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诡异寄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血液样本

诡异寄生 月半悬天 2993 2020.06.30 23:57

  有些时候,人的能力不足也未必就是一件坏事,如今沈皓就是这样认为的。

  这些天,每次睡觉醒来,有时候是在现实,但有时候却又是梦境,梦境与现实不定,他偶尔会陷入自己编织的梦境中。

  若非他自己编织的梦境真实性不够,他还没有能力编织一个足够真实的梦境,很可能就自己的把自己给坑了。

  陷入自己的编织的梦境中,实在很窝囊,无异于作茧自缚。

  之所以他还没能自缚成功,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的能力不足。

  但他能够感觉到,他的能力在逐渐增强,每次的梦境也更加真实。

  似乎只要睡觉,进入梦境世界,他的能力就会逐渐提升。

  这是一种被动的练习,他本人也无法抗拒。

  现在他睡觉都会定三四个闹钟,而且每次睡觉他只睡两三个小时,一天可以多次休息,但每次都不敢休息太长时间。

  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体内的恶灵就要苏醒了?

  可那天检测的时候,徐川说他体内的恶灵很稳定,近几个月内应该不会有苏醒的危险。

  难道是徐川估算错了?

  但沈皓不可能主动给徐川打电话,告诉徐川他的现状,因为他不信任异人协会,这样做也可能会让异人协会误会,而他也会因此失去自由。

  既然他不能主动给徐川打电话,那就只能等着徐川给他打电话了。

  幸好已经快一周了,很快他就要再一次去异人协会,接受第二次检查。

  到时候可以旁敲侧击的询问一下。

  他之前已经就这些事情问过顾怜薇,不过也是通过旁敲侧击的方式询问,但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那个叫孙明泽的异人只活了七个多月的时间,不过似乎并没有出现陷入梦境的情况。

  顾怜薇应该没有理由骗他,可能是真的没有,也可能是不知道。

  不过顾怜薇告诉他,“每次恶灵更换宿主,可能会产生一些变异,所以就算是体内住着同一只恶灵,但表现可能完全不一样。”

  也许他之所以会陷入梦中梦,而孙明泽没有,就是因为恶灵已经有了变化。

  看来这些事情只能他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点了一份外卖之后,沈皓坐在桌子前,打开了电脑。

  一个人在家里很无聊,他现在也不敢再锻炼自己的能力,每次使用恶灵的能力,都可能导致恶灵被唤醒。

  所以他只能靠游戏来打发一下时间了,直到他想出不再让自己陷入梦中梦的方法。

  这几天,他都是坐在电脑前,一壶茶,一份外卖,一局《文明》,一天眨一天就过去了。

  这是一种很颓废的生活方式,当然也很安逸,只是对于改变现状没有任何帮助,只能让他睡觉睡的少一点。

  但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先这样过着。

  这天下午的时候,沈皓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异人协会的徐川给他打的电话,因为这个手机里面原本就存储的有徐川的电话,所以能够显示出来。

  “沈皓是吗?我是徐川,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沈皓停下了游戏,问道,“什么事?是我的血液分析结果出来了吗?”

  “是,方便的话你过来一下,”徐川说道,“按照流程,今天会对你进行第二次检测,如果检测结果没有问题,你就真正算是一名异人了。”

  “我是有时间,但你先告诉我我的血液检测结果怎么样?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电话里,徐川笑道,“如果是坏消息,我就不会给你打电话了,而是直接让其它的异人去你家,带你来这里。”

  沈皓也没有觉得开心,这个血液检测的结果是一周之前的,只能说明一周之前他没有太大的问题,但现在嘛,就说不好了。

  不过他也想去见一下徐川,也许能够帮他弄清楚很多事情。

  “好,那我马上出发,大概要一两个小时。”

  “没关系,”徐川说道,“我今天晚上九点下班,最好八点半之前你能来。”

  “没问题,那一会儿见。”

  挂了电话,沈皓很不舍的退出了游戏,好不容易发育出来了,什么都没有干呢就要退出。

  不过还是正事要紧。

  离开家后,他打了一辆车,在晚上七点的时候到了异人协会的基地,还是从上次的入口进入。

  其实进入异人协会的入口还有好几个,只是他不知道其它的地方,毕竟异人协会对他们并不是很信任,说不定他们什么时候就会变成恶灵了。

  进入繁花酒吧,从酒吧的后门走到电梯间,坐电梯下楼,来到接待处的入口。

  沈皓出示了身份卡片,但门口的人并没有这样就放他进入,而是又填了一份表格,通过内部的对讲机确认了信息,收走他身上的全部电子设备,这才让他进入。

  严格的近乎与苛刻,不过这也没有办法,毕竟是个不见光的组织,绝对不会随便放外人进来,他们要对付的可是恶灵啊。

  但沈皓很怀疑,就算他们如此严格,真的能挡住恶灵吗?那可是看不见,摸不到的存在。

  进入接待处之后,沈皓正想着该怎么去找徐川,就见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您好,是沈皓沈先生吗?”

