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千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千障

木鱼之鱼

  • 武侠

    类型
  • 2019.07.04上架
  • 80.08

    连载(字)

284位书友共同开启《千障》的武侠之旅

弟子手机00000 弟子面码酱233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姑苏斜雨楼

千障 木鱼之鱼 2069 2019.07.03 22:26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间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当年黄大才子途径姑苏城,于斜雨楼题诗一首,便将整个姑苏推到了风口浪尖。一时间,要说附庸风雅,哪里都不及姑苏斜雨楼。犹其是再加上每当远处寒山寺的钟声响起,端坐斜雨楼,倒上一碗足年份的女儿红,任谁都会忍不住的诗兴大发,来吟上那一两句诗词。

  但此刻,众人却提不起一丝丝兴致。本应文人雅士咸集的斜雨楼,今日却被一群江湖之人围的水泄不通。有些是绿林的豪客,有些是流浪的乞丐,还有蒙面黑衣之人。环视一周,总算还能在人缝中看到几个书生打扮的人。但细细辨别就会发现,虽是书生,但却是习过武的。

  从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分了两条,每条楼梯前都立着一根支撑用的鎏金原木,上面挂着两句诗词,东侧书有“桃李春风一杯酒”,西侧书有“江湖夜雨十年灯”。而两条楼梯的正中间有一个幕墙,这便是黄大才子题诗之地。第一次来此的人都会站在幕墙前,静静的品着看着,偶尔也会流上几滴眼泪。就像去年南子衿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样。

  一楼的嘈杂却盖不过二楼的清静。二楼有十几张桌子,此刻都已坐满了人。娄百尺也坐在这里,此刻,他正盘腿坐在其中一张桌子上。没错,就是桌子,不是凳子。还时不时的脱下那双满是污泥的黑布鞋。也不管旁边之人如何看待,自顾自的抠起脚来。可能是等的太久了,最后索幸仰面朝天躺在桌子上翘起了二郎腿,用脚趾头挑着那黑色的布鞋,在那晃了起来。

  可能是实在看不下去,也可能是味道有点大,东南角上的一身穿锦带蓝衣之人说道:“这斜雨楼请的都是什么人,如此风雅之地硬是混进了一只苍蝇……”

  还未说完,但听“啪”的一声,这人脸上却多了一只黑色布鞋。娄百尺转身换了一个姿势,又用脚趾将另一只黑布鞋挑了起来,在那又是晃了起来。

  锦衣蓝带之人大怒,瞬间拍桌而起,不待张嘴却被同行另一人按下,在他耳边低语几句。锦带蓝衣之人便悻悻的坐下,不过脸色阴沉,一直看向娄百尺。

  旁边另一桌,此刻却传来了一阵银铃声般的笑声。却是一小女孩儿在那里捂着嘴咯咯的笑着。

  同桌的中年少妇道:“九儿闭嘴,真不懂礼数,回去定叫你父亲打你屁股。”

  被叫做九儿的丫头嘟着嘴道:“就是好笑嘛,你看那人脸上还有鞋印呢。”

  被九儿这么一说,旁边的众人也都是大笑了起来,二楼也变得有些嘈杂。

  ……

  二楼此刻发生的一切都被屏风后的两人收在眼里。

  “怎么样,小子衿,看了半天戏,可有你要找之人?”红袖向身旁的一个少年问道。

  少年十八九岁的模样,眉宇中散发着不一样的英气,青衣傍身发带摇曳。加之精雕细琢般的脸庞,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他的唇角总是微微上扬,随时都带着微笑,这种微笑,似乎能让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一下子就照射进人的内心,温和而又自若。让人不禁想起“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也不过如此吧!

  南子衿皱了皱眉道:“还不确定,要接触下才知道。红袖姐,这些人什么来头?”

  红袖抚了抚头发,看了看变得有些嘈杂的二楼,轻启朱唇道:“你给的时间有限,消息走不了太远,呔!如果给我半月时间,我保证能来半个江湖。”

  南子衿道:“不需要,我知道那个人在姑苏城内,找到他,这就够了。”

  红袖奥了一声,接着说道:“值得注意的人有这么几个,东南角上那一桌蓝衣锦带之人是城内的地头蛇,龙蛇帮。刚才那人是少帮主,端是无赖一个,平时在城内嚣张跋扈惯了。动脚之人叫娄百尺,平时只在城西关帝庙住着,低调的很,不轻易出面,但武功出奇的高,不知深浅。那边的那对母子是浔阳胡家的,正巧与我斜雨楼有生意往来,此家可是富可敌城,有钱的紧。”

  “那边正中之人是谁?”南子衿指了指端坐二楼正中之人。

  “那是朝廷任命的姑苏城城主白一眉,整个姑苏能做到夜不闭户,至少有他一半功劳。”红袖道。

  ……

  “哒哒哒”,一人翻身下驴,将绳子栓在斜雨楼前。

  一楼的嘈杂,突然平静了下来,人群自动分割出来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道路。但见此人白面、白衣,一身月白银项细花纹底锦服,大片的莲花纹若隐若现,面庞似雪,剑眉却浓的像是一滩画不开的墨。一根白丝线束着黑发,一柄雪白的剑负在身后,让人感觉整个天地间就只有那一人那一剑。

  红袖看的有些出神,南子衿轻轻地咳了一声道:“真不懂你俩!”

  红袖低下了头,心中不禁心生忧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才十八,懂些什么?有些事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随即话锋一转,脸色一变,接着道:“你个小屁孩儿,老娘的事要你管,不过我提醒你,如果你要找的人是娄百尺,那你可得小心点儿,他有点危险。”

  “我知道怎么对付他,我早有准备。”南子衿道。

  “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刚才娄百尺得罪了龙蛇帮,可有点危险了。”

  “龙蛇帮?你不是说过,那只是一些小角色吗?”

  “帮主陈阿四有点能耐,但也有限,主要是那个人。”红袖伸手指了指坐在少帮主身边的男子接着道,“这人是从南国五毒教来的。如果有所防备,或许不怕,否则很容易着道。”

  南子衿环起手臂沉吟了一会儿道:“无妨,走一步看一步。再说,大哥,这不来了吗?嘿嘿,他可是白剑柳青寒。”

  红袖呵呵一笑,“他是来帮你的,还是来添乱的,还不一定。”说到这儿,南子衿突然冒出一头冷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