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千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微雨踏三川,骑驴入剑门

千障 木鱼之鱼 2018 2019.07.18 21:00

  自孤身离了姑苏之后,柳青寒一路与驴为伴,但多为步行,大约有五六日左右才到三川境内。

  微风吹过,带来阵阵香气,柳青寒远远望去,远处是一颗颗婆娑的桂花树,随风摇曳起来,看着眼前的美景,柳青寒也不禁心中想到:“这样的风景,她应该很喜欢吧!

  ”

  一手牵驴,静静的走在小路上,桂花的香味越加清晰,不同于玫瑰的扑鼻,也有利于茉莉的清香,那是一种沁人心脾的异香。

  柳青寒不由得抬头看向桂树,苍翠的树叶在微风中抖动,几片黄色花瓣落下。

  柳青寒伸手接过,却不想被身旁的青驴一口舔掉。

  柳青寒不由得抚摸了一下青驴说道:“应该叫你老伙计了吧?”这青驴似乎也听懂了,仰头就是一声嘶鸣。

  柳青寒也发现这青驴有些不同,自从入了三川,这青驴似乎比以前更加活跃了一些。

  三川,指的是三座直插云霄的山峰,如一个“山”字一样矗立在那里。只不过三山呈两前一后分布,前面两山正好夹出一条深深的峡谷,峡谷直通剑门。是以要登剑门,必经一条通天峡谷,谷深千米有余,长约四五里路,宽却不能三人并排而行。一条石阶直铺而上,不甚陡峭,但崎岖难平,是以此处也被称为一线天。

  欲登剑门,必过一线天。

  柳青寒刚欲前行,青驴此刻却不肯走了,只顾自的低头吃起了飘落的桂花花瓣。柳青寒也深知青驴性格,知道此时强拉硬拽定会无果,便松了绳子,自己一人信步来到一线天谷口。

  谷口此刻正站着四人,四人都是一样打扮,都身着明黄衣,手持铁剑,衣服上印有一把宝剑图案,并配有一朵祥云。

  柳青寒识得这是三川剑门弟子,遂拱手道:“在下柳青寒,有事需要上山,可否引路?”

  领头黄衣弟子拱手道:“可有请帖?”

  柳青寒摇头道:“没有。

  ”

  黄衣弟子又是问道:“可有拜帖?”

  “没有。

  ”

  这弟子不禁恼道:“我说你是来捣乱的不成,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

  柳青寒皱了皱眉,想想也是,自己前来此地,一无请帖,二无拜帖,却实是有些不妥。但此事是师父所说,又不能退去。唯有又是开口道:“我受师命,前来剑门拜见欲掌门……”

  不待说完,那四个黄衣弟子不禁“哈哈”大笑道:“还拜见掌门,我们四个都没见过掌门几面。”边说着边作势要拔出铁剑,又是叫到:“再不离开,我们就不客气了。”

  柳青寒这次是真的有些生气了,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硬闯了。”

  气氛变得有些紧张,而此刻却听得“哒哒”的声音传来,柳青寒不用回头也知道,定是那头青驴自己吃饱了便跟了上来。

  那四名弟子看到青驴又是笑道:“吆,快看,这人还是骑驴来的,你当你是我们掌门啊。”

  柳青寒此时轻轻摇头,身法灵动,还不待四人反应,便已“梆梆”挥出四拳,各自打在四人的胸口,四人还在哈哈大笑之际便已摔倒在地。

  这一拳显然柳青寒也是留力了,四人倒地之后便立即起身,又欲拔剑,却发觉眼前一晃,一道白影闪过,四把铁剑都已到了柳青寒手中,柳青寒说道:“在我面前,你们连拔剑的资格都没有。”

  四人都是一脸难堪之色,这时突然有一人指着青驴大惊道:“快看,那头驴,它有五个脚趾……”

  这人一是惊呼,其余三名弟子立即看去,一看之下满脸都是吃惊之色,领头弟子指着柳青寒道:“你!你!好你个偷驴贼,你还敢来剑门。”说罢就听到这名弟子吹起尖锐急促的哨声,哨声断断续续,但能感觉到声音直蹿云霄。

  转眼之间,这边哨声停,远处哨声起。此起彼伏,如此反复有四次才将歇下来。

  四名弟子也是迅速后退,转眼间便消失在石阶上。

  柳青寒其实从卸了四人的剑之后就有些搞不清楚情况了。先是听那弟子叫到“驴有五个脚趾”,柳青寒就心想:“驴不应该是五个脚趾吗,这有什么吃惊的?”

  还有什么“偷驴贼”,这驴明明是师父送我的,难道这驴是师父偷的,想到这,柳青寒不禁摇了摇头,心道:“师父不是这样的人。”

  现在柳青寒一脸疑惑,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往上走了。正好,这也符合柳青寒的性格。

  柳青寒依旧是一手牵驴,信步踏在石阶上。走了约有半盏茶功夫,就见远处石阶上有此刻已站有两排黄衣弟子,这些人早已拔剑而立,显然是在等候柳青寒的到来。

  柳青寒不慌不忙,一步一个台阶,走了又有半盏茶的功夫才来到这两排黄衣弟子处,刚欲发话,领头一人竟二话不说,挺剑刺来,此人一动,其余黄衣弟子皆是围将上来。

  柳青寒见状,知今日定不可善了。但此刻依旧没有拔剑,他想看看,同位用剑,这剑门究竟有何能耐。

  柳青寒看剑刺来,只是用出了尘禅师教的身法躲闪,又似一条白鱼于浪中穿梭,任周身有多少剑光闪过,却依旧碰不到自己分毫。

  最后柳青寒不由得摇了摇头,心道:“这些弟子步法虚浮,出手有气无力,剑法虚有其表,却不得根本。这剑门难道就是这样。”想到这,柳青寒觉得没有意思,又是几个穿梭,再出现时手里已握满铁剑,柳青寒随手一丢,转身继续牵驴信步而上,一众黄衣弟子竟无人再敢向前。

  一路斜上,柳青寒发觉越往上走,路变得越是陡峭难行。而且此刻已有近千米的高度,极目远望,山间石阶处已有白雾隐隐而现。细看之下,有四个黄点正奔驰而下,少顷,便到了目可视面的距离。

  这也是四名剑门弟子,服饰也是以黄色为主,柳青寒也是细看之下才发觉这四人袖口处较之前之人多了一条黑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