  沈皓抬头看了一眼,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应该是接他的人。

  “是我,我要找徐川,和他约好了。”

  “我知道,请跟我来,”女人做了请的手势,便在前面带路,一直带着他到了内部员工工作的区域。

  再次填写表格,他才得以进入。

  万恶的表格,如果不是有需要异人协会帮助的地方,沈皓绝对会把表格撕碎,愤然离开。

  进入工作区域之后,女人带着他在里面绕了几圈,终于到了上次的地方,打开门之后,他看到了徐川。

  想着这一路走来的过程,真的不容易。

  “最近感觉怎么样?”徐川一见到沈皓,从座位上站起来,问道。

  “还好,基本上没有什么异常。”

  虽然一点都不好,但沈皓还是要表现出我现在非常好,绝对不会有变成恶灵的风险。

  如果他的状态不好,徐川应该就不会对他这么亲切了。

  一些他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也只能旁敲侧击的询问。

  “如果你身上有什么变化,请及时告知我们,也许我们会有办法解决,如果你不说的话,问题不会得到解决,反倒可能越来越严重。”

  “我知道,我手机里有你的电话,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一定会及时告诉你的。”

  “那就好,”徐川继续说道,“上次你的血液检测的结果很正常,暂时你体内的恶灵应该不会复苏,保守估算,你未来三个月之内都不会出什么问题,只要你不过度使用恶灵的力量。

  不过按照流程,今天还是要对你进行第二次检测,我们需要随时掌握你身体的状况。

  如果今天的检测还是正常,那么之后你只需要一个月来一次就好了。”

  “没问题,我会配合的,”沈皓点头说道,“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健康,能多活一些时间。”

  “好,还是和上次的流程一样,”徐川说完,让沈皓躺在房间里的那张床上,头上带着感应脑电波的头盔,开始问他一些问题。

  沈皓的记忆力很好,徐川上次问的问题他都记在脑子里,一个字也不差,再跟这次询问的问题进行对比,便发现两次的问题虽有不同,但其本质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如果这些题目他回答的和上次的诧异过大,就能得出他的精神状态、思想与之前相比有了比较大变化的答案。

  但既然他记得这些题目,就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出现。

  所以,回答问题的时候,几乎都是按照上次的答案回答。

  但他又觉得,如果答案过分的重合,那可能也有问题,于是就故意的错了一两道不那么重要的题目。

  这样的话应该就不会露出破绽了。

  问题问完之后,徐川点了点头,说道,“很好,你的精神状态很稳定,并没有太大变化,这是个好兆头。

  很多人在得知自己被恶灵寄生之后,短时间内思想就会有很大的改变,这类人很容易走上极端的道路,体内的恶灵也会利用他们心理的缝隙,占据他们的身体。”

  “那接下来呢?”沈皓知道,检测没有这么容易就结束,估计还有一些流程要走。

  “这次不会那么严格,接下来只要抽你一些血液,进行化验,但基本上只是个流程。只过去了一周的时间,一般不会有什么变化。”

  “好,”沈皓点点头,将手腕伸出来,任由房间的医护人员抽血。

  虽然他挺抗拒这件事的,但是没有办法,谁让这是异人协会的地盘呢。

  抽过血,沈皓又问道,“我记得你们说过,我体内的恶灵曾经在一个叫孙明泽的异人体内寄生过,我想知道他成为异人之后活了多长时间。”

  “这你算是问对人了,之前他也是由我负责的,成为异人到发现他可能被恶灵占据身体,这中间大概有七八个月的时间。”

  “只有七八个月吗?”这个答案和顾怜薇告诉他的差不多,应该是真的。

  可这时间也太短了。

  不过他认为自己很可能撑不到那个时间。现在才一周,他就经常陷入梦中梦,有时候直接在梦境世界醒来。

  这一周他被这些东西搞的难受至极。

  “虽然不是很长,但也不算是很短了吧,”沈皓说道,“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我想我们体内的恶灵是同一只,他的经验应该对我有用。”

  “那可未必,”徐川说道,“恶灵在转换宿主之后会产生变异,所以你体内的恶灵和他体内的并不能说是相同的恶灵,他的方法对你并没有太多效果。

  而且他基本上都是按照我的指导做的,但他这个人太懒了,并没有做好,要不然我能保证他至少还能再活半年。”

