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千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无妄四戒

千障 木鱼之鱼 2037 2019.07.10 21:00

  红袖静静立于窗前,看着天上渐渐被乌云遮挡的月亮,不由得皱了下眉头。空气中透着一股闷热,红袖索性也只是穿了薄薄的一层青纱,斜着身子倚在窗户边,

  轻摆着绿荷流萤小扇,竟不时的还会在那里咯咯傻笑出来。

  “他的心里终究是有我的,不然今日何以如此。”红袖心中不禁想到。

  一晃神的功夫,但见一道白影从窗口晃过,闪入窗内。红袖脸色一变,惊到:“谁!”

  “是我”听到声音,红袖又看到了人,脸色竟是一红,轻声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没错,来人正是白剑柳青寒。韩青寒背朝着红袖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气氛略微显得有些尴尬。

  还是红袖开口说道,“今日谢谢你了。”

  “什么事?”

  “龙蛇帮少帮主之事。”

  “哦,没什么,举手之劳。”

  说完这几句话,闺房又是安静下来,气氛又变得有些尴尬下。许久。柳青寒转过身来,看向红袖。

  红袖此时只是披了一层白纱,雪白的肌肤如凝脂一般,若隐若现。那一片红色的抹胸更显得愈加的诱人,柳青寒一时间竟有些呆了,自觉失态,又是背过身子说道:“告诉小南,那符号事情我问师傅了,看师傅的样子貌似知道,但是要我自己去查。还有……”

  见柳青寒迟迟不做言语,红袖问道:“还有什么?”

  柳青寒犹豫了许久,还是说道:“我要走了。”

  闻言红袖上前急忙抬起头问道:“走?去哪?去多久?”

  柳青寒:“三川剑门。”

  “去多久?”

  “不知道,可能一年,可能十年,也可能一辈子。”

  红袖显得很是失落,又是问道:“确定要走了吗?”

  柳青寒点了点头。

  红袖转而一笑,说道:“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柳青寒欲言又止,又是犹豫很久,最终只是说道:“告诉小南,明天别来送我了,我自己离开,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这些场合。”

  红袖点了点头,转过身,偷偷将几滴泪水拭去。

  窗外突然雷声大作,转眼间瓢泼大雨已致。红袖刚欲说话,却见柳青寒又是从窗口闪身而出。

  红袖望着柳青寒离去得身影,轻轻的说了一句:“真是冤家,你能来跟我告别我就知足了。”

  ……

  等了五日左右,终是收到龙城回信。红袖告诉南子衿,长老回信中只写了一句话:此事不知,也勿查。安排好姑苏斜雨楼,你且速回龙城。

  遂南子衿也是决定起身前往汉中,红袖看长老回信心有劝阻,但知南子衿定然不听,只得叮嘱保重。待南子衿走后第二日,红袖也是起身前往梁国都城龙城。

  由姑苏一路西行至汉中路途遥远。南子衿雇了一辆马车,还有一个车夫。二人日出赶路,日落投栈。南子衿一边修炼,一边赶路,一路上倒也是惬意。

  转眼间到了西行已到了第五日。眼看距离汉中已不足一日车程。是以南子衿也不甚着急。

  俞发西行,天气愈加干燥炎热,于山间恰逢一草屋茶棚,但见一股青烟从屋后冒出,显然是在烧水。屋前了了几张桌子,一条竹竿挑着一个大大的灰布条,上边潦草写着一个“茶”字。

  南子衿叫了车夫,二人随便选了一张桌子坐下。立刻便有人提水斟茶而来。

  这边刚坐下不久,一盏茶还未饮完,便见对面走来五人于另一桌坐下。

  起初,南子衿也并未在意,但听到这几个人说的话,南子衿便来了兴致,又倒上了一杯茶,看似无意却有心地听了起来。

  其中有一个头发花白且乱糟糟的老头,起初一直不停的在那里抽着旱烟,“吧嗒”、“吧嗒”声就没有停过。待到茶凉透,这个老头才熄了烟,对着对面的另一个穿着黑布衣的男子说道:“刘老三,你收敛一些,这已经算到汉中地界,已经是四家族的势力范围了,要是被发现,小心拿你垫背。”

  被称作刘老三的人,说道:“嘿嘿,还是你太小心了,这都这么些年了,他们或许早就把我们忘了,你太小心了,老丁头。”

  刘老三喝了一口茶水,又是对着旁边两人道:“曲大婆娘,老孙,你们说是不是。”

  曲大婆娘虽说人到中年,脸上已经能看出岁月的雕琢痕迹,但身着一身汗红衣,还算得上是风韵犹存。曲大婆娘看了一眼老孙说道:“老丁头说的没错,还是小心点好,毕竟我们这次是来砸场子的。”

  老孙也是点了点头,刘老三见状啐了一口道:“你俩都不是什么好人,这破茶也是,一点滋味都没有,我还是喝我的酒吧。”边说着边从腰间解下一个酒葫芦,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坐在曲大娘子身边的还有一个少年,南子衿估计应该比自己小上两三岁左右。少年道:“刘叔别生气,看到地方我给你解气。”

  刘老三听到少年的话语,反而大笑起来,伸出手摸了摸少年的脑袋,说道:“还是小小疼我,到时候就用叔叔的‘凝脂手’把他们都打残。”

  小小道:“好,没问题,不过刘叔你藏起来的那坛花雕要给我留着。”

  刘老三一听这个,霎时间瞪大了眼:“你个小屁孩,不能喝酒,再说我哪里藏酒了。”

  小小斜着头嘿嘿一笑:“有一坛在那棵大榕树下,还有一坛就藏在香案下,还有……”

  还未说完,刘老三就跳起来,一手捂住小小的嘴,说道:“别说了,我就这点老底了,你这一说他们三个回去不都给我喝光了。”但刘老三转念一想,感觉哪里不太对劲,突然指着小小大叫道:“你这小兔崽子,我之前丢了三坛是不是你偷的!”

  小小一听,吐了吐舌头,起身就跑。

  刘老三见状,捏着拳头道:“来,小兔崽子,我看你凝脂手练的还欠点火候,我再教教你。”

  “好了,老三,说正事。”老丁头道,小小闻言也是翻身落在曲大婆娘身侧

  。

  老丁头正色道:“自从四家族合并以来,功法、资源共享,在江湖上的地位已与之前大不相同,尤其是曲家。现在四家族每隔五年会有一次大比,选拔人才,以及分配资源。而如今大比在即,我们正可借此机会揭开这四家族的真面目。”而后老丁头又是甚是宠爱的看向小小,说道:“我们‘无妄四戒’这次定要给让四家族好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