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诡异寄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化身为人

诡异寄生 月半悬天 4838 2020.06.28 23:56

  沈皓来到陈青栀家所在的小区时是下午五点多,一路上还算是顺畅,没有出现交通堵塞的情况,节省了不少时间。

  小区门口是有门禁的,不过刚好这个时间进出的人挺多的,他轻易的就跟着小区的住户混进小区。若是换个时间段只怕就没这么容易混进去了。

  进了小区,他给陈青栀发送了一条信息,确定了楼的位置,便走了过去。

  几分钟后,沈皓来到了16号楼的楼下,也就是陈青栀家所在的楼,在楼下按了1001的门铃,很快就有人给他开了门。

  走进去,上了电梯,来到十楼。

  十楼有一户的门是虚掩着的,是陈青栀家的门牌号,应该是她知道沈皓要来,提前打开了门。

  但沈皓还是没有走进去,站在门口轻轻敲了敲门,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来别人家里,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进来吧,门是开着的。”

  里面传来陈青栀的声音,声音有些微弱,沈皓走进去,顺手将门关上,顺着刚才的声音往陈青栀的房间走去。

  房子装修的挺精致,两室一厅,七八十平,客厅不是很大,有些凌乱,还有一些垃圾就放在房间里面。

  据陈青栀所说,这里是她和她表姐一起住的,现在她表姐出差不在,也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住了。

  看来她并不如她外表那般的精致,真实的她还有一些懒,就连客人来了也不晓得收拾一下。

  也许是没有心情吧。

  不过沈皓自己也有这样的毛病,一个人的时候,家里总是那么的乱,除非父母回到家他才会匆忙打扫一下。

  走到房间门口,门还是虚掩着的,沈皓轻轻推开了门。

  陈青栀正坐在床上,低着头,头发也没有扎起来,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颓废,此刻的她非常的柔弱,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悯,想要紧紧的抱住她。

  “还好吗,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青栀抬起头,一张充满疲惫的脸出现在沈皓面前,但除了疲惫之外,这张脸上还写满了恐惧。

  她的眼睛曾经是那么的活泼,充满灵性,如今却像是一滩死水。

  沈皓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但显然她所经历的事情不是她能够承受的,她整个人都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很难想象一周前她还是个活泼可爱的高中生。

  “还……”她原本像是要说“还好”的,但说到一半之后又实在说不下去了。

  她停顿了一下,说道,“很不好。”

  这个答案并不出乎意料。

  “发生了什么?”沈皓小心走过去,她现在像是一只惊恐的小猫,只怕脚步声稍微大一点都可能吓到她。

  “我……我好害怕,”她的声音非常微弱,神情恍惚。

  “我知道,你身上肯定是发生了非常糟糕的事情,不过既然你让我来这里,那就是想要找个人倾诉。

  放心的把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告诉我,也许我能帮到你。”

  “不是我……我没有……”陈青栀小声的说道,由于太过恐惧,声音已经失真。

  “你没有什么?”沈皓小心的靠过去,想要听懂她说的是什么。

  “我没有叫你来……我没有……”

  沈皓终于听懂了,但同时身上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连忙抬起头,看向四周,但是并没有人。

  确实有人用陈青栀的微信发了信息让他来这里,可是那个人并不是陈青栀。

  那又会是谁?他也在这里吗?

  “那是谁?”沈皓一边问着,一边不时的去看身后,他总是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他。

  也许是他疑神疑鬼了,也可能真的有什么东西。

  “是……”陈青栀颤抖着说着,但声音十分微弱,几乎听不清楚。

  “她在哪儿?”沈皓急忙追问道。

  此刻他不得不接受现实,自己的运气显然没有那么好,不是过来白捡积分来了,很可能是来送命来了。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这是个圈套。

  但他也没有急着离开,该找上来的东西一定会找上来的,逃避不是办法。

  至少他要弄清楚是什么东西邀请他来到这里。

  “它……它在……”陈青栀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内心似乎是在挣扎,到底该说还是不该说。

  沈皓有些着急了,抓住她的肩膀,追问道,“告诉我,它在哪儿?”

  陈青栀却不说话了,她的嘴唇在动,但是却没有声音。

  沈皓失去了耐心,也许根本无法从她口中问出来,那还不如自己去找。

  那个人,或者根本不是人的东西,一定就在这个房子里。否则又怎么会让他来这里?

