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人已穿越夫人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魔法阵(二)

人已穿越夫人是大佬 沐述 2048 2021.01.02 17:24

  “我说,你就从这看热闹?”戴维瞪了他一眼。

  “这你不能怪我,我也被弹了好几回了,我现在用的克莱尔的身体,对她的魔法不熟悉,没办法用。”

  “我要是知道你蒙我……”

  “我是那种人吗?”

  戴维将信将疑,决定再试一次。

  “你躲远点。”他双指加紧剑锋,低声说,“风蚀。”

  剑周围的空间似乎扭曲了,他再次挥剑过去,魔法阵像是察觉到了危险,亮起了红色的诡异的光。

  远处的艾文突然感觉胸口像是被刺了一剑一样,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会有感觉?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魔法阵,不会吧,这法阵和克莱尔有联系?

  “喂,怎么回事,你没事吧?”戴维余光看见艾文这边的情况,立刻跑过去扶住他。

  “我记得我在书上看过相应的记载,是有这种和本体相连的魔法阵,以自己的血为媒介,魔法阵受的伤害会反噬自身,但只要布阵的人没死,魔法阵就不会消失。”他擦掉嘴角的血,“我记得,这是禁术,轻易没人用。”

  像这种没什么用还会伤到自己的魔法,通常被归类为禁术一列,很少有人会用。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用在自己身上?

  “也就是说,我要是打碎了这个法阵,你就可以说拜拜了?”戴维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你说这个是克莱尔布置的?”

  “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所以现在怎么办?”

  “要么里面的人自己走出来,要么克莱尔主动解开魔法阵。”艾文叹了口气,“只能先维持原样了。”

  “你就不能试试?”

  “我完全没有克莱尔的记忆,根本不知道她都有哪些魔法,就知道一个她在宴会上用过的生命礼赞。”

  “真的一点线索也没有吗?”

  “你以为这种东西还得写个日记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吗?”

  “但你这样岂不是很危险,万一有需要用魔法的地方,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对劲。”

  “这我有什么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戴维深表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有事给我来消息,说不定我能来得及给你收尸。”

  “滚滚滚,别毒奶。”

  “其实我觉得你暴露了也没什么,毕竟你现在用的克莱尔的身体,谁知道杀了你克莱尔会不会也死了,至于你的身体,还好好在这躺着,谁也碰不到,就更没事了。”戴维安慰说。

  “万一我被她的仇家锤死了不是很冤枉?”

  “额,这倒也是。”这大小姐本来仇家就不少,加上暗夜公会这个身份,只能多不能少。而且那帮暗处行动的家伙们总是防不胜防,专挑人放松的时候搞暗杀,一个不小心就容易阴沟里翻船。

  “行了,你先回吧,有时间帮我查查这个大小姐的情报。”他顿了顿,突然想起来了点什么,说道,“对了,着重查一查她当年走失是在哪走失的,一个大小姐总不能平白无故的加入暗夜公会。”

  “行,你自己也小心点。”

  暗夜公会在追查笑面人,殿下也在追查,感觉牵扯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了,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他看着床上那个熟睡的自己一阵恍惚,为什么克莱尔会在这里布置了这么一个魔法阵,如果有人对自己不利的话她也会受伤,是单纯的为了保护自己吗?

  他闭上眼睛,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

  月亮高悬于天空,晴朗的没有一丝云彩。

  穿着燕尾服的侍者举着烛台,在前面引路。长廊很黑,只有烛火散发着微弱的光,照亮了眼前的路。长廊的两侧,隐约能看见宝石反射的烛光。那些外面价值连城的珠宝,在这里却像石头一样被丢在一边。

  “就是这里了。”侍者停在一扇大门前,恭敬的朝身后的两个人说。这两个人一大一小,看起来像父亲带着孩子。他们穿着黑色的斗篷,好像融进这无尽的黑暗中。

  侍者推开门,门的后面,是肮脏的令人作呕的空气。据说在安戈洛城的黑市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的东西。只要钱出的够多,大门自然为你打开。

  “请进。”侍者说道。

  哭喊和咒骂声直冲耳膜,那些凄厉的声音好像厉鬼的哭嚎。年长的那个人见怪不怪,他身边的小孩下意识的往他身边缩了缩。

  “两位如果看上了哪个尽管和我说,我一定给两位一个满意的价钱。”

  骷髅一样的手隔着笼子伸向他们,即使明知道这么做没什么意义,这些人还是将他们视作了最后的稻草。

  “就这些货色了吗?”中年人目不斜视,好像不是很满意,“我可是听说,您这前几天来了个稀有货色。”

  “这……”侍者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不是我为难您,实在是那批货,只有熟客才能看。”

  “双倍价钱。”

  “就算这样也……”侍者脸上出现些许挣扎。

  “三倍。”中年人淡淡的说道。

  侍者犹豫了一下,说道:“请容我去请示一下。”

  这地方,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侍者没多时又折了回来,恭敬地说道:“这边请。”

  鲜红的地毯好像通往地狱的路,这简直是人间炼狱。

  “让你躲。”鞭子划破空气,夹杂着咒骂声,“还以为你是那个大小姐呢,呸。”

  几个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壮汉正挥舞着鞭子,朝地上那个血肉模糊的小女孩打过去。

  那女孩一声不吭,不躲也不哭,似乎已经习惯了。

  “喂。”侍者不悦的皱眉喊道,“你悠着点,打坏了可卖不了好价钱。”

  “放心,我心里有数。”他揪着那个女孩的头发,将她的脸压在地上,恶狠狠的说,“刚才不是说的很开心吗,怎么不说话了?”

  侍者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带着他们往前走:“真是不好意思,见笑了,老板就在前面等着您。”

  “老板?”中年人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是带自己去见他们的老板。

  “是啊,老板说,您这样的贵客,他当然要亲自接待。”侍者笑眯眯的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