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诡异寄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织梦者

诡异寄生 月半悬天 3869 2020.06.19 18:15

  第二天一大早,沈皓再次发现自己身上有了变化。

  皮肤上起了一些红色的小疙瘩,这种小疙瘩遍布全身,就连脸上也有这些东西。

  他天生皮肤就很好,怎么都晒不黑的那种,起了那么多疙瘩,在他身上特别的显眼,怎么看怎么觉得难受。

  “是被传染上什么病了?还是过敏?”

  他最近也没有接触什么人,昨天的聚会上也没谁是有病的,不可能给他传染上。

  他的身体一向健康,以前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过敏的症状,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沈皓觉得无奈,这下更加不敢出门了,这比眼睛变成红色还要难看的多。

  他第一时间联系了昨天的同学,他们身上都没有出现什么变化,也就是说,只有他自己变成了这样。

  似乎事情不是过敏那么简单了。

  不过他还是离开了家,去了医院,这些小疙瘩虽然不可能威胁到生命,但还是很严重的。

  这毕竟是一个看颜值的世界,他自认为长得还是不错的,不能因为这满脸的疙瘩毁掉了自己的颜值。

  到了医院,挂号排队,等结束的时候一上午已经过去了,医生给他开了一些抗过敏的药,他便带着药回到了家。

  现在他才庆幸,昨天李文翔及时的醒来了,否则的话,他今天可能都没有钱看病。

  两次经历灵异事件,每次身体都会出现一些异常情况,上次是眼睛,这次是皮肤,不知道这是否有什么联系。

  不过他发现,自己的记忆力似乎是好了许多,很多东西,只要看上一眼就能轻松的印在脑子里,其中的细节也一清二楚,短时间内都不会忘记。

  比如看过一个人一眼,那么他的脸是什么样子,眉毛,眼睛的具体形象,甚至脸上有几颗痣,长在什么地方等等,这样的细节他也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回想起来就像是那个人在他面前那样。

  记忆力的提升非常大,这一点让他自己都觉得十分吃惊,双眼简直可以说是一个人体扫描仪。

  这个或许和他身上的变化有关,他变丑了,但是忆力却是提升了。

  不过如果在记忆力和颜值之间选择一个的话,他选择颜值。

  幸好皮肤上的小疙瘩应该不会是永久的,过一段时间可能就会消失。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沈皓吃了点药,觉得有些难受,然后就睡下了。

  睡着没有多久,他进入了梦中。

  一个诡异的梦。

  他身处于一个陌生的世界,脚下不是大地,而是一片黑暗,头顶不是天空,也是一片黑暗,四面八方同样是黑暗。

  他仿佛是在宇宙诞生之前的混沌之中。

  不过他知道这是个梦,他意识到自己是在梦里,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谁,这是做梦时不太可能出现的。

  他做过无数的梦,除了上次被未知的东西带入梦境世界之外,也只有这次是如此的特殊。

  “难道又被那个东西盯上了?”他不由的惆怅起来,这才一天啊。

  “为什么没有光?有光的话我就能看清这里了。”

  这个念头刚升起,光就出现了,那些光来自四面八方,刺的他的眼睛有些酸痛,但他却找不到光源。

  这些光是凭空出现的。

  不,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他说要有光,所以光出现了。

  要验证这一点并不难,他让光消失,光就消失了。

  “那是否就是意味着我可以决定这个梦里的一切?”

  沈皓想着,这样的话他似乎有了织梦者的能力。

  “之前玩了那个游戏,然后就有了附身的能力,梦境事件结束之后,除了记忆力增加,我又有了新的能力。”

  这个似乎是他独有的能力。

  现在他有更想要做的事情,既然能够随意的控制梦境世界,那就好好研究一下。

  “天上需要有日月星辰,”沈皓这样想着,漆黑的头顶的确出现了日月星辰。

  闪耀着强光的太阳,布满天空的星月。

  “有太阳的时候,不应该看到星星和月亮,”他这样想着,天上的星月光芒立刻变得暗淡,几乎微不可查。

  “我的脚下应该是大地,厚实的土壤。”

  他的脚下的确出现了大地,一一望无际的土地,但也只有泥土。

  “要有青草,要有树木,要有山脉,还要有江河湖海。”

  他精心的打扮着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按照他的意愿,出现在他所想的地方。他让自己飞上天空,俯瞰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他的眼中。

  “有了植物,有了江河湖海,那么该有一些动物才是。”

  “地上要有野兽,水中要有鱼,这样这个世界才有生气。”

  于是地上有了野兽,水中有了鱼。

  还缺少一些什么呢?缺的东西太多了,多的他都不知道该添加什么了。

  现在看来,就算一切都可以随着自己的意念改变,但想要织造一个梦境世界还是不简单。

  他的想象力有点跟不上。

  “再加一些建筑吧,”他按照自己的印象,将自己所在的城市的大概轮廓照搬了下来,一座城市屹立在这个世界,只是这个城市的建筑形状太过奇怪,无论他怎么修改,始终觉得有些不顺眼。

  看来他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画家。

  “先不管了,再添加几个人吧。”

  随着它的意念,城市中出现了一些人,有上百个,但只有人的形状,看上去更像是火柴人。

  沈皓将视野拉进了一些,此刻只有一个想法,“这世界也太粗糙了。”

  确实很粗糙,像是以前玩的像素风格的游戏画面,比如我的世界,不,可能比那个还要粗糙一些。

  如果谁会把这个世界当成真实世界,那么他一定是个瞎子。

  看来要创造一个世界并不容易,否则的话,那个将他拉入梦境世界的织梦者也不会仅仅只是创造了一个小岛就漏洞百出了。

  不过他没有资格嘲笑别人,如果非要用他所创造的世界与那个世界相比的话,那就是小孩的涂鸦和绘画大师的经典作品的差别了。

  “我创造的世界太大了,也许应该再小一点,这样就会稍微精致一些了。”

