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对面ADC是女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被陷害1

对面ADC是女生 林林土草 1431 2021.07.06 17:19

  自打那天电影院的事情之后,鹤青和嘉树两人心照不宣的都没有再提起那件事情。可是事情总是会有一个联系的磁场,一旦事情发生,磁场也会牵连其他相关事情的发生。

  比如说,今天的比赛-----对战WG。

  鹤青拉着嘉树已经颤抖的手,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唐佳。她冷冷开口道;‘请唐小姐让开。’

  ‘鹤青妹妹别误会啊,我只是想和阿树打个招呼。’唐佳温柔且平和的语气,让周围人都觉得是鹤青在蛮不讲理。可只有当事人知道这其中真正的秘密。

  WG的adcGary上前拉开唐佳与嘉树的距离。‘唐佳,你老毛病还是改不了。’

  女人的眼泪说来就来,唐佳抹着眼泪,委屈道;‘Gary,我,我真的好爱他啊!’

  Gary没有理会她,这个女人病态的程度已经达到了巅峰造极。他看着连忙上前安慰她的Lee,不禁抚眉。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给他下什么迷魂药了。

  Gary走到鹤青前面,然后打趣嘉树道;‘刘嘉树,这弟妹,找的挺好啊!’

  嘉树松开鹤青的手,与Gary来了个碰肩。‘哥,不用你说,我知道。’

  ‘哟哟哟!这恋爱的腐臭味。’Gary吐槽道。

  随即他被WG的教练叫走,‘刘嘉树,加油哦。’

  回到战情室,苏木看着嘉树有些担心的问道;‘叙旧完了?’

  苏木记得,他第一次见嘉树是在基地附近的网吧。他问旁边的朋友‘那是谁?’

  ‘刘嘉树啊,can神啊!’朋友先是激动,随后又摆出一副崇拜的样子道;‘他可是联盟唯一一个能把辅助打出高伤害的选手呢!’

  ‘是吗?我觉得我的战队就需要这样的人才。’说罢,便走到嘉树旁边坐下。

  ‘你好,can。我是苏木。’

  嘉树看着电脑屏幕,操作着鼠标。‘恩。’

  苏木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那个,我是Ty的,有兴趣来我们队打辅助吗?’

  嘉树依旧没有正眼看他,‘没兴趣。’

  ‘别拒绝的那么早啊!’然后他在他的旁边登录了lol。

  ‘要不,我们solo一局?’

  嘉树终于转头看向苏木,他有些烦躁道;‘我,不想打职业了。’说罢,他便转身离开了网吧。

  说来也巧,嘉树的心里医生就是苏木他舅舅。他记得第二次见面是在舅舅的心理治疗室里,当时的嘉树缩在角落里,全身都在颤抖。

  ‘舅舅,他这是。。。’苏木还是不敢相信,这是刘嘉树。

  ‘哎,应激性后遗症。’说罢,他走向嘉树,温和道;‘嘉树啊,来,我是林医生。’

  嘉树一把推开林医生,大吼道;‘滚开!不许碰我!’

  苏木扶起舅舅,然后把耳朵上的耳机带到他的头上。很快,嘉树缓和下来。苏木依旧是和之前在网吧的模样一样,他笑盈盈的看着他;‘我是苏木,你还记得吧。’

  嘉树点头道;‘恩。’

  随后,他递了一张名片给他,‘来Ty吧,有事兄弟一起扛啊!’

  兄弟?呵!他出事之后,WG就换了新辅助。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Ty逛逛?’

  之后,嘉树去TY逛了逛。Ty的人都很热情,他也在次感受到了兄弟情。但是他依旧是拒绝了苏木。

  ‘刘嘉树,我都已经三顾茅庐了,是不是也该答应我一下下啦!’苏木提着早餐出现在心理治疗室里。

  嘉树接过早餐,笑道;‘我的病情是有好转,可是我无法保证会不会出现和上次在WG比赛时一样的情况?’

  苏木笑出了声,‘你怕啥,出事了哥负责!’

  嘉树苦笑了一番。他不是谁负责的问题,他想自己对电竞负责,对TY负责。

  ‘那你先过来打替补可以吧?’苏木坏笑道。

  嘉树应了声;‘随便。’

  后来,在新人入围赛的时候他才知道,那时的TY是个新队,压根没有辅助。他丫的,苏木的小算盘打的真好。幸运的是每场比赛都发挥的正常,嘉树的症状也没有复发的现象。又加上苏木这家伙连拐带骗的就跟TY签了10年约。

  ‘你就不怕我老了,不行了。’

  ‘老了,就留在TY打杂啊,帮我捏捏肩,捶捶腿啥的。’

  ‘你他妈的!苏木,找打不是?’

  ‘我可是你老板,不想要工资了?’

  刘某人在线卑微。哈哈哈。笑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