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千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四象剑阵

千障 木鱼之鱼 2032 2019.07.19 20:00

  也不待柳青寒多想,四人还未近身就已拔剑,凌空而挥,但见四道剑气飞出,以一网格状朝柳青寒袭来。

  柳青寒心道:“终于碰到像样的弟子了。”

  柳青寒从身后将白剑整个取下,也未拔出,只是凌空一转,剑鞘与剑气相交,转瞬消于无形。

  四名弟子怒目圆睁,立即拔剑起身,打头的弟子怒吼一声“四象剑阵”,其余三人一人往前,两人往后,恰以四角之势将柳青寒困于正中。

  四把剑都是直指柳青寒,但却指向四个不同的穴位。柳青寒稍是一动,四人也是转瞬变换方位,但始终将柳青寒放于正中。

  不知为何,四名弟子心中都有些发寒。从远处看到这一人一驴时,四人心中其实是不屑的,但当柳青寒把背上的白剑拿到手上时,他们发现柳青寒变了。所以领头弟子当机立断布下“四象剑阵”。

  《子平真诠》中记载:“天地之间,一气而已,惟有动静,遂分阴阳。有老少,遂分四象。老者极动极静之时,是为太阳太阴;少者初动初静之际,是为少阴少阳。”

  而这“四象剑阵”正由此延伸而出,太阴太阳二剑于前,少阴少阳二剑于后,四剑封死四方,又兼具动与静、攻与守。

  柳青寒白剑在手,眼神开始变得很不一样,如果说之前是冷若寒冰,那现在就是锋芒毕露。

  四人皆感到一股豪气散发而出,正看到柳青寒一边手抚白剑,一边说到:“同是修剑道,正合我意。今日你们掌门不出来见我,那我便一路打上去,管你是什么号称天下剑道的圣地,我都要刺上一剑。”

  领头那人手持太阳剑,说道:“狂妄,今日我们四人就要卸了你的剑,断了你的手脚,看你还如何在这里撒野。”

  柳青寒哈哈大笑,说道:“来吧!让我会一会你们的“四象剑阵”。”

  那人叫到:“定让你后悔来这剑门。”

  说罢,那人叫到:“阴阳互守,阴出阳动。”

  但见身前两人挺剑直接朝胸口刺来,柳青寒仍未拔剑,但也不敢轻视,往左格挡之际又是往右闪去。

  又听得那人叫到:“阴阳互补!”

  柳青寒便感到身后又有两剑朝腰间刺来,接着也是说道“鱼翔浅底”,然后四人就看到柳青寒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翻身避过。

  接着又是凌空踢出两脚,正踢在那剑背之下,势道之大竟带着那两人往后跌去,堪堪后退五步之多才站定。

  柳青寒轻视道:“不过如此,还没有让我拔剑的资格。”

  领头之人见状,眉头一皱,怒道:“四象联动,只守根基。”

  然后就见四人一起袭来,四把剑分别从不同方向刺来,但依旧紧守四角,卡住东西南北四个方位。

  一时间,剑如急雨,柳青寒竟一时脱不出身来,但是却奈何不了柳青寒。

  柳青寒的摆动幅度不是很大,但每当一剑刺到,却都是贴着柳青寒的身子划过。只有偶尔的时候才会用剑鞘去格挡一下。

  大约又是拆解了百招有余,柳青寒说道:“少阳,胸口。”

  “叮”白剑放在胸口恰恰挡住刺来的少阳剑。

  “太阴,左腿。”

  又是“叮”一声,剑鞘正好挡在左腿处。

  “接着是少阴、百会穴,太阳、左肩……”

  四人越打越是心惊,因为柳青寒所说的正是每一剑要落在的位置。

  “就这样吧”柳青寒说道。

  知道了下一剑要刺向哪里,一切就变得简单的多。柳青寒又是用了一招“白鱼戏浪”就从四人头顶翻出,说道:“剑法死板,固守陈规,难成大器!”便牵了青驴继续沿石阶而上,只剩那四名弟子呆呆的站在原地。

  ……

  剑门,凌霄阁。

  一个中年男子满脸胡须,手持一把黑黝黝的重剑,信步穿过凌霄阁,径直往后堂走去。

  后堂不是很大,一半露天,另一半用楠木搭了个棚。此刻一人正立于棚前,手持一颗蒲扇大小的灵芝,如哄孩子般说道:“祖宗!来,再吃一点。”

  中年胡须男子边走便大叫道:“我说掌门师兄,你还真他娘的清心,我说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功夫喂驴!”

  那人转过身来,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说道:“小点声,别吓坏了我的祖宗。”

  而那祖宗仿佛听懂了什么,转过身子,就听到“噗”的一声,一个臭屁喷薄而出。

  胡须男子哈哈大笑,说道:“你这祖宗真给面子。”

  那人脸色有些不悦,说道:“都怪你,吓到我的祖宗。”说罢也是将灵芝随手扔掉,又是问道:“山下怎么了,我好像听到哨子声了。”

  胡须男子摇摇头:“你这掌门当的,全山上下估计都比不上你那头驴在你心中重要。”

  那人嘿嘿一笑道:“那怎么会!我看你不急不忙,问题应该不大吧。”

  胡须男子:“还不大!都被人打到半山腰了!”

  “多少人?什么境界?”

  “我去看了,只有一个人!真武境!”

  掌门挠了挠头,掐了自己一下,叫到“疼,疼”。

  胡须男子又是摇摇头,说道:“真不知道师父为何非要你当这掌门,你继续做你的梦吧。”

  说完转身要走,不过又是嘿嘿一笑,说道:“那人牵了一头青驴。”

  掌门道:“奥,那你们把他打发走,把驴炖了吧,算是对他一个惩罚!”

  胡须男子哈哈大笑道:“那敢情好,终于能尝尝这五爪青驴的滋味了!”

  胡须男子说完转身欲走,却被掌门一把拉住,问道:“你说啥?”

  “五爪青驴!”

  掌门听到这,就如同一个孩子一样,突然开始撒腿就跑,边跑还边哭道:“啊,我的小祖宗,我的小祖宗回来了!”

  胡须男子掩面摇头,对着天空道:“师父,你真是瞎了眼了,你看看你选的这掌门!”

  刚说完却又发觉听不到哭声了,紧接着就看到掌门师兄耷拉着头走了回来。

  胡须男子又看看天空道:“师父,难道你显灵了。这掌门师兄迷途知返,放下屠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