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诡异寄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争斗

诡异寄生 月半悬天 6712 2020.06.03 21:46

  沈皓立刻操纵角色往树林跑去,迅速躲到了树的后面,期间大象射了他一箭,但是并没有射中。

  沈皓骂道,“刚才不是说了休战吗?你还来!”

  “兵不厌诈,嘿嘿,玩个游戏嘛,不值得生这么大气,”大象说道。

  沈皓不想跟他争论对错,用无线电问道,“血腥味,你们有没有人闻到血腥味。

  我确定过,靠近尸体的时候能够闻到血腥味,离得远了就没有了。”

  “废话,那么多血你闻到血腥味不很正常吗?”

  大象不在乎的说道,“我早就发现了,值得大惊小怪的吗,只能说这个游戏做的太真实了。”

  “你们别吓我,真的能闻到血腥味吗?”青栀躲在一颗树下小声问道。

  “谁吓唬你啊,这不很正常吗?”大象说道。

  沈皓觉得如果这个大象不是在调侃,那就是脑子缺根筋,他忍不住要骂人。

  “正常你大爷,你是不是智障,能闻到游戏里面的味道,这还正常?”

  大象突然明白了,声音顿时变得颤抖起来,“游……游戏,这是个游戏啊!是不可能……”

  “曦月是你杀的吗?”沈皓再次问道。

  “不算是吧,神秘大佬是我杀的,曦月是踩陷阱死的。”

  “他死前的惨叫你应该也听到了吧?我怀疑,她本人也会遭受到了同样的痛苦,否则又怎么会发出那样的声音。”

  “她是……被火烧死的,那个陷阱只要踩中就会喷出火,”大象的声音变得沉重起来,“我……我没想到。”

  “你们在说什么啊!不会是联合起来讲鬼故事吓我吧?我可是个不经吓的小美女,”青栀可怜兮兮的喊道。

  “你去尸体旁,闻一闻就知道了,”沈皓说道。

  “那我过去,你们都别打我,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青栀半信半疑的走出树林,朝着尸体走过去。

  她在尸体旁停了下来,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涌入她的鼻孔。

  “是……闻到了!可是……我家里绝对没有类似的味道!”

  “我相信,我也是一样的情况。”

  大象难以置信的说道,“可是、这只是一个游戏啊,怎么会这样?”

  “这肯定不单单是个游戏,”沈皓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虽然我的想法有些荒诞,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可能的,如果……”

  青栀颤颤巍巍的把沈皓没有说完的话说了出来,“你是想说,如果我们在游戏中死去,那么……现实中的我们也会死!”

  这话让三人脊背发凉。

  很荒诞,但是……很有可能。

  无论是否正确,他们都不敢再把这当成一个普通游戏看待了。

  “那……是不是我……我杀了他们两个?”大象声音颤抖,充满了懊悔。

  “不知道,”沈皓也没有答案。

  “等等,我有曦月的微信,我给她打个电话。”

  大象的语气重带着一丝期待,如果曦月接了电话,那说明她还活着,也就是说他们的猜测是十分荒诞的。

  沈皓和青栀听到了一阵微信拨出语音通话的声音,可是对方始终没有接起来,也没有挂掉。

  曦月角色死亡到现在也就五六分钟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睡着。

  “也许……也许她在洗澡吧,”大象声音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如果曦月和神秘大佬真的死了,那他就是杀人凶手,可是谁又能想到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离奇的事情。

  “对,她一定是洗澡去了,”大象再次重复道,但谁都能听出他这句话很没有底气,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人性中虽然有许多的自私自利,但没有多少人天生就喜欢作恶,大部分人如果真的知道自己害死了别人,心中难免会有愧疚。

  现在大象就是如此,愧疚和自责让他痛苦不已。

  三人都沉默着,很快,青栀出声打破了沉默,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下线吗?可是我刚才发现,游戏中根本就没有退出的选项,并且电脑的任务管理器也没用,我按关机键也不行,只能停在这个游戏界面,就算拔掉网线还是能和你们说话!”

