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世公子萧如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凝望学府

绝世公子萧如雪 萧烟若虹 4613 2019.07.12 13:48

  她,一个白衣连裙的美妙之人,她似乎只喜欢站在天空之下沐浴阳光,她是一个娴静典雅的女子,她的美丽丝毫不在红鲤之下,她的脸上没有冰冷,反而有种莫名的亲近感,她时不时的叹息着,伸出芊芊玉指抚摸着花园之中的一花一草,感悟着这些花花草草的生命,她一脸的满足,她的笑容非常的美丽,就像是在花草之中翩翩飞舞的蝴蝶,美丽而让人不舍得破坏,她的眼眸非常的明亮,犹如天上的星辰。

  “瞳儿,准备一下,可以出发去恒渊岭了。”院子之中出现了一个白衣飘飘的中年男子,男子剑眉星目不怒而威,望着他的出现女子吐了一下舌头,乖巧的从花草之中走了出来,男子只是静静的站在了那里,身上就有一种锐利的压力传来,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身上传来的是剑意,他没有刻意的散发剑意,可是身上的剑意就能形成了压力,可想而知他的恐怖,世间都在猜测他的境界已经站在了这片世界的巅峰,他就是剑圣傲雪,傲雪山庄名满天下,可是整个傲雪山庄除了下人只有他跟他的弟子余瞳,说来也奇怪,这个号称天下第一剑客的傲雪,收的弟子竟然不是走剑道的人,余瞳的御灵器不是剑,而是一根白玉笛,所有人都不理解,天下第一剑客的弟子凝练的御灵器为何是跟剑毫无关系的笛子。

  “师父,你不送徒儿去恒渊岭吗?”余瞳握着傲雪的手摇晃着说道,天下之中没有人敢如此,一个天灵境的强者只是碰了一下他的衣袍,就被他斩掉了双臂,有人用手指指他一下都被他切了手指,他就是这般霸道,也是这般恐怖的人物,神殿的殿主想邀请他做神殿的客卿,那可是让多少人趋之若鹜的位置,可是他却回了殿主一个滚字,没有多余的话,可是殿主丝毫不敢发怒,因为他也没有丝毫的把握胜过他。

  “你是我傲雪的弟子,如果进不了苍穹学府,以后不要说是我的弟子。”随后他甩了甩手走出了院子,看都没看一眼呆在花园之中的余瞳,最终余瞳似乎不甘心,朝他消失的地方做了一个鬼脸,显得非常的可爱。

   辰国,依旧是东方诸国之中赫赫有名的大国,也是信仰光明教义的大国,皇宫是一片污浊之地,可是皇宫后院之中却有一个清静深幽之地,一片碧波小湖显得极其雅致,一座雅致的临湖小筑非常的显眼,似乎是在美丽的画作之上添上了优雅的一笔,她一直住在这个地方,一身的紫衣莲裙,脸上也是戴着紫纱,眼眸显得极其深沉,虽然看不见容貌,可是那种美丽已经是紫纱遮不住的了,辰国公主紫嫣,一个绝妙的人物,也是闻名天下的绝世天骄之一,同时她就是站在那道骄傲而光明身后的女子,也就是明国天子惠普的未婚妻,传闻她的紫纱从来没有取下来过,唯一能够取下紫纱的就是惠普,天下没有第二个人有这个资格了,因为紫纱只能是自己的夫君取下,她是那么尊贵典雅,她就是跟余瞳,红鲤齐名的天下三美之一,余瞳犹如神女之姿,而她显得高庄大气还有典雅,红鲤显得冰冷高贵,三个闻名的美人,三个不一样的女子,可是她们却是闻名天下,只是她们自己也没有见过对方,她端坐在小筑之上插着花,手中的动作是那么典雅高贵,身后站着四个曼妙的身姿,她们也是一身的紫衣莲裙,脸上戴着紫纱,只是气质比起她差了太多,她就犹如是盛开的花朵,而她们只配是衬托她的那几朵绿叶,花插完了,她的眼眸凝视着远方。

  “恒渊岭,该走了。”她喃喃道,随后起身托着长裙走了,身后四道紫色的身影恭敬的跟上了她,她们一脸的敬畏,手中拿着四柄一模一样的短剑,短剑似乎只有半尺,可是却是削铁如泥的宝剑,每一个人都是一柄短剑,她们是紫卫,她们一直都是跟随在她的身后。

