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诡异寄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眼见未必为真

诡异寄生 月半悬天 3811 2020.06.21 20:32

  江涛怎么也想不到,原本一件非常简单的任务,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地狱般的难度。

  现在任务目标已经死了,他的任务自然算是失败。

  但现在任务的成败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怎么活下去!

  他隐约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在变软,似乎坚硬的地面即将成为沼泽。

  下方,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不断冲击着他的耳膜,此刻他强烈的意识到了危险。

  如果再不行动,那么下方的东西就会将他拖到地狱。

  他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什么东西,某个强大的恶灵,亦或者,某位异人。

  但这都不重要,对方显然是能够轻易让他去死的存在。

  顾不了太多了,虽然他体内的恶灵并没有因为宿主要死而展开自卫,但他不能做以待毙,必须要使用恶灵的能力了,否则他早晚会死在这里。

  寄生于宿主体内的恶灵是处于沉睡的状态,但每次宿主使用恶灵的能力,都无异于在熟睡的人耳边大喊,“快点醒来”。

  一但恶灵真的醒来,那么——他就再也不是他了。

  所以,使用恶灵的能力应该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情,因为谁也说不好体内的恶灵什么时候就会苏醒。

  但现在的确是到了使用恶灵能力的时候了,再不用,他就要死了。

  他的身上隐隐浮现出一些黑色的条纹,这些黑色条纹很快就布满了他全身,并迅速的蔓延到他的脸部和四肢。

  他的身上的血管和肌肉迅速膨胀,身上爆发出一股阴森冷冽的气势,恶灵完成附体,此刻的他仿佛是地狱中走出的鬼神。

  抓住他身体的无数双手臂被震的碎裂,在恶灵的力量下化为灰烬,消失不见。

  他迅速的冲到门前,再次朝着门撞过去。

  恶灵的力量无往不利,他相信,这一撞足以将他面前的门撞的粉碎,不要说是门,就算是墙也能够撞塌。

  然而,并没有发生他所期待的事情,门没有碎,他如同撞到了一座铁山之上,这次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碎掉了。

  他不甘心,又用力的撞了几下,门纹丝不动,心里不禁生出一种无力感,一向无往不利的恶灵,此刻竟然完全没有办法。

  也许还有办法,但必须要恶灵完全附身,这无异于在熟睡的恶灵身上浇上一盆冷水,这种行为很可能导致恶灵苏醒。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不能离开这里,他一样是死。

  他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又渐渐地虚化,他伸手去碰身边的沙发,手却从沙发上穿过,他仿佛根本就不存在。

  渐渐地,他整个人都消失了。

  他冲向房子的墙壁,想要从墙壁上穿过去。

  现在的他介乎与虚实之间,想要穿过墙壁,完全是有可能的。

  “现在看你还怎么挡我!”他相信,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挡住此时的他。

  虚无的身体轻易的穿进了墙里面,可是还没等他高兴,一股力量突然从墙壁内发出来,钻进去的半个身体被那种力量冲击,他整个人都被弹飞,落在客厅的中间。

  “怎……怎么会这样!”

  他简直无法相信这一切。他面对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连恶灵的力量都起不到作用?

  他体内的恶灵和这个东西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一点作用都发挥不出来。

  那种绝望的感觉再次涌来,难道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

  他非常不甘心,明明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任务,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四周再次出现异变,整栋别墅仿佛活了过来,墙壁和地板都变成了猩红的血肉,房间里的家具变成了巨大的内脏。

  他好像是被什么巨大的生物吞到了肚子里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吞下的,也许……从他进到这个别墅的那一刻,就已经进入了某个怪物的肚子里面。

  不断有黏糊糊的液体从那些血肉上分泌出来,落到他身上,弄得他全身都是。

  他感觉到了一种燥热,整个人仿佛在融化,像是夏日暴露在阳光下的冰激凌。

  “用不了多久,我……我就会被彻底的溶解!”

  他更加绝望了,他听都没有听过这样的事情,更何况经历这些。

  身上有种灼烧的痛苦,他感觉自己即将被溶解,但是他毫无办法。

  那个东西想要将他,以及他体内的恶灵一起消化掉。

  他想站起来,但此刻却已经做不到,他身下不知道何时已经满是粘稠的液体,他正渐渐地被这些液体淹没。

  身体越陷越深,只有面部还没有被淹没,但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的意志。

  也许是他注定要死在这里,这是他无法对抗的命运。

  此刻,他只能接受这命运了。

  那些粘稠的液体彻底的将他吞噬,他渐渐失去了呼吸,窒息的感觉让他的肺部快要炸开。

  但他依旧没有反抗,因为他无力挣脱这一切,还是早早的结束吧,这样至少能少受一点苦。

  如他所愿,他失去了所有的感知能力,再也感觉不到痛苦了。

  ……

  很快,江涛又恢复了知觉,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但也不是什么都看不到。

  他依稀分辨出自己还是在昏迷前的那栋别墅里面,昏迷之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

  对了,他记起来了,他原本是在执行一个非常简单的任务,但是中间却出现了意外。

  他遭遇了某个非常强大的存在,目标人物已经死亡,他也……应该是要死的,但现在看来,他还活着。

  那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不,并不是梦,他不认为自己有机会做梦。

  他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什么东西绑着,完全动弹不了。

  这时候,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醒了啊,我还想着你要是再不醒,我就接一盆冷水把你浇醒呢。”

  是一个年轻人,是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年轻人。

  那句话有些熟悉,他终于想起来了,也知道了那个人是谁,原来是他,这次任务的目标,沈皓。

  可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江涛的身子在地上扭了一下,让他能够看到沈皓所在的方向,不过光线太暗,只能依稀看到一个人影。

  “是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很遗憾,没能如你所愿,不过你不也没有死吗?”