  别的问题还能勉强用电脑中毒来解释,可是拔掉网线还能连上游戏这就无法解释了。

  沈皓说道,“我也试过了,或许断掉电源就可以了,但是我担心……就算我们退出了游戏,还是……不能结束这一切。”

  “你是说如果我们退出游戏,就相当于是挂机,角色还是会死。游戏角色死,我们,我们也会……也会……”青栀说不下去了,几乎吓得要哭出来。

  沈皓放在键盘上的手也在颤抖,他深吸一口气,平复着紧张的内心,

  “没有时间了,必须要完成任务,这个或许是唯一的活路!

  这根本就不是游戏,我们本就不应该分为两个阵营,没有必要遵守游戏规则,那规则是让我们走向绝路的规则!

  还有35分钟就会是恶灵降生的时间,那时候,无论我们是求生者还是内奸,都要死于恶灵之手。”

  “我知道了,”大象语气坚决的说道,“我会帮你们的!”

  见大象这么轻易的就答应自己,沈皓心里的防备却更甚了。

  他可以不追究大象偷袭他的事情,毕竟刚才大家都不知道这种状况,也只是以为这是个游戏,在扮演自己游戏中的角色。

  这本没什么错。

  但是,大象的演技实在厉害,谁又能知道他现在不是在演戏呢?

  他们有太多的理由相互争斗。

  也许内奸很本无法坐船离开,只要获得游戏的胜利就不会死,所谓的大家联合起来才能活命,这根本就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大象在这件关系到自身生死的事情上答应的太爽快了。

  生活的经验告诉他,如果一个人答应一件事答应的很爽快,那就等于,他根本就没有答应。

  现在大象的护盾是满的,还有可能有补给品,他的护盾少了三分之一,没有补给品,青栀几乎没啥用。

  如果打起来的话,他们很可能打不过。

  现在只能假装相信他了,沈皓立刻做了决断。

  三人商量好后,一起出发,几分钟后便到了海边的小船所在的地方。

  沈皓搜集到了足够的绳子和钉子,那就还剩下铁皮和木板的数量不够了。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修理船需要铁皮,但也只能去搜索了。

  这是游戏世界,哪怕是差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材料,船都无法开出去。

  天黑了,这里的白天是半个小时,晚上也是半个小时,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了。

  沈皓在船边的工作台上制作了一个火把用来照亮。

  岛上的夜晚比白天更加凶险,但此刻必须要去寻找剩余的材料,两块铁皮,三块木板。

  “我们分开行动,地图上还有几个地方没搜过,我和青栀往地图下面走,你往右走,应该能找到一些东西。”

  “没问题,”大象立刻答应,“随时保持联系。”

  大象又给曦月打了个电话,依旧没有人接,这下他们更加坚信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游戏了,谁也不敢怠慢。

  两队人分开,各自去自己负责的地方搜寻。

  沈皓和青栀走了没多久便停了下来,沈皓说道,“你在这附近守着,我怕他会回来动什么手脚,布置陷阱什么的。”

  青栀连忙摇头,可怜兮兮的说道,“啊?我一个人守着,要是他回来了我打不过怎么办?”

  “打不过也得打,”沈皓说完,将手中的一个无线电丢在地上,青栀将无线电捡了起来。

  这个无线电是从大象身上要的,大象杀死了曦月和神秘大佬,拿了他们的无线电。

  “发生什么事情要及时通知我,我会赶来帮你的。”