  “爷爷,这次你要好好呆在寺中养伤,我肯定会进入苍穹学府的。”雪狸依依不舍的拉着雪狂的手在道路中央。

  “放心,你是我雪狂的孙女,那个老家伙还是很给我面子的,他们会收你的,只是三年看不到你了。”雪狂也有些不舍的说道。

  “放心吧,等我出来第一时间去虚空寺看爷爷。”雪狸笑着安慰自己的爷爷。

  “如果苍狼那个家伙欺负你,一定要告诉爷爷,爷爷会收拾他的。”雪狸叮嘱道。

  “放心吧爷爷,他才不敢欺负我呢,爷爷慢走。”她不停的挥着手,雪狂的身姿越走越远,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雪狸才依依不舍的将手放了下来,眼眸之中的那种笑容变得凝固了下来,手掌缓缓打开,一道娇小的身躯蜷缩在她的掌心之中,形状犹如狐狸一般,只是它的毛发非常的冰冷,连同它的额头之上,挂着一个蓝色的小水晶,一股冰冷到极点的气息从里面传出,身上的气势突破到了御灵境,连雪狂都没有看出她隐藏了实力,而手中的小狐狸就是她的御灵器,应该说是御灵物,这种人凝练出来的是一种动物,战斗的时候可以将它召唤出来并肩战斗,有些人凝练的是飞禽,还可以骑着飞禽飞行。

  “小妖精,怎么也不跟你师父道一下别。”一道嫌弃的声音响起,白光闪过,一个书生一般的人物出现在了阳光之下,一脸笑意的望着她,眼眸之中多了几分猥琐。

  “老妖怪,我就知道你会来送我。”雪狸的眼眸出现了狡黠的笑容,脸上也是浮现出嫌弃的眼色。

  “你可是我医圣的亲传弟子,我怎会不来送你。”他一脸猥琐的笑着说道。

  “给你,我就知道你是为了这东西而来。”雪狸无奈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扔给了他,医圣看见玉瓶急忙伸手接住,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枚圆润的药丸,赫然就是前段时间皇家拍卖行拍卖的丹药。

  “小心点,这可是神药,等回去我一定要研究出它的配方。”他一脸满足的笑容说道。

  “知道你是药痴,可是我看着你像是一个白痴。”雪狸一脸白眼嫌弃的说道。

  “有这么损你师父的吗?普天之下能够打过我的人能有几个。”医圣愤怒的说道。

  “剑圣傲雪。”雪狸一脸正色的说道。

  “别提那个王八蛋,仗着自己凝练了一柄剑,真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了,老子是读书人,不愿打打杀杀所以凝练了乾坤扇做御灵器,你觉得我会打不过他。”医圣一脸愤怒的说道。

  “就你那把破扇子,还乾坤扇,只能扇风,而且还漏风,以后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雪狸无情的拆穿了他。

  “有你这么损你师父的吗?你忘了当你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我收你,还在老子衣袍之上蹭了一大片鼻涕。”医圣怒气不可抑止,别人收弟子从来都是恭恭敬敬,而且尊敬师父,他的弟子,每天就是贬损自己,除了修行速度好一点,一点医道都不肯学,要知道他可是当世医圣,医术举世无双,全天下求他的人都可以从帝都排到神山,偏偏收了这么一个小狐狸做弟子,真是自作孽,当年怎么轻易答应了她。

  “好你个老怪物,不是说不提当年的事情吗?”雪狸脸上出现一丝羞愧,眼眸之中蕴含了温怒之色,显然她也觉得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好不说当年的事情,就说你的御灵物,那可是为师帮助你凝练的天极雪狐,那可是拥有极强的寒冰之力的神兽,全天下你去找找,还有第二个人能够拥有一只神兽当做御灵物吗?”医圣已经气的脸色发红,每一次见到这个小狐狸都是被气的半死,他觉得自己收了她做弟子之后,连寿命都减了很多,以后他绝对不再收一个弟子,绝对不会,他心中暗暗发誓。

  “你还有脸说,我可是要凝练神器的,你觉得我的御灵物比爷爷的雷霆鞭更加厉害吗?”雪狸眼中怒气未消盯着医圣的眼眸说道。

  “你怎么能够跟雷霆鞭相比呢,那可是在天下御灵器之中也是绝顶的存在,就算你凝练御灵器也未必凝练出雷霆鞭这种等级的武器,所以御灵物才是你最好的选择,而且你的御灵物还有很到的生长空间,不说了,为师要去研究药丸了,一路保重啊。”说着讪讪笑道,随后化作光影消失在了虚空之中,来的极快,消失的也是非常的快,这样的手段已经可以位列天下最绝顶的行列了。