  沈皓有些无奈,很可能那个孙明泽并没有遇到和他一样的事情,他也就无法从这里得到什么东西了。

  “你放心,过几天我会给你一份详细的健康计划,你按照我说的做,我保证你活的时间一定能超过他。”

  超过他又能怎么样,也不过是还能再活一年而已。

  其中的差别似乎并不大。

  看来这次来异人协会也没有什么收获,他还是不敢把梦中梦的事情告诉徐川,万一被认为这是恶灵苏醒的前兆,那就麻烦了。

  “好,那我回去了,”沈皓决定跟他告别。

  “今天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你可以回去了,通过今天的检测之后,你才算是真正的异人,之后你就可以接受异人协会的任务,赚取积分。

  我们异人协会有一些药物能够压制你体内的恶灵,但需要积分兑换,所以你必须要对异人协会有所贡献才行,有什么问题及时联系。”

  沈皓也不跟他多说了,今天算是白来一趟,没有任何收获,还是要自己想办法了。

  ……

  徐川拿着试管中的血液样本走进了实验室,这个实验室是他一个人专有的,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入。

  在这个基地里面,也只有他一个人有这种待遇。

  他今年快要四十八岁了,但实际看上去更加年轻,很多人会把他当成三十多岁的人,但他的学识和经验,在整个异人协会里都是拔尖的。

  他加入异人协会已经有近二十年了,说起来,他是异人协会元老级别的人物,虽然他并不老。

  桌子上放着两份血液样本,一份编号为SH001,一份为SH002,SH是沈皓名字的拼音首字母。

  以异人的名字以及数字来命名其血液样本,很简单,一目了然。

  他拿起第一份血液样本的报告,按照这份报告所言,沈皓体内的血液细胞中寄生着一种极为细小的东西,比病毒还要微小,大概60%的细胞都被这些东西寄生。

  这样的结果意味着,沈皓已经被恶灵占据了身体。

  也就是说,现在的沈皓本人就是恶灵。

  如果换了一个人,一定会立刻逮捕沈皓,进行关押。

  但这只是一般人的看法,他并不这么认为。

  他从沈皓的血液样本中发现,沈皓体内不是寄生着一个恶灵,而是两个。

  因为有两个恶灵,所以才会出现60%的细胞都被寄生的情况。

  被两个恶灵寄生,两个恶灵还能和平相处,还没有对宿主造成伤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今世界上有非常多的人从事恶灵方面的研究,这是他们共同得出的结论。

  恶灵在积攒到足够的能量之前,是一种只有本能而没有思想的极其微小的生物。

  它们在选择宿主的时候,会主动的避开已经被同类寄生的人,即便真的选择了同一个宿主,它们也绝不会和平相处。

  因为一个人的能量最多只够一个恶灵生存。

  第二份血液的分析报告已经出来,结果还是一样的,他的体内的确寄生了两只恶灵,现在徐川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了。

  两只恶灵,同时寄生在一个人的身上。

  虽然大部分人认为这种事情不可能,但其实这种情况并非没有出现过,只是不为人知罢了。

  那是十几年前的一个实验,那是一个不怎么人道的实验,实验的对象是150名孩童,但这些孩童是他们通过特别的手段培育出来的,还在婴儿时期就由他们照顾。

  因为这个实验并不人道,甚至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违法的,实验结果自然也不会公开。

  那时刚加入异人协会的他以助理的身份参与了实验。

  150名他们通过特殊方法培育出来的孩童中就有一个,也仅有一个,天生就有异能,并且他的体内能够寄生多个恶灵。

  那个孩子可以说是那次实验中最完美的作品,但这样的完美作品也仅有一个,其它的都是失败品。

  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是怎么逃出去的,投资方甚至认为是参与实验的人员故意将那个孩子藏了起来,从而断掉了资金的支持,并且带走了所有的数据,实验不得不终止。

  徐川脸上显现出难以掩饰的激动。

  如果是他的话,年龄上倒也相差不大。

  从五六岁就被恶灵寄生,活到如今,看来他们的实验是成功的。

  也许十几年前的谜底的答案就在他面前了,或许他们能够得到资金的支持,重启那次实验——完美兵器。

  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激动的内心让他的手都在颤抖,这可以让他获得无尽荣耀和财富,更重要的是真理!

  他是个科学家,唯一无法拒绝的就是真理,哪怕真理的结果会让人粉身碎骨,那也在所不惜。

  “老师,我是徐川,我好像发现了那个十几年前的孩子,他还活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