  “那好吧,”青栀也不再多说,躲在一颗树旁边,刚好船的旁边有一堆篝火,在这里可以比较清楚的看到船周围的情况。

  沈皓一个人往树林的深处走去,树林漆黑,不时有野兽的嚎叫传来,声音像是深山中的幽灵。

  他的双手竟然不住的颤抖,导致游戏人物走路也是七扭八歪的。

  他在害怕,虽然这并不是一个恐怖游戏,但却是他玩过的最恐怖的游戏。

  “这种状态一定会死在这里的,”沈皓拿开放在键盘和鼠标上的手,活动了一下手臂,深吸一口气,感觉状态调整的不错,这才继续操纵游戏角色。

  一路上虽未遇到什么野兽,但那此起彼伏的叫声也足以让他心惊胆颤了。

  现在他的护盾不多,被野兽抓上几下就会清零,角色便会受伤,行动也会因为受伤而变得迟缓。

  这个游戏的机制便是如此,一旦受伤,几乎必死无疑。

  所以接下来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攻击,他都要尽量闪开。

  前方有几间破败的民房,沈皓立刻走过去,附近有几头狼人,迅速的朝他奔跑过来。

  狼人比白天的时候更加强大,沈皓杀死所有狼人的时候,身上的护盾正好清零。

  他操纵角色进入房间搜寻,虽然没有找到木板,但是找到了木匠的装备,其中有斧子和锯子,可以制作木板。

  “这下只要去砍一棵树就好了。”

  又在一间房间找到了一个护盾补充药剂,和两个罐头,沈皓连忙使用,使用之后,体力接近满格,护盾有了二分之一。

  没有再找到其它的东西,沈皓立刻联系青栀,问她那边的情况。

  “我这里一切正常,就是体力值一直在流失,都快到一半以下了,”青栀有些担心。

  “我马上去找你,我有食物,一会儿给你送过去。”

  沈皓立刻往青栀所在的方向走,不光是要给青栀送食物,还有砍木头的重任也要交给她。

  几分钟后,沈皓到了地方,把工具和食物交给青栀,交代她去砍一棵树,制作木板,自己就又离开了。

  时间已经不多,还需要再去寻找最后的材料铁皮。

  刚走了没几步,无线电里就传来了大象的声音,“你们在哪儿?材料我找齐了,快来船上汇合。”

  “好,我们马上到,”沈皓疑惑的转过身,让青栀在树后躲藏起来,他也躲在另外一颗树后。

  不久就看见一个人影走过来,站在船的旁边,应该是大象。

  无线电中又传来大象的声音,“你们还有多久到?”

  “马上了,你再等三四分钟,”沈皓在对讲机中回应道。

  这时候,只见大象开始蹲下身子,看样子是在布置什么东西,弄好之后,便又走到别的地方,再次蹲下身子。

  “陷阱?”

  沈皓明白了,大象现在还在布置陷阱,显然没有放弃内奸的任务。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原本你不暴露意图,我杀你还有些心理压力,现在我完全有理由杀你了。”

  沈皓立刻用弩箭瞄准他,同时,对身边的青栀说道,“他在布置陷阱,想杀我们。”

  “嗯,我也看到了,我用箭射他,”青栀小声说道。

  “别,你把弩箭全扔地上给我,我的箭不够用了。”

  其实沈皓的弩箭完全够用,除了二十支普通弩矢之外,他还在工作台制造了三只有毒的弩矢,只要把大象的护盾打掉,毒矢射中一次,就能把大象杀死。

  只是要破大象的护盾并不容易,至少需要射中三次才有可能。

  青栀说道,“你不放心我吗?我之前是好久没玩游戏有点不适应,现在已经没问题了,绝对不会射到你的。”

  “别,我一个人能杀他,”沈皓实在无法相信青栀。

  要是被自己人杀死的话,那死的实在太窝囊了。

  在大象站起来的一瞬间,沈皓手中的弩矢发出,击中了远处的大象,然后开始装第二支弩矢,准备继续射击。

  大象中了一箭,立刻翻身到一旁,此刻他虽然知道了敌人的大致方向,但是却无法确定精确的位置,只能找掩体躲起来,沈皓却也因此失去了再次射击的机会。

  大象中了一箭,勉强算是有少许的优势了不过局面依旧不乐观。

  “他还没死,我们现在怎么办?恶灵降生只有15分钟了。”

  “没事,”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沈皓却和她一样担心,身子又莫名的不受控制的颤抖。

  任务估计是不能完成了,除非他能够在这十五分钟内找到最后的材料铁皮,并且把大象杀死。

  这时候,对讲机里面传来了大象愤怒的声音,“刚才是你用箭射我吗?你有病吧!”