  陈青栀的卧室里面没有,沈皓从这里走出去,客厅里面没有人,卫生间也没有人,那么只有一个房间了,也就是这个房子的主卧。

  沈皓直接走到主卧门口,没有征求陈青栀的意见,直接推开了门。

  然而,里面并没有人。

  这个房子看上去只有他和陈青栀两个人,但他相信这里一定还有个第三者。

  他没有找到,但也许不是他没有找到,而是他已经找到了,但是他却不知道。

  他想到了陈青栀,难怪陈青栀不回答他这个问题。

  那个第三者是恶灵,它就在陈青栀体内。

  他早该想到的,只是他认为陈青栀虽然状态不好,但还能保持清醒,不像是被附身的样子,所以他才没有往这方面想。

  现在看来,陈青栀很可能已经不是陈青栀了,她已经被恶灵所取代。

  “我是应该离开还是应该拆穿她?”

  想到那天他准备附身在陈青栀身上时的情景,沈皓觉得,离开更为稳妥。

  大不了积分不要了,以后还能通过其它的任务获取。

  这个任务就上报给异人协会,让其它人来执行吧。

  沈皓迅速的冲进客厅,找到门,一把拉开,现在他必须要趁陈青栀还没有发难的时候离开这里。

  可当他正要冲出去的时候,看到一个人,站在门外,挡住了他的路。

  陈青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门外,他竟然完全不知情。

  此刻的她与刚才完全不同,脸上的恐惧已经消失,或者说没有任何表情。

  “你不是在房间里面吗?什么时候出来的?”沈皓装作没有事情发生,强笑着跟她打招呼。

  “刚……刚才。”

  陈青栀的语气没有一丝感情,十分冰冷,但她说话却给人一种不熟练的感觉,她像是不太会说话的人,或者说像是刚学会说话的小孩。

  “我突然想起来我有点急事,要回家一趟,”沈皓说道。

  “不……急,”陈青栀往前走了一步,几乎要贴在沈皓的身上。

  “什么不急?”

  “回家……不急。”

  “既然不是你叫我来的,我为什么不能回去?”

  “给你……看……东西。”

  陈青栀继续往前走,沈皓只好后退几步,她再次走了进了房子,将身后的房门关上。

  “你是想给我看什么东西?”沈皓询问道。

  陈青栀将手放在自己上衣的衣襟上,将衣服掀起来,露出纤细洁白的腰肢。

  她的手继续往上,似乎是要脱衣服。

  沈皓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真的把上衣脱了下来,上身只剩下内衣。

  但沈皓并不想看,他只想离开,哪怕她把身上的内衣也脱下来,沈皓也不想看。

  “你到底想给我看什么?”沈皓问道。

  陈青栀没有继续去脱衣服,而是转过身去,沈皓这下明白了她想要自己看什么。

  并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她背后的那个图案。

  那是一个丑陋的图案,是一个类似于人的图案,这个人面目狰狞、畸形、丑陋、怪异、邪恶,一切类似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它的身上。

  它就是第三个人,冒充陈青栀的身份将沈皓骗来这里的就是它。

  沈皓却只能装作什么都不明白,虽然蒙混过关的可能很小,但还是要试一下。

  “你背后的纹身真好看,不过还是觉得你人更好看,要不然你继续再脱几件衣服?”

  陈青栀并没有满足他的要求,而是转过身,将又将身上的衣服穿了上去。

  “你有……没有看……到,”她的语气像是一个不能熟练运用语言的小孩子。

  “看到什么?”沈皓问道,“我只注意到你的内衣太小了。”

  陈青栀没有任何表情,继续说道,“少了……眼睛。”

  “我并没有看到,它好像并不缺少眼睛,你记错了吧?再说,你怎么能看到你后背的东西呢?”

  沈皓当然注意到了,他的记忆力有了非常大的提升,任何东西他只要看过一遍,短时间内都不会忘记。

  陈青栀背后的图案,他记得一清二楚,别说少了一只眼睛,少了一根头发他也能注意到。

  少的是左眼,他觉得哪只眼睛可能是在他的身上。

  陈青栀没有理会他的说辞,继续说道,“眼睛……你身上。”

  果然,他并没有猜错,它想要收回那只眼睛。

  现在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他准备附身于陈青栀身上的时候,他的眼睛似乎是要夺眶而出,想回到陈青栀的身上。

  他的能力来自于那只眼睛,而那只眼睛是属于寄生在陈青栀身上的恶灵的,他当然无法将附身的能力对陈青栀使用。

  “都回了,眼睛,没回,”陈青栀面无表情的说道。

  她似乎是想说,其它的都回来了,只有眼睛没回来。

  沈皓思考着这句话。

  当初他们五个人在玩那个游戏,或许,每个人都被恶灵寄生了。

  并不表示有五个恶灵,只是恶灵分裂,分别寄生在五个人的身上,之后再统一收回,这样可以缩短恶灵成长的时间。

  同样的时间内,这只恶灵同时吸收了五个人体内的能量,成长自然会更加快速。

  所以,一但收回沈皓身上的眼睛,它就能直接以人类的身份开始生活。

  虽然才接触到这些事情不久,但沈皓还是知道的,一个恶灵一般只会寄生在一个人的身上,当它吸收了宿主的能量才会转移到下一个宿主身上。

  当经历足够的时间,吸收足够的能量之后,恶灵变会化身为人,以人的身份生活,同时也具备人类的智慧。

  像这种同时分裂为五个的,似乎并不多见,至少他在异人协会公开的资料里面没有看到这种。

  不过也正是因为它使用这种分裂的方式成长,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吸收最大的能量,但时间毕竟太短,它的智慧还是不够,还不能完全成为正常的人类。