  他立刻删掉了大部分东西,只留下一座城市,但还是太大了,也许他可以考虑把自己家所在的小区制造出来。

  虽然还有些困难,但要弄出大致的模样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最多再加上一点自己的想象,毕竟是他住了一二十年的地方。

  首先是他家的房子,这个很容易,如果只是塑造外观的话,并不需要太长时间,但难就难在他需要刻画出一些更为细节的东西。

  比如地面地砖上的纹路,每栋楼的外面经过风雨腐蚀留下的痕迹,门板的花纹,房子周围的树木和绿化带,每一根树枝和小草的样子,甚至是树叶,等等这些。

  如果不能细致到这种程度的话,一眼就能让人看出其中的虚假。

  尝试过后,他觉得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将自己的所住的小区完美的勾画出来。

  这么大的地方,那么多的细节,就算他刻画出来了,不久之后还是会忘记,这是他创造的梦境,他忘记了,自然也就无法呈现出来。

  现在他真正体会到想要编织一个真实的梦境世界有多难,他距离昨天那个织梦者的水平,还非常的远。

  既然不行的话,那就再缩小一些吧,只把他家的房子创造出来也可以。

  其实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毕竟他织梦的水平就和三岁小孩子的绘画水平差不多。

  家里的摆设和装修他倒是都记得很清楚,毕竟住了这么多年,虽然不可能记得每一块地砖上的纹路,每一件家具的具体细节,但大概的模样还是可以塑造出来的。

  毕竟他只是个初学者,不需要对自己的要求太过苛刻。

  什么事情都是需要由易到难,由浅入深的。

  他先是塑造出了家里的每一间房间,然后再为每一间房间补充家具,他还能记得具体细节的就按照自己记忆中的来,记不清的则是靠自己的想象添加。

  他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沉迷于一件事情无法自拔的时候,人总是会忘记时间,现在他终于将自己的家呈现出来了。

  不过还是不够完美,地板,墙纸以及衣柜木板上的纹路他就没能表现出来,床单,被罩上的图案,墙上挂的画作的具体细节,这些他也都无法表现,所以形象都比较模糊。

  虽然他的记忆有很大的提升,但显然还是不够。

  他需要有计算机一样的记忆,永远不会忘记任何东西,以及足够大的内存。

  这是要织造完美的梦境世界的基础。

  但现在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已经是不错了,至少是从刚开始的像素画风游戏提高到了3A级大作的程度。

  不过想要让梦境中的人把这些完全当成真实的,还远远不够。

  但沈皓已经没有心情再弄下去了,这是能力不足的问题,就算再努力也是无用的,他需要的是提升自己。

  该结束这个梦境了。

  他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天已经黑了,这一觉并没能让他休息得很好,反倒是觉得有些头疼。

  虽说是在睡觉,可他毕竟还是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大脑一直在活动,所以根本就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

  不过他也睡不着了,与其继续在床上躺着,不如玩会儿电脑。

  之前他因为灵异事件很长时间没有敢碰电脑了,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么怕了,至少不会怕的连电脑也不敢碰。

  他算是明白了,灵异事件如果非要找上来,是没法避免的,就比如昨天刚经历过的事情。

  如果他身上一定会发生灵异事件,不管他干什么,都有可能遇到。

  但从目前的状况看来,灵异事件带给她的不光是惊吓,还有……成长。

  沈皓按了一下床头的开关,房间的灯亮了,柔和的灯光将整个房间的黑暗驱散。

  这时候他才看到,阳台上站着一个人。

  他的卧室在家里的二楼,有一个阳台,现在有一个男人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悠闲的翘着二郎腿,看着他。

  是个陌生的男人,应该是三四十岁的样子,个子不高,身材微胖,穿着一件灰色的短袖T恤,黑色的裤子,嘴边和下巴上还有没有剐尽的胡渣,看上去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

  一个陌生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并且在被发现之后丝毫没有逃走的意思。

  显然他不是个小偷,最少也应该是个强盗级别的。

  “你是谁?”沈皓从床上跳下来,光脚站在地板上。

  “终于醒了,我还想着5分钟之后你要是还不醒,我就接盆冷水把你浇醒,”男人似乎并不认为私自闯入别人家里是不正确的,语气一点都不客气。

  “你是来找我的?我好像不认识你,不过这也不重要,”沈皓说道,

  “现在请你离开,如果真的找我有事,请你按照该有的规矩,首先轻轻的敲门,征得我的同意之后再进入我家,这样我们才能再谈接下来的事情。”

  “可我很少守规矩,”男人一副悠闲的样子,靠着椅子后面的靠背,因为太过向后倾斜,椅子前面的两条腿被抬了起来,但他还是很好的保持住了平衡。

  “还不出去?再不出去我就报警了!我不想把事情闹大。”

  报警是肯定要报警的,不过不是现在,万一激起了这男子的怒火,可能得不偿失,所以他先尽量稳住这个男人。

  男人却一点都不在意,“请随意。”

  沈皓没有动,他觉得这男人不像是神经病,趁他睡觉闯入家里被发现还是不慌不忙的,可能不是善茬子。

  不会很容易对付。

  “你到底是谁?”沈皓问道,“你再不说我现在就报警了。”

  “我叫江涛,异人协会成员,现在需要你跟我走一趟,因为你是被恶灵寄生的异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