  “你才有病呢,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制作陷阱,想杀我们?”

  “制作尼玛的陷阱,那是老子之前制作的陷阱,劳资是在拆陷阱呢,草尼玛的,傻逼吧你!”

  “他不会真的是想拆陷阱吧?”青栀有些懊悔的说道,“要是这样我们可就误杀好人了。”

  “呵呵,”沈皓根本不信。

  分开之前不提醒他们陷阱的事情,现在倒是想起来拆陷阱了,要是之前就有陷阱,早就踩到了。

  “当然不是,他是戏精上身,别信他的鬼话。”

  “噢,”青栀倒是没有反驳,现在确定内奸就是大象,她自然更相信沈皓。

  大象又在无线电里面说道,“我们现在就这样僵持着吗?马上就要到了恶灵降生的时间了,你们想找死,我还不想死呢,还不滚出来。”

  沈皓说道,“你不是材料准备齐全了吗,那你修好船,自己走吧。”

  “我是内奸没法修船,要不然劳资还管你们这一群傻逼,”大象骂道。

  这个理由倒是无可辩驳,但是沈皓根本不信。

  不过可能大象身上真的有材料,杀死他,捡了他身上的东西就可以把船修好了。

  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此,如果大象没有材料,那么——

  游戏可以输,内奸必须死。

  哪怕输的结果是死,那也得把内奸拉下来陪葬。

  沈皓对青栀说道,“我们小心的接近他,必须要弄死他,不然死的就是我们了。”

  “嗯,好,”青栀答应道,只是声音中没有太多底气。

  “你往左边走,我走右边,他就藏在前面的石头后面,我们两路包抄,过去别多话,用弩箭射死他。”

  “嗯,”青栀小声道。

  两人分左右两路包抄,分开前沈皓特意说道,“千万别射中我,否则我不杀他也要先杀了你。”

  “嗯嗯嗯,放心,一定不会了,”青栀连忙答应。

  此刻距离恶灵降生还有12分钟,沈皓也到了树林的边缘。

  营地的篝火使得小船周围比较明亮,他们能够清楚的看到大象的周围,但大象那边的视野就不好了。

  这也是他们的一大优势,也许大象很想熄灭那堆篝火,但是他现在却不敢轻易离开掩体。

  沈皓用无线电联系青栀,“你到哪儿了?待会听我命令,一起冲出去。”

  “到林子的边缘了。”

  “好,那听我的口令,我数123我们一起冲出去,射死他。”

  “准备好了,”青栀回复道。

  “1,2,3,”数到三之后,青栀立刻从林子里面冲了出去,一个翻滚来到了那块大石头的侧面,沈皓见她冲出去了,自己才冲出去。

  没办法,这个青栀实在有些废,不能让她坐享其成,总是要发挥一点作用的。

  果然,青栀冲出去之后,吸引了大象的注意力,哪怕他知道这可能是一个阴谋,还是本能的用弩箭去射。

  沈皓趁着大象去攻击青栀的时候,一个翻滚,又跑了两步,来到大象侧面,举起弩箭,射中了大象。

  但出乎意料的是,大象的护盾值竟然是满的,这一箭也只是打掉了他三分之一的护盾,这货的补给品也太多了。

  大象打中了青栀,青栀不敢多待,立刻往林子里跑去,对讲机里面传来她慌张的声音。

  “不行,我中箭了,快没护盾了,我要回去了。”

  沈皓刚上好弩箭,再次射了一箭,紧张中并没有射中,立刻翻身,往林子里面跑。大象也朝着他射了一箭,同样没有中。

  如果刚才那一箭能够把大象的护盾值清零,他倒是会搏一搏,想办法杀死大象,但显然那种情况继续搏斗死的只能是他。

  “你那边怎么样?”青栀安定下来,问道。

  “我还好,但是那货有补给,刚才护盾是满的,我杀不了他,只打掉三分之一的护盾。”

