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千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势”的对决

千障 木鱼之鱼 2015 2019.07.21 21:00

  周边众多黄衣弟子见状,纷纷呐喊叫好,“大师兄威武”、“大师兄真厉害”、“大师兄快将此人踢下山去”,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反观远处的程万里,除了凌厉不变的眼神,就只剩那一脸的淡漠,仿佛那一剑不是由自己斩出。

  柳青寒看着白衣之上的鲜血,突然变得安静下来,柳青寒轻轻的抚摸着白剑,对着白剑道了一声:“我们来一起战个痛快吧。”

  程万里突然觉得一切都变了,他从柳青寒的眼中能看出一开始的兴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冰冷,那是一股直刺心底的寒意。又感到一股别样的豪气从柳青寒身上升起,也不由的握紧手中长剑,暗呼一声:“这是“势”!”

  程万里的漠然之色消失了,眼中的凌厉之气开始更胜,提起手中青色长剑,直指柳青寒,说道:“此剑名为青蛇,长二尺六,宽一寸,重一斤一两,记住这把剑,你会败于此剑。”

  说完便见天地元气缓慢汇集而来,经由程万里之体注入到青蛇长剑之中。青蛇长剑在元力的加持之下开始变得愈加青翠白皙,众人也能感到长剑之上蕴藏的恐怖威能。

  掌门欲不平见状说道:“这小子,果然只差一丝就要入乾坤了,竟可以吸引天地元气了。”

  相反封不许却有些担心道:“掌门师兄,你知道万里杀气有点重,一会刀剑无眼,要是万一把那小子给不小心杀了,那怎么跟那了尘禅师交代?”

  掌门欲不平抻了抻胳膊,说道:“那只能怪那小子太过狂妄,一个真武境之人,虽然悟出了“势”,但总不可能会单挑整个三川剑门吧。”

  封不许点了点头,但还是说到:“我们先看,一会如果可能,我会出手保他一命,免得与那了尘禅师结了矛盾。”

  此刻的柳青寒顾不了那么多,他依稀记得自己八岁那年。

  在寒山寺的后山玩耍之时碰到一只花斑猛虎。猛虎饥肠辘辘,见到柳青寒便扑了上来,柳青寒那把比自己高的白剑留在寺中,现在身无长物,只得取路边石子不停朝猛虎扔去,但却被猛虎一一躲过,眼看就要被扑倒之时,柳青寒拾起一个木棍,就朝前刺去。

  木棍刺到猛虎身上,猛虎到没什么,反而柳青寒被弹了出去。被摔得生疼的柳青寒反而静了下来,静下来的他突然感到一股气息自心底升起,再次拾起木棍之时,那猛虎却只是远远看着,不敢向前,在对峙了半柱香左右的时间后,猛虎转身就走了,柳青寒也是昏倒在地。

  猛虎走后,了尘禅师从树后走出。了尘禅师很是惊讶,他一直也不敢相信一个才八岁的孩子竟然会有“势”的种子。本来了尘禅师是不想让柳青寒习武,参与江湖之事的,但看到如此天赋,也认为一切是天意。

  也是从那天开始,了尘禅师开始将“游鱼身法”传于柳青寒,第二年了尘禅师来了一趟剑门,带走了驴崽子和半本天书秘籍。

  而后便有了如今的柳青寒,在程万里的压力刺激下,柳青寒感觉从心底散发的豪气喷薄而出,但都被他收在周身一尺范围之内,都化作白色的雾气缠绕在双手双脚之上。白色越发浓密,而后渐渐凝实,在柳青寒的牵引之下都朝白剑汇集而去。白剑变得我是越来越白,就如同冰雪一般。白剑又似很兴奋,龙吟之声隐隐传来。

  封不许看到这一幕,说道:“这把剑,好像有点熟悉啊!”

  掌门欲不平一脸看热闹的模样,事不关己的说道:“是有点熟悉哈,先看戏,别管这个。”

  整个山巅的风突然停了,虽说太阳被遮挡,但依旧使人感觉燥热难当,就仿若此刻演武场之内氛围,让人急得挠心却又无可奈何。

  程万里首先一剑挥下,伴随着巨大的剑气,所过之处,整的演武场都被劈成两半,集天地元气斩出的这一剑竟如此之强。周边黄衣弟子也是惊的张开了嘴,却忘记了欢呼叫好。

  与之相对应的柳青寒也是斩出了那一剑,白色的剑气如水银泻地一般从白剑之上争先而出。身后的阿江和阿红也不由的有些呆了,阿江懵懵的说道:“这就是附了“势”的剑吗,这威力果然大不一样,犹如天壤之别。

  两道白色剑气眨眼间就碰撞到一起,众人先是感到演武场晃动开来,而后才听到刺耳的碰撞之声,那声音就如同用铁剑划在石头之上,“吱吱嘎嘎”般刺耳,只让人浑身不舒服。

  待声音停止之时,众人远远望去,不由得又是张大了嘴,整个演武场被整整齐齐的切做两段,一面参差不齐,一面光滑如镜。

  接着又看道场中一道白色身影与一道紫色身影开始飞奔起来。不时有剑气斩出,顷刻之间便已是对攻数百招之多,柳青寒靠着灵巧的身法,竟一时也看不出两人谁占了上风。又是一次碰撞之后,两人都是极速后撤,扯来了距离。

  程万里摸了摸脸颊之上被划破皮肤而淌出的鲜血,望向柳青寒道:“接下来你若死了就只能怪你自己了,我自己的可控制不了。”

  柳青寒看到程万里的双眼中的凌厉之色越来越是严重,眼睛也开始慢慢变红,一股动人魂魄的杀意开始弥漫开来。

  柳青寒不禁心道:“这就是他的“势”吗,由杀意凝炼而成。”

  对手越强,柳青寒心中的傲气越胜。傲气、豪气相伴而生,又互相促进,循序演化。此刻柳青寒感到胸中豪气冲天,大喝一声:“来吧”。

  程万里动了,手持灵蛇长剑,长剑已不是青色,而是化作了红色,那是杀意,是程万里的“势”,也是他的剑道。

  柳青寒也是欺身而上,只一个回合,柳青寒就感觉到程万里便可,速度、力量、给人的压迫感无一不提到了最高。

  几个回合下来,柳青寒就已经只能回剑苦苦防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