  况且眼睛还没有回到它的身上,它不完整。

  “既然是你的,那我把眼睛挖出来还给你?”沈皓询问道。

  “好,”陈青栀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波澜。

  “好——你——大——爷!”

  “我……拿,”陈青栀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既然沈皓不给,那她就自己收回,只见她伸出手来,勾了勾食指。

  沈皓全身心的防备着,本以为自己身上会出现什么怪异的事情,比如眼睛夺眶而出,但是并没有。

  “你……还有……一个!”

  虽然陈青栀脸上没有表情,但沈皓能够感觉的出,她似乎很震惊,只是她不会表现出自己的感情。

  “还有一个?”

  沈皓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想说沈皓体内还有一个恶灵,而这个恶灵导致她无法轻易的收回这只眼睛。

  现在沈皓觉得,自己被第二个恶灵寄生也未必就是坏事。

  要不然他现在可能就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左眼了。

  “你……死,”她似乎很愤怒,但是又无法表现出人类的愤怒,因为她并不会这些。

  虽然她无法做出相应的表情,但她可以用自己的动作表现,她疯狂了冲了过来,伸出手去抓沈皓。

  沈皓的手与她接触,刚一接触沈皓就意识到了双方力量的差距。

  如果是以前的陈青栀,他觉得自己能打十个,但现在已经被恶灵寄生的陈青栀,他一个都打不了,或许对方能打他十个。

  沈皓觉得这很不公平,他体内可是寄生了1又5分之1个恶灵,但是却无法对抗5分之4个恶灵,这真的很不应该。

  “也许可以拉她进入梦境世界,”这是沈皓唯一的手段了。

  附身的能力肯定是不能对陈青栀使用的,否则眼睛绝对不保,那他也就只有这一个能力了。

  周围的环境顿时变得虚幻起来,一切都显得十分模糊,梦境世界已经展开。

  只是这个世界完全的不真实,因为他来不及构建这一切,只能随便弄一个凑合了。

  但这似乎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或者说完全没有用,他能够感受到周围的虚拟世界似乎随时都会崩溃。

  因为对方显然知道这是虚假的,就算是它智商不高也完全看出来了。

  这样下去自己绝对会死!

  这时候,虚幻的世界中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人影,那个人影丑陋、畸形、怪异……

  所有负面的词汇都可以用来形容它。

  那个黑影便是陈青栀背后的黑影,沈皓将它完全的在这个虚幻世界中具现出来。

  下一刻,沈皓感觉到强烈的精神冲击,虚幻世界瞬间崩溃,一股猛烈的精神风暴在他脑子里面肆虐,剧痛从大脑中传来!

  “怎么回事?”

  正在沈皓没有来得及去想这一切的时候,又听到一阵尖锐而又愤怒的声音,那声音几乎要戳破他的耳膜。

  虽然最后并没有戳破他的耳膜,却刺破了房子窗户的玻璃,就连房子里面的玻璃水杯,镜子都没能幸免。

  他捂住耳朵,等待那场声音形成的风暴结束。

  “我……找你!”陈青栀撇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冲到客厅的阳台上,一跃跳了下去。

  沈皓迅速的追过去,下方已经看不见陈青栀的身影了。

  “怎么突然就离开了?”沈皓想着,“她最后的声音带着愤怒,她似乎学会了愤怒,是什么刺激到她了吗?”

  “对了,是她自己的样子!”

  已经变成半个人类的她,再也接受不了自己以前的样子。

  “可是她为什么直接离开了,而不是趁着愤怒的时候把我撕碎?”

  当然,可能看到自己的样子并不是主要原因,它也许还没有完全占据陈青栀的身体,陈青栀还可能会苏醒。

  不过她最后的话里还包含着一个信息,她还会再回来的!

  显然他们之间的矛盾无法调和。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次算是逃过去了。

  沈皓立刻打开房门,准备离开,这里绝对不是久留之地。

  还未等他走到电梯旁边,就听到手机传来震动,便把手机拿了出来。

  是异人协会给他的那个手机,有人给他打电话。

  显然是异人协会的工作人员,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个号码了。

  “他们找我干嘛?”沈皓接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