  “那完了,我们不会都要死在这儿吧?”青栀差点哭了出来。

  “也许吧,”沈皓有种无力感,局面实在不利于他们。

  对讲机里面传来大象的声音,“你们两个,还要继续打吗?再打下去死的也是你们。”

  “那能怎么办,你要杀我们,我们不能站着让你杀吧,”青栀说道。

  大象继续辩解,“我根本就没打算杀你们好不,是你们先动手的,要不是这游戏可能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劳资早上去干你们了。”

  “呸,嘴巴干净点,”青栀骂道。

  “去尼玛的,你嘴巴干净!”

  “不要脸的大傻逼,”青栀爆了粗口……

  “傻逼娘儿们。”

  两人开始对骂起来,也许是想把即将要死的怨气都发泄到对方身上。

  趁着两人对骂的间隙,沈皓悄悄的冲出去,迅速的到了大石头的侧面,手上的弩箭射出,一箭命中了大象,大象也立刻反应过来,一箭射到他的身上。

  沈皓刚好第二支箭装好,再次射向大象,成功将大象的护盾值清零。可却不敢再等第三支弩箭,担心大象还有补给品,立刻逃走。

  幸好逃走的时候没有被射中,否则他的护盾也要清零了。

  这次算是小赚,但还没有等他高兴,就见大象从石头后面站起来,护盾值又满了。

  “你们这俩傻逼,什么时候了,还跟老子对射呢,操,劳资护盾多着呢,干死你俩,来呀。”

  “还装,你本来就要杀我们吧。”

  “杀你大爷,操,”大象骂道,“劳资他妈刚才真的是要拆陷阱,你们是有毛病吧,来吧,劳资不管了,现在就是要杀你们,看见你们就干。”

  沈皓也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猜错了,但不管怎么说,事情肯定是无法挽回了,他们都无法相信对方,只能分出生死。

  从他偷袭大象的那一箭开始,事情的真相就已经不重要了。

  “青栀,继续骂他,”沈皓在对讲机里面喊道。

  “不行,骂不下去了,没词了,而且再骂他也不会上当了。”

  “好吧,那省点力气,别骂了,”沈皓也知道大象没那么傻,同样的当肯定不会再上第二次了。

  难道真的只能僵持下去,等到恶灵降生吗,游戏失败,是否真的意味着我们都要死?

  没人会告诉他,但就算这个推测可能不对,他也不敢冒险。

  万一是真的的呢?

  而且他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就是游戏中的人物。

  游戏角色跑的久了,他也会觉得累,在没有护盾值的情况下撞到树上,他自己也会觉得有轻微的疼痛。

  所以说,一旦游戏角色死去,他也会死,这种说法并不是天方夜谭,是有一定可能的。

  “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青栀的声音带着一点哭腔。

  “我怎么知道。”

  “如果我们能够活着离开这里的话,你做我男朋友吧。”

  “不做,谁知道你长什么样,”沈皓立刻拒绝。

  “肯定比你好看,”青栀不服气的说,“你记下我的电话。”

  “不记,没空。”

  “我是想,如果你活着离开了,能打个电话确定我有没有死,要是我死了,你帮我带几句遗言给我爸妈。”

  “你要死了就自己托梦,我没空,”沈皓拒绝道。

  自己都自身难保,真的没有心情管别人的事情。

  “你就这么狠心吗?我们好歹也是相濡以沫,共同患难。”

  “我更希望我们能相忘于江湖。”

  “当我求你了好不好,”青栀的语气软了下来。

  “好吧,你说,把电话和地址给我,一定会把你的遗言带到。”

  “我又不是一定会死,我要是没死就不用麻烦你了,而且你也不是一定能活下来啊,能不能帮到我还不好说呢。”

  青栀说了地址和电话,沈皓用笔记了下来。

  “只有6分钟了!”

  “再拼一次吧!”沈皓说道。

  现在不拼命一搏就只能等死,杀死大象是他们唯一的活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