  “刚才那一切都是你,是你搞得鬼?”

  “不是,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家有鬼,刚才是我家的那个鬼弄出来的。”

  “信你就真的有鬼了,”江涛心里骂道,嘴上却是说道,“好了,我认输,我承认你很厉害,放了我好吗?”

  “当然——”沈皓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江涛走过去,“不好。”

  “现在,回答我几个问题,你要是回答的好,我考虑放了你,要是我不满意,那我就真的把你喂刚才的那只鬼了。”

  “好,你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江涛知道,该服软的时候就要服软。

  “早这样多好,你也就不用吃这些苦头了。”沈皓问道,“你为什么要来我家?”

  江涛立刻说道,“我没有恶意的,我是异人协会的成员,我的任务就是找到你,把你带到异人协会。”

  “为什么要找我?异人协会又是什么东西,干什么的?”

  “因为你是被恶灵寄生的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异人,而异人协会就是管理异人的组织,负责所有异人的信息登记,以及身体、心理的健康检测等。

  我真的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你跟我走一趟,而且,只要是异人,就必须要去异人协会登记,就算你今天不跟我走,他们迟早还是会派别人来找你。”

  “你所说的恶灵又是什么,鬼?”

  “可以这样理解,但又有不同。我们通常所说的鬼是指人死之后的魂魄或者怨念什么的,但是否真的存在我不知道。

  我所说的恶灵,实际上更接近于一种……一种生物,和死人无关,但是如果你非要称它为鬼,也不是不可以的。

  最初发现它们的时候,人们以为那真的是鬼,所以就有了恶灵的称呼。

  但随着对它们的了解越来越多,我们知道,那可能并不是鬼,而是一种以前从未发现的生物。

  它更接近于……接近于病毒,需要寄生在生物体内才能存活,但它们的能量绝对不是病毒可以相比的。”

  “那你们怎么知道我被恶灵寄生了?”

  江涛犹豫了一下,说道,“有一个叫孙明泽的异人这段时间失踪了,我们一直在调查他,后来发现他死了,寄生于他体内的恶灵也消失了。

  我们调查过他临死前去的地方,逐步排查,最终确定,他体内的恶灵已经转移到了你身上。所以就派我来,请你去一趟异人协会。”

  “原来是这样啊,”沈皓说道,“那你为什么不敲门,而是趁我睡觉,偷偷的进入我家?”

  “我敲门了呀,没人开门,所以我就进来看看。当然,我也承认,我确实是想在你这个新人面前装一下,只不过没装成功。”

  江涛继续为自己辩解,“我真的没有恶意的,否则你睡着的时候我就动手了,何必等你醒来呢。”

  “有道理,”沈皓说道,“这也是我没有让那个鬼吃你的原因。”

  “大哥,我真的错了,放过我吧!”江涛恳求道。

  “你别叫我大哥,你三四岁的人了,我可受不起。”

  江涛立刻说道,“我……我哪有三四十岁,我差四个月18,我有你的资料,你应该比我大1岁吧。”

  “你这长相也敢装未成年?”沈皓在他身上踢了一脚,“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我真的不到18岁,我身上有身份证,要不然我拿出来给你看?”

  “好啊,你拿出来,我也想看看一个不到18岁的人怎么会长成你这样。”

  “你把我身上的东西解开,我没法拿。”

  “好,”沈皓拿着一把水果刀,正准备去割绑在江涛身上的绳子,绳子却突然断裂,是被某种力量强行挣断的。

  江涛身上再次爆发出强烈的气势,一道道黑色的条纹从他的身上浮现,他的脸变得狰狞无比。

  他再次动用了恶灵的力量,这些东西根本就无法困住他。

  被恶灵附体之后,这具身体的力气暴涨,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在沈皓反应过来之前将其制服。

  他一拳打过去,拳头仿佛有着能够穿过钢板的气势。

  这一拳打在沈皓身上,也确实穿过了沈皓的身体,但穿过的太轻松了,就像是打在了空气上一样。

  江涛愣住了,看着面前依旧平静的沈皓,他意识到了,完蛋了,他再次被这个新人给玩了。

  可他还是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沈皓可是才……才被恶灵寄生一天啊,怎么会这么强?

  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看来你还是没有吸取教训,我只能把你喂给我家的那只鬼了。”

  听了沈皓的话,江涛差点瘫倒在地上,“大哥,我错了,真的错了,你放过我吧。”

  “我本来没打算把你怎么样,可是你刚才的行为改变了我的想法。

  现在你最好能给我一个放过你的理由,否则……你就要吃点苦头了。”

  沈皓刚说完,房子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沈皓脸上闪过一缕震惊,不应该有人进来的,可是她偏偏就进来了。

  看着进来的女人,他知道,自己编织的梦境世界已经被击的粉碎。

  现在,一切都重归于现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