  “这老混蛋,就是一个无赖。”雪狸朝着虚空之中骂道。

  这里,被世人忌讳,这里寸草不生,这里连空气之中都弥漫着黑湮之气,普通人进入其中都会不明不白的死去,这里令全天下的世人憎恶,这里是被光明抛弃的地方,连阳光都照耀不到的地方,永夜城,它并不是一座城,它是这个地方的名字,永夜城之中聚集了所有的魔道势力,其中能够跟光明神殿抗衡的只有一个,而且是已经对抗了千年,千年的岁月留给他们的只有无尽岁月之中凝聚的仇恨,光明与黑暗从来都是对立的,她美目之中泛着血红之色,一身黑色的长袍衬托出她的曼妙身姿,她身上散发着一种妖异的气息,雄伟的大殿之中空无一人,大殿之中光明如昼,因为大殿的顶端悬挂着一个巨大的夜明珠,看着犹如耀眼的太阳,照亮了整个大殿,她端坐在大殿之上那一张威严的椅子之上,这张椅子丝毫不比天岚帝国的那张龙椅逊色几分,她的背后一个巨大的黑莲雕塑绽放栩栩如生,她是黑莲教教主,她十三岁登上了这个位置,因为上一代的黑莲教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导致黑莲教许多年没有教主,可是她却以雷霆手段整合了黑莲教,她如今很年轻,只有二十岁,一个二十岁的少女,已经可以统领着魔道第一势力黑莲教,谁能够想象她的恐怖。

  “夜,你该出来了。”她嘴角轻启,声音似乎有些幽怨,也似乎有些妖异。

  “教主。”她的面前冒出一股黑气,一个身着黑衣,戴着黑色面具的人出现在了眼前,一脸恭敬的说道。

  “苍穹学府现世了,我要去苍穹学府,这三年你替我管着教中事物。”她说的非常简单,仿佛就是跟吃饭一样简单,一个偌大的黑莲教,一个令全天下恐惧的大教,就这样被她抛了出去。

  “夜绝对不会辜负教主的期望。”夜一脸凝重的说道,身躯极其的恭敬,黑莲教之中所有人都惧怕她,她的手段极其的恐怖,如果不是这样怎么可能领导一个偌大的黑莲教,她叫白莲,为什么叫白莲,没有人知道,不过这个名字似乎不适合她,因为她喜欢黑色,更加喜欢黑暗,有人说她就是为了黑暗而生,她的御灵器就是暗夜之刃,一柄三寸长的利刃,黑色的利刃之上浮现出了黑暗之力,她修行的是黑暗真经,她自认为自己是天下最黑暗的存在,只是她的眼眸也盯住了恒渊岭的方向,苍穹学府谁不想进去学习,每一个进去的人哪一个不是名满天下的强者,苍穹学府每十年出现一次,有些时候都会出现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就算是人们知道学府出现之地,可是走不进去,只有走进学府,你才有资格在学府之中学习,天下很多人都会来,可是能够进入其中的人有多少没有人知道,她站了起来,眼眸眺望了远处,走下了大殿,消失在了永夜城的黑暗之中,她将第一次踏入光明的世界,她心中有些期待,因为她的世界从来没有光明。

  他白发如仙,一身紫色的道袍飘扬在微风之中,仿佛是站在了云霄之上,衣服之上的纹路散发着奇异的光彩,发冠也是极品白玉所打造的,他眼眸之中似乎凝聚着无尽的剑意,他的脸似乎只是一个中年人,可是没有人知道他,他是历经过上一次灭世之人,千年之前的那一场灭世他至今非常能够非常清晰的回忆,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有灭世之祸,可是这些人一直活在幸福的世界之中,他们不知道这个是世界有一次灭世法则,他不懂是什么样的人能够一次一次的发动灭世,他活了很久的岁月,一直在寻找那个答案,天地孕育出那一个鸟人的时候,他看的很清楚,人族的崛起他见证了,区区千年人族已经壮大到了这种地步,他们没有承受灭世的痛苦,他们只有恩赐的感恩,所以他们活的很开心,可是他不同,他知道天地之间的那一场灭世将要再次来临,为何这片苍天如此残酷,永远不停的灭世,他举办苍穹学府,寻找那个灭世的理由,可是换来的还是那种失望。他不懂,那是因为他实力不够,可是萧如雪懂,他也端详着这片天空,他发现了灭世法则的降临,可是那是很久之前留下的,很久很久,久到连一千年都非常的短,那是圣人大战留下的气息造成的,千年前的灭世只是大战的余波,圣人可以无视一切,大战余波穿透虚空跟时间,降临到了这里,萧如雪知道,自己降临之后,天空之中封印似乎被激活了,这片世界的法则比圣界更加的稳固,灭世不会降临,甚至连余波都不会出现了,他不懂,圣人怎么会在这里大战,圣人大战会破坏宇宙之间的平衡,圣人是不能随意动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