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诡异寄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恶灵降生

诡异寄生 月半悬天 2786 2020.06.04 21:56

  两人刚要冲出树林,天色突然大变。

  原本游戏中的天空已经泛白,此时却突然乌云密布,云层厚重的像是一层铅块,要从空中坠下。

  接着就是一道闪电,劈开天上厚重的云层,斩向大地。

  狂风自四面涌来,疯狂的风暴吹断细小的树枝,压弯粗壮的树干,仿佛要摧毁这个世上的一切。

  空中传来无数的声音,有大笑,有呐喊,有哭泣,有怨恨,仿佛来自地狱。

  沈皓惊骇无比,心底有种压抑不住的绝望,仿佛他本人就是游戏中的角色,穿过了无数时空屏障,来到了游戏中的小岛。

  而此刻,在恶灵降世的灾难面前,他只能去死,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暴雨骤降,浇灭了营地的篝火,空中的乌云形成千奇百怪的人脸,表情狰狞,似乎是仇恨着大地上的一切生灵。

  “恶灵降生了!”

  青栀绝望的在无线电中喊道。

  “我看见了,还没有真正开始,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我们一起冲出去,各安天命吧。”

  沈皓刚说完就冲了出去。现在不需要耍什么心机了,自己尽力,生死由天,拼一把。

  天空中的闪电一道一道的劈下来,有些就落在他的身前,沈皓却顾不得这些。

  不能立刻杀死大象,从他身上取得最后的材料,那他们就必死无疑。

  大象也从石头后面钻出来,对着沈皓就是一箭,他的护盾是满的,不知道是否还有补给品。

  “哈哈,藏不住了吧,都去死吧,敢杀劳资。”

  沈皓并没有躲避,弩箭因为狂风的关系偏离了原本的轨迹,也不可能射到他,他举手射出一箭,但同样打空了。

  “去死吧你,贱货!”大象骂了一句,往前冲了两步,想要靠近一些再用弩箭去射沈皓,或者直接用近战武器。

  可他的脚下突然炸开,整条护盾瞬间清零,大象愣了片刻,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踩到了自己布置的陷阱。

  内奸虽然能够布置陷阱,但和其它人一样看不到陷阱的位置,只能靠脑子去记,记错了那就自作自受了。

  “妈的,”大象骂了一声,翻身躲在石头后面,沈皓也是不敢再往前,他更不清楚陷阱的位置,要是不小心踩到,基本就交代了。

  青栀也开始疯狂的用自己的弩箭去射躲在石头后面的大象,她的操作是好了一些,虽然连射几次都没有射中,但至少没有偏的射到沈皓身上。

  大象再从石头后面钻出来的时候,护盾值已经补满,他不去管青栀,直接用箭去射沈皓。

  刚刚大象误踩陷阱让沈皓有了些优势,可此刻那一点优势已经荡然无存了,只觉得非常无奈。

  现在就算大象站在原地不动,这么大的风,他也很难用弩箭命中。

  而且大象似乎还有补给品,不知道是怎么搜刮的,沈皓几乎要绝望了,这根本就没法打。

  但大象也没有追出来,他怕再次踩到陷阱,毕竟能稳赢的,显然不需要再去浪。

  双方就只能在远处相互对射,但箭箭都是命中空气。

  大象突然大笑道,“哈哈,你们输定了,劳资还有补给品,站着让你们打你们也打不赢!”

  “难道你就能赢?恶灵降生你也是个死。”

  “死你妹,劳资是内奸,帮你们才是死。”

