸杞、黄茋、决明子,不错都是性温和不冲突的药材。从花丫头选的这几种草药看来是看过几本医书吧。”

  花祖父笑着说:“那丫头就是喜欢看书,之前看了几本就做了这个茶,我们喝着挺好的,就一直喝了下去,庄老哥要带点回去吗?”

  花祖父觉得老是庄大夫的叫着生疏又看着庄大夫花白的头发就改叫了庄老哥,庄老头看着花祖父也没有反驳而是点点头:“那等我走的时候就带点吧。”

  两边就这样寒暄着,那边花絮已经把其他的菜都最好了就差八宝冬瓜盅了,看着灶上蒸炖着的八宝冬瓜盅,告诉紫月一盏茶的时间后就转小火再过两盏茶就好了。

  然后就告诉常安:“我知道了,你去回父亲,我马上就到了。”

  回去洗漱换了身衣服就带着紫书急匆匆的赶到了清风院,清风院里一片和谐。

  花絮到了给祖父、父亲问好然后就走到庄老头身边:“庄爷爷,您来了。”然后又对着小庄大夫福身行礼:“小庄大夫。”

  小庄大夫起身回了一礼。

  庄老头就问道:“花丫头,你这茶里配的草药不错,你还看过医书。”

  “嗯,我想着做些养身的药膳就特意看了医书,但那太深奥了,我看了一年也就只看懂一本《百草大全》然后就做了这个花茶。”

  庄老头点点头没在说什么。

  然后就聊了起来,说着说着都说到了花父想买间铺子,只是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哪里有卖的。

  然后从进来除了叫人再也没有说过话的小庄大夫就开口了,“我知道长春路有家茶楼要卖。”

  “嗯?长春路?”花絮疑惑道。长春路是京都主路旁的一条路,京都这里南北向的是“路”,东西向的是“街”,长春路是繁华的街道,酒楼林立,是富家子弟常去吃喝聚会的地方,那里的铺子都是有主家的,不是这个国公家的就是那个侯府的,不会是哪个贪婪的下人偷着卖的吧?

  小庄大夫显然知道花絮想的什么,就说:“那个茶楼的老板我认识是良民,那老板的一应证件都齐全,不是背着主家偷卖的。”

  “那为什么会卖?”花父听着就也问了起来。

  然后外面就进来个小厮,小厮躬身行礼后说:“老爷,午膳准备好了。”

  “嗯,下去吧。”花父吩咐好就起身说:“庄大夫、小庄大夫咱们去用午膳吧。”

  众人闻言都起身出了清风院。

  午膳摆在了正院的膳厅里,只有花絮和哥哥的时候他们就在水榭里吃,今天自然是不能再在水榭吃了。

  正院说是院子其实就是个大一点的屋子,用屏风和椅子隔开三个空间,膳厅在左边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