  沈皓不想跟他再多说,心中焦虑无比,可又无可奈何。

  败局已定,还有一分钟恶灵就会降生,看来杀死内奸和完成任务他一件事都做不到了。

  让一局游戏来决定自己的生死,实在憋屈的很。

  正在两人继续对射的时候,一道几乎照亮整个苍穹的闪电劈了下来,正中青栀的身体,青栀不断发出惨叫,似乎十分痛苦。

  惨叫声一直未停歇,而那道闪电也是停留在空中。

  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凝滞了。

  天空中无数的恶灵沿着那道闪电俯冲下来,不断涌入青栀的身体。

  恶灵在这一刻真正的降临了,而青栀应该是被恶灵寄生的人。

  恶灵没有实体,所以它们需要一个容器行走人间,而青栀就是这个容器。

  “为什么不是我?”大象看着正在被恶灵附身的青栀,十分不解,心中也有些不安。

  他是内奸,如果说他跟恶灵是一伙的,那么恶灵应该附身在他的身上才是。

  可是,并没有这回事,此刻他生出疑问,不会连他也要死在这里吧。

  沈皓停止了和大象对射,因为狂风的关系很难射中,两个人都已经放弃杀死对方了。

  当空中的恶灵全部涌入青栀的身体之后,天空的云也不再那么阴沉厚重,风也渐渐小了起来。

  但天并没有亮,躲在云层后面的太阳依旧无力刺破这云层。

  “现在还打吗?”沈皓看着大象,说道。

  “我们休战,”大象立刻说,他也的确没有出手,这种情况出乎他的预料。

  游戏可是从来没有说他和恶灵是一伙的,恶灵应该是六亲不认的,怎么会放过他。

  “材料你都搜集齐了?”沈皓问道。

  “没有,还差铁皮,你有没有。”

  “一样,我怀疑根本就没有铁皮,所以我们本就不可能修好船!”

  “妈的,还真有这个可能。”

  修理船需要2块铁皮,可是他们哪都找遍了,却连一块铁皮都没有找到。

  况且恶灵已经降生,任务应该算是失败了,就算上了船也可能会死。

  而这时候,恶灵已经完全降临在青栀身上,青栀看着他们,虽然只是看着他们游戏中的的角色,但依旧让两人脊背发凉。

  “青栀,你在吗?”沈皓朝着青栀喊道。

  没有人回答,原本他还寄希望于被附身后的青栀是由其本人操作的,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真正的青栀应该是和其它人一样,已经死了。

  这时,沈皓和大象发现,青栀的头上显示有类似血条的东西,心中又燃起了希望。

  “血条?能打死?”

  大象说道,“应该可以吧,我们一起上,干死她丫的。”

  “还有护盾药剂吗?给我一瓶我就跟你联手。”

  “OK,只有两瓶了。”大象说完丢下一瓶药剂,然后退开,沈皓走过去捡起来。

  看来大象真的是想要联手,这一刻他也就放下了所有的恩怨,两人联手对付最后的BOSS。

  两人都用弩瞄准了青栀,但是——

  他们显然估算错了一件事。

  游戏中有血条的怪的确是能打死,可——这不表示能被他们打死。

  两人的弩箭同时射出,在击中青栀的一瞬间,青栀的身体突然在他们面前消失,出现在二人身后。

  沈皓迅速将视角切换到身后,同时按了闪避的按键,可青栀只是挥了挥手,一阵蓝色的火焰张开大口,要将两人吞噬。

  沈皓虽然闪避过大部分火焰,却依旧被一小点火焰灼伤了身体,仅仅一点火焰,片刻就在他身上蔓延起来,护盾值立刻清零,大火将其吞噬。

  大象也是一样的下场。

  一股灼烧的痛苦从他全身的皮肤传来,那火焰仿佛切实的烧在他身上,而非游戏角色。

  沈皓痛苦的大叫,从桌子上站起来,想要去找水,同时一把将笔记本电脑后盖盖上。

  刹那间,一切都消失了,那种让他生不如死的痛苦突然间就没了,一切仿佛只是幻觉。

  这么简单就解决了?

  沈皓简直难以置信,同时又觉得幸运。

  他大口的喘着气,浑身都是冷汗。

  没想到临死前的无奈之举竟然救了他一命,早知道的话就直接切断笔记本的电源,早就结束了。

  沈皓从椅子上站起来,想要离开,今晚是不敢再在这个房间里待了。

  可刚要走的时候,身后的笔记本电脑突然打开一条缝隙,一只女人的手从电脑里面伸出,像橡皮般迅速的拉长,一把抓住他的头发。

  他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

  他拼命挣扎,反抗,但却无力抗拒那只手的力量。

  那只手在他脸上摸索着,手指刺入他的眼睛,剧烈的疼痛从左眼传来。

  还是没有逃掉,恶灵并未放过他。

  沈皓觉得自己的眼睛生生的被扣了出来,他捂住自己的左眼,不断有血水自眼眶中涌出。

  他拼命的用头撞着地板,疼痛让他失去了求生的意志,他只想将自己撞得昏死过去,来结束这疼痛。

  至于生死,已经无所谓了。

  如他所愿,不知道是他的撞击起到了效果还是失血过多,